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育11选五遗漏:夜夜销魂

    点击:
    他瞥见床单上的那一抹潋滟的落红,大怒的将我推下床,再次见面,他说,“补过几次了?”

    第一卷

    第一章:把腿给我打开

    我叫米夏,我的第一次是和一个蒋桓的人,他才三十岁不到,已经是江城的风云人物,不仅有钱有颜,而且有权有势。

    但我们之间却不是爱情,而是交易,或者说比交易更不耻,因为我的职业是小姐。

    那天,我在瑜姐的办公室里,有几个人突然闯了进来了,慌张的对瑜姐说:“要个女的,干净点的,快!”

    瑜姐当时也搞不清状况,可是那人没给她时间,只说快,否则让瑜姐吃不了兜着走!

    我认得为首的穿黑西装的男人,是蒋桓的手下,瑜姐的眼中闪过少见的慌乱和恐惧,她转头咬了咬牙看向我说:“米夏,你去!”

    “我……”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刚才瑜姐是在和我商量要我出台,我正在和她周旋,我并不打算……

    “别说了,米夏,蒋先生亏待不了你,正好给你解了燃眉之急!”瑜姐看了我一眼说道。

    那群人也挺着急的样子,不由分说,就带走了我。

    他们把我带去一个酒店包房里,把我推了进去就走了,紧接着就是男人把我扔到了床上,

    硬生生把我压在了身下,我们的身体之间毫无缝隙,我已经能感受到他那要勃、发的凶猛。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粗糙的如狂风般在我身上肆虐,他的目光灼热而疯狂,此时的他,好像是……是失控的。

    “蒋先生,不要,我……”我听见胸口我的衣服被他撕碎的声音,忍不住大喊道。

    他扯着我头发,狠狠的说道:“收了钱的表子,就特么的专业点!把腿给我打开!”

    这一扯疼的我七荤八素,但我也很快回过神来,不禁委屈的咬住唇。

    他冷笑的拍着我的脸说:“装别死人,我不是再跟尸体做!”

    我失神之际,湿润的吻顺着我的脖子往下覆盖,我的腿被他的膝盖粗鲁的挤进,我咬着牙,扭着身子,下意识的想挣脱,眼里不自觉的已经从我的眼角滑落,那种感觉空洞而悲哀。

    “求求你,轻一点……”我的声音很小,绝望的哀求。

    没有温柔的呵护,没有暧昧的调情,他就这样冲入了我的身体,我疼大叫,忍不住要推开他!他却将我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上,我看见他的双眼布满了猩红。

    他低下头,在我的胸口不停的吻着,我身体紧绷,从未有过的疼痛让我的身体不停的颤抖,他突然就不动了。

    趴在我的耳边说着什么,好像是一个名字,好像说着:“我恨……”。

    但身体的剧痛让我忍不住躬起了身子,侧了个身子,趴在他的胸口,眼里大朵大朵的溢出,身体里说不出的激荡和冲动让我忍不住哼出声来,又让男人火热了起来。

    清冷的月光透过白色的纱质窗帘照了进来,融化在凌乱的大床上,也揉进我的心底,让我的不堪无处可藏。

    那一夜,一室旖旎!

    许久,他才放开了我,我光着身子从床上下来就逃进浴室洗澡,一进门我就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眼里流的更加凶猛,我知道我是小姐,我没资格矫情。

    可是,人终究是人,我一直觉得我是有底线的,所以我不出台,更不会随便和别人发生关系。

    而今天让我觉得我之前所有的坚持,都是自欺欺人的笑话罢了,没有任何意义。

    我从冰冷的瓷砖地上爬起来,让热水冲刷着我的身体,温热的雾气让眼前都是朦胧,哭什么哭,哭给谁看!谁在乎呢,出了门,我还是米夏,还是钻石之眼的头牌!

    洗完澡,我换上了浴袍,一边拿着毛巾擦头发一边出门,看到躺在床上蒋桓已经自己点了一根烟,白色的烟雾从他的指尖腾腾升起,但也遮不住他下腹处六块古铜色的肌肉。

    这个男人很好看,而且很有味道。

    “看够了么?”他低沉的出声,英俊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冷的可怕。

    我楞了一下,立刻换上一脸灿烂的笑容,这对我来说很容易,我本来就是卖笑的。

    “还不是蒋先生长得太帅了,让人忍不住移开目光呢!”我的装作慵懒且不在意。

    蒋桓瞥了我一眼说道:“挺会说话,过来!”

    一听到他说“过来”两个字,我腿肚子都软了,我的腿心现在还疼呢,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用意志催使自己挪动着双腿,朝他走过去。

    第一卷 第二章:用完就踹下床了

    第二章:用完就踹下床了

    刚走到他的身边,就被他拉到了床边,他挑着我的下巴眯着看我:“是司徒浩找你来的?”

    这三个字在我脑中迅速的搜索着,是他的助理,也就是刚才为首闯进瑜姐办公室的人。

    我点点头说:“是!”

    他的目光沉了一会儿,墨色的眸子像在浩瀚宇宙里一颗明亮的星,深邃而神秘,盯着他的眸子,我忍不住被他所吸引。

    许久,他看着我的眼睛,修长的手指钻进了我浴巾,似有若无的撩、拨着我的体内的欲、望,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床单已经被我抓出了无数褶皱……

    “眼光不错!”

    “多谢蒋先生夸奖!”我话还没说完,他拦住我的胳膊让我重新跌在了床上。

    他抽出被子反身向我压了过来,我本能想拒绝他。

    “蒋先生,我刚洗澡了,可……”

    “那就再洗!”带着烟草味的薄唇又一次朝我侵袭过来。

    我本能的夹紧了双腿,闭上了眼睛,身体却做好了再一次沉沦和迷失的准备,可男人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我睁开眼睛,看到他正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抹潋滟的落红。

    我尴尬了,他也一怔。

    彼时,我居然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眼神变得凌厉的起来,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眼神有几分骇人。

    “滚!”他一翻身就到了床的左侧,而我却被他的力量推到了床下。

    这一个字吼我的胆战心惊,我既难堪又无助,这是传说中的被用完了就踹下床么?

    虽然以前没有蒋桓接触过,但钻石之眼的姑娘都说蒋先生难得伺候,今天我算是领教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火了?

    我麻利的起身换好了衣服,里面的连衣裙被蒋桓都撕碎了,还好我还有一件风衣?;缓靡路负趿龃赖睦肟?,更谈不上要今天小费和嫖资。

    回到家里,我睡到第二天晚上才醒,身体却还是像被卡车碾过一般的疼,我心里问候了蒋桓他祖宗十八代,有他这么折磨女人的么?

    这个时间,该是我上班的时候,我正要给瑜姐请假,陆可就打电话过来。

    我跟陆可认识有三年了,在钻石之眼上班认识的。

    “你丫的还好吧,听说蒋先生在床上玩的可狠!”一接电话,陆可那丫头的声音就传来了,似乎还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这丫头真没良心。

    我也自嘲的说:“还好,活着棒、棒的,对了,瑜姐那没说什么吧?”

    陆可一听瑜姐火就冒上来了:“那老娘们哪还敢动你,你现在都是蒋桓的女人,不过夏夏,我对不住你,那天我在包厢里陪老林,后来听说你被带走了,是瑜姐卖你的?”

    这问题我还来不及考虑,那天的事不合规矩,还那么着急,钻石之眼里没出台的头牌也只有我了。

    我不相信瑜姐是密谋着卖我,但是事已至此,我没打算怪谁!

    我摇头苦笑的说:“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已经这样了!”

    陆可叹了口气:“就是命吧,对了,瑜姐让我打给你的,让你休息好了就过来?!?br />
    我跟陆可寒暄了几句,这丫头口口声声说我得补身体,说下班带鸡汤回来我给喝。

    我们合租的房子,我醒来的时候她在睡觉。而我也没有软弱到需要找人哭诉的地步,反而是倒在床上就睡了。早上,当我醒来之后果然在餐桌上发现了,她说要带我的鸡汤,还温热着……

    夜晚,我如常到钻石之眼上班,我知道昨晚,让我休息已经给了面子了。我一去就跟瑜姐道歉,昨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没来上班,也忘了打招呼。

    虽然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基本的人情世故是该有的,可是我道个歉,她心里也舒服。

    瑜姐摆摆手说:“女人都明白!”

    说完她拿起一个牛皮袋给我说:“是三万块,蒋先生派人送来的,提成另外给了,这都是你的!”

    我接过这钱,心里五味杂陈,蒋桓最后那凌厉而鄙夷的目光在我脑中回放,如果可以选择我倒是宁愿把这钱全砸他脸上,可是不行,我需要这钱,这沉甸甸的的重量,才能让我心安。

    “对了,你没事吧?身体缓过来了?”瑜姐抱着肩膀问道。

    第一卷 第三章:补过几次了

    第三章:补过几次了

    “没事,好着呢!”一转眼,我又能笑颜如花,毕竟拿到钱了。

    虽然我是从瑜姐这出去的,可是这蒋先生却是个让人摸不透的主,所以拿到钱,我也算一颗心放下了。

    瑜姐给我递了一支烟问道:“米夏,以后你有啥打算呢?”

    我眯着眼,看着烟雾后的瑜姐,她是这个场子的妈咪,我知道她会怎么劝我,夜场的小姐出了台一次,就有一百次。

    “瑜姐,我只陪酒,跟以前一样!”我看着瑜姐,眼神坚定无比。

    我是风尘女子,哪怕我说不陪睡没人信,可我也过不了自己那关,场子里来玩的男人有老婆的,有未婚妻的,有女朋友的,谁能分得清,我有我的底线,我一旦出台了,就是破坏人家家庭的三儿,情妇。

    这个帽子即使扣了,我也不愿意自己给带上,我只陪酒,陪聊,别的,不行!

    瑜姐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这是何必,你都已经……”

    “瑜姐,那天我是给你面子,若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浩哥哪肯罢休,我就是赶鸭子上架,你要是再逼我,咱俩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这份情谊可就……”我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果然,瑜姐一听我的话,叹了口气说:“我真搞不懂你,多赚点钱哪里不好,好了好了,不管你了,出去忙吧!”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