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育11选五遗漏:美貌打工女遭遇权贵后的多舛命运:魂断欲海

    点击:
    美丽、聪颖、温婉的山乡姑娘胡建兰来到城市打工,被松江市副市长陆方尧一眼相中,惨遭暗算和奸污之后,被迫当上了坐台女,后来她虽脱离苦海创办了自己的事业,但最终还是被罪恶势力逼上了绝路……
    小说围绕这一中心线索,多侧面、多领域、多层次地反映了商品经济条件下的种种社会现象。   

    第一部分   

    魂断欲海1(1)   

    街道如星河坠落,楼群如琼宇仙境,松江市的夜景既虚幻又迷人。

    位居松江市繁华地段的圣华大酒店的一楼大堂,今夜灯光格外辉煌。酒店的旋转大门和通往楼上的几部电梯,人进人出,熙来攘往,热闹非常。

    大约八点多钟,从旋转大门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位,像是一个级别不低的领导干部,他中上等个头儿,西服革履,气宇轩昂,大脸膛,直鼻梁,头发稀疏,目光犀利,满面红光。跟在他后面的那个年轻人,像是他的秘书。

    早已等在大堂的酒店女老板贾兰姿,赶紧迎上前去:“陆市长,您昨天刚从党校学习回来,今天又陪北京客人在市里转悠了一天,怎么晚上也不好好休息一下???”

    “哪敢休息,工作要紧??!”这位被称为“陆市长”的人,名叫陆方尧,他是松江市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掌管着全市的招商引资、

    城市建设、土地使用和税收财政等大权,虽说现在他还只是市政府的二把手,却也是个地位显要、权倾一方的人物了。他说完了上面的话,又对他面前的贾老板笑笑道:“国家××部的领导同志来了,我能不多接触接触吗,与他们搞好关系,多要几个项目,就等于为咱市添了几座金山,这也是为民造福嘛!”

    “说得也是,陆市长的心里总是时刻装着群众?!奔掷甲怂底?,凑到陆方尧跟前妩媚着双眼小声问道,“这回该升‘一把’了吧,党校也上了,缺的这一课也补上了,再不提拔可就有点那个了?!?

    陆方尧上党校的事儿,贾兰姿一直极为关注。她知道,现在的党校,除了轮训干部外,重要功能之一就是培养即将被提拔重用的干部。陆方尧从党?;乩春?,如能被提拔为市政府的“一把”,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件大事,因为她与陆方尧之间,早已建立了那种命运相系、利益攸关的关系了。

    贾兰姿的话陆方尧也不会不动心,但他却装着毫不在乎地淡然一笑,说道:“哎——提拔不提拔,那是组织上的事儿,我就好好干工作就是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陆方尧一眼瞥见总服务台前站着一个艳丽而又端庄的姑娘,禁不住在心里“呀”了一声,然后就用嘴向那姑娘站着的方向努了努:“那个姑娘长得好漂亮啊,她叫什么名字,在你这干什么工作,我怎么不认识?”

    贾兰姿回头一看,原来是胡建兰站在那里,她正向总服务台的几个服务员说着什么,于是便对陆方尧狡黠地挤挤眼睛:“漂亮吗?她叫胡建兰,是我这大酒店的大堂经理,她来这儿只有三个来月,您在外面学习,上哪儿认识?!?

    “她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陆方尧很想了解一下这个姑娘的来历。

    “外县来的,是个村姑?!奔掷甲斯室獗岬土撕ɡ家痪?。

    不过,胡建兰真的是个“村姑”,她来自某省林海县琵琶镇。由于她的家乡地处深山区,交通闭塞,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胡建兰的父亲原是乡中学的校长,不幸于十年前因一起

    车祸而撒手人寰,母亲体弱多病,已于三年前病退回家,弟弟妹妹正在读着高中。胡建兰于一九九六年秋天高中毕业时本已考上了大学,但她为了承担起家中“老大”的责任,便放弃了升学机会,并于来年的春天就一个人独自来到松江市闯世界。她想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多赚些钱,给妈妈治病,供弟弟妹妹读书。

    可是,这美丽的城市中却又隐藏着过多的光怪陆离的东西,并非像她想象得那么美好。她开始是在一家饭店当服务员,工作时间长,住宿条件差,她都可以忍受,最令她难以接受的就是那些黑心的老板找个理由就扣工资,到头来一算,每个月她也只能剩下二三百元钱。

    在饭店打工赚不到钱,她又去了一家夜总会当了“三陪”小姐。她听人说所谓“三陪”就是陪着客人跳跳舞、唱唱歌、聊聊天,而且挣钱较多。谁知那夜总会跳舞就闭灯,那些骚男人,不是将她搂得紧紧的,与她贴面而舞,就是动手动脚在她身上乱摸一气;有的还强拉硬拽地要她跟他们到宾馆开房上床。胡建兰实在无法忍受诸如此类的欺侮,没干上半个月就离开了夜总会。后来她见华美理容中心招工,就上门应聘。

    女老板曲美妮见她长得艳如桃李,人又淳朴老实,便痛痛快快将她留了下来。但那女老板又告诉胡建兰:你暂时只能做些打水扫地之类的粗活,等过些日子再给你安排一个“好活”,叫你学点技术。胡建兰是个实心人,她每天起早贪黑勤勤恳恳地做着她应做的一切,并对各位师傅和师兄、师姐毕恭毕敬,只等着老板娘为她安排一个“好活”,学点技术多赚点钱解决家里困难。而不久就被贾兰姿发现,并挖了过来。

    陆方尧听贾兰姿说那姑娘是个“村姑”,似有轻蔑之意,便赶紧纠正说:“村姑怎么了?英雄不论出处,美女莫论出身。古代皇帝身边的后妃,并不都是来自贵胄名门,有的出身也很卑微,可是她们却能争宠于后宫?!彼饷嫠底?,那面眼光又在那个叫胡建兰的姑娘身上游来爬去,而后又回过脸对贾兰姿说,“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大酒店是个五星级酒店,经常来这里下榻的、吃饭的、办事的,不是官员、大款,就是外宾,所以在你这里工作的迎宾员、服务员以及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应该找些有模有样的,而且素质要高,他们也是你这大酒店的一个门面嘛!一道风景嘛!往大了说,他们也是我们松江市的一种投资环境嘛!”

    “是,是!陆市长说得对!我这不按照您的指示办了吗。您看我这大酒店里最近招来多少漂亮姑娘、小伙?!奔掷甲艘幻嬗肼椒揭⑺敌ψ?,一面又向陆方尧的秘书小国递了个眼色,“不信您问问国秘书?!?

    陆方尧在外地学习,国秘书只在家里做些收收发发或上下左右联系的事,因为事情不多,他也时常来大酒店吃喝会友,因此对这里的情况也略知一二。他见贾老板叫他为自己的话作证,便会意地笑道:“确实,最近圣华大酒店来了一批俊男靓女,大家都说贾总很有经济头脑?!?

    “这就对了!五星级大酒店就应处处高标准,严要求?!甭椒揭⒙獾氐愕阃?。

    贾兰姿一面与陆方尧说着话,一面又用温柔的眼光看了陆方尧几眼:“陆市长好像比去党校前胖了不少。听说现在上党校就是那么回事儿!”

    “啊,啊,是,是……”由于陆方尧还在神情专注地望着那位叫作胡建兰的姑娘,便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待他回过神儿来时,又感觉方才说的话有些不妥,于是便又纠正道,“也不能那么说,半年时间还是学了不少东西的嘛!”

    陆方尧今晚来酒店的主要任务是要与北京的客人聊聊天,拉近感情,乘机多要点项目,多要点资金,他急着要上楼,便又对贾兰姿说:“我现在就上楼看客人去了,等有时间咱们再聊?!彼底?,就与秘书小国奔向了电梯门口,一面又回头向总服务台那面望了几眼。

    贾兰姿将陆方尧和国秘书送进了电梯,又在大堂里转悠了一圈,便欲回到自己在酒店四楼的办公室处理工作。因为她想顺便视察一下酒店各经营部门的情况,因此没有乘坐电梯,只是顺着楼梯拾级而上。她一边走着一边想道:“这个陆方尧啊,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还是在秘书跟前故作深沉。他最应该明白我把胡建兰弄来的深意,但他却居高临下地教训我说:形象好、素质高的服务员是酒店的一个门面、一道风景,也是市里的投资环境??筛匾氖?,我把胡建兰弄来可是另有目的的??!”

    确实,贾兰姿几乎是把胡建兰从别人手里抢到大酒店来的,其用心不可谓不良苦。说起来,这里还有一段陆方尧并不知晓的故事呢。

    四个多月以前,也是一个灯光灿烂的夜晚。位于闹市区的华美理容中心门开处,进来一位穿着讲究、体态

    性感、派头十足的中年女人。这女人就是圣华大酒店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贾兰姿。

    正在与客人说笑着的理容中心女老板曲美妮,一见贾兰姿走了进来,便立即眉开眼笑地迎了过去:“哟,贾姐来了,怎么事先也不打个招呼,我去接接你呀!”

    贾兰姿笑笑说:“我就过来给头发焗焗油,有什么好接的?!?

    “正好那边还有一个贵宾座,快来?!鼻滥菟底?,就满腔热情地将贾兰姿引到一个豪华的美发转椅旁边。

    贾兰姿一边与曲美妮唠着嗑,一边脱着外衣,刚一坐到豪华转椅上,一眼瞥见了正在打扫卫生的胡建兰。她用眼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禁心里叹道:“哟!这可是个万里挑一的漂亮姑娘!”她又仔仔细细远远地瞄了几眼,只见那姑娘约有一米六八的个头儿,身材匀称,腰细臀圆,胸部丰挺,面容俊秀,皮肤白皙,而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美丽动人。尤为可贵的是,这姑娘气质高雅,落落大方,显得很有教养。顿时,贾兰姿心中闪出一串映像:近些年来,大家都在热搞“美女经济”,什么世界小姐、

    环球小姐、国际小姐、亚洲小姐、中华小姐的大赛一个接着一个,许多商家也都拿漂亮小姐大作文章,在他们的运作和操纵下,服装小姐、广告小姐、汽车小姐、导游小姐、礼仪小姐、迎宾小姐、楼盘小姐、皮草小姐、泳装小姐,还有什么“三陪”小姐、坐台小姐、桑拿小姐、按摩小姐,也都纷纷登台亮相。

    她在心里说道:“美女是什么,美女就是高级商品,美女就是迷惑男人的尤物。手中有了美女,何愁迷不倒大官,何愁办不成大事,何愁赚不到大钱?!毕氲秸饫?,她心中突然一亮,接着又在心中感叹道:“这商品经济真是伟大,它竟能将美女变成一种经济?!奔掷甲嗽较朐礁械接Φ苯夤媚锱阶约菏掷?,于是便一边接受着美发师的服务,一边询问理容中心的曲老板:“大妹子,那边打扫卫生的那个姑娘,是哪儿来的,在你这儿做什么工作?”

    理容中心的曲老板略带几分神秘地对贾兰姿说:“外县来的,你看这妞长得多靓。实不相瞒,暂时我先让她干点粗活、杂活,以后——”曲美妮将嘴附到贾兰姿耳边,“我现在正在装修一个按摩室,等装修完了,我就让她学习按摩——搞异性按摩。那时,那些骚男人还不得闻着味儿就呼呼往这蹽呀!”说完居然乐得嘻嘻嘻笑了起来。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