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赚钱技巧:倒插门

    点击:
    从小跟爷爷学医的孤儿张林,在爷爷临死时,被安排入赘到了镇上家境殷实的马家,成了号称黑寡妇,专业克夫的申蕾的小丈夫。
    结果,新婚之夜,申蕾患的一种怪病发作…

    第一章 小男人的悲哀

    “张小林,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泵爬锎戳松昀馘慕咳岬纳?。

    张小林心里也是一动,平静的心头立刻泛起了层层涟漪来。

    今天是张小林17岁的生日,同时也是他大喜洞房的日子。和他结婚的就是申蕾,一个大他六七岁的女人。

    他感觉像是做梦,心里更有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

    申蕾绰号“黑寡妇”,前夫是在洞房当晚暴毙。于是村里盛传申蕾克夫,男人沾上就得歇菜。

    不过申蕾却是大庄镇最漂亮的女人,白白嫩嫩的水灵灵模样,犹如是娇艳的山花。

    她也是镇里唯一的女教师,总爱穿着惹火的低领短裙,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每次讲课,高耸的傲然胸口和一双雪白的大长腿都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每次下课,必然会有一群流着哈喇子的光棍汉们恋恋不舍的离开。而这些人之中,一定也有张小林。

    他是学校医护室的见习医生,每天只要有空当,必然会偷偷跑去看申蕾。

    张小林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从小继承了爷爷的独门医术。但尽管如此,他所赚的钱依也仅仅够糊口。

    也许担心死后张小林的生计成问题,爷爷就和一直想招赘女婿的申蕾婆婆马老太商议好,让张小林入赘马家。

    马家家境殷实,开了好几个超市,张小林入赘来倒也不用为衣食发愁。

    于是前几天爷爷刚去世,张小林入赘马家的婚事就提上日程了。

    当倒插门,在镇里对男人而言是很耻辱的事情。尤其还是入赘到克夫的黑寡妇家里,还有性命之忧。

    张小林推开门,进到了房间里。

    卧床上,穿着一身红色性感短裙的申蕾端坐着。那双雪白的大长腿,映着灯光,显得格外显眼。

    张小林舔了一下微微发干的嘴唇,快步走上前来。他还是童男,虽然幻想过千百次和申蕾一起的情景。但如今真面对美艳不可收拾的申蕾,却完全不知从何入手。

    “申,申老师,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待你,不会欺负你的?!?br />
    张小林站在距离申蕾一步之遥的地方,嗅着那淡淡的醉人芳香,目光瞄着那风韵的能滴出水的美丽景象。

    “哼,就你这熊样,毛仔子一个,想欺负我,做梦吧?!鄙昀倨松亮艘幌履清牡男友?,性感的红唇微微一提,非常的傲慢。

    张小林也清楚,申蕾这种妖娆无比的婆娘,当然不会看上他。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主要为堵住悠悠众口,申蕾才迫于马老太压力招张小林入赘的。

    刚才门口那么娇滴滴的叫他,无非也是做给在门外听墙角人看的。

    他干咳了一声,努力摆脱窘迫,“那,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br />
    张小林想要上前坐下,能坐在这个梦寐以求的女人身边,他渴望了很久。

    他向前走了一步,接近床沿,刚嗅到申蕾那幽幽的体香,就被她狠狠推了一下,用力给推开了。

    “滚开,就你也配碰我吗?”申蕾秀眉皱了一下,扭了一下惹火的身段,一脸鄙夷的说道。

    张小林心头窜上来一股怒火,但他不敢发泄。入赘的男人矮三分,他没有底气。

    “申蕾,我们现在是夫妻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之夜,以后也是要睡一张床的?!?br />
    “夫妻,哼,就你这黄毛小子懂什么啊。我看你,给姑奶奶提鞋还差不多?!鄙昀偎底?,故意挺了挺雄伟的胸口,然后将裙摆往上撂了一下,故意将那白白的大长腿晃来晃去的。

    这意思是嘲讽张小林是个黄毛小子,男女之事都不懂,还鬼扯什么夫妻呢。

    “申蕾,你别欺人太甚了。我虽然是入赘的,但我绝不是你的佣人?!钡共迕乓驳糜凶鹧?,张小林发现现在不立威,以后在这个家里就抬不起头了。

    申蕾有肆无恐的瞪着他,很狂妄的的叫道“姑奶奶就欺负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还告诉你了,以后在这家我说了算,你以后最好给我规矩点,再敢给我玩偷偷摸摸,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br />
    张小林有些心虚,今天中午申蕾浴室洗澡的时候他路过不小心偷看了两眼。

    “时间不早了,姑奶奶要睡觉了,你就打地铺?!鄙昀傧袷悄敢共嬉谎?,抛了一句,双脚甩出高跟鞋,转身上-床。

    张小林非常恼怒,唉,期待了这么久,却落得打地铺的下场。张小林甚至有些憎恨爷爷,怎么将他“嫁”给了申蕾这种女凶神。

    第他刚打好地铺,还没躺下,就见申蕾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接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在床上剧烈翻滚着。

    眼看着她要跌落床下,张小林翻身冲上前,拦腰将她给抱在了怀中。

    “你这个小混蛋,你要干什么,赶紧放开我?!鄙昀偃套磐纯?,努力想要推开张小林,可是发现浑身乏力。

    张小林看了一眼她那双已经泛起很多红疙瘩的双腿,说,“你这是急性过敏性中毒,若不赶紧治,恐怕皮肤会全部溃烂?!鼻疤煺判×志腿案嫔昀傩侣虻幕逼酚形侍?,结果不听,到底出事情了。

    “什,什么?”申蕾惊恐不已,她最以为为傲的就是白皙无暇的肌-肤,要真溃烂,那还不如死了。

    “但你也别担心,我能给你治好?!闭判×中判穆乃档?。

    “怎么治?”申蕾虽然讨厌张小林,却更关心自己的病情。

    张小林忙说,“只要按摩你身上某些地方,定然能根治疾病?!?br />
    第二章 治病的策略

    “好你个小坏蛋,什么狗屁治病,我早看出来你想趁机占我便宜?!?br />
    申蕾气冲冲的叫嚷着,这小混蛋分明是想借机占她便宜,甚至……

    她努力想推开张小林,但浑身乏力,反而完全贴在他的身上。

    张小林就觉得心里扑通扑通的剧跳着,那风韵柔软的身姿倒在怀中,让这个还未接触任何异性的童男有些失措,几乎要把持不住。

    “申蕾,你别不识好歹,我是真心给你看病?!闭判×峙酥颇谛牡脑甓?,很认真的说道。

    这倒是实话,张小林传承他爷爷的一种称之为九玄按摩法的按摩治疗法。通过施压按摩人身上七个被称之为七窍灵穴的穴位,能达到治疗很多疑难杂症的效果。

    但愚昧的镇上人没人相信,都认为这谁耍流氓。张小林一直觉得,爷爷因为不能被大家理解,最后才郁郁而终的。

    “滚,你给我滚。姓张的,我警告你,你要敢碰我一根手指,我和你没完?!鄙昀傥蘖Φ目吭谡判×只持?,却仍然气冲冲的朝他怒吼着。

    张小林摇摇头,叹口气说,“申蕾,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如被无数的蚂蚁撕咬着,又痛又痒。这表示病情加重了,你再不不让治疗,恐怕谁也救不了你?!?br />
    申蕾被张小林说中了,浑身不仅如被无数蚂蚁撕咬着,痛痒难耐。甚至,还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但这种感觉让她脸红,甚至手脚也不听使唤的做出很多羞人的怪异动作来……

    申蕾秀眉紧皱着,眼神复杂的看着张小林,咬着嘴唇纠结了半天,才低低了吐了一句,“好,你动手吧。但你要治不好,我不会放过你的?!?br />
    张小林忙不迭的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他这才将两手小心翼翼的放在申蕾平坦的肚子上那一片雪白的肌-肤上,他心里不由颤动了一下,光滑细腻的一片肌-肤,仿佛没有骨头一般。张小林显得非常激动不安,一度觉得像是做梦,这可是第一次触碰到这个心目中的女神,内心的那种惶惶不安,简直可想而知。

    张小林努力克制着内心的躁动,迅速施展出九玄按摩法,双手灵巧的在她那雪白的肌-肤上跳动。

    张小林双手变得犹如精灵一样,上下其用,同时在申蕾那曼妙惹火的身段上游走。

    申蕾此时满脸涨红,她扑闪着动人的双目,紧紧咬着艳丽的红唇。她紧紧遮掩着惹火的身段上最引以为傲,也是最私密的两个地方,生怕被张小林碰到。

    张小林也很清楚,申蕾虽然给他按摩,可内心肯定对他充满怒火。他也很知趣,那两个地方尽管很让他心驰神往,但他不敢越雷池一步,搞不好这母夜叉会和他拼命。

    他小心翼翼的在她那双修长雪白的双腿上按摩完,看了一眼申蕾。此时的她虽然狠狠瞪着张小林,充满怒火,但她轻轻扭动着那惹火风韵的身段,却活脱脱的像是一个性感的美女蛇,充满了无尽的风情。

    张小林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吞了一口口水,小声说,“那那,那个你能不能翻个身子,把身后翘起来?!?br />
    “什,什么?!鄙昀傥叛?,立刻就火了,咬着牙气呼呼叫道,“张小林,你个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故意耍流氓呢?”

    张小林慌忙摆摆手,忙辩解,“这是治病需要,而且是最关键一步。你如果不配合,刚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br />
    这是实话,人体上最重要的一个七窍灵穴,就在腰部往下的地方。而且,还必须要人保持撅着屁股的姿态按摩才有效果。

    “你……行,我配合你。如果我的病还没治好,看我怎么收拾你?!?br />
    事已至此,申蕾没选择。涨红着脸,心一横,咬着牙努力翻过身子,翘起了屁股。

    摆出这种羞人的姿势,而且还当着个陌生的毛崽子,这辈子怕也没有过。

    张小林看着申蕾被红裙紧绷着的一片迷人的风景线,心中不由颤动不已。一度,他有些忘乎所以了。

    “小崽子,你发什么呆呢,赶紧给我治病?!?br />
    申蕾的催促,让张小林回过神。

    他努力正色,赶紧凑上前,双手在那翘翘的一片上快速按摩起来……

    张小林不知如何完成的,可他感觉像是做梦?;谢秀便?,入手的那一片软绵绵的一片,一度让他心潮汹涌,差一点,他就要犯错误了……

    “好了,申蕾?!闭判×中∩档?,不过,双手还放在申蕾那翘翘的红裙上面。

    “那你还不给我滚下床?!鄙昀倨盏慕新?,扭身朝张小林不客气踹来一条雪白的大长腿。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