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结果:参天

    点击:
    天书残卷的出现,引起了世人疯狂的争夺,是机缘造化,还是暗藏玄机,修行,难道只是为了求得长生?

    第一卷 人间正道

    第一章 夜雨长安

    公元540年,魏都长安,深秋。

    雨是从午后开始下的,起初是小雨,傍晚时分转为大雨,路上少有行人。

    虽然没到掌灯时分,但由于天色过于昏暗,城中陆续出现了灯烛的光亮,光亮主要集中在东城的十几里范围,那是皇城的所在,也是富贵人家生活的区域。

    西城住的多是平民,掌灯的人家不多,但在西城西北有一处光亮,这处光亮比寻常灯烛要亮上不少,光线摇摆不定,多有晃动。

    发出光亮的地方是一座不大的庙宇,这座庙宇很是破败,院墙和东西厢房已经倒塌,此时只剩下了一间原本供奉神像的正殿。

    正殿的神坛上坐着一尊神像,由于没有庙祝打理维护,神像损毁严重,漆画脱落,泥胎外露,已经看不出是哪一路神仙了。

    大殿正中有一堆篝火,篝火周围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这些叫花子年纪都不大,大的不过十三四岁,小的也就八九岁的光景。

    年纪最大的那个前胸微鼓,应该是个女的,此时正端着一碗药水跟躺在神像前的同伴说话。

    那个躺在秸秆上的叫花子约莫十二三岁,是个男孩,很瘦,不知为何,面对着同伴递过来药碗他并不接拿,只是直直的盯着那女孩,任凭那女孩如何劝说,只是不肯接那药水。

    除了这两人,庙里还有两个人,一个男孩正在做饭,所谓做饭不过是对乞讨来的食物进行分类,然后分别倒入吊在火上的两个陶罐,此人虽然也是叫花子,却并不似同伴那样瘦弱,长的很是白胖。

    另一个是个女孩,正在劈柴,此人眼睛很大,一直不曾说话,只用手势与别人交流,应该是个哑巴。

    那喂药的女孩见同伴执拗着就是不喝药,有些急了,但她并未发火,而是柔声询问缘由。

    那男孩不与女孩对视,歪头一旁,并不答话。

    女孩劝说了几句,再度递送,男孩突然翻身坐起,抬手打翻了那碗药水,转而愤怒的盯着那个女孩。

    女孩急切的去捡那药碗,碗没碎,但药已经全洒了。

    男孩歪头看着女孩,眼中的愤怒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悲伤,片刻过后抬起袖子擦去眼泪,翻身躺倒,再不说话。

    女孩无奈的看了那躺在地上的男孩一眼,走过来将药碗递给了做饭的胖子,不无忧虑的看着外面越下越急的大雨,“知不知道吕平川和莫离去哪儿了?”

    “没见着,长乐为啥不喝药?”胖子问道。

    女孩摇了摇头,“南风呢,见着南风没有?”

    胖子又摇头,“楚老大,我去找找他们吧?!?br />
    “还是我去吧?!毙粘呐诹税谑?。

    二人说话的工夫儿,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及近,片刻过后一大一小两个叫花子自外面冲了进来,这两人大的有十三四岁,赤膊光背。小的八九岁,头上罩着一件破褂子。

    二人刚进门,一个身穿单衣的黑瘦男孩自门外跑了进来,“日他先人,淋死老子了?!?br />
    “南风,你怀里藏的啥?”做饭的胖子问道。

    “你猜?”黑瘦男孩儿坏笑。

    “好了,人齐了,吃饭吧?!甭榔酱ǔ弩艋鹋员叩呐肿铀档?,言罢,冲姓楚的女孩招了招手,“怀柔,你过来,我有事情跟你商议?!?br />
    楚怀柔点了点头,与吕平川走到一旁低声说话,胖子将瓦罐里的食物分给众人。

    在胖子分饭的时候,南风走到神像前,自怀里掏出一个酒壶偷偷塞给了长乐?!案?,好东西?!?br />
    胖子将瓦罐里的饭菜分了六份,最后只剩下一些汤水,他便将两个罐子的汤水合并一处,直接抱着罐子喝那汤水。

    楚怀柔和吕平川貌似在商量很重要的事情,二人的表情都很严肃,说话时不时回头看向正在吃饭的其他人,也不知商议的事情怕众人听到,还是商议的事情与众人有关。

    南风和长乐轮流喝着酒壶里的残酒,南风好似在追问什么,长乐只是摇头,并不回答。

    破庙里有老鼠,有只老鼠闻到食物气味自暗处跑了出来,凑到哑巴旁边,哑巴也不打它,反而捏了饭食喂它。

    “楚姐姐,南风又偷酒给长乐喝?!蹦敫孀?。

    楚怀柔闻声转头,冲莫离摆了摆手,“长乐得了寒症,喝酒是为了驱寒?!?br />
    片刻过后,吕平川和楚怀柔离开墙角,走向火堆。

    吕平川走到火堆旁端起饭碗,将里面的一块骨头给了莫离,剩下的饭菜吕平川也没吃,倒进了胖子抱着的瓦罐。

    类似的事情之前可能经常发生,二人也没有拒绝,道谢过后闷头进食。

    “你说吧?!甭榔酱ǹ聪虺橙?。

    楚怀柔摇了摇头,“还是你说吧?!?br />
    众人见二人语气有异,纷纷歪头看向二人,这其中不包括一直沉默进食的那个哑巴女孩,哑巴通常是聋子。

    “好吧,我来说,”吕平川缕了缕思绪,“昨天长安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你们应该也听说过?!?br />
    “大哥,你说的是东城的那个法会吗?”胖子接话。

    吕平川点了点头。

    “我听说那个法会是争什么经书的?!迸肿铀档?。

    吕平川点了点头,“这次法会由护国真人亲自主持,聚贤纳士,比武获胜者不但能加封官职,还能与护国真人一起参详天书残卷,很多门派都派了高手过来,我觉得咱们应该去东城碰碰运气,说不定就有哪个门派肯收下咱们,即便当不了弟子,当个杂役也好过窝在这里?!?br />
    吕平川说完,众人都没有接话。

    吕平川又道,“咱们窝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总得谋条出路才行,这种机会不常有,咱们不能错过?!?br />
    见众人都不表态,一旁的楚怀柔说话了,“就这么定了,明天去东城?!?br />
    吕平川环视众人,“分别在即,我想与诸位义结金兰,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众人茫然点头。

    “莫离,把你的碗洗干净,”吕平川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南风,把酒拿过来?!?br />
    “大哥,我听说强盗结拜才喝血酒,好人结拜好像是另外一套规矩?!迸肿铀档?。

    “贵在心意,管他什么规矩?!甭榔酱ò谑炙档?。

    此时莫离已经拿了自己的饭碗走到门口想要刷洗,刚走到门口就惊慌回头,“大哥,有人来了?!?br />
    众人闻言尽皆来到门口,只见雨中出现了一道人影,正缓慢的向破庙走来。

    待得距离近了,众人看清了来者的打扮,此人年纪当在五十出头,穿了一身破旧的青色长袍,左手揽着一面已经褪色的黄布幡旗,右手拿着一根木杖,行走时木杖频频点地。

    众人浪迹市井,对来人的这身行头并不陌生,这是个算命的瞎子……

    第二章 八字生平

    眼见来人是个瞎子,众人暗暗松了口气。

    “此人来的正好,算卦的想必懂得结拜的规矩?!背橙崴档?。

    “嘿嘿,想吃王八就来了个鳖?!迸肿有Φ?。

    听到庙里有说话声,瞎子停了下来,“朋友,能容我进去避避雨吗?”

    “谁也不能带着屋子赶路,进来吧?!甭榔酱ㄎ蜕祷?,力求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大人。

    “谢过?!毕棺映鲅缘佬?,敲打着木杖继续前行,进得大殿之后摸索着自门口东侧靠墙坐了下来。

    殿内有篝火,借着篝火的光亮,众人看清了瞎子的长相,此人个子不高,样貌无奇,虽然闭着眼睛,却能明显的看出他的眼珠已经萎缩变形,可能是常年在外漂泊的缘故,肤色很黑,满面风尘。

    瞎子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坐下之后卸下了背在身上的包袱,摸索着打开,包袱里面有一身换洗的衣服和一双旧鞋,还有一些算卦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纸包,里面是两张面饼。

    瞎子拿出一张面饼,送到嘴边缓慢咬嚼。

    众人一直住在这里,穷人和乞丐前来借宿的事情时有发生,故此瞎子的出现并没有令众人太过在意,加之瞎子先前已经打开包袱向众人展示了包袱里的东西,众人对他戒心尽去,热水烧好之后,南风送了碗热水过去,瞎子道谢过后就着热水吃那面饼。

    回到原处之后南风又看了那瞎子一眼,先前送水的时候他发现那瞎子的牙齿非常齐整,毫无牙垢污渍,这一点有违常理,此时别说五十多岁的人,就是三十岁的人也很少有这么齐整的牙齿。

    瞎子将面饼吃完,吕平川走过去求教结拜的规矩,瞎子予以解答,此人说话语速不快,但也不慢,吐字清晰,少有顿挫,平和舒缓。

    得到瞎子指点之后,众人开始行动,吕平川带着莫离出去搞香烛黄纸,南风带着胖子出去找公鸡,所谓搞,其实就是偷。找,自然也是偷,因为他们没钱。

    南风和胖子先行离开破庙,外面还在下雨,不过已经小了很多。

    “给我喝一口?!迸肿映迥戏缟焓?。

    “啥呀?”南风随口说道。

    “酒哇?!迸肿犹罅程忠?。

    南风连连摆手,“没多少了,得留着结拜用?!?br />
    “就一口?!迸肿蛹绦?。

    南风摇头。

    “咱们可是患难兄弟,喝口酒你都不肯?”胖子用激将法。

    南风不理他,上了大路之后快步向东。

    胖子没讨到酒,很沮丧,闷头跟在后面。

    走了几十步,南风停了下来,自怀中掏出酒壶递给了胖子,“咱可说好了,就一口?!?br />
    胖子满口答应,伸手抓走了酒壶。

    眼见胖子不是对壶嘴而是拔瓶盖,南风急忙伸手去抢,但他抢晚了,胖子已经灌了一大口。

    南风晃了晃酒壶,只剩下个瓶底儿。

    见南风有发火的征兆,胖子急忙先堵嘴,“我说话算数,只喝了一口?!?br />
    南风又摇了摇酒壶,确定剩下的那点酒不够一人一口,随手将酒壶又塞给了胖子,“等会儿咱们分头走,你去偷鸡,我再去搞一壶?!?br />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