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综合版:边场飞翼

    点击:
    “我勒个去!实验居然失败了!”迷之机器人大声地咆哮着。
    一次偶然的意外,他成为了这位机器人不知名的实验失败的牺牲者。
    “没办法,你这个倒霉蛋,劳资就给你点补偿吧……”
    经过未知生物的改造,金远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仅拥有了所有职业球员都梦寐以求的身躯,更是移植入身体一台神一样的机器,指引着金远成为一位足以震撼世界的超级巨星!
    2009年,荷兰,阿姆斯特丹,一段传奇将在这里展开……

    第一章车祸

    冬日的阳光,总能给人们心中带来一丝丝和煦的暖意,天空之中,太阳已经开始向西面倾斜,散发着夕阳的余温。

    今天是2012年一个格外普通的小日子,上海的某一处小小的球场之中,一群年龄不过20的年轻人们在这里挥洒着他们青春的热血和激情,他们的注意力,都在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球体上面。

    “新宇!你去拦住华杰!注意别让他舒服的传球!”球场上,一个年轻人抹了一把汗水,对着球队的后防线大声指挥着,从神态上来看,指挥后防线的这位年轻人显然就是这支球队的领袖。

    的确,这位年轻人叫做金远,是这支球队独一无二的领袖,而这一支球队,也是金远在网上组建的一支业余的不能在业余的小球队,他的名字叫做“天海队”,在金远所住的地区附近,天海队是这里实力最为强劲的队伍,因为其中不乏一些优秀的球员,说明白些,这里的部分球员,若不是因为对中国足坛的黑暗而感到绝望的话,他们绝对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球员,即使不能出现世界级的超级巨星,但是至少,比当今的天朝蹴鞠队要好上很多。

    球场上,你来我往,所有人冲刺的目标都是那个黑白相间的小球体,也许,这个皮球并不怎么起眼,但是它究竟承载过多少人的欢笑与泪水,多少人的热血与激情,多少人为了它魂牵梦绕,甚至倾尽所有,没有人数的清楚,因为它在球员和球迷的心目之中,就是整个世界。

    “妈呀,累死我了!金远,我们差不多可以休息休息了吧?”球队中,一名看上去年纪最小的小少年一次带球失误,踉踉跄跄地摔倒地上之后,干脆就不起身了,直接在地上大声叫唤。

    金远看了看手表,走上前扶起小少年:“才踢了半个小时呢!于涛,你还是缺乏锻炼??!”

    于涛立马嚷道:“半个小时了!金哥你也不想想像我这样祖国未来的花朵,要是因为运动过度早早地凋谢了该怎么办??!”

    听着于涛无厘头的解释,金远无奈地拍拍于涛的肩膀:“好了好了,我们去休息一会儿吧?!?br />
    看到队长发话,所有的队员都停止了跑动,三三两两地往场边走去。

    “金哥!”金远回头看看,叫自己的是之前提到的新宇,姓李,是一所中国著名企业李氏集团总裁的独子,其父李国荣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经商成功的商人之一,当年仅有20多岁的李国荣到今天,30多年的拼搏下来,已经是亿万富翁,是中国商界一个旗帜,他的儿子李新宇,则是李国荣在快要40岁的时候与其妻子姚琳剩下的孩子,因为晚年得子的原因,李国荣对李新宇可谓是疼爱有加。

    但是李新宇所爱好的,在他的家族中,则是被称为“不误正业”的足球,虽然李国荣出于对李新宇的疼爱,心里也很支持李新宇,但是李国荣也深深地明白李新宇在中国足球这个大环境之下是没有什么钱前途可言,所以李国荣也只能反对李新宇踢球……被外国的俱乐部看上?李国荣从来没有想过,也不会去想。

    金远和李新宇两人可谓是臭味相投,虽然两人位置不同,一名是边锋,一名是后卫,但是依然不妨碍两人娴熟的配合,天海队也大多数是靠着着两人所向披靡的能力,击败了无数的来访者。

    时间在年轻人们的闲聊之中过去了,金远站起身来:“好了,今天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回去吧,明天上午10点在这里集合训练,下午务必在这里击败鲨鱼队!”

    队员们应了几声之后,纷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往球场边的小停车场走去,各自推出了各自的自行车,各自回家了。

    金远抱起足球,掏出餐巾纸仔细擦拭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皮球被擦得崭新如初的时候,金远在心满意足地在皮球上狠狠亲了一口,抱起来放进了自行车栏中。

    “哥哥!”刚踩起自行车没多久,球场边突然传来了小女孩的叫喊,金远听出了是谁的声音,连忙刹住了车,回过头张望,只见一个13,4岁的小LOLI正往自己这边气喘吁吁地奔过来,是住在金远隔壁家的小女孩,名叫陆研,金远5岁的时候搬到了现在所住的地方,陆研就是金远的邻居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陆研才仅仅只有两个月大,可以说金远是看着陆研长大的。

    而且陆研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出差,出国都是非常频繁的事情,所以小陆研的父母经常拜托金远的父母照顾小研研,最长的一段时间,陆研在金远家住了4个多月,所以,两人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陆研已经把金远当成了自己的哥哥,金远自然是非常喜欢这个小丫头,当然,仅仅是兄妹之间的喜欢。

    “真是的……哥哥,不是说好今天带小研去游乐场玩吗?结果有一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踢球了,坏哥哥!”陆研跑到金远身边,立刻大发牢骚,小脸一转,撅起了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金远一拍脑袋,完蛋了,完全把这事给忘了……

    “小公主,明天我们再去……不不不,后天哥哥再带你去,好不好?今天……呵呵,哥哥给忘记了,我道歉……”金远笑嘻嘻地解释着自己的错误,而且陆研也没有真心责怪金远的意思,很快,陆研就恢复了原来那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了。

    “为了惩罚哥哥呢……恩,今天带小研去吃麻辣烫!”陆研扬起脑袋,盯着金远,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犹如一个坠入人间的小天使,可爱至极。

    还没等金远回过神来,陆研就笑嘻嘻地往麻辣烫店的方向奔了过去,金远微笑着摇了摇头。

    在摇头的瞬间,金远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因为刚刚摇头一转的时候,无意之中瞥到了一辆正在往这边飞速疾驰的货车!

    货车的前窗很大,金远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而这辆货车,直径朝自己的身前疾驰而来!陆研在前面!

    ?。?!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货车中没有驾驶员,金远下意识地往前狂奔了起来!一名出色边锋的爆发力顿时得以体现,在货车即将撞上吓呆了的陆研之前,金远即使赶到,奋力将陆研一把推开!

    ……

    “咚!”金远猛地感觉到身体上传来一阵难以想象的剧痛,想要大吼一声,却发现自己完全发不出什么声音。

    半空之中,金远的身体划过了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落在了10米开外的一片草丛之中。

    “出车祸了!”“什么声音?”“死人啦!救命??!”嘈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过来,传入金远的耳朵,但是金远已经完全说不出什么话来,周围的声音,在金远看来,也已经越来越轻。

    “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金远身边5米处响起,这个声音在金远脑海之中,猛然爆裂开来,就好像是宇宙中最后的一点点声响,在静谧的时候,显得格外响亮。

    陆研的惨叫声,不断回荡在金远的脑海之中,而这,也是金远最后的记忆。

    当人们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大货车早已扬长而去,而在附近的草坪之中,只有一个14岁的小女孩,抱着一具血迹斑斑的尸体哭的昏死了过去。

    分割线

    “滴,滴,滴,滴……”完全没有意识的金远,突然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滴滴声,随之,金远的心里开始逐渐恢复意识,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好像是婴儿的新生一般,但是婴儿是没有任何意识的,而金远则发现,自己正在恢复的,是从前的记忆和19岁年轻人的心理,简单点说,就好像是,一个人重新开始体验一番新生的感觉,非常奇妙。

    “呃,我现在在干什么?”金远问着自己。

    对了,今天和天海队出去踢球……然后和小研去吃麻辣烫……好像还没吃,对,我应该被车撞了……那车里没有人,然后就变成这样了,这里是……医院?

    “滴,滴,滴,滴……”声音再次响起,还真有点像是医院里的那种心电图发出的声音,看来是医院里了……

    金远心里逐渐开始清晰,记忆也开始渐渐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但是现在就是还不能醒过来,无论金远如何努力,都没办法睁开眼睛。

    “已经脱离了危险了,先生?!敝芪蝗幌炱鹆松?,金远一愣,想开口说话,但是声音,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只好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

    “我知道了,唉,这个悲剧的孩子,成为了我实验的第一个牺牲者?!?br />
    “先生,您的实验失败了?”

    “呃……怎么说呢,好吧,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的确是那样,真该死,锡磷纳素的组件突然失效,实验之前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一点……多亏了你的帮忙了?!?br />
    “呵呵,帮助先生乃是我的荣幸,那么,这个小伙子,你打算怎么办?”

    声音到这里,金远听见了两个人渐渐走远的脚步声,谈话的内容也就到此为止了。

    什么情况?这两个人是谁?他们说的“实验”是什么?两人谈话,让金远听得一头雾水。

    接下来,让金远更加震撼的事情发生了,两人的脚步声又走了回来,那位被称为先生的人先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吧?!?br />
    “好的,先生?!?br />
    金远突然感觉到两人正在着手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裤,金远大吃一惊,试图挣扎,但是却没有一丝丝的反抗能力,接着,手臂这里被打了一针之后,金远再度失去了意识。

    第二章解开迷惑

    “刷”模模糊糊之间,金远紧闭着的眼睛突然感到了一阵刺痛,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一束强光笼罩着。

    几秒之后,光束消失了,金远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周围的景色。

    这里看上去,不像是医院,也不像是金远想象中的任何地方,而是一所非常高级的实验室。

    实验室?金远猛然想起之前两个不知名的人在自己耳边的对话,似乎就是和什么实验有关的来着……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