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51878期开奖:逍遥三皇子

    点击:
    一代剑痴龙回天,因不愤与自己齐名的大魔头洛血虐杀幼子,助自己练功,欲出手诛杀,怎奈事与愿违,不幸遭暗算负伤!
    重伤下的他,孤独的他出现在一个人迹罕至小镇-风雪镇,回想过去的种种,倍感孤独落寞!逐心灰意冷,打算归隐林泉,过与世无争的生活!却不甘一身武功与自己枯骨同朽,辗转反侧,得遇半生坎坷的当朝三皇子朱子明,见其资质极佳,欲收其为徒,此意与心如止水的朱子明不谋而合,收为入室弟子!
    五年后朱子明,练就一身高超武功,从一懵懂无知的幼儿,变成坚毅,正义的化身!
    倾城玉人芳心暗许,江湖事了,命运坎坷的他又被卷入朝堂的乱局之中,苦苦挣扎。

    第一章神秘的剑痴龙回天负伤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月,触绪还伤!欲结绸缨,翻惊摇落,两处鸳鸯各自凉!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

    龙回天

    这天是腊月最冷的一天,满天飞雪把个孤山中的小镇分雪镇,装饰的银装素裹。凭子多了份冷寂,原本就没多少人的小镇,家家户户,闭门锁窗,生怕寒气一不小心就溜进来

    外面大雪纷飞,这雪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足有一尺多厚,按理说如此寒冷的天气,不应该外面再有行人

    不然,在进镇的唯一一条小路上有一个身影,正在步履蹒跚艰难的前行

    随着这个身影的临近,此人的轮廓浮现在人们面前,这是一个身高八尺,相貌清瘦的老者,只见他满头银发,虽每走一步都会在他清瘦的脸上有一丝的痛苦的神色,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步伐轻盈,倒有几份仙风道骨的模样,这老者是谁呢?

    镇上的村民私自讨论着,终于进得镇来,老人长长嘘了口气,这不足一里的小路,在他的眼里是如此的漫长,老者不由苦笑了一下

    心想,想我龙回天,凭手中三尺长剑,纵横江湖多年,想不到此刻却沦落到如此地步,正是造化弄人??!随着老人的思绪,老者的脸上浮现出曾经叱咤风云时辉煌的气质,思绪被一阵阵低耳声惊醒。

    老者抬头一看,正置身于一家客栈门口,门口的牌匾上赫然写着“分雪酒家”四个大字,倒有几份气派。

    这时酒家门口大大小小站了好多人,正以惊讶的表情打量着老者,老者收起纷飞的思绪,打量了下门口的众人。

    对着一个店小二打扮的小伙子,礼貌性的,微微一笑,问道:小二,店里可还有客房?

    小二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老者,根本就没听到老者刚才问的话!也许是小二,被老者的王者气质所折服,愣是没任何反应,老者也没有再问第二句,他也就这样的盯着店小二,大眼瞪小眼,毕竟这样的场面他见的多了,随着一声呵斥声,小二总算被惊醒了。

    原来是掌柜的看到小二在发愣,发火了,紧接着店小二就是被掌柜,一顿劈头盖脸的教训,小二心想,这他妈好没来由,是不是今天出门忘烧香了,小二小声嘀咕着,嘀咕归嘀咕,生意还是要做的,小二马上换上一副店小二的惯用动作,点头哈腰的说:有有有!你老请!

    老者随着小二来到柜台,要了一间上房,说道:小二,麻烦一会把我的饭菜送到客房来,我就不出来吃了,小二:好来,你老请,老者径直上楼回房间了,老者反手关上门,回到床上就开始运功疗伤。

    原来老者名叫龙回天,是名满江湖的一代大侠,与鬼手魔君洛血并称江湖二圣,只是一正一邪罢了,鬼手魔君洛血为人骄狂残暴,且嗜血虐杀,专以三岁童子之血来练功,死于他手下的幼子不计其数。

    正邪大战

    老者得知鬼手魔君如此恶行,决定出手诛之,无奈鬼手魔君,行踪飘忽不定,且加上此君虽骄狂残暴,但为人奸诈,且谨慎小心,深知龙回天武功深不可测,不敢应战刻意回避,天下之大找一个人谈何容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追就是八年,此间从未有一刻停歇,鬼手魔君在这八年间,躲在深山老林,苦练鬼手三绝,誓与龙回天一争长短。

    这日魔君在巫山谷底,一道瀑布下面练功,只见他手中的一把,类似人类手指白骨的武器,发出阵阵阴冷的寒气,随着他身形的旋转,尽将万吨倾流而下的瀑布,吸入鬼手舞出的白圈之内,随物流转,好不骇人,只听他大吼一声,被他吸入真气中的水,瞬间呼啸而出,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天地不分!我终天成功了!哈哈哈哈,魔君洛血大笑道。

    龙老贼你的死期到了,想我洛血自出道以来怕过谁来,何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之后又将脚下大石踩的粉碎!扬长而去。

    这日龙回天正在洞庭湖赏月,顺便钓两尾洞庭鲤鱼回去做下酒菜,偶闻江湖传言,鬼手魔君洛血重出江湖,并扬言在华山山顶等龙回天决一死战,听得此信,龙回天又将准备做下酒菜的两尾鲜鱼放回水里,嘀咕到:早不来晚不来,也罢,收拾了这贼子还愁没时间吃鱼吗?哈哈,又对着刚放回河里还没游远的两条鱼,说到,今天算你俩运气好!也算替洛血这个贼子积点阴德吧!

    也不在乎“鱼”听不听的懂,随后使展成名绝技龙形身法,风驰电掣般往华山山顶奔去。

    要知道高手对招,生死一线,稍有疏忽将性命不保,何况是长途跋涉,龙回天那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没有将洛血放在心上罢了。

    经过三天三夜的跋山涉水,终于,于第四天清晨低达华山山顶,华山素来以奇绝著称,其除了景色怡人外,更多的是傲视群峰的气派,龙回天已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登上华山山顶了,但还是被华山的气势所迷,放眼望去,到处怪石林立,草木肃穆,正前方一块一尺见方的大石上站着一个背影,长衫轻舞,好不潇洒,然而他所立之处为于岩石的最尖端,下面乃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不要说人了,只怕飞鸟难度,龙回天谨慎的观察着周围,心想这贼子敢突然约战于我,八成是想埋伏好同伙想以多取胜,哼哼!那你可打错了算盘,我要是怕人多,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龙回天少年成名,纵横四海,罕逢敌手,不免有点骄狂之气。

    但他错了,至到此刻龙回天都还没有见到第二个人的影子,也就是说赴约的只魔君一人而已,此点不由的让龙回天又敬佩又气愤,敬佩此人,虽为魔道但不失为英雄好汉行径,龙回天心想此贼倒也算是一个好汉,如能略实惩戒后改过自新,我就放他一马又有何妨,气愤此人,是因为胆敢孤身前来,是对自己极大的轻蔑。

    想归想,龙回天走上前去,抱拳为礼,说到:阁下是鬼手魔君?

    眼神紧盯着这个让他一追就是八年的人物,随着轻衫飞舞,背影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他虎眉星目,身穿一袭淡青色长衫,朗朗不凡,只是脸色白的渗人,给一种寒气袭人的感觉,脸上带着不知是无奈还是轻蔑的神情,多了些萧瑟感,年龄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龙回天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让他寝食难安,誓诛之人具然是一个朗朗不凡的年轻人,龙回天再一次被震撼了,没等龙回天回过神来,鬼手魔君说道,废话!怎么看着不像?

    本君不明白,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还望阁下能释我心中之疑!龙回天说道请说!

    我跟你有杀父之仇?没有!有夺妻之恨?没有!哈哈哈哈!龙老贼你不惜万里追踪,预杀我而后快,到底为的什么?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忘,绝不会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想我洛血何等英雄了得,竟被你逼的如北地步,你可知道这八年来我过的怎样的日子吗?今天我要将你剥皮拆骨。

    龙回天说道你不明白吗?那我来告诉你,你违背天意,嗜血残暴,狂妄虐杀,多少无辜幼子死于你手,你可有话说。

    洛血道嘿嘿!笑话我杀我的人,与你何干。

    龙回天道哼哼!

    直到此刻你居然仍不知悔改,我还跟你废什么话,不杀你天理难容,话音刚落龙回天已飞扑而上,一上手就是龙形十八式里的绝招,龙的怒吼,

    第二章 正邪大战,洛血断足

    只见随着飞扑的身影,草木皆颤,砂石满天,狂风怒吼,风云为之变色,洛血心想,盛名之下无虚士,这话果然不假,看来今天,能不能活着下这华山,只怕只有天知道了。

    想归想,这个心思极快地在洛血脑海中闪过,便迅速调整姿势,以极快的鬼影步伐闪避开去,龙回天眼看这一招将击空,飞快的变招转身,飞踢而出,龙回天攻的快,洛血闪的也快,两人以快打快,根本看不清谁是谁,只见两个身影飞快的闪转腾挪中,龙回天心想眼看龙形三绝将要使完,径连对方的衣衫都没碰着,气极而怒,而洛血更加吃惊,自己极力使出鬼影步伐闪避,径被逼的好无还手之力,尘土满面,也是怒容满面!

    两人隔十步站定,互相凝视着对方,虽怒容满面,但心底对,对方的武功由衷的敬佩,甚至有点心心相惜之感,但彼此都明白,这是生死之战,两人不约而同,抽出随身兵器,洛血还是那把人骨鬼手,发出阵阵寒气,而龙回天抽出的则是追随他大半身的成名利器龙形剑,只见这把龙形剑长约2尺3寸,比普通长剑略短7寸,剑柄处以万年火窟中,千锤百炼的火胆,炼化后浇成龙形,剑刃宽1寸略圆,乃是用乌金铁母浇注而成,费时九九八十一天,因质地坚硬,需高温火山岩附近,觅地打磨开封,费时四十七天,因剑本身是高温淬炼而成,对持剑者的武功修为,要求也高,修为不够者,碰之立被灼伤有损根基,不用时盘于腰间。

    龙回天看着手中龙形剑,沧桑的脸上浮现了,极大的不甘,此剑追随老夫40年,用到之处却寥寥无几,想不到今天会为此贼子出鞘,抬头用鄙夷的目光望向洛血,虽有不甘,但却奈何!此贼武功于我不相上下,洛血看到龙回天不屑的神情,极为恼怒,二话不说,一招鬼手追魂,带着阵阵寒气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斜劈而下,龙回天使出龙形十八式中的,飞龙再天,飞身相迎,短兵相接,发出刺耳的低鸣。

    两位当世绝顶高手,在这荒无人烟的华山之颠,不吃不喝,昼夜不分,舍命大战,这一站就是三天三夜,这是第三日三更过后,天公不做美,居然下起了大雪,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亦然舍命死拼,细看两者,剑痴龙回天,气喘吁吁,额头见汗,步伐沉重,魔君洛血脸色白里透青,步伐散乱,摇摇晃晃,已看不出任何招式,显然两者都以是强弩之末,胜负就在眼前,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