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逍遥小神医(蓝瘦香菇)

    点击:
    一个小小的静海市,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美女?娇俏的老板娘,冷艳的女总裁,还有各种美女接踵而来。王木生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一个机会!什么机会?肯定不是泡妹子的机会。而是在花花世界诱惑之中磨练出坚定的意志,把祖传医学发扬光大……

    第一章 神算子

    “这位老乡,我看你气色发虚,最近是不是腰腿酸痛,尿频尿急尿不尽,干事还特别不得劲?”

    “???我胡说?那你是不是三分不过岗,过岗不超三秒?不要不好意思嘛,你有病我有药;男人要肾好,就要喝肾宝,一瓶提神醒脑,两瓶永不疲劳……诶,你怎么还骂人呢!”

    “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是你走得快,我一拳打爆你的头!”

    王木生挥动了一下拳头,愤愤地坐回了地上后,随手慢悠悠地将挂在身前写着‘华佗在世’的纸牌翻了一圈,露出‘神算子’三个歪歪曲曲的大字。

    哎!

    进城快一天了,一单生意都没做成,肚子呱呱叫不说,最重要的是,没钱怎么能在庞大的静海市找到老婆?

    老婆?

    想到这两个字,本来心灰意冷的王木生,顿时精神抖擞,甩了甩鸡窝头,满脸骄傲之色。

    他十二岁那年就跟一个叫柳依依的女孩拜堂成亲了,柳依依长得那叫一个水灵,肤白貌美明眸皓齿,两个字,漂亮!

    只可惜,那时候的王木生年纪小不懂事,送入洞房之后,啥事没做,第二天柳依依就被老丈人给带走了。

    草蛋的洞房花烛夜,最可恶的是,柳依依这一走,就是八年,整整八年??!

    这八年来,王木生不止一次地在想,柳依依是变得更加漂亮动人了呢?还是变得更加可爱迷人了呢?

    嘿嘿……

    为了应征自己的想法,他用了八年时间来筹划,终于逃出了村长的魔爪,来到了静海市,一想到马上就要和老婆柳依依见面了,然后……

    哎呀呀,这种事,王木生想想都觉得好羞射……

    此时,就在王木生一脸荡漾的时候,一个老婆婆带着一名女子散步到了走到了王木生不远处,老婆婆看到王木生面前的牌子后,急忙停了下来。

    “诶,雨柔,这里有个算命先生,过去让他算算你什么时候找到意中人??!”

    “哎呀奶奶,我还年轻呢,急什么?”

    “你是还年轻,奶奶却已经老了,你要再不结婚,奶奶恐怕就看不到未来孙女婿咯。”

    “奶奶您可不准胡说,您会长命百岁的。”

    ……

    长命百岁?那得多遭罪??!

    王木生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大声嚎道:“算命咯,算命咯!知?;?,算姻缘,晓天命,博人生,算不准不要钱??!要是算得准的话,也别嫌贵……”

    他一边嚷嚷着,一边慢慢转过头,看向那对祖孙所指的方向。

    当目光看到了那个女子身上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哇咔咔,胸好长,腿好大,脸好翘……”

    这是一个穿着青色连衣裙的女子,女子年约二十岁,一头乌黑的长发绑成一个马尾,清纯……嘿嘿……翘美。

    好一个大靓妞??!

    “你往哪儿看呢!”察觉到王木生的目光之后,夏雨柔急忙拉了拉领口,紧了紧了双腿。

    “咳咳!”

    王木生干咳了两声,甩了甩鸡窝头,这才将目光移到了夏雨柔身边的老婆婆身上。

    这位老婆婆估计有八十岁高龄了,佝偻着后背,脸上布满了皱纹,和王木生四目相对之后,她强拉着夏雨柔慢慢走到了王木生面前,开口问道:“小伙子,你真的会算命?”

    “算不准不要钱,算得准您也别嫌贵。”王木生一边说话还一边偷瞄了一眼老婆婆身边的美女,顿时满脸荡漾,这妮子生得实在是太水灵了!

    “那你帮忙算算我孙女啥时候能找到男朋友吧?”老奶奶再次开口问道。

    “可以??!”王木生顿时眼前一亮,满脸堆笑地说道:“把手伸出来,我给瞧瞧。”

    老奶奶微微一怔,“算命,不是要生辰八字吗?”

    “生辰八字,算出来的是概数,人生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世事无常,岂能一概而论!”王木生说完之后,又瞄了一眼夏雨柔,乐呵呵地说道:“来来来,伸手伸手,给我摸……哦不,看一下。”

    “你想得美!”夏雨柔没好气地说道。

    老奶奶也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说道:“雨柔,要不你还是给小先生看看吧?”

    “我才不要呢!”夏雨柔一脸不情愿。

    老奶奶叹了口气道:“哎,奶奶我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说不定哪天……”

    “哎呀奶奶,我让他算还不行嘛,求您以后别再乱说话了。”夏雨柔有些不满地说完后,愤愤地将右手伸到王木生面前,她怎么感觉自己有点羊入虎口呢?

    果然!

    王木生看到夏雨柔的手后顿时双眼放光,就好像饿狼一样,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生怕抓慢了就跑了似的,嘴里还嘀咕了一句,“啧啧,这小手……细皮嫩肉,软、滑溜、手感顶呱呱……”

    “哼!”

    夏雨柔愤愤地抽出手,寒声说道:“奶奶,我们走!”

    “哎!”老奶奶也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两人肩并肩,正准备离开,就在这时……

    “等一下!”

    王木生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甩了甩鸡窝头,铿锵有力地说道:“奶奶,我算命,的确需要看手相,除此之外,还需要一定的辅助工具才行,不过……对您而言,我就算不看掌心,不用工具也可以看出,您印堂发黑,今日定有血光之灾!”

    “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试试!”夏雨柔气冲冲地转身吼道。

    王木生顿时心头一紧,完了完了,美女在看他了,这个时候就必须要……

    甩一甩鸡窝头,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据花寡妇说这个时候的他是最帅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

    此刻的王木生仰望着天空,也不去看夏雨柔,酷酷地说道:“我说,老奶奶今日之内,定有血光之灾。”

    “你!”夏雨柔顿时气不可止,作势要打,老奶奶拦住了她。

    夏雨柔不悦道:“哎呀,奶奶!这种嘴欠的人,就是欠打。”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老奶奶说完后,慢慢向前,开口问道:“那小先生,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吗?”

    到了她这个年纪,早就看破了生死,只是她放不下夏雨柔??!

    王木生定睛看了看老奶奶一眼,淡淡地说道:“就命数而言,您的血光之灾,今日怕是跑不了,不过我看您的气色,您现在最需要的不是算命,而是看病。”

    “你还会看???”老奶奶问道。

    一边的夏雨柔忍不住讥讽一笑,这江湖骗子可以??!

    “当然!”

    王木生暂时不去理会夏雨柔,伸手将挂在身前的牌子翻了一圈,露出‘华佗在世’四个大字后,大声说道:“以您的气色而言,我一个人怕忙不过来,友情我的助手,香香!”

    此话一出,夏雨柔微微一怔,这人有点意思??!

    还助手?

    竟然还是组团忽悠!

    香香?

    难道是个女孩?

    正文 第二章 华佗在世

    夏雨柔急忙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可就在这时,一只动物突然从地上的竹背篓里窜了出来,一下就跳到了王木生的肩膀上。

    看到这个小动物,夏雨柔微微皱眉道:“Monkey?”

    “它可是我们哪里的丛林之王,不mang(傻)!”王木生将竹背篓翻过来,脱下身上的衣服,铺在背篓底部,“奶奶您请坐,我帮您号号脉。”

    老奶奶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坐在了背篓上后抬起右手。

    夏雨柔一见,微微皱眉,这个色鬼加片子,不会连老人都不会放过吧?

    “两只手。”王木生当然不会占一个老人便宜,村长说过,寡妇门前是非多,黄瓜闺女莫放过,他王木生连村里最漂亮的花寡妇都没有碰过,岂会对一个老人下手?

    “哦!”老奶奶到是配合,久病成医,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清楚,是不是骗子,试试就知道了。

    王木生盘坐在地上,双手几乎同时开始给老奶奶号脉。

    同时眼睛还趁机偷瞄了一眼夏雨柔的侧面,哇咔咔,不得不说,这妮子正看一枝花,侧看两座秋名山!前途不可限量,海水不可斗量??!得找个机会,将她娶过门当小老婆才行。

    不然岂不是对不起他恶人村小恶魔的称号?

    带着这个想法,王木生决定好好给老奶奶看看病,积累点好感才行。闭上双眼之后,开始认认真真地号脉。

    俗话说,一心不可二用,号脉本就需要静心凝神。

    夏雨柔严重怀疑这家伙骗术不精,询问似的看向老奶奶,老奶奶嘘了一声,夏雨柔刚想说话,王木生却抢先开口道:“您是不是经常失眠多梦,而且还都是噩梦?”

    老奶奶点了点头,“我最近老是梦见我家老爷子来叫我走,可是我不能走啊,雨柔这孩子,打小没了爹妈,我要是走了,她要是遇人不淑,可怎么办呀!”

    “那您是不是每天早晚都会心口阵痛?”王木生依旧闭着双眼,他闭眼,不是为了精心凝神,而是因为……世外高人,不都得讲范儿嘛。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