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怎么买能够挣钱:山村高手

    点击:
    第1章 放开那个女人

    赵小天爱睡觉。

    这话让小荒村嫁了人的婆娘们听了,通常都会咯咯笑上一通,再温柔地骂上句——臭不要脸!

    赵小天则会盯着对方身前肉最多的地方,狠狠剜上两眼,心想老子自己睡自己,有啥不要脸的?凡是说我不要脸的人,通通都做过那些不要脸的事儿!

    小荒村的北面,有一座栖凤山,名字听着好听,可实际上是座鸟不拉屎的荒山。

    这山就竖在村外去新南县城的路上,每个人都经?;崧饭?,却很少有人到山上去。

    一是因为山上没有啥东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进去山口不远的地方,生着一棵谁也说不清楚年头的老梧桐树。

    村里人都知道这棵树不干净,换句话说就是有点儿邪性,这说法一辈辈传下来,连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也说不清楚到底是邪性在哪儿,只是村民们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儿,依然没人愿意靠近。

    不过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总会有胆儿大不相信的,赵小天恰恰就是其中一个。

    赵小天是个孤儿,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爹妈,爷爷把他养到十二岁时也去了,留给他两间除了地面不漏风,其它五面都漏风的破房子。

    好在这小子从小就皮实,啥活儿都能干,啥话都会说,到哪儿都能混口饭吃,一转么眼儿就长到了十**的年纪。

    每年固定的两三个月时间,赵小天几乎每天来看这老梧桐树,没别的原因,就是睡觉来了。

    用他的话说,在这儿睡着凉快,比电风扇可强多了。

    巨大的老梧桐树,树干粗得三四个成年人手拉手都围不过来,上面分叉的地方正好空出个位置来,被赵小天当成了他的私人专床,铺上个草垫子,睡着那叫一个舒服!

    赵小天自己也记不太清楚,有几个夏天是在这树上睡过去的,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邪**儿。

    如果非要说点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赵小天睡觉的时候,经?;崦蔚揭桓錾泶┧匕浊嵘?,漂亮到咕嘟咕嘟冒泡的年轻女人。

    他当然不会在意这些,还挺高兴能做这样的梦,只是后来赵小天慢慢长大,再在树上睡的时候,内裤就经?;崾?。

    这也算不了什么,反正也不是每天都湿,大不了再睡的时候不穿就是了,这就是赵小天最后的解决方法。

    这天中午,天气有些闷热,好像要下雨的样子,赵小天怀里抱着个破草苫子,今年头一回到老梧桐树来睡午觉。

    “老梧,我又来看你了,”他拍了拍巨大的树身,嘴里喃喃自语道,“这村儿里这么多人,也就我惦记着你,就凭咱这交情,你也得保佑我,天天都能梦到神仙姐姐!”

    把草苫子往上面一抛,身子像狸猫般灵活,三爬两抓就到了杈子上,简单一铺就要开始酝酿今天的美梦。

    他这里刚刚躺下,突然听到了点儿不寻常的动静。

    说不寻常,其实就是有人朝这边儿走过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赵小天觉着奇怪,这地方除了他之外,平??擅蝗烁依吹?,难道是大家的胆儿都变肥了?

    “快点儿快点儿,我都等不及了……”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赵小天一听就分辨出来,这是村里卖肉的屠夫刘三儿。

    兴许是平常干多了杀猪宰羊的活儿,胆子也比别人大些,不过他到这里来干嘛?另一个人又是谁?

    “死刘三儿,你把我拉这里来干啥?”这次说话的竟然是个女人。

    听声音有些耳熟,肯定也是小荒村里的人,但赵小天还没法确定是谁。

    “干啥?”刘三嘿嘿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已经把答案给表达出来了,“还能干啥?干你呗!”

    哎哟喂,今天还真是来着了,还能看到现场真人表演?

    赵小天小心地从树杈子里露出头来,却只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身材倒是不错,尤其是两个大屁股,从后面看着着实诱人。

    咦?这不是村长王石头的老婆吗?

    要说别的女人赵小天也不一定马上能认出来,但是王石头的老婆杨玉珍,前面两个球,后面两个包,在全村儿也是数一数二的,不知道引得多少光棍汉子流口水,自然是好认得很。

    “滚犊子,我可没说要跟你干啥事儿,”杨玉珍像是打量了一下这地方,“这梧桐树阴森森的,你不觉着瘆得慌???真要有啥邪**儿,第一个先把你这色鬼给收了?!?br />
    女人边说边就要走,刘三儿连忙把路堵?。骸氨鹱甙?,这地儿才没人来?!?br />
    说着一手抄住女人的腰,另一只手就摸上了后面的大蒙古包。

    “你干啥,不怕王石头拍你啊,”杨玉珍扭动着身子,也不知道是在躲避还是享受,“你再动手我要叫啦……”

    “别装啦,这儿没人,王石头不是侍候不了你了吗?一会儿我就让你叫个够……”刘三儿知道女人不是真的拒绝,要不然就不会跟着他来了。

    而他这时候早就已经剑拔弩张,没心情再玩儿半推半就,猛地像恶狼一样把女人扑倒在杂草地上。

    啧啧……

    赵小天在树杈子上摇了摇头,男人太瘦,女人呢,跟男人一比又太胖了,本想着男女在下面撕衣裳是个西洋景儿,可在这强烈的反差对比下,怎么看都没啥美感。

    不过好歹是赵小天第一次见着,忍不住还是想要再看得仔细点儿,当然,重点都在杨玉珍身上。

    刘三儿那货是真没啥可看的,可这家伙刚好把杨玉珍给挡住,为了选个合适的角度,赵小天小心地爬到另外个小分枝上面,好在这梧桐树的枝叶特别密,不论在哪个位置,都能随时找到隐身的地方。

    “阿嚏……”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了股凉风,赵小天激灵灵地打了个喷嚏,打完了才想起正在偷窥,赶忙捂住嘴把头缩回来。

    这个喷嚏打得不算响,赵小天收得也快,可还是把树下面的一男一女给吓坏了。

    “谁?”刘三儿抬起头来四处打量着。

    周围一片静悄悄的,只有山风“呜呜”刮过,好像聊斋序幕开始时一样的声音。

    “我……我家里还有事儿,我先回了……”杨玉珍被吓坏了,心里暗骂着刘三儿挑个这么邪性的地儿,要是真引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咋好?

    “没事儿,没人,刚才那是听错了?!绷跞目戏殴阶毂叨嗜?,伸手就要继续解对方的扣子。

    看着一颗接一颗就要被解开的扣子,赵小天心里真想大吼一声,放开那个女人,让我来!

    第2章 要吃自己动手

    虽然很想一脚把刘三儿踢开,换自己上“战场”,赵小天还是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来,要是再吓这俩人一下,今天的西洋景就彻底没得看了。

    “喀嚓……”

    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可能是赵小天脚下踩的树枝有些干枯,稍稍一用力,竟然发出断裂的声音来。

    下面那俩人的神经已经相当紧张了,就连刚刚还像是恶狼一样的刘三儿,此时也再次停下来。

    俩人都屏着呼吸,想要找出到底是什么地方发出的奇怪声音。

    赵小天心里也急啊,可又不敢乱动,生怕一动这树枝就彻底断了。

    往上瞅了一眼,小心地伸手抓住上方一根更粗些的树枝,这才算是放心了一点儿。

    两手一用力,双脚都离开了那根干枯的树枝,悄无声息地就朝着别的地方转移了。

    长年都在山里晃荡,要说在树上的本事,赵小天就算是比不上猴子,也差不了太多。

    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他十分有把握的一件事儿,这回又出岔子了,手上抓的那树枝竟然也承不住他的重量,发出一声更大的“喀嚓”。

    这回可不只是响了,那根树枝直接断掉,和赵小天一起朝着树下落去。

    这一路砸下,又不知道刮断了多少的树枝。

    这些枝叶跟赵小天缠在一起,好像一个大树人从天而降,砰地一声,以很不优雅的姿态砸在地上,好在不是石头地面。

    “娘啊,有鬼??!”刘三儿这回真吓坏了,原本很硬气的第三条腿瞬间软了下来,另外两条腿却跟打了鸡血一样,挠起一片尘土就跑远了。

    “你个死龟孙……”看刘三儿自己一个人跑掉,把她丢在这阴风阵阵的老梧桐下,杨玉珍一阵脊背发凉,两条腿像面条一样用不上劲儿来。

    再说赵小天裹着堆树枝乱叶摔到地上,关键时刻还不忘记护住自认为英俊的脸,可不管怎么说,这一跤摔得可疼啊。

    “呃……”他两手挣扎拨拉着树枝,嘴里还哼哼着,那声音配着鬼嚎一样的风声,活脱脱是聊斋里就要现身的小鬼儿。

    “娘啊,”本来就害怕的杨玉珍,这下子更是一下扑倒,慌不迭地磕头,“树上的老神仙,我不是故意来搅和你的,都怪那该死的刘三儿非要把我往这儿拽,不不……都怪我一时迷了心窍,我不该背着俺们家那口子……”

    她边说心里还边害怕,这树上不会真住着啥好色的树妖树怪什么的,这要跳出来把她给吃了,或者要用那大树枝捅过来……

    老天奶奶啊,她是嫌家里那口子不行才出来的,可要是弄个树皮大棒槌给她,那也是要人命的事儿??!

    赵小天听到了这番话,想笑的同时也突然想起,他要是现在出来,对方偷情被他撞见的事儿就会暴露,杨玉珍和刘三儿肯定会各种忌讳他,指不定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对付他呢。

    要是再在王石头枕头边儿吹吹风,他在小荒村的日子就要各种不好过起来了。

    想到这儿,他索性躺在树枝里不动,等着杨玉珍好了之后自己走了,也就完球事儿了。

    杨玉珍在那里边告饶,边委屈,边偷眼朝不远处那堆树枝上面瞅。

    见好一会儿没啥动静了,又试探着问道:“老神仙,要是没啥事儿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咕噜……”

    不是赵小天想回答她,而是肚子饿了自己在叫。

    两人本来就离得很近,这一声儿连杨玉珍也听出异样来,心想这树怪的声音咋又变了?听着那么像个人肚子在叫呢?

    刚刚也是她心里对这老梧桐树有忌讳,所以连正眼都不敢往那边儿瞧一下,此刻心里有了疑惑,才偷偷望过去。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