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2018车牌号50选1诀窍:与女主播末日求生的日子

    点击:
    我合租的妹子是个美女主播,但是她从来没理过我,嫌我穷,还骂我臭屌丝。 直到末日降临,行尸遍野,为了生存和食物,我们一起开始了求生之旅。 -

    第一章 傲娇女主播

    我合租的妹子是个主播,叫邱娴,长着一张网红脸,特别漂亮,身材也很性感火辣。但是跟她合租了半个多月,基本上从来没有搭理过我。

    原因就是她嫌弃我是个臭屌丝,还特穷。

    我一出来打工的,确实没什么钱,这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我租的是个小次卧,而邱娴住的是大主卧。

    她刚搬进来的第一天看到我之后就特别嫌弃??赡苁蔷醯梦掖┳糯虬绫冉侠贤?,人也长得不帅。我不是长得帅的那种,但其实也不丑,算是普通的那一种。

    刚开始住进来的几天倒没有什么,后来就露出了本性来,她在家只穿一件长T恤,正好盖住臀部的位置,都不穿裤子,直接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在屋子里晃来晃去,正值热血当头的我难免多看几眼,结果有一次被她发现,当面就劈头盖脸把我骂一顿。

    骂我猥琐男,臭屌丝,死流氓,再敢盯着她看就让我滚出去。之后就整天把要换房子挂在嘴边,倒也一直没见她换。但从那之后她不敢在屋子里穿得那么暴露了,每一次从卧室出来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进了卧室就把门死死反锁。

    她也不是没让我滚出去过,有一次甚至直接甩了五千块钱在我脸上,让我搬出去。挺着个大胸脯站在我面前,白色衬衣下胸口那若隐若现的轮廓很诱人,连衬衣扣子都快被她撑掉了。

    说真的,我虽然是个老实人,出门在外打工也没什么脾气,但是那一次是真的被惹火了。握紧了拳头问她:“你怎么不滚?”

    当时我盯着她的眼神可能特别吓人,她刚开始气势汹汹,后来吓得不敢吭声,眨巴着眼睛往后缩了缩,接着又强鼓起勇气跟我说:“你…你以后不许用客厅还有厨房,这些钱全给你,我租下来了!”

    我冷笑了一下,也没要钱,自己回房间去了。那之后我几乎没有用厨房和客厅了,因为平常上班也没时间,下了班也就在自己小屋子里待着,钱我肯定不会要她的。

    当时我就想,这一次我是忍了,但是再有下次,万一我冲动起来,孤男寡女住一起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不过从那天我发脾气之后她也稍微收敛了一些,只是每次看到我的时候都仍然是一幅不屑和嫌弃的表情。

    那段时间给我也是气得半死,心里憋得慌,觉得自己太窝囊。总想找个机会教训教训她,她越是这般高傲冷艳,越激起我的征服欲。

    没想到,老天爷很快就给了我这样一次机会……

    那天是周末,我在床上玩了一上午手机,下午的时候出了卧室打算去厕所洗漱,在经过邱娴的卧室门时发现她的门没有关紧,里面隐约有声音传了出来,让我心头一动,透过门缝往里边望去。

    房间内,邱娴正坐在电脑前,上身穿着的是一件黑色低胸T恤,下面配的是一条短到令人发指的白色短裙,白皙的美腿包裹在黑色的丝袜中,说不出的诱惑。

    “谢谢XX的打赏!”

    “欢迎新来的宝贝!”

    “喜欢记得点个关注哦!”

    “点关注不迷路~”

    映入眼帘的这一幕让我顿时愣住了,邱娴却没发现我在门口看她,对着电脑时而嘟嘴卖萌,时而露腿舔嘴唇,诱惑十足,兴起的时候还站起来扭动着身体,跳艳舞,为了打赏一口一个哥哥叫的肉麻得不得了。

    看到她这样我忍不住在心里冷哼一声,平时一副自视清高的样子,还不是要这样靠这种下三滥手段挣钱,别的主播至少靠才艺,你就仗着身材好长得好嘴巴甜,穿各种制服装去诱惑人。

    半个小时后,邱娴结束了直播,却并没有起身,而是环抱着双腿坐在椅子上怔怔的发了一会呆后,突然将脑袋埋于膝盖中,香肩微微耸动着抽泣了起来。

    看着坐在椅子上抽泣着的邱娴,那无助柔弱的模样让我心一下就揪起来了,压根没料到她还有这么柔弱的一面,我这人属于容易心软的那一种人,看她这个模样,之前的种种一下就变淡了不少,我倒也没那么恨她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微信来消息了……

    下一刻就传来“砰”的关门声,伴随着邱娴嫌恶的谩骂:“你个恶心的死变态!”

    “草。。?!?br />
    我小声骂了一句,刚从心底里涌起的同情心这一瞬间又烟消云散了,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欠调教,不过想起刚才她直播的性感模样,还真的挺吸引人。

    在心里抱怨了几句后,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刚才提醒的消息,发现坏我事的竟然只是个腾讯新闻,不过那醒目的标红新闻标题却是让我为之一惊:江城市小规模暴.乱事件频发,市民撕咬执法人员!

    江城市?我现在就是在江城市,暴.乱事件我怎么没听过???我抱着无聊的心态点开了这条新闻,里面的内容就是说有市民疑似感染了生化病毒,咬死了不少人之类的。现在这种新闻我见得多了,为了人气啥事都能编,而且这种新闻没有什么很大的权威性。

    对于这段新闻我不仅不信,还很想笑,平常我也没少看丧尸和电影?;股《?,你咋不直接说生化?;?,丧尸屠城得了。

    关于丧尸的知识网上流传的很多,活人变成丧尸有这些原因:病毒、细菌感染;化学毒剂扩散、寄生虫寄生;核辐射变异等等,带有很强的科幻性质。丧尸可以理解成没死彻底的尸体,掌管思考的大脑严重受损,但仍然能保留一些低等动物般的思考,小脑功能大量保存,动作迟缓却不走样,它们其实就是活死人,类似于我们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僵尸。喜欢吃人,新鲜的肉能勾起它们最原始的欲~望,近几年电影屏幕上出现的很多,我也就当个乐子看,不过也不排除有国家研究这种生化病毒的可能性。

    我正想着这些,楼下突然“砰”的好几声巨响,接着就是“啪”的一声,似乎是我们住的屋子玻璃被打碎了,紧接着,就是邱娴凄惨的尖叫声。

    我连忙去推门,却没推开,邱娴倒是自己推开门冲出来了,应该是受到了惊吓,俏脸涨红,只穿.着一身性感到爆的空姐制服,把整个身材的轮廓包裹得特别诱人。

    尤其是胸前那火爆的一团,还有包裹在丝袜里修长纤细的大白腿……

    “死变态,你别看我!快帮忙去看看怎么回事,我刚才正直播呢,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到我们阳台上来了?!?br />
    邱娴倒也没顾得上我这样盯着他看,指使我去她阳台上帮忙看看,我虽然有些不爽,不过刚才的声音也听到了,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于是我推开了她的房门,一股少女特有的香味顿时扑面而来,床上摆着乱七八糟的衣服,都是直播穿的制服之类的,看得我血脉喷张。

    “不许看!”

    邱娴在背后娇滴滴的吼了一句,推着我往前走。

    阳台上确实有东西砸进来了,把窗户都打碎了,看样子是个汽车身上的零件,我从阳台往楼下马路上看,下面发生了车祸,那几声巨响肯定就是刚才车祸传出来的。

    此时有辆小轿车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上边还燃烧着大火,不久前应该发生了爆炸,才导致有零件飞出来,打碎了窗户玻璃。

    看清情况后我淡淡的说道:“车祸,车子的零件飞上来把玻璃打碎了,没啥大事,把地扫一下,回头我帮你买块玻璃换上,不过车上那人估计没命了,不知道这会儿有人报警了没…”

    正说着,耳畔突然响起邱娴惊恐无比的尖叫声,猛地扑到了我的怀里,她身上的香味闻起来就很诱人,何况此时还穿着性感的空姐制服装,她胸前那巨大的深壑就挤在我们的胸口上,一下子我就有了反应……

    “别怕,哥哥?;つ??!备惺茏徘矜滴氯淼慕壳?,我心头一荡,嘴里下意识冒出了这么一句,同时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滑腻而富有弹性,让我忍不住往上滑进了她的短裙里。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娇嗔一声,竟然毫不抗拒……

    正文 第二章 感染暴发

    虽然平日里和邱娴很不对路,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她青春美好的肉~体,我本来就是个俗人,这样的场景没少幻想过,然而真当事到临头的时候,我却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旋即我就清醒过来,都到这个地步了还琢磨那些干嘛,是个男人就该做出男人该做的事情来。

    想到这,我把心一狠,正打算将她放倒在床上和她那啥,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妮子平常都一幅高冷的模样对我瞧不上眼,怎么现在一点动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的?

    我的目光下意识的往上移去,这才发现她美眸正死死的盯着窗外,身子微微颤抖着,俏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怎么了?”邱娴这幅模样把我骇了一跳。

    “外,外面。。?!鼻矜瞪艚峤岚桶偷?,此刻的她完全没了平日里的高冷范,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外边。

    我疑惑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了下面,这才发现街道上已经乱做了一团,人群四下奔逃着,人挤人,人推人,而其中最醒目的是一个身子焦黑犹自冒着青烟的身影,正在追逐着那些人,不断的将其扑倒在地,啃咬两口后又被其它人的动静所惊动,继续扑向下一个人,场面混乱到了极点,一些受惊的司机直接开着车撞开人群,闯出一条血路往外而去,有几辆车慌不择路之下撞到了一起,将本就狭窄的街道变得更加的拥堵了,那些被啃咬到的人在短暂的抽搐后,也站了起来,开始攻击周边的活人。

    这只在电影中看到的场景让我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整个人呆立当场,我一个大老爷们尚且如此,更别提邱娴这个女人了,没有晕过去已经算是心理素质过硬了。

    好在这么多年的恐怖片和不是白看的,很快的,我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虽然不知道丧尸为什么会降临在现实世界,不过这不是我该操心的问题,我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生存的事情。

    “你这有多少吃的?”我看向了邱娴,邱娴却是仍然处于惊吓状态,没有吱声,只是傻愣愣的看着楼下混乱的局面,见她一时半会还无法从这精神冲击中摆脱出来,我也没浪费时间去安慰她,开始在她房间内搜刮起来,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她房间内我只找到了几根香蕉和一袋子开过的薯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