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综合版:英雄联盟:领袖之勋

    点击:
    这是一个传奇选手的故事。
    从外援做起,重回职业巅峰。

    第1章 老流氓

    中国上海的一家网吧中,举办着一场来自于两支不同业余战队的英雄联盟赛事的比赛。

    这已经是决赛了。

    从前天上午的十六支网吧业余战队,到今天只剩下两支最强战队的角逐,双方拼尽全力,挥洒着汗水。

    比赛已经打到了第五场。

    双方以2:2的形势打到了最后一局。

    赢得比赛的冠军一方可以拿到5000块钱的冠军奖金,失败的一方则只能拿到2500块钱收尾。

    在网吧站台上,一个满脸胡渣,不修边幅的男子叼着一根烟,燃着的烟已经燃烧到了最后一截。

    他吐出一口烟圈。

    取下了衔在嘴角的烟头,丢进了底部沾着自来水的烟灰缸中。

    “老流氓?!币桓銮宕嗟纳舸油擅趴诘穆ヌ菘谙炱?。

    “2006,你怎么来了?”苏扬凝眉,他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找到了一个香烟盒,但他发觉,烟盒里头似乎没烟了。

    “网吧老板的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老流氓?”

    说话的年轻人,齐刘海,五官清秀,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言辞如沐春风,一身随性的休闲装,他走到吧台,笑道。

    “还算可以吧?!北唤凶隼狭髅サ乃昭锘卮鸬?。

    这个时候,一个人站起身来,似乎是要下机的样子,他走到吧台,看到2006的时候,表情有些惊异。

    他一边下机,一边欲言又止,好像是在心中做了一个很大的心理斗争,过了一会儿,他开口怯怯地问道:“你是战队的2006吗?”

    “我能问你要个签名吗?”

    苏扬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黯淡,他心中有些许不甘,但很快又释然了,电子竞技这个行业,早已经不适合他现在这种电竞老年人了。

    右手微微颤栗。

    更何况,自己的伤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阶段。

    苏扬指了指2006,笑着说道:“他是战队的主力中单选手,是本人哦!想要签名的话,那可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想要更进一步发展,比如说是合照的话,记得再交50块钱给网吧的老板,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他的经纪人?!?br />
    2006有些哭笑不得。

    他连忙摆手说道:“我是2006,想要签名对吧?我这边出门没带笔?!?br />
    苏扬瞥了一眼,敲了敲自己的吧台,他拿出一支笔,装出一副深沉的表情,下机的年轻人连忙说道:“老板,这支笔十块钱我买了?!?br />
    “6神,给我签在...”年轻人四处翻了翻,扒开自己的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他指了指一块范围说道:“就在这里?!?br />
    2006对着苏扬翻了翻白眼。

    他蹲下来,给年轻人签了一个漂亮的名字,2006-伍胜。

    “——”苏扬耸着肩,打着节拍,“小伙子,一张签名就真的满足了吗?你和你的偶像近距离接触,少说也要弄个合影对不对?”

    “够了!”伍胜青筋暴起,“老流氓!我是来找你谈事情的,你别给我节外生枝,你们这边有办公室吧?我们进去谈谈?!?br />
    他下意识地望向网吧其他的位置。

    还好,人没有聚起来。

    苏扬挥了挥手,伍胜跟着他走进了吧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顺带苏扬又从网吧吧台上方拿了一包没有拆开的利群。

    “什么事儿?”苏扬问道。

    “还想打比赛吗?”伍胜犹豫了一下说道:“r这边费了一些功夫,帮你拿到了几个战队的试训机会?!?br />
    “我不是被封杀了吗?”苏扬一怔,“再说了,现在哪支战队还需要一个已经三年没打比赛的职业选手了,别拖累老江他了?!?br />
    说到这,他一笑。

    “毕竟垃圾上单毁了电竞梦想队?!?br />
    苏扬自嘲道。

    伍胜沉默着,事实上,他是知情者,那件事情,苏扬没有任何的过错,真正错误的是那些该死的管理层。

    薄情,而且只知道赚钱。

    “或许,当初你多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关系还不至于会闹得那么僵?!蔽槭に档?,他从自己的右手背包中拿出几张a4纸。

    “r那个家伙很厉害,给你弄了几个外国战队的试训机会?!?br />
    “这是苏格兰联赛的unyielding-gaming,战队名的寓意是不屈,你也可以叫他们不屈战队?!蔽槭つ贸隽撕眉阜菝ニ档溃骸叭绻慊瓜氪蛑耙档幕?,可以考虑一下去这些战队?!?br />
    “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们你被雪藏的事情,现在给你找东家就不会那么麻烦了?!?br />
    苏扬听到这话儿,摇了摇头:“合同在他们的手上,我不解约没有办法脱身,他们想怎么玩死我的职业生涯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br />
    他s1赛季出道,s2赛季成名,一直活跃到了s3赛季,后来s4赛季被雪藏,s4、s5、s6三个赛季没有登场比赛,直到现在才刚刚解约。

    一个三年没有打过正常比赛,一个三年没有跟队伍磨合,一个三年都在地下室打rank而没有正规训练甚至接触不到twg战队战术的职业选手,在中国,根本没有人愿意要。

    因为,他没有价值。

    仅此而已。

    如果他能接触到twg战队的战术,可能还有战队愿意冒着风头来接收他这名选手,但是,苏扬一点点的价值都没有。

    最糟糕的一点,苏扬为了解约,他交出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比如说自己的id,自己的职业证书,甚至于把twg战队的战袍都双手奉上。

    他连商业价值都没有了。

    还有人愿意要他吗?

    “不得不说,现在情况很复杂,twg战队不知道脑子是发抽了还是怎么了,封杀你的力度太大了,你s1~s3比赛记录,凡是有关于你的画面,全部被删除的一干二净了?!?br />
    “新来联盟的玩家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名字?!?br />
    伍胜苦恼地说道:“而且你的id,微博以及比赛服账号还有拳头公司送给你的韩服账号乃至于职业证书全部被回收了?!?br />
    “r帮你投简历给这些战队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写?!?br />
    “曾经的fear已经死了?!彼昭锘叵肫鹉切┦虑?,心中仍然还有些愤怒和不甘,“当年签订合约的时候,我太信任我的经纪人和经理了?!?br />
    “说了这么多,这些东西我帮r带到了,如果你还想打职业的话,甚至想养老的话,都可以去试试看打苏格兰联赛?!蔽槭そ庑┳柿现刂氐氐莞怂昭?。

    苏扬知道。

    这份资料沉甸甸的,想要帮一个已经被封杀的人重新找队伍,所要顶着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重新走上打职业这条道路。

    如今s7赛季,而他已经26岁了。

    老男孩的电竞梦?

    “谢谢?!彼昭镏V仄涫碌厮档溃骸暗俏也幌氪蛑耙盗??!?br />
    伍胜微微咬着自己的嘴唇,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劝慰别人的人,这叫多管闲事,可是,他真的不想看到一个超远古的选手,并且曾经在远古时期一度封神的选手落得如此地步。

    他想要开口说话。

    但又无从下口。

    “fear,请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再让我看到你的瑞文?!?br />
    苏扬哑然。

    从吧台拿着的香烟被他的右手死死捏着,利群本该算是坚硬的外壳竟然被他捏的有些变形。

    他动摇了。

    没什么话,比伍胜这句话更能打动他。

    ...

    ...
    第2章 退役亦是新的开始

    苏格兰-格拉斯哥城。

    苏扬拿着一些资料单,寻找着那些愿意给他机会试训的俱乐部,除了那些远在欧洲的联赛,主流联赛其实也有一些战队愿意给他试训的机会。

    但糟糕的是,苏扬没有任何履历,也就是说,有关于他的那份履历是被自己原先效力的那支战队所扣押住的。

    他现在的身份仅仅是国服艾欧尼亚分段超凡大师22分数,韩服超凡大师129分的普通玩家。

    一共8份战队的试训单。

    其中一份来自于韩国联赛的kdm战队,这支战队在s6赛季中的表现不堪入目,s7联赛初期就不被人看好。

    苏扬并不喜欢韩国人,甚至可以说是很讨厌韩国人,但是不得不说韩国是以电子竞技发家的国家,这个国家的软经济结构就是电竞和娱乐圈。

    尤其是韩娱,他们在亚洲的影响力非常之大,荼毒了中国太多未成年的女孩,不少的中国女孩为了韩国明星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她们是狂热的追星一族。

    然而在苏扬的眼中,韩国男星看起来跟女孩儿压根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是他讨厌韩国的第一点。

    第二点,就在于韩国联赛一直是中国联赛的死对头,几乎每个赛季都稳压中国联赛一头,而这几个赛季,连续拿下世界总决赛的冠军,更是让人深感恐惧。

    这一点,苏扬是不服气的。

    因为他曾经是抗韩全华班的一个成员,当时的实力跟韩国顶尖上单选手不遑多让,甚至一度压制着韩国队打。

    这让他去韩国联赛打比赛,这不就是‘通敌叛国’吗?

    至少,在他的印象中是如此的。

    可是r为他顶着压力,苦苦弄到的这些试训名单,确实不太好让苏扬坚决地回绝掉。

    在他忐忑不安和不情愿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了去试训一下。

    最终的结局让他暗喜不已。

    虽然是被韩国人嘲讽一般的赶了出去,但是至少没有试训成功,不过那些韩国人高高在上的嘴脸仍然是惹得他一阵不爽。

    即便是现在来到了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城,他也能记得试训的那支韩国战队可憎的嘴脸。

    他们几乎是看到了苏扬的年龄,就直接抛弃了试训。

    连最基本的动态视力,反应能力等等常规的试训项目都没有进行,而那些略带讥讽的说辞仍然历历在目。

    “26岁的上单?别搞笑了?你以为你是skt战队的marlin吗?”

    当然,还有一部分的讥讽不仅仅是从年龄上嘲讽,更多的还是从国籍上嘲讽,有些人极尽侮辱,愿意给他一份端茶送水的职务。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