•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体彩11选五遗漏陕西:盲村

    点击:
    穷乡僻壤的小山村里发生了很多的事
    一切的故事都是从堂哥买媳妇开始的
    “盲盲”人海,我能做的只有擦亮自己的眼睛
    就这么活着吧.....

    正文 第1章 村里来了大美女

    堂哥要准备娶新媳妇了,好像是托人从外地买来的媳妇。

    我趁晚上偷偷看了一眼照片,长得还挺俊,预计明后天就能被送过来。

    大爷跟大娘因为这事都忙活了起来,所以给苹果套袋子的事就全压在了我的身上。

    忙活完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我舒展了下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红塔山,掏出一根几乎快折断的香烟点上,悠哉的抽着离开了果园。

    不远处高高矮矮的房子升腾起来了灰白色炊烟,隔着这么远都能闻到棒子秸燃烧的味道。

    现在正是饭点,但我一点也不着急,大爷大娘他们肯定都已经跟堂哥吃了好饭,然后假模假样的拿出来剩饭剩菜摆在桌子上,佯装关心的催促着我赶紧吃,还说什么干了一天的活别饿坏了身体。

    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至少他们现在还会假装,这就让我很欣慰。

    我的母亲当年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医生说情况很危急,只能保住一个人的命,父亲做了百般考量,然后母亲就去世了。

    十几年来都是我跟父亲一起过,在这个穷乡僻壤摸爬滚打,谋求生计,家里有四亩地的苹果园,还算可以勉强糊口。

    一直到两年前,父亲送我去高考,回家的时候出了车祸,但并没有人通知我,当我从考场出来之后,父亲已经被火化完了,我连父亲的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

    当时我还不到十八岁,父亲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爷成为了我的监护人,霸占了我们家的苹果园。再后来高考落榜,我一直留在大爷家帮忙。

    他们把我当畜生养活,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给他们家添一份劳动力。我也想过离开,但我实在是没有地方能去。

    我叫林华,我二十岁了。

    除了像狗一样活着,我找不到任何前进的目标。

    燃烧殆尽的香烟灼痛了我的手指,我连忙甩掉手中的烟头,继续往前走。

    路过水沟的是时候,我拿出发黄的塑料杯正要舀水喝,眼神忽然就给什么东西黏住挪不开了。

    那是一片还没有割完的麦子地,随着晚风的吹动,两段半裸的身体若隐若现,一段压在另一段上,不停的蠕动着,男的在叫,女的也在叫。

    听声音好像是赵铁柱和田瑛,但这俩人好像并不是两口子。

    赵铁柱三十多岁了,承包了村里的鱼塘,盖了二层楼,有钱的很,田瑛才二十来岁,前几年刚结完婚,一直没要孩子,身材还是前凸后翘的。

    偷情?这就有点刺激了。

    我眼前一亮,他们两个能搞到一块去我是真没想到。

    忽的我感觉一阵亢奋,连忙屏住了呼吸,藏在歪脖树后小心翼翼的观望着,耳边全是那俩人嗯嗯啊啊的声音,听的我两腿之间的家伙涨得难受。

    片刻之后,随着那男人的一阵低呼,那两人的野战就此结束。但那个女人好像一点也不满足,埋怨着要求再来一次,说什么等麦子收完就没这么好的地方了,但还是被男人一口回绝了。

    看着他们渐渐远去,我才从树后走了出来,这一段真人小电影看的我面红耳赤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怪不得地里的庄稼长得这么好,原来是有精华滋润呐。

    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的胡思乱想,满脑子全是那大白屁股。

    低头往前走着,一个不留神撞到了人,顿时间一股刺鼻的香气袭来。

    “呃不好意思?!?br />
    我连忙回过神来道歉,抬头一看竟然是田瑛,一瞬间我就想到了刚才她与赵铁柱的激战,刚冷静下来的二弟又起杆了。

    “没事,撞一下有啥的?!?br />
    田瑛笑着摆了摆手,“华子,你这是刚从果园里回来啊?!?br />
    我咽了口唾沫,“对,瑛姐,刚给苹果套完袋子?!?br />
    田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你自己一个人干的???”

    “昂?!蔽矣α艘簧?。

    “你大爷大娘也太不是人了吧?这不是把你当苦力使唤么?!?br />
    我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田瑛叹了口气,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我,“真是可怜你了,还没吃呢吧,来家里一起吃?!?br />
    我摆了摆手说到,“不了,我得赶紧回家了,家里有饭,大爷大娘都等着呢?!?br />
    “你回家能吃啥?净吃剩饭剩菜,你才多大呀,该营养不良了?!?br />
    田瑛的热情真让我有点动摇,我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好好吃一顿饭了。

    而且之前在麦田里目睹的那一切让我有点想入非非,总感觉我也能跟她发生一些美妙的故事,毕竟她男人最近都在镇上打工。

    正当我准备答应的时候,忽然从村头方向开过来一辆脏兮兮的面包车,正好停在胡同口,一看就是长途跋涉来的。

    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过去,呲啦一声响,那破旧的门被人给拉开了,从车上跳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带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跟身后的农村背景完全不搭。

    他往地上啐了一口痰,皱着眉头看着穷苦的农村景象,然后脸色一转,笑眯眯的看向了车内,“小雅,下来吧?!?br />
    “好的老师?!?br />
    这是个很甜美的声音,还是普通话,听起来让人很舒服。

    很快声音的主人就下了车,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长得又白净又好看,一等一的大美女,我忍不住眼前一亮。

    她穿着衬衫九分牛仔裤,踩着个小白鞋,整个人都洋溢着青春活力。下了车之后她好奇的张望着四周,打量着村子里的景象,一副很好奇的样子,好像是从来没来过农村一样。

    她的身材是真的好,杨柳细腰,胸部臀部凹凸有致,尤其是那双大长腿,扛在肩上一定很舒服。

    跟那个叫小雅的女孩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她笑眯眯的挽住了小雅的手,“农村有啥好看的,咱们赶紧去跟老乡谈谈采购药材的业务,谈完赶紧回镇上了?!?br />
    小雅很乖巧的嗯了一声,跟上了那个中年男人的步伐。

    采购药材?

    我一时间有些懵,俺们村哪有什么药材可以收购???不会是骗子吧。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但却越看越不对劲,因为他们去的方向好像是大爷家。

    等一下!

    她不会就是大爷大娘给堂哥买来的媳妇吧?不对啊,不是说明后天才能送过来吗?

    “哟呵,这就把新媳妇送来了,那群王八蛋办事还挺利索?!?br />
    田瑛也看着那三人说到,紧接着叹了口气,扭过头来看向了我,“你堂哥算是有福了,只不过可怜人家姑娘了,肯定是被骗来的,现在估计还被蒙在鼓里呢?!?br />
    正文 第2章 金蝉脱壳

    瑛姐的话笃定了我的猜想,我有些痴傻的看着那位被叫做小雅的姑娘,心中五味陈杂,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那一束轻盈的马尾随着她的走动而轻轻的晃动着,俏皮的很。她的腰仿佛一只手就能掐过来,那又白又长的双腿就像是件艺术品。

    可能是她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也或许是一阵调皮的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竟然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目光似乎扫过了我,但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我心中一慌,怕被她认为成登徒浪子,连忙想要收回目光,但却发现自己并做不到,似乎我的眼神已经在她的身上扎了根,直到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叩响了大爷家的大门我才回过神来。

    只是片刻,大爷大娘开了大门,再看到那位中年人之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殷勤万分,往日只穿着一件破旧背心在村里晃荡的堂哥也假模假样的穿上了一件深蓝色的中山装,跟个人一样。

    堂哥叫林海,几年前因为跟隔壁村的人干仗,受了伤,脸上留下了一道可怖的疤痕,从鼻梁一直到下巴颏,几乎贯穿了一整张脸。

    要不是因为破了相娶不着媳妇,大爷大娘也不会给他买。

    林海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小雅的姑娘,整个人都有些亢奋了,满脸堆笑的跟中年人握了握手,随后又看向了小雅,眼睛里流露出无法掩盖的贪婪和欲望。

    原本面容就可怖的他这么一笑,看起来就更吓人了,小雅悻悻的一笑,忍不住往后撤了一小步。

    “别在外面站着了?!?br />
    那个中年人开了口,像是来到自己家一样大方的安排吩咐着,“老乡,咱们进屋吧,谈谈药材采购的事,天不早了?!?br />
    “好嘞好嘞?!?br />
    大爷大娘连忙让出来道,小雅一听药材采购,傻傻的以为自己要工作了,连忙跟上了中年人的脚步。

    堂哥依然傻站在门口,挺着似乎怀孕的大肚子看着小雅的背影,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妈逼的,他馋了!

    去而又返的大娘狠狠的拧了一下堂哥的耳朵,“恁没出息嘞,再吓着人家小妮?!?br />
    堂哥摸着被扭痛的耳朵,嘿嘿一笑,连忙跟了进去。

    这般俊美的姑娘马上就要嫁给我那又胖又丑的堂哥了吗?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羡慕!嫉妒!

    我终于搞清楚了心中那种说不出的滋味是为何。

    我自诩骨子里是清高的,没想到也会有羡慕堂哥的一天,不经意间,我攥紧了自己的双拳。

    如果父母在世的话,他们会不会也能给我买一个这般俊美的姑娘当媳妇呢?

    极度旺盛的嫉妒心使我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别瞅了?!?br />
    田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人家小妮都进房了还瞅啥劲,跟姐回家吃饭去?!?br />
    说着田瑛姐拉着我的胳膊就要走。

    但我却停在了原地,可能是因为小雅的突然出现,之前我对田瑛的念头瞬间消失不见。

    现在的我只想回大爷家看那个叫小雅的姑娘,迫不及待!

    我索性抽回了自己的胳膊,“今天就算了吧瑛姐,我想回去了?!?br />
    田瑛微微一愣,紧接着没好气的笑了,指着我说到,“熊屁玩意,一看到美女就忘了你瑛姐了?”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