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燃欲

    点击:
    姐姐总喜欢将黄瓜放卧室,我以为她爱吃,拍碎了,结果......穷屌丝,吊尾男,傻二憨,燃烧热血,沸腾激情,笑泪青春,一路逆袭而来,无怨无悔!等等,怎么还有个...........
     
    第一章 我拍碎了姐姐的黄瓜

    我有个小姨叫徐梦旎。脸蛋圆润,五官精致,曲线完美的颈项下,由紧身空姐制服裹着凹.凸有致的身体,特别是两条直而修长的美腿,再套上她酷爱的黑丝长袜,让我每次看到都有流鼻血的冲动。

    据我母亲说,她曾是我们那个穷山恶水小村子里唯一走出来的金凤凰。

    不过在她考中航空院校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结婚生女也仅仅是给家中打了个电话通知一下。

    她的女儿比我大半岁,因为小姨离异便跟了她的姓,叫徐笑月。

    姐姐同样继承了小姨的基因,皮肤白皙,身材窈窕,大大的眼睛眨起来特别美。

    按理说我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初中毕业后便会跟着父母下地种田,面朝黄土背朝天,然后娶妻生子,继续在穷山恶水中的生活轨迹。

    但在我初中毕业那年,父母却因车祸双双去世。

    小姨在领了十万赔偿款后将我领了回来,安排我和姐姐上了同一所高中。小姨和姐姐也便成了我唯一的亲人。

    但我觉得她们不把我当亲人,冷语喝斥是家常便饭,她们还把家里所有的家务都交给我做。为了我上高中的梦想,为了我不会被她们骂做“泥腿子”、“傻二憨”,我懦弱的没说什么。

    其实我很痛苦,时常想念已逝的父母,虽然从前的破土房里很穷,可那里有父母的温暖和疼爱。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一个从未进过城的孩子根本不懂得如何在城里谋生。我只能每天被骂着还笑脸相迎,只要他们给我饭吃,让我上学,我就十分感激。

    姐姐在学校从不理我,更不许我叫她姐姐,甚至每次看到别人笑话我穿的土气她也会赞同的点头然后一起指指点点。

    甚至有时候一些学校里的混混欺负我打我的时候,她都会像去动物园观赏动物一般兴奋不已。我有时候很憋屈,但更多的时候觉得没什么,我要学会离开家乡时邻居爷爷告诉我的老实和感恩。

    平日里她们对我根本熟视无睹,经常在家穿的很少很随意。

    小姨甚至一回家就只穿一个肥大过膝的t恤走来走去,她只要一弯腰,我就能看到那丰硕饱满的大白兔和印在t恤上的内裤印子,看得我血脉喷张。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犯贱,虽然被骂被冷落,可我总想着把家务活干好让她们满意。

    特别是当我一看到卫生间她们脱下来没来得及洗的内裤和黑丝长袜,我总会第一时间将卫生间门反锁好,将内裤或者黑丝袜放到鼻子边使劲儿的闻。

    那上面有她们的体香,还有一种说不来得怪怪的味道,只要我一闻就浑身躁动。

    有一次当小姨从卫生间洗澡出来,我立刻跑进去,居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东西。

    那个东西只有两条细细的带子组成,一条横着,一条竖着。要不是闻到竖着那条带子上特殊的味道,我都不确定那是一条内裤。

    之后我便鬼使神差的将那条内裤和黑丝没有洗就悄悄藏了起来,第二天就看到小姨到处找来找去,用一种疑惑和怪怪的目光看着我。

    但她没有问我,我也假装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到最后不了了之。

    每当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就拿出来,不停的闻。有时候我就幻想,我们村里的姑娘只要有小姨或者姐姐二分之一,不,三分之一的身材和面容我就立马娶了当媳妇。

    有一次小姨随航回来已经是半夜了,她好像还在外面喝了酒,进家后跌跌撞撞的碰到不少东西发出声响。我被惊醒后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她穿着奇怪内内的图像,就拿出藏着的那个内内和黑丝裤袜又想做坏事。

    但没过一会,我突然听到对面小姨卧室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小姨家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小姨离异后没有再婚,我睡得是最小的那个卧室。

    我好奇的推门出去,看到小姨卧室的门居然没关严,里面还亮着台灯。

    听到那奇.怪的声音,我竟没由来的心脏狂跳,身上说不出的躁动。我压着脚步悄悄走到小姨房门前,顺着门缝看去,里面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

    我看到小姨横躺在大床上正在自己用手抚弄。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完全吓呆了,我不知道小姨这是在做什么,我从小在偏僻的村子里长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但是这场景却非常的吸引人,让我看得欲罢不能。

    正在我看得浑身躁动难忍之时,我突然听到“啊”的一声轻呼,扭头一看,差点儿没吓死我。

    只见穿着丝绸睡衣的姐姐就站在我背后不远处,一首捂着嘴巴,一手指着我,两只眼睛惊恐的看了看小姨的卧室,又看了我不知道怎样才好。

    我看着姐姐,脑袋一下子就蒙了,完全不知道如何解释现在这个样子。

    姐姐那有了规模的胸部随着她呼吸一起一伏,我还没看两眼,姐姐两步跨到小姨房前将门轻轻关好,转身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咬牙切齿的压着声音骂道:“你个流氓,你个贱.货!”

    我被打的完全愣了,看着姐姐快速的跑回自己房间后,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庞,依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非常害怕她天亮后告诉小姨,可刚才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让我感觉到十分过瘾还想再推开缝隙看看,可想想之后还是放弃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睡了半夜,满脑子都是姐姐告诉小姨后,小姨赶走我的场景。我不敢早起,加上又是周末,只好躺在被窝里拖时间。

    直到十点左右有了尿意实在憋不住了,才和做贼一样悄悄的打开.房门跑到厕所解决。

    等我从厕所出来,看到斜对着小姨的房门依然关着,而我卧室旁边姐姐的房间却是房门大开。

    “难道姐姐已经走了?”我先绕着家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姐姐的身影,这才跑到姐姐的房间门口向里面探头看去,姐姐果然不在了!

    我心里庆幸的同时又害怕姐姐回来告状,想了半天之后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走进姐姐的房间里给姐姐仔细的收拾一遍,以求姐姐回来看到我的诚意能放过我。

    我拿着毛巾将姐姐家里的衣柜、书桌、床头等等全都擦得干干净净,又仔细的将姐姐床单被子叠好。这才抬起头来检查一边看看哪里做到不到位。

    别说还真被我发现了一个地方,只见姐姐的书桌边上有一个盘子,盘子里只摆着一根又粗又短的黄瓜,在盘子下方的垃圾桶里,还掉了一根断掉的细细弯弯的黄瓜。

    “难道是我刚才不小心碰掉的?”我吓得赶紧跑过去一看,垃圾桶套着黑袋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几张纸巾和那根断掉的黄瓜,那黄瓜上不知道沾了什么,有一些黄黄白白的粘液。

    我想了想,好像平时姐姐隔三差五便会买黄瓜回来放到卧室,但她吃什么都爱切成小块的吃,她曾经在饭桌上笑话过自己大口大口吃饭的粗鲁,说吃东西要小口小块,那才是优雅文明的进餐动作。

    想到这里,我赶紧拿起两根黄瓜跑到厨房,仔细的清洗干净,然后将菜刀一横拍了下去,将黄瓜拍碎装盘。

    等到我把装盘的黄瓜放到姐姐的书桌上,感觉又缺了什么,又跑到厨房取来切好的蒜瓣和醋放到里面。

    “大功告成!”我心中暗暗高兴,为自己的仔细贴心感到骄傲,心想这下会给自己加点分吧?

    最后在离开姐姐卧室前,我又脑袋一热怕姐姐以为是小姨做的,赶忙拿出一张纸来在上面写下:“姐姐,我做错了,我把家收拾了一遍保证干净。顺便给你做了个拍黄瓜,希望你吃的开心!———富贵弟弟”
     
    第二章 原来那叫丁字裤

    我呆呆的坐在卧室窗户前,看着小区来来去去的人们。

    我刚来这个城市不到一个月,对以往在家里那台16寸老式“黄河”电视机上才能看到的高楼大厦感到心潮澎湃?;褂写蠼稚洗鞑幌⒌钠?,我总是十分好奇,为什么同样是四个轱辘一张铁皮,我们村里的拖拉机那么慢,而这里换个皮的汽车却可以开得飞快。

    要知道,我们村里那仅有的几台拖拉机,那动静可要比汽车大的多啊。

    但这熙熙攘攘的一切又让我感到陌生和寂寞。在高一开学的半个月里,没人愿意搭理我,甚至一有机会就嘲笑我,好像每天我身上总有无数的题材能成为他们口中的“笑料”。

    难道是因为自己刚去学校进班里的那身老式绿色军装?那可是爷爷去世前留给爸爸,爸爸又在自己上初中长个子时留给自己的,虽然有些缝补的地方,但质量非常好,穿着也很合身??!

    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总盯着我笑,但那笑里的嘲弄我却分得清楚、看得明白。幸亏学校第二天发了校服,我换上之后才不让他们笑的那么厉害。

    但自那天之后,在学校我总能听到有人经过我时指指点点的笑着说:“看,这是那个土老冒!”然后哈哈大笑着走开。

    这让我有时候很生气,但想想自己能在这里上高中,比起村子里绝大多数同龄的伙伴来讲已经是万幸,我又忍了下去。

    班里的同学和我处了半个月后,也还是对我不咸不淡。甚至有时候班里的混混闲得没事就过来撩逗我,找借口推我一下,拍我脑袋一下,我都沉默不说话。

    连和我同班的姐姐都跟着看笑话,自己还能求谁来帮忙?

    没有朋友,没有家里那条大黄狗,没有田里的蛐蛐,没有树上的鸟窝里的鸟蛋,没有二狗叔家那个梳着大黑辫子的玉姐姐......

    “陈富贵,发什么呆呢?”

    我听到喊声赶忙转过身去,只见小姨穿着那个印着“lifeiscrazy!”的大t恤正站在我房门口打哈欠。

    “没呆啥,俺......”

    “‘俺’什么‘俺’!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不要说这个字,要说‘我’!”小姨直接打断了我的话,不耐烦的皱起眉来。

    我又看了一眼被小姨那硕大白兔顶起的t恤,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赶忙应道:“知道了,小姨。我没发呆,我刚才看外面的汽车来,跑的可是快呢,真带劲!”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