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前三破解算法:武侠鬼道士

    点击:
    江湖生死在我手,血海紫影一妖郎。

    第一章 小城奇事

    2015年的冬天似乎比以往那些年来的更温暖一些,尽管新市的马路上还存在着2015年的第一场雪,但金灿灿的太阳给这个小城带来了无限的阳光与温暖。年关将近又恰逢周末,街道上的人趁着中午这段好时光纷纷来到街边购物。熙熙攘攘的人群给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带来了一股股生气和年味。

    小城的中央有一个陈旧的小区,被两块草坪夹在中间的一栋老式单元楼的顶楼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靠躺在主卧的沙发上惬意的看着一本破书。说是破书,可不是书的卖相不好,而是书中的内容在年轻人看来只是用来打发时间而已。

    年轻人叫张平,人如其名。一米七三的个子算不上三等残废,但也和高大谈不上任何联系。普通的五官用最普通的组合方法结合在一起,放在人群中基本属于看过一眼就会忘的那种。

    自打二十多年前降生在这个小城到现在,一直是平平安安,平平淡淡的生活着。家里算不上小康之家,但起码温饱无忧,供的起他上学。在经过了平淡的小学,平淡的初中,平淡的高中以及平淡的大学后。他拿着一份平平淡淡的成绩回到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小城里。找到了一份平淡的工作,准备在这里继续自己平淡的生活。

    年关将近,父母趁着周末出去拜访朋友。名义上说是过年了要联络联络感情,实际是想看看谁家有没有认识个适龄的女孩,想要给张平解决下自己的终身大事??闪牌酱有”唤逃灰缌?,好好学习,那成想一毕业却风云突变,被父母天天催着找对象,赶紧结婚。发展到现在,过年已经成了一年一度逼婚的季节了??闪煜赂改感?,可怜天下儿女情。

    难得今天父母出去,没有在家继续唠叨自己。而且小伙伴们也没有发动什么集体活动。张平可以说是偷的浮生半日闲。终于可以宅在家里光明正大的不务正业,继续钻研自己的破书和被父母斥之为封建迷信的身体锻炼法。

    因为先天身体素质平平,所以张平在运动方面没有什么建树,他跑不快,跳不高,力量也不是很大,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多年乱七八糟锻炼法带来的耐力而已??墒悄土糜惺裁从?,除了学生时代几乎所有同学都不愿参加的长跑比赛,会有人注意到他的这个所谓的特长吗?

    而且先天大脑素质平平,使得张平在学习方面取得成就也实在是捉襟见肘。打幼儿园起张平的成绩一直就是不上不下,初中和高中都是勉强勉强考上,最后复读了一年才终于考上了一个普通一本院校。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出人头地了,但是在学校平庸的表现和成绩让他在大学生日渐没落的今天离开了省会龙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新市。

    因为一个平字,张平的一生都没有什么闪光点。久而久之,他就对大众活动没有什么兴趣了。很快他就成了大家眼里的怪人,因为他很喜欢研究一些偏门的东西,就好比他现在手里拿的这本吕祖百字碑?!把允?,降心为不为……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张平对这些所谓的内丹法和异术之类的东西一向抱着很大兴趣。十年来经常自娱自乐的沉浸其中,因为这样让他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快乐和满足感。

    张平结束了自己的顺腹式呼吸法的锻炼,所谓顺腹式呼吸法。便是吸气时肚子鼓起,呼气时肚子瘪下。配合长吸短呼,缓进长出,改善自身肺活量和血液输氧能力的小方法而已。张平从高中开始坚持了近十年,虽然没什么大效果,但总归让自己精力充沛,没有得过什么虚病之类的病。

    最近,他在研究吕祖百字碑这本最基础的内丹入门法,希望可以和自己的呼吸法结合一下提升点锻炼效果。但是这一两个月来的研究不能说是一无所获,但也称的上是收效甚微。

    张平有时也在想:“这么多年也没看出来这些内丹法有什么神异之处。前一段咏春拳拳师不是被一个练散打的把肋骨都踢断了吗??蠢匆酝约鹤暄械恼庑┠诘しㄑ?,内家拳呀,各种所谓道术巫术呀,要么是一代一代以讹传讹传下来的,本身就是糊弄人的。要么就是自己靠书是永远学不到正真的精华。老古话说: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没有高人指点,懂得再多的理论,也很难转化为自己的实践能力。这些年,“高人”找了不少,钱没少花,结果却发现高人们似乎个个都和本山大叔的师傅似得,忽悠水平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自己应该考虑结合西方健身法,和散打来锻炼一下肌肉力量,起码对力量增长的效果可立杆见影?!?br />
    话虽如此,但已经投入其中近十年的努力,想要自己将它全盘否定,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一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张平做事一向有优柔寡断的传统。因此,他还是继续了自己近十年来养成的习惯,分别对手脚腰颈进行拉筋热身。然后开始站松静桩和混元桩。

    这松静桩是他当年无意中在一个叫炎龙在线的论坛上发现的。很多练桩的人刚开始就去练混元桩甚至三体式。殊不知,桩功练静力,练的是整体发力方式和自身对身体的掌握。新手没人指点,很难掌握正确的发力方式,练出来的架子很有可能完全其反作用。因此,无人指点的情况下最好先从松静桩开始,先练出松和静的感觉来。

    只见他两腿分开与肩同宽,双脚前掌吃力抓地,不外不八。两膝微微弯曲处在在高位,膝盖下不过脚尖,上不过鼻尖。腰腹挺直,提臀下坐。双手自然下垂,似握非握,似掌非掌,似松非松,似紧非紧,如提千斤,如按丝棉。头颈领立,似顶青天,目光不天不地,微视前方。半小时后,他长长吸入一口气,如同嗅花一般微微而入。而后又如长鲸吐水一般,缓缓而出。

    收桩后又活动了一下筋骨张平便又坐回到沙发上休息。如果日子就这样继续下去,他可能就这样过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单调日子,间或着搞点类似锻炼和学习。直到自己慢慢老去,然后平平淡淡的走到自己的尽头。

    家里工作了将近二十年的老钟表还在滴答滴答的走,正当张平坐靠在沙发上假寐休息时,沙发上他的身体似乎变成了热气中的虚影,不断扭曲,模糊。这事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大白天中见到了鬼。大钟表滴答滴答的走过不到十下,张平的身体便好似开水散发的水气一般。模糊,飘荡,最终散发在空气中,好似未曾出现过一般,也没有对除他之外的任何物品造成任何影响。

    而张平此时却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坐靠在沙发上的他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重,头却越来越轻,浑身上下血液的流动似乎和泉眼涌出的泉水一般,汹涌而热烈。他的心脏越跳越慢,但每一次跳动,都会带来更强的血液和养分。自己的每一条肌腱都被拉开,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作为一个了解很多知识,但既没师傅又没奇遇的自学爱好者。他非常清楚自己恐怕连一个街头混混都未必能稳胜。更不要说达到了什么武学境界。但现在的自己,就好像传说中的练脏化髓,脱胎换骨一般。对身体入微级别的感受和身体每一秒都在变得强壮的感觉让他前所未有的满足,就像吸毒者沉浸在毒品的快感一般。

    然而,当他准备睁开眼看看自己是不是睡着了在做一个无比美好的梦时,突然发现自己根本睁不开眼睛。而身体的变化似乎越来越快,身体犹如被压在几十床铁被子下面,头却像是氢气球一般不断往上飘,眉心的似乎有无数血液集中,一跳一跳,似要爆炸一般。他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越来越粘稠,但流动的却越来越澎湃。自己的心脏好似一颗太阳一般,静止,永恒,散发出能量,让人感到无尽的火热和力量蕴含其中。而原本强大的肌腱,现在好似变成了粗钢制成的弹簧圈一般,储藏了无限惊人的力量。

    就在张平对自己身上的一切感到惊讶,兴奋,恐惧和不可置信时。他忽然感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剧痛袭来,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根汗毛似乎都变成了钢刺,每一滴血液似乎都变成了沸水,每一条肌腱都被撕断,每一块骨头都被巧碎。作为一名从小观看各类抗战,谍战大片的中国国产剧影迷。这一刻,千千万万面对严刑拷打觉不屈服的伟大战士似乎是他坚持的动力和行为的榜样。于是,张平果断在剧痛袭来的貌似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连一句杀猪似得经典嚎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晕死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宇宙外的另一个宇宙中,一块空间好似水蒸气一般模糊了一下,转眼间,却又恢复了平静,消失不见。
    第二章 魂穿异世

    “疼,疼,疼……”不知过了多久,已经被华丽丽的痛昏过去的张平悠悠醒来。第一反应就是喊疼,刚刚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让张平永生难忘。于是,一恢复意识,第一感觉就是杀猪似得吼出来。但是喊了两下才发现原来不疼了,这时他本能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看不到任何东西,就好像在一个没有光线的世界里。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张平才大概弄清楚自己的现况。自己应该不是在做梦,因为做梦时人的逻辑不会是清楚的。而且自己貌似没有身体,或者说身体没有实体了。自己现在应该处于一种类似灵魂出窍的状态,自己的手脚似虚非虚,似实非实。自己可以感受到身体的每一个组成部分,但却只有轮廓,好像是由类似雾气之类的东西组成的。而自己的眉心处似乎有一个光点,是自己思维和灵魂的所在。

    在这个没有电视,电脑,书籍,伙伴的世界里。张平唯一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联系自己以往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实体,张平就将自己的身体观想成实体对应的样子。就这样,在这个没有视觉,没有听觉,没有味觉,仅仅只有自己对自身的感觉的世界里。张平没有正常人的一切生理活动,练习自己以前会的东西似乎是自己的唯一。

    就这样过了很多时间,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周,也许是一月,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很多年……张平已经忘记了很多很多东西,包括自己的语言,和当年学会的很多知识。他现在唯一记得的是,自己叫张田,自己的父母和家,以及这些年已经变成本能的几项基本内家拳,内丹法和异术法门。

    当时间走到不知道某一个点时,已经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无数时间的张平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看到了光,一如沙漠中断水的旅人看到了一片绿洲。他不顾一切的想要向光源所在方向移动,然后他感到了疼。按照张平残存的记忆,这种疼就好像自己被火灼烧一般,巨大的疼痛驱使他本能的继续四处逃窜。忽然之间,他好似一头扎进一个充气垫子一般撞进了一个东西里。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