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追遗漏会亏死你11选5:夜香

    点击:
    小说描写了一个名为老庆的被人戏谑为“多余的人”的生活,他离婚多年,落魄潦倒,虽混迹于北京街头,但却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同时,他还为正义打抱不平,但却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结果。

    第1章 序 我的青春!

    我的不与我相干的青春!

    我的一只不配对的绣花鞋!

    眯缝着一双发青的眼睛,就这样一页页撕着红色的日历。

    北京站的大钟叹息着撞了三下,沉重、郁闷,就像深夜不知所措的热风、干涩、潮湿,搅得老庆碾转反侧,夜不能寐。他在黑暗里怔怔地望着屋顶,反复呤涌着这首诗,就像狠狠吸允一只烟头,咂巴着其中的滋味。

    自从他被天地出版社“炒”了“鱿鱼”之后,他就龟缩在家里的破旧电脑前,重操旧业,以卖文为生。

    真是树倒猢狲散,天地出版社总编辑雨亭遭人暗算,丢了纱帽翅,支持雨亭改革的老庆就如丧家之犬,逃之夭夭。

    老庆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真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不知为谁人做嫁衣裳?!?br />
    床头柜上的手机颤了一下,老庆去抓手机,抓了一手烟灰。

    手机上出现一条信息:

    恋爱了吧?高兴了吧?从此花钱大了吧?

    结婚了吧?爽了吧?从此有人管了吧?

    离婚了吧?自由了吧?做爱要花钱了吧?

    艾滋了吧?傻眼了吧?躺在床上等了吧?

    老庆苦笑了一下,寻思可能是穗子发来的,她最擅长发这种信息,又不知是哪个贼汉子给他发来的,她又批发出去。

    紧接着第二条信息又到了:

    “那天我隔着玻璃,静静地望着你,性感的身躯!一丝不挂地在我面前扭动,水轻轻的抚摸你的肌肤,我无法抵挡你的诱感,掏出钱来说:‘老板,我就要这条鱼!’”

    老庆微微笑了,这条信息编得精彩,既有悬念,又有层次。

    紧接着,又有一条信息飞驰而来:

    报纸上说,戒烟,我戒烟了。

    报纸上说,戒酒,我戒酒了。

    报纸上说,戒色,我把报纸戒了。

    老庆觉得这条信息编的也有意思,他下了床,摸索着来到卫生间,拉开灯,洗着马桶内一圈黄褐色的边纹,扎扎实实地将水花抛撒开来……自从心蕊有了外遇,跟随一位华裔巨商移居加拿大渥太华,老庆的这几间房子就像是垃圾站;卫生间内更是一片狼籍,马桶盖也让他坐掉了一半。他哪里还有心思收拾,心蕊跟他生活了两年,两年就像一场梦,多少柔声昵语,一夜间烟消雾散;来也勿勿,去也勿勿,人生真是莫名其妙。心蕊只有一句话,她说她与老庆的情是感激之情,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由于她终于找到了真爱,因此寻梦他乡。

    老庆能说什么呢?他一咬牙,一跺脚,成全了心蕊。既然她的心思不在他身上,留之躯壳又有何用?

    天涯何处无芳草!

    老庆回到他心爱的床,倚在床头,就像站立在一艘威武的巡洋舰上,这床对他太重要了,就像梦中之船,摇啊摇,不知摇过多少甜蜜的芦苇丛。这船又像一个秋千,荡啊荡,不知浏览了多少旋旎的风光。人的一生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床上,在这柔软之间不知发生了多少销魂动魄的故事……老庆望着他那黑泥鳅似的坏东西,胀鼓鼓地滑出宽松的带有湿迹的内裤,无奈地笑了。

    砰砰砰有人敲门。

    夜深人静,这敲门声缓慢而清晰。

    老庆像一头水鸟,滑下床,来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到一个装扮时髦的年轻丽人出现在门口,她有一米六五的个子,两只眼睛就像镶嵌着一对黑宝石,皮肤剔透晶莹,穿着薄如蝉翼的黑纱裙,一对嫩乳就像雏兔的臀部半露在外面。

    老庆认出她,她叫弄玉,是一家豪华夜总会的时装模特,她到老庆家光顾过一次。

    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老庆不由大喜,迅疾开了门。

    弄玉像一尾鱼,带着一股浓浓的甜甜的腥气跳了进来。

    老庆张开双臂,想上前拥抱,被弄玉用手推开了。

    “唉,我从夜总会下班回到住处,发现同屋的甜甜跟一个老板睡得正香,我没地儿去了,只好到你这儿借住一宿?!?br />
    “好,好,我这里随时向你敞开大门?!崩锨焖祷按判?,又想拥抱弄玉。

    弄玉又推开了他,她的又尖又硬的指尖划破了老庆的胳膊,可老庆不觉得疼。

    弄玉娇喘吁吁地说:“庆哥,咱们是君子之交?!彼低?,拉开老庆家的另一扇门,把门撞上了。

    老庆无可奈何地回到自己的床上,思索了一会儿,恨恨道:“嘿嘿,你是我笼里的一只金丝鸟,你躲得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
     

    第2章


    这一宿,老庆睡得很甜,很踏实。

    他什么梦也没做。

    做梦管什么用,关键是行动。

    融融的阳光泻进老庆的房间,屋里洒满了金子般的光闪,老庆觉得挺舒服。

    弄玉住的房间,门紧紧闭着,没有一丝声响。

    老庆知道模特们生活没有规律,靠着匀称的身材和挡不住诱惑的脸盘,穿着时髦的时装,翘着臀部,在夜总会的台上走一走,也真够气派的;但是为了生存,他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青春褪去。她们一晚上只能挣一百元,如果在散座上陪上客人,喝点茶,跳跳舞,还能有点小费,可是房租一室一厅一月就要一千多元,弄玉和她的女伴甜甜就住在马甸桥附近一个单元里,两个人平摊房租。老庆去过那个房间,他怎么也想像不出来,两个生筝般的玉人,怎么生活在那样一个狼籍的环境里,墙上贴满了周润发和苏菲玛索;

    桌子堆满了废弃物,地板早没了光泽,只有破旧的衣柜里挂满了琳琅满目的时装。卫生间内更是一蹋糊涂,洗衣机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内衣,地上甚至遗留着小烟花……厨房里不堪入目,食物狼籍,方便面里蟑螂很淘气。

    人生真是奇妙,人有两面性,以水为净,以不见为净。老庆不由得想起手的功能,一会儿在如厕时不得不履行他神圣的功能,一会儿又在豪华的餐厅里拿着精美的食物津津有味地吃着,真是不可思议。

    中午12点了,弄玉的房间里还没有动静,老庆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敲了敲弄玉的门,没有动静。再用力敲敲,还是没有动静。他抓住门,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还是没有动静,他感到异样,于是用脚踢门,还是没有动静。

    老庆钻出厨房的窗户,用脚蹬住弄玉所住房间的窗台,探头望去,只见弄玉仅穿黑色的内裤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头摇不止,嘴角流出移物。

    老庆慌了,跳进屋内,用力去摇弄玉。

    “弄玉,弄玉!”

    老庆嘶哑的叫声也没有唤醒弄玉。

    他把头贴在弄玉丰硕的胸脯上听了听,心脏还在跳动。

    老庆拨了急救台,一会儿急救车赶到,老庆慌乱地给弄玉套上黑纱裙,抱起她旋风般下楼。

    急救车驶进北京市急救中心,经过医生的诊断,弄玉服了过量的摇头丸。医生说,她的生命不会有危险。

    老庆听后吁了一口气。他一看急救中心的大钟,已经是中午2时,他想起和雨亭约好下午3时在保利大厦茶屋有一重要会谈,于是打手机给好朋友牧牧,请牧牧来帮助照料一下弄玉。

    真是为朋友而肋插刀,牧牧不一会儿坐着出租车来到急救中心,老庆说明原因留下钱,嘱咐牧牧好生照料弄玉,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保利大厦。

    到了保利大厦,差10分3时,老庆的肚子咕噜噜叫开了,他要了一碗馄饨,一壶碧螺春绿茶。

    雨亭真是守时的人,3时整,跨进茶间,他上身穿一件淡粉色短袖衬衫,下身穿一条浅灰色裤子,一身儒雅之气。

    老庆平生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佐罗,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游侠,一个就是诗人雨亭。雨亭不仅才高三斗,而且为人正直仁厚,有领袖之风。他大学毕业后便分配到天地出版社任编辑,两年前竞聘总编辑之职,调老庆任策划部主任,大胆改革,使出版社的效益翻了两番,无奈正气凛然的文人斗不过满腹机谋的小人,中了暗算,被主管单位突然解聘。雨亭的血压增高,于是办了病休,此时来会老庆,是商讨经营之道。

    雨亭的周围聚集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其中有老诗人黄秋水、青年诗人飞天、画家雷霆、电视台主持人婀娜、新闻记者牧牧、平安等,平时这些才子佳人,或云集山川名胜,吟诗作画,或聚会乡间别墅,谈天说地,或高兴江湖之间,呷酒论史,或栖身古寺烛下,谈经说书,真有些“采菊东篱下,悠些见南山”的意境,又有些“天子呼来不下船,自云臣是酒中仙”之气概!雨亭便是这一文化沙龙的掌门人,这一文化沙龙取名金蔷薇文化沙龙,照老庆的说法,蔷薇花刺儿,有个性,金色的蔷薇象征美好的前景;沙龙的宗旨是亲情友情爱情,让世界充满爱!

    雨亭一落座,眼睛便落在壁上的一幅画上,那是一幅中国画,画面上白洋淀湖波浩荡,芦苇丛中驶出一只渔船,水盈盈的渔家女正操浆前行,船头上立着一只披散霞光的鱼鹰。

    雨亭一边呷茶,一边轻轻吟道:

    舟横翠苇看白洋,如梦如烟野兴狂。

    水巷悠然拾翡翠,云街坦荡沐霞光。

    荷花淀里生荷趣,鸳鸯岛边看鸳鸯。

    醉卧渔歌又一曲,停棹争看鱼鹰忙。

    “好诗,好诗!”老庆抹了一把嘴角的馄饨皮,一边啧啧赞道。

    “原来是白伯骅的杰作?!庇晖そ抗馔T诓璧淖躺?。

    “白伯骅可是有名的才子,人称仕女画的权威?!?br />
    雨亭又看了看四周,只是一片片黄色的竹簾,构筑起一个个茶间,人影幢幢,或细声曼语,或高谈阔论,一股股清新的茶香扑鼻而来……老庆推开碗,说道:“雨亭,就凭着咱们沙龙里那么多朋友,干什么事不成,咱们沙龙可称得上是梁山泊好汉一百单八将,在这里人人平等,可以大碗大碗地吃肉,大口大口地喝酒,有智多星、鼓上蚤、拼命三郎,也有母大虫、花和尚、豹子头,雨亭,你就是呼保义宋江?!?br />
    雨亭笑道:“我可以不招安,最后兄弟们死的死,逃的逃,到头来剩个武松断臂守梁山、时迁哭坟?!?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