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末日符纹师

    点击:
    外星球的入侵,给地球带来了一片废墟,但当?;菔鄙⑷?,科学家们在废墟中发现了符纹技术,能量……
    同时,人们体内的基因开始发生突变,能量修炼者,血脉者,异能者,在废墟中,开始崭露头角,
    一个全新的世界,正悄然在所有人面前,展开……
    意外得到一款来自外星人学习软件的退役特种兵陆凡,将会在这片废墟上,掀起怎样的风暴呢?

    楔子

    2035年,一颗比地球大十倍的星球突兀出现在地球公转的轨道上,并与地球相撞。

    没有想象中的天崩地裂,??菔?,两颗星球宛若两个亲密的情人般轻柔的拥抱在了一起。

    然而还没等地球上惶恐的人们欢呼时,无数奇怪的生物便从那星球上涌了出来,无情的屠戮,将人们拉回了现实。

    星球撞击没有造成的天崩地裂,??菔?,这些生物,做到了。

    导弹、核武器……

    人类用了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却仍然只能接受屠戮,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转折点出现了,这些入侵的外来生物大量死亡,然后在一天之内全部撤回了那颗大星球之上。

    2040年,人类对外星生物尸体和武器研究有了新进展……

    2045年,人类基因开始突变,各种诡异事件接连发生,引起大规模的恐慌……

    2050年,能量修炼者,血脉者,异能者异军突起,宛若神话时代降临……

    2065年,希望之光能射枪研发成功,掀开了人类反攻的序幕……

    而在战火纷飞,死伤无数的前线,有一家赚黑心钱的小店,每一个路过的战士或者伤员,都会忍不住对着小店吐一口唾沫。

    如果不是联邦法律的约束,那小店老板估计很难活到现在吧。

    这也是小店老板咎由自取,因为,这老板实在太黑了,这家小店不卖其他的,只卖前线最常用,也是需求量最大的止血剂。

    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却往往能在关键时刻救命的止血剂,市场价只要10华夏币,那黑心的小店主竟然要288,价格昂贵也就算了,这黑心的老板竟然还要先付钱。

    哪怕是你血快流光了,也得先付钱才能拿到止血剂。

    这样的小店主,就算是从来没有人前去照顾他生意,但也成功的引起了所有的人的怒火。

    第一卷 小店少年  第0001章 小店少年

    陆凡翘着二郎腿,十指插进一头黑发之中,靠在小店的躺椅上,悠闲的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看着从前线活着回来,却浑身带伤的冒险者,他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前线充满了危险与机遇,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想要得到机遇,就需要承受危险,这,很公平。

    陆凡原本是龙牙特种部队的小队长,在一个月前,他九死一生的为联邦完成了一个神秘的任务,没想到,等待他的不是连升三级,也不是丰厚的赏赐,而是,软禁。

    这一切,只是因为执行任务的小队只剩下他一人,而他,修为尽失。

    当然,这只是陆凡自己所认为的原因,具体如何,不得而知。

    悲愤的陆凡原本是想来前线送死的,他想在死之前再斩杀几只怪物,军人,当战死于沙场。

    不过在他战死之前,脑海中凭空冒出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救了他,不,只是阻止了他,至于是否是救了他,还很难说。

    于是,他就在前线住了下来,还从附近的垃圾场买了架破烂的梭车,开起了一间小店,这架梭车,既是小店,也是卧室,小日子过得倒也悠闲。

    看着露出谄媚笑容,向那些冒险者迎去的小商贩们,陆凡嘴角微微上翘,小曲哼得更加卖力了。

    对于那些看到价格光幕向他吐口水的佣兵们,陆凡更是无动于衷,身为联邦特种兵之王,什么样的场面他没见过,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理亏!

    “人家都去拉生意去了,你坐在这等死???”悠闲的陆凡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声音。

    撇了撇嘴,陆凡并没有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打扰了兴致。

    看着陆凡无所谓的样子,脑海中的声音再次气急败坏的响了起来:“你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我怎么能遇到你这样的主人,我当时真特么是瞎了眼?!?br />
    “我靠,你还好意思说我,一瓶止血剂你要288华夏币,标准市场价也不过才10华夏币而已,你要是标价20华夏币,甚至是50华夏币,我都还能提起去宣传的勇气,这么高的价格,就算我去宣传,有用么?”

    “人家又不是傻子!”

    陆凡晃悠着二郎腿,停下了小曲,破口大骂,看来,对于脑海中的声音,他也是有不小的怨念啊。

    脑海中的声音似乎也因为陆凡的话有些不好意思了,讪讪的说道:“咳咳,那个,我这个止血剂,效果比较好嘛,卖贵一点,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br />
    说到后面,陆凡脑海中的声音也变大了些,似乎真的如他所说那般,所以有了底气,声音自然也变得底气十足起来。

    脑海中的声音依然还在喋喋不休,陆凡却是伸了个懒腰,将音乐声音调得更大,似乎想要压过脑海中那令人厌烦的叨扰,继续哼着小曲,全身都随着音乐摆动,那样子,好不惬意。

    “小兄弟,你怎么还待在这???做我们这种小生意的,就不能太要面子,你不去拉生意,就没有生意了!”

    就在陆凡舒服惬意的时候,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者来到他的梭车前,语重心长的对陆凡吼道,之所以要吼,那是因为他之前小声的说了一次,而正在听歌的陆凡,显然是没有听见。

    听到声音,陆凡赶紧取下一只耳机,脑袋中还缭绕着音乐的声音,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来人说的什么。

    来人正是陆凡梭车小店旁边的店主,主营收购和贩卖材料,因为临近前线,经常有从前线退下的佣兵前来出售材料,生意倒也不错。

    钱伯是一位慈祥的老者,又因为生意不冲突,他也将他旁边的小店主,这个年轻的小伙子陆凡,当成了自己后辈,看着陆凡惨淡的生意,陆凡自己不着急,他却是看不下去了,已经提醒过陆凡好几次了。

    “钱伯,我这上去推销,也没用??!”

    对于钱伯,陆凡还是很尊敬的,但这件事,也确实不是他能决定的,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样子,他选择在前线开小店的初衷,可也是为了赚钱,赚不到钱,他也很绝望啊。

    “你还好意说,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一瓶止血剂都要288华夏币不说,还只卖止血剂,像我们这种小店,拼的就是货品齐全,价格便宜,质量相对较好就行,你还是赶紧把价格调回去,好好做生意吧?!?br />
    钱伯听到陆凡的话,顿时更为气愤,指着陆凡梭车小店前的光幕,光幕上写着,止血剂,288华夏币。

    陆凡再次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钱伯,不是我不愿意降价,只是,成本在那里,我要是降价卖,就亏本了啊?!?br />
    陆凡此时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用这个借口来搪塞钱伯的好意了。

    “你欺负我老人家不懂行???虽然我是做材料生意的,但我也有我的消息渠道,要是你真想做生意,老人家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卖家,能够给你提供合适价格的止血剂货源?!?br />
    钱伯看着陆凡的苦笑,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他也确实是为了陆凡好。

    “多谢钱伯的好意,其实我现在这样挺好的?!?br />
    陆凡当然能够感受到老人的好意,但他只能拒绝,他想赚钱不错,但赚钱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想要解决问题,他脑海中的声音,才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别无选择。

    看着陆凡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钱伯似乎也是彻底失望了,重重叹了口气,竟然什么都没再说就离开,向自己的小店走去。

    看着钱伯离去的背影,仿佛瞬间老了几岁一般,陆凡自己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也不想这样啊。

    “老板,来瓶止血剂?!?br />
    就在陆凡叹气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小店前传来,不过,陆凡却提不起半点精神,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开店以来的几天,也遇到过不少次了。

    但只要对方看到了价格之后,愤然离去的,都是修养好的,破口大骂者,不计其数,这不,小店前的口水都快成河了。

    “你看到价格了吗?你确定还要?”

    想来眼前这人也是只看到梭车小店上巨大的十字广告光标,而没有仔细看价格就跑过来的吧。

    这也是前线小店的特色了,在小店上方投影一个巨大的光标,能够让人在远方就能看见小店,算是变相的广告吧。

    药剂店是一个红色的十字光标,材料店是一个独角犀的独角,武器店则是两柄交叉的斧头……

    虽然对方语气不是很和善,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商人,陆凡还是决定提醒一下对方,陆凡自我感觉良好的想着。

    “我说你这老板有病是不?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没看到老子手臂正流血???还不快拿来?!?br />
    看见陆凡一脸无动于衷,还有闲心问他问题,来人顿时破口大骂,如果不是赶时间,他甚至都想换家小店了,至于陆凡所说的价格,估计也就比其他地方贵一点吧,这点小钱,他马飞还不在乎。

    陆凡可不是什么老好人,对方的语气让他收回了指向价格光幕的手指,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从小柜子中取出一瓶止血剂就递给了对方。

    既然别人迫不及待的想被宰,他也乐得做一笔生意。

    至于赖账这种事情,在联邦法律之下,他倒是有些期待!

    第0002章 第一笔生意

    看着陆凡嘴角那戏谑的笑容,马飞感觉自己一肚子火气都上来了,他发誓,这是他遇到的,服务态度最差的店主了。

    马飞原本是一个小探险队的成员,这次刚好完成任务回来,将梭车开到偏僻地段,跟等在前线的女友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没想到两人干柴烈火,过于饥渴,动作太大,竟然撕裂了手臂上的伤口。

    更让他窝心的是,备用的止血剂在前线早就用完了。

    这不,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想止了血回去继续快活,没想到就遇到这么一个不上道的店主,能不气么?

    “请先付钱?!?br />
    正在马飞暗自火起之时,陆凡那令人心烦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