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乡野小农夫

    点击:
    他叫张伟,一个被人陷害入狱的贫穷青年,意外获得未知世界的芯片,开始走上了农民逆袭高富帅的土豪之路。高冷老板娘,清纯小萝莉,天使女护士,性感女教师……纷纷为了他,甘愿留在农村!可是张伟却懵圈了,只能望着天空,遗憾悲愤,“弱水三千,只能取一瓢饮之啊,苍天啊,你是在整我吗?”

    第1章 回家

    春江县第一看守所。

    随着一道“吱呀”的开门声,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走了出来。

    这青年留着寸头,身形高瘦,鼻梁高挺,面目俊朗,身上的灰色汗衫和牛仔裤全都皱巴巴的,散着一股子霉味,不知放了多久。

    两年了,他已经入狱两年了,看着外面的天空,年纪二十岁的他,心中升起无限感慨。

    他忘不了两年前,被人以故意伤害罪,冤枉入狱,家里只剩下一个逐渐年迈的老母亲。

    不知道母亲的病好了吗?

    青年一想起家中无人照看的老母亲,心中一阵难过,他父母晚来得子,从小父亲又因车祸死亡,只剩下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

    母亲为了供应他上学,砸锅卖铁,久累成病,好不容易盼到他上了大学,谁曾想,在去大学学校的头一天,警察局突然来了人,以故意伤害罪将他抓了起来,他忘不了临走时,母亲伤心欲绝,昏厥了过去。

    如今两年时光一晃而过,他的家中更加一贫如洗,想着想着,他开始担心起母亲,归心似箭,刚走了两步,便看到前方不远处,站着一道熟悉的妙曼身影。

    这是他高中时认的干姐,名叫蓝芳,是他们班上的班花,曾经还暗恋过她,只是高中毕业之后,蓝芳就去了南方打工,再没有联系过。

    没想到两年不见,蓝芳长得更加明媚动人,柳眉杏眼,肌肤胜雪,一身黑色的包臀连衣裙,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纤细的双腿穿着紧致的黑丝袜,脚蹬恨天高,格外性感,火爆。

    青年双目微微泛光,咽了咽口水,惊异道:“小芳姐,你怎么来了?”

    “张伟,姐来接你啊?!崩斗济理了?,咯咯一笑,那妩媚的笑容只看得张伟气血喷张,愣在了当场,蓝芳白了眼张伟,拍了拍香臀下的黑色大奔,娇哼道:“傻样,还不快来?莲姨都等急了!”

    “我妈?是我妈让你来接我啊?!闭盼八布涿靼?,看着那黑色的大奔,铮铮发亮,心中不由一阵苦涩。

    看来这两年,蓝芳比他过的好,自己真是蹉跎了青春,想到家中的老母亲,张伟不再迟疑,直接上了车。

    “滴滴,奔驰S级S600L,进口,参考价,208万,配置……”

    张伟刚坐进车内,脑子中瞬间涌出一连串的数据,这个特异功能是他在两年前入狱后,在狱中被打,撞破了头,扎进一块碎玻璃导致的,经过这两年的消化,他才明白,那块玻璃其实是一枚来自未知世界的芯片,恰巧被自己得到。

    芯片上记载了各种各样的古代文明,其中华夏文明居多,从三皇五帝开始,包含了极为古老的医术,丹术,武术,法术等等,芯片中有着独立的智能系统,一旦触碰到任何事物,都会报出一连串的数据,所以他早就习惯了。

    只不过让他惊讶的是,蓝芳这两年里,在南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开的车都是上百万的豪车,心中一阵好奇。

    “小芳姐,你这车不便宜吧?你这两年挣了不少钱啊?!?br />
    车子启动,行驶在去往张家庄的土路上,张伟没有感觉到一点颠簸,豪车就是不一样,舒适度果然够高。

    蓝芳侧目看着张伟,妩媚一笑,让张伟心中一阵火热,格外随意的说道:“我在南方办了个电子厂,生意还行,你喜欢这车吗?要是喜欢,姐送给你了?!?br />
    张伟收回目光,笑了笑,虽然他现在刚出狱,但他相信凭着脑子中的智能芯片,他能拼出一番事业,要不了多久,他也能拥有一辆上百万的豪车。

    “谢谢小芳姐,这车对我暂时没用,还不如钱来的实在?!?br />
    蓝芳美眸闪烁,觉得张伟说的确有道理,认真开着车,缓缓开口道:“小伟弟弟,姐打算在这县城开个子公司,你有没有兴趣来帮帮姐?”

    张伟一听这话,就知道蓝芳是特意帮助自己,索性也没拒绝,就当是出狱后的第一份工作了,这样自己暂时也能有个稳定的收入,养活母亲和自己。

    “小芳姐,我妈还好吗?”

    张伟现在最最担心的就是家中的老母亲,心中只觉得自己不孝顺,让一个老人孤独了两年,吃尽了苦头,他决定这次回去后,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不再受苦。

    “唉,莲姨她瘦了好多,本来说今天要带莲姨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莲姨说你今天出狱,就让我来接你了?!?br />
    蓝芳一声叹息,柳眉微皱,面色有些难过,她从小父母双亡,是他叔叔将她带大,上高中那会儿,没少往张伟家跑,莲姨待她不薄,简直比亲闺女还亲,所以这一次刚回来,就去了张伟家,谁知道张伟居然发生了这事儿。

    张伟一听母亲瘦了,心中一阵疼痛,脸上沉了下来,回家的心更加急切。

    蓝芳开着车,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和张伟聊着,“听莲姨说,你是被冤枉的,那你知道谁故意整你吗?”

    “不知道,不过我能猜出是谁?!闭盼八恐猩了缸爬涔?,面色愈加阴沉。

    蓝芳看到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从没有见过张伟这么冷酷,不过想想也是,张伟被冤枉入狱两年,狱中生活,早已让当初那个稚嫩单纯的少年磨砺成了如今这般冷酷,她的心中反而更加喜欢现在这个冷峻的青年。

    “是谁呀?你告诉姐,姐替你报仇?!?br />
    张伟侧目看着眼前这个妩媚动人的女人,心中升起一股暖流,若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不理会他这个坐过牢的男人,他更不能让蓝芳冒这个险,沉声道:“小芳姐,你还记得高中毕业会的那晚上,班上有个富二代向你表白吗?”

    “呀,你是说?段浩?”蓝芳险些丢了方向盘,白皙的面容上微微泛红,不由有些怒意,幽幽道:“是段浩陷害你呀?”

    张伟阴沉着脸,点了点头,虽然他只是猜测,但他极为确定,继续沉声道:“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实在看不下去,就趁机打了段浩,他那年又没考上大学,估计就是这个原因,小芳姐,你也知道,我高中那会有多单纯,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br />
    “你是说,段浩陷害你入狱,使了黑钱,顶了你上大学的名额?”蓝芳的小脸上满是惊讶,逐渐变成了愤怒,愤恨道:“这段浩也太卑鄙了吧,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欺辱他人吗?太可恶了,不行,小伟弟弟,这事姐替你管了,不整治一下那无耻小人,姐咽不下这口气?!?br />
    张伟苦笑摇头,看着蓝芳因生气,微微起伏的胸口,赶忙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背,劝慰道:“小芳姐,你先别生气,这事你不能管,你好不容易闯出了一番事业,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岔子,小芳姐,你听我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仇我刻在心里,早晚有一天,我自会让段浩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原谅他?!?br />
    “哦?这么自信?小伟弟弟,你变了,变得更加成熟了?!崩斗济嫒菸⑽⒎⒑?,将车??吭谝淮λ蹬?,认真的看着张伟,美眸闪烁,风情万种。

    “小芳姐,你也变了,也变成熟了?!闭盼斑谘酪恍?,目光瞟向蓝芳的胸口,瞬间引起蓝芳一声嗔怒,连翻白眼都是那么的韵味十足,直让张伟想入非非。

    “小伟,是你回来了吗?”

    就在这时,张母听到了车子的声音,赶忙从泥巴稻草堆砌成的土屋中走了出来,嘶哑的声音顿时传入张伟的耳中。

    张伟身体一震,透过车窗看到母亲颤颤巍巍的走了,心中一阵揪痛,赶忙推开车门,两三步便来到母亲身旁,看着母亲两鬓斑白,面黄肌瘦的苍老模样,这两年里定是吃了不少苦,张伟眼眶微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妈,小伟不孝,让您受苦了,小伟回来了?!?br />
    第2章 为母亲治病

    张家庄的村民也都听到了车子的声音,纷纷走出,看着那辆奔驰豪车,指指点点,一阵羡慕。

    “啊,这是谁家的亲戚啊,居然开了这么好的车?!?br />
    “快看,那是谁?那不是小伟吗?”

    “咦,小伟不是蹲大牢了吗?”

    “你傻啊,这都过去两年了,也是时候出来了?!?br />
    “就是,我可听说小伟是被冤枉入狱的,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东西,害的小伟上不了大学,太可恨了?!?br />
    “小伟也够可怜的,他爸早年出车祸死了,剩下他们娘俩孤苦相依,没想到又出这事儿,唉,可怜的娃啊?!?br />
    “是啊,多好的娃,唉,就这么毁了?!?br />
    “你说的这是啥话,不是还有句话叫什么大难之后必有大福吗?”

    “对对对,小伟这娃肯定有大福?!?br />
    ……

    张家庄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通向县城,大部分村民都没啥文化,格外淳朴善良,看到张伟母子俩团聚,也替他们高兴,蓝芳看到张伟哭着跪在母亲面前,眼眶也有些红了,但嘴角挂着微笑,心里高兴。

    张母看着儿子回来,十分开心,擦着脸上的泪水,赶紧扶起张伟,激动的说道:“娃,不哭了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地上凉,赶紧起来,乡亲们都看着呢?!?br />
    张母没啥文化,一辈子都在张家庄,一下子被这么多人看着,难免有些不适应,显得害羞,张伟体谅,站起身子,看着那些熟悉的老面孔,心中感慨回家真好,朝着众人礼貌的问了声好。

    “大叔大娘们好?!?br />
    “哈哈,小伟嘴真甜,不愧是上过学的文化人儿,唉,可惜出了这事儿,没能进大学的门儿,要不然咱们村就出了个大学生了?!贝迕裰?,一个拿着烟斗的大爷遗憾叹息,身旁的花衣大娘瞪了他一眼,朝着他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把,大爷顿时痛呼。

    “哎哟,你这婆娘,拧俺干啥?”

    “呸呸呸,不会说话就别瞎嚷嚷?!被ㄒ麓竽锲沧炻盍司?,看到小伟,笑了起来,指着身旁的烟斗大爷,说道:“小伟啊,你张大爷不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昂,回来就好,得会儿啊,你跟你娘去俺家吃饭吧,俺家今个杀了只老母鸡,老肥了?!?br />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