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被强奸了之后……/我心哭泣

    点击:
    本书描写的是一个女大学生从应聘到被强奸到最后自己挣扎的一个过程,写的不错,就是本人书做的质量稍微差一些,不过确实是本不错的小说,推荐大家观看
     
    第一章

    清晨,我推开校舍的窗户,一道明亮的金色阳光照射到在我的脸上,我不禁眯起了眼睛。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但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今天这样的好天气而变的开朗,我在北京市区找工作已找了都一个星期了,但我依旧没有找到工作,第一次尝试踏入社会,没想到社会就给我出了这么一道难题。本来我以为凭自己的学历,在社会上找份工作,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可没想到:当人真正与社会接触时,竟是这么的难。

    我把双手高高举起,对着从窗户窜进来的新鲜空气,张开口“咿”的一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我的家在山东一个偏远的山村里。1998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大。成了这个偏僻山村的第一名女大学生。

    临上学的时候,村里的人们几乎都来了。他们在村头排起了长长的送行队伍。那是我一辈子最动心的时刻。乡亲们对我那深深的祝福与期望,几次让我热泪莹眶。当我离开村庄很远的时候,我回过头看见他们依旧立在村头向我摆手。我几乎想跪在地上,来向他们感谢他们对我这些年来,对我的支持和关怀!似乎才能让我一颗不安的心感到稍微的慰悸。

    那一刻我咬着自己的嘴唇发誓:一定不要辜负家乡人们对我的祈望,我要为家乡争光!我要功成名就的时候回到家乡来建设它。

    大学的生活紧张而充实。我继续拼命、专一的学习。在期间,有很多的同学开始在大学里谈起了恋爱。有很多的男同学也给我写来了许多火辣辣的情书:向我表达着他们对我的爱慕之请,祈求我能接受他们的这份感情。但我一封也没有回,有的情书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就扔进了我的书箱里。。他们在背后议论着,说我是一个“冰美人”。更有人甚至叫我是:“木头人”。这一切我并不在乎……因为我心里有更高、更远的理想……我不想让自己过早的沉醉在爱河之中!

    今年是我上大学的第二年了,放了暑假,我想打工挣点钱,以减轻家里供养我上学的负担。家里为了我上学已欠下乡亲们许多的钱。爸爸、妈妈几乎也就只有在我回家的日子里买点肉吃,可每次又都盛在了我的碗里??醋鸥改冈嚼丛讲岳系拿婵?,还有劳累驼了的背,我无法忍受自己再让父母这样为自己辛苦下去。

    我写了封信给家里的父母,告诉他们今年放暑假不回去了。然后就在偌大的北京市区开始找工作。

    但找工作的我非常的不顺利,都被用人单位以工作时间太短或没有大学毕业为理由拒绝了,我也只好选择更低标准的职业。

    在学校的门口的小吃部里,我简单的吃了点食物。然后背着自己的黑色背包,坐上了公交车,又踏上了一天的应聘旅程。

    我按照报纸上刊登的招聘广告接连应聘了几家公司,哎……都没有被录取。

    抬头看看太阳,到跑到西边去了??囱裉煊置皇裁聪妨?。我沿着街道懒散、灰心的走着,看见街边有人在卖面包。自己的肚子也真的饿了,停下来花了两圆钱买了一个。我边吃边观看路边商店的昭示牌,这上面也许就有招聘的告示。

    经过北京华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门口,我眼睛一亮,看见门边立着一个招聘广告。我停下脚步,边吃着自己刚买到的面包边弯下腰看上面的字。

    在最下面的一行写着:招聘一名保洁员,管吃管住每月800圆。我在门口于是把面包大口、大口的赶紧吃尽肚子,走进了公司。

    我赶的正是时候,这是这家公司招聘的最后一天,正在做最后的面视。我要了一份招聘简历表,填完。工作人员帮我把简历送进了正在面视的办公室里。

    来这家公司应聘的人很多。大多是漂亮、年轻的姑娘,她们都穿着时尚的衣服,脸上都画着艳丽的妆。而我却还穿着自己的校服,头发扎的是马尾辫。站在她们的中间,我活象一只丑小鸭混进了一群白天鹅里,想到这儿,我不禁哑然失笑。多亏我报的应聘职位是保洁员,要不可真的闹出笑话了。我躲在她们的身后,向她们打听,她们都是来应聘总经理助理的。老总正在亲自面视呢!

    快要下班了,但来应聘的人,没有被面视的人还有很多。我站在人群最后面东张西望,我想今天也许等不到他们的面视了,正在心里伤感叹息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以为是应聘的人中还有人和我重名,没有答应。但对方又接连叫了几声,我见还没有人答应,于是窃窃生生的站了出来。

    “是你么?怎么这么慢出来?跟我进来!”领我到面视房间的是名女孩,说话凶巴巴的。

    我小心的推开房间的门。房间里有几个人坐在老板桌前,桌字上放着一台电脑。我走进房间,坐在桌子边缘的男人指着他们面前的一张椅子向我说道:“坐吧!”我在椅子上轻轻坐下。

    他们象看希奇怪物一样在我的身上扫来扫去,看的我浑身很不自在!我低着头坐在那儿,不敢抬头看他们。过了好久在桌子最中间的那个胖胖的男人才说话。

    “哦,外表不错。你做过经理助理么?”

    我抬起头分辨道:“我是应聘保洁员的!”

    “哦……没什么。我们这儿相中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迸帜腥怂档?。

    “我怕我做不来,再说我还上学呢,只能在这儿做一个月的工!”

    “没什么。我给你每月3000圆工资,做的好再给你加。你觉得可以吗?”

    天!3000圆,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我家乡的人一户人家劳累一年也就挣几千圆。我不禁“呃”的打了一声响咯,不知是自己刚才在门口吃面包时吃急了噎着了,还是被对方的话惊的。

    “好了,你明天来上班吧,我会派人给你指点工作的,很简单的?!倍苑降幕凹岫ǖ哪阄薹ǚ床?。

    我感觉自己是迷迷糊糊走出房间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会碰上这样的好事。

    出了面视办公室,我转进这家公司的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对着镜子,用手拍了一下自己因兴奋而涨红的脸,小声的问自己:“这是真的吗?”我对着镜子裂了裂嘴笑了。

    我在公司里,很快熟悉了我所做要从事的工作,工作非常轻松。那个胖胖的男人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名字叫张豪。我每天在他办公室的外间帮他接接电话并做些记录,有时帮他整理一下业务数据。为了方便工作,我搬进了公司的宿舍。稍后的一个星期里,日子过的分外平静,悠然自得。

    这天下午临近下班,我正在整理自己桌子上的资料,张豪走到我的身边笑着问:“工作做的还应手吧?”

    我站起身来回答道:“谢谢张总关心,还行!”

    “今晚有时间吗?”张豪接着问。

    我以为张豪要让我晚上加班,于是回答道:“有,张总有什么工作需要我来做的,尽管吩咐!”

    “哦,工作就不用了。你都来公司这么长时间了,工作做的也很不错,我想请你吃顿饭?!?

    “张总,也太客气了。我也没有做出什么出色的工作。张总还是不要破费了!等我发了工资,还是我请张总吃饭吧!”

    张豪见我这么说笑的更开心了,说:“呵呵……你请我吃饭?你这点工资还是省着吧!不过,你说话还真是傻的非??砂?!我就喜欢你这点,你不象那些见了钱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孩。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听张豪这么说,我感觉自己的脸变的好烫好烫,我不禁底下了头,用手摆弄着桌子上的资料。

    “好了,别人让我请她吃饭,我还不请呢!咱们也熟悉、熟悉,怎么说你在我的公司里工作,不能天天见了象个陌生人似的。大家不仅只要在工作上交往,在生活中,也要多多交往、相互了解,可以做好朋友吗!”

    张豪不再与我分辨,扔下一句话:“就这么定了,下午下班我在门口等你!”说完就走了。

    下班以后,他在门口把我截住,我推辞不过去,就只好坐进了他那黑亮的轿车。

    在吃饭时,张豪向我讲了他许多的个人经历和商场上的笑话。刚开始我还很缅片、拘束,但很快被他爽朗的笑声和精彩的故事所吸引,自己慢慢融合在了这活跃的气氛中。

    吃过饭,服务员到桌前报餐费,这顿饭竟花了一千多圆钱,惊的我张着大口半天没合上,但张豪满不在乎的就结了帐。

    张豪开车送我回住处。我坐在车里,听着车内飘扬的轻音乐,这一切让人的心感觉很兴奋,我静静赏受着此刻的美妙感觉。

    夜幕下的北京,到处灯火辉煌。路上的车辆如水般涌流。我在心里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开上自己的车该多好呀!正当我陶醉与此景遐想时,我却发现车子驶出了市区。

    “张总,走错了吧?我们怎么出市区了?”我忙喊道。

    “哦,我是老北京了,你以为我会走错路吗?我在郊区买了一栋别墅,今天我高兴。带你来看看?!闭抛芑卮鸬?。

    但我的一颗心却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我努力让自己不要往坏了想。从张豪的脸上,看上去他是很善良的,我不相信他会对我做出越格的举动。

    天空阴沉沉的。星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一颗也找不到。月亮只是偶尔从云彩里伸出头,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又躲进云彩里睡觉去了。

    我们来到一处偏僻的别墅群里,在一座两层别墅前,张豪停好车。带我走进了房间。

    房间装修的很豪华??吞锏踝虐哽档牡醯?,洁净的地板几乎能照出人的模样。张总边对我介绍边带我走向二楼,二楼有间书房、卫生间和卧室??泶蟮奈允曳抛乓徽糯蟠蟮娜崛淼拇?。

    “怎么样?喜欢吗?”张总问我。

    “喜欢,太美了。这要很多钱吧?”我边看边回答,完全被这精美的房间所陶醉。

    “那给我做情人吧?我把这房子送给你过来住?!?

    我一惊,没想到张总会对我说这样的话。

    “张总,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张总一脸认真的说。

    “我……我没这个福分?!蔽亦乃?,我感觉有股不详之云向我拢来忙又说道:“张总,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