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彩票走势图制作软件:厨道仙途

    点击:
    当别人都在为减肥烦恼的时候,宋皓却因为修仙,每天不得不吃下一吨重的食物。
    当别人都在控制饮食,不敢吃甜食的时候,宋皓却从来没为三高发愁过,他表示肥肉不怕,甜食,我最喜欢了……不论是垃圾食品,还是美味佳肴,宋皓来者不拒,有多少吃多少。
    不用灵丹妙药,普通的食物亦能成仙,且看宋皓在吃货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走出一条庄康大道……

    正文卷

    第0章 绝世仙厨

    落魂山,历来有修仙界第一险地的美誉,便是绝世高手,亦不敢轻易涉足。

    万年来,曾出现过三次,自视甚高的修仙者,呼朋引伴的来这里寻找宝物,无一例外,都落了个灰头土脸的结果,大部分修士陨落,只有极少数幸运者逃脱。

    但这几位幸运儿,对于落魂山的经历,却绝口不提,此行经过,甚至成为了他们修仙路上的心魔。

    一名身穿大红喜袍的青年站在落魂山顶端,山风吹过,然而他却视若无睹,表情冰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此地天气严寒,然而他的心,更是有如万年寒冰一般,人情冷暖,这些年的经历,在他眼前,一一流淌而过。

    时而微笑,时而愤恨,少年名叫楚轩,今年两百一十六岁,就凡人来说,活这么久,如此愿望遥不可及,但对于“炼虚境”修仙者,则太年轻了一些,年轻得不可思议。

    不愧是修仙界千年来排名第一的天才。

    盛名无虚!

    可现在,这曾经带给自己无数荣耀的名头,却显得可笑之极。

    楚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从头到尾,自己就是一个愚蠢的大傻瓜而已。

    今天,本应该是自己的新婚之喜。

    而他迎取的新娘,更是令人羡慕以极。

    凝香仙子!

    修仙界第一美女,家世亦是无可挑剔,她的祖父,乃修仙界三大散仙之一,剑湖宗至高无上的太上长老,剑湖宗在修仙界十大门派中的地位,亦是首屈一指。

    楚轩当然也是剑湖宗的弟子。

    不过,他本来应该有更多的选择,楚轩虽是散修,机缘巧合走上修仙之路,但其天才之名,与第一仙厨的身份,让任何一个门派,都会对他伸出橄榄枝。

    仙厨,修仙百艺中最为珍贵的技艺,顾名思义,他们做出的饭菜不仅美味可口,而且拥有丰富的灵力。

    不同的饭菜,作用也是各不相同。

    药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治疗各种严重的伤势。

    灵膳的种类更是繁多,提升修为,突破瓶颈,增进法力……

    总而言之,修仙小说中,丹药能够办到的事,在这里,是没有仙厨所做出来的美味珍馐办不到地。

    一顿办不到,那就再多吃一顿。

    仙厨地位崇高,这里,没有炼丹师,有的,只是仙厨那出神入化的技艺。

    楚轩做菜的天份十足,第一仙厨的身份让各大门派都对他趋之若鹜,但他最终选择了剑湖宗,并非他们开出的条件更加优异,为的,只是她的回眸一笑而已。

    念及至此,楚轩的表情再次冷了下去,原本的柔情蜜意,如今剩下的,只是锥心的疼痛而已。

    有道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乃人生两大恨事,然而真正刻骨铭心的仇恨却远不仅于此,被自己所爱的人欺骗才是最令人难以接受地。

    欺骗,背叛,那锥心的痛如跗骨之蛆。

    突然,楚轩抬起头颅,脸上却带着自嘲的苦笑之意,自言自语:“该来的总会来,这些家伙,果然还是不会放过自己?!?br />
    他极目远眺,放出神识,这落魂山本就是绝地,如今附近更有数十座传承自上古的大阵拔地而起,将这方圆千里牢牢锁住,自己变成了笼中鸟,网中鱼。

    远处的天边,遁光大起,十余道身影,映入到了眼帘,风驰电掣,飞向这边。

    这十余位身影的主人,无一例外,都是顶尖修士,人人身怀绝技,此刻,脸上却满是凝重之色,显然,他们对此行的目标志在必得,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落魂山的上空,呈一个古朴的阵势将楚轩团团围住。

    强敌环视,除非真仙与其易地而处,否则修仙界无人能够逃脱,然而楚轩的脸上却满是平静之色。

    被所爱的人欺骗,哀莫大于心死,眼前的危险,又算的了什么?

    他抬起头,目光在这些剑湖宗长老们的脸上扫过,明明很激动,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却莫名的平静下去了。

    直到那窈窕的身影跳入眼帘里。

    她穿着大红喜袍,举手投足,似乎都带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凝香仙子,自己的未婚妻,她美丽如昔,倾国倾城亦无法形容其容貌之万一,然而此时,在楚轩的眼里,却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吸引力。

    反而从背脊冒出一股凉气,美丽的容貌不过是表像而已,蛇蝎的心肠令人敬而远之。

    楚轩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不过很快,就被恨意取代了。

    “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当初千方百计的让我成为剑湖宗弟子,甚至不惜虚与委蛇,让凝香仙子骗我,让我误以为自己与她两情相悦,能够相守白头,而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让我做一桌玄天仙珍宴罢了?!?br />
    玄天仙珍宴,传说中的美食,已经整整五万年不曾在修仙界出现过,能够制作它的唯有最有天分的顶级仙厨,而且要达到炼虚境才可。

    这两个条件已是极为苛刻,而最后一项要求则几乎让这传说中的美食不可能现身于世了。

    玄天仙珍宴具有逆天改命的效果,能够让散仙白日飞升,成为真正的仙人,渡劫期修士服用了,也能让成仙的几率提升许多。

    这样的宝物可遇而不可得。

    然而正是因为它的效果太过逆天,即便是绝世仙厨想要制作,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同小可。

    这涉及到天地法则,从此,那位仙厨的境界将于炼虚境止步,无论多么努力,无论服用什么宝物,都将无法寸进一步。

    相当于是从此绝了修仙之路,说损己利人也不为过,故而玄天仙珍宴仅存在于传说。

    众人沉默不语,少顷,一童颜鹤发的老者越众而出,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连楚轩这样炼虚境的强者,也抵挡不住。

    其身份呼之欲出,剑湖宗太上长老,万剑尊者。

    他开口了:“楚轩,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老夫既往不咎,你依旧能与凝香仙子成婚,只要你替我做一桌玄天仙珍宴即可?!?br />
    “哈哈?!?br />
    楚轩笑了,他的笑容很苦涩,却也很洒脱:“事到如今,还想骗我,从一开始,凝香仙子就是有目的的接近我,装作喜欢我,答应与我成婚都不过是为了骗取玄天仙珍宴罢了?!?br />
    “实际上,她早就不耐烦与我虚与委蛇,还说过,一旦玄天仙珍宴到手,就要将我抽魂炼魄,以泄心头之恨的?!?br />
    “不错,我是没喜欢过你?!币焕滟纳舸攵?,凝香仙子的脸上带着厌恶:“你是什么东西,区区一散修而已,千年难遇的天才,笑话,一介散修,没有强大宗门的支持,能够取得的成就也是有限的,你能够修炼到炼虚境,已是顶天,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娶我为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从一开始,就是与你虚与委蛇,若不是看在玄天仙珍宴的份上,与你这样的小子多说一句话,都让我感到厌恶,你现在若想活命,就乖乖的听我们吩咐,否则,我们有的是手段,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昔日的女神,如今却再也没有了一丝情谊,有的只是恶毒的言语与冰冷的事实,楚轩静静的听着,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喜不怒。

    哀莫大于心死。

    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太天真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美丽如仙子般的凝香,居然有这样一副蛇蝎心肠。

    他苦涩一笑:“其实你们原本不用费那么多心机,当初凝香垂青于我,原本我就打算用玄天仙珍宴做为结婚的贺礼?!?br />
    楚轩说着,手腕一翻,灵光耀眼,一个古朴的食盒出现在了他的掌心里面,顿时,沁人心脾的香气飘入鼻端。

    “这是……玄天仙珍宴?”万剑尊者大喜,就欲出手抢夺,但很快却又停下脚步:“还未完成?!?br />
    “不错,我本想将它做为结婚的礼物,所以,还差一些火候,也是老天有眼,让我意外发现了你们的阴谋?!?br />
    楚轩的眼中闪过一丝深切的痛恨之色,为了她,自己甘愿放弃长生之路,可等来的,却是背叛与欺骗,可惜敌强我弱,自己丝毫机会也无,否则他不介意血溅五步,与他们拼个粉身碎骨。

    “好,你现在将仙珍宴完成,我就放你一条生路?!蓖蚪W鹫呖裣?,眼中满是贪婪之意。

    “哈哈哈……”

    楚轩狂笑起来,仿佛听见世间最可笑的事情一般:“莫非你们竟以为楚某是贪生怕死之徒,你们人多势众,法力深厚,我打你们不过,但有朝一日,你们一定会为今日的行为后悔的?!?br />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传入耳朵,却是楚轩手中的食盒化为齑粉掉了。

    “你……”

    万剑尊者又惊又怒,梦寐以求的玄天仙珍宴唾手可得,可又在眼前与他失之交臂,他愤怒之余,便想要冲上去,将对方抽魂炼魄。

    楚轩笑了,他又怎么会死在仇人的手中。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楚轩的身体闪耀起了五颜六色的灵芒。

    万剑尊者停下脚步,对方不过区区一炼虚境界的修士而已,可他却从其身上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而这稍一迟疑,楚轩的身体已风化成沙,随风飘去。

    兵解,对方自己选择了魂飞魄散的结局。

    剑湖宫众长老的脸上都流露出吃惊之色,对方要么屈服,要么反抗,可他们万万没想到,楚轩从一开始,就抱有必死之心了。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道光华冲天而起,由楚轩刚刚站立之处,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不论是落魂山这样的绝地,还是他们所布置的数十座禁制大阵,都没能阻拦得住。

    “这……”

    凝香仙子踏前一步,脸上闪过一丝不安:“老祖宗,他逃走了?”

    “不,那小子已魂飞魄散,这一点绝无可疑,那飞走的,应该是他身上的一件宝物?!?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