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窥情:官心计

    点击:
    我,张子健草根,遇到美女上司后,久未升迁的仕途,有了转机,开启了一条另类的升迁之路。
    光明与黑暗,阴谋与爱情,权谋与博弈,阴谋和阳谋,种种交织,悲欢离合,旖旎风情,伴随着一条等级森严,义务与权力挂钩的官场之路。
    一路走来浮浮沉沉,一路走来筚路蓝缕,莫道不消魂,唯有官场红颜陪伴,莫道不伤人,唯有仕途官…

    第一章我的郁闷

    “这个办公室里就你一个人吗?”不过声音有些冷,听起来很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来的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美女,秋水般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精致的瑶鼻,还有那温润红唇,微微撅起来,就像用水刚刚洗过的樱桃,让人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鼓鼓小西领式的衣服下,露出白皙滑嫩的脖颈,我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那V型衣领里窥去,天,一抹粉红色,我好喜欢。

    我略通相术,美女眼睛就像一汪水灵灵的泉水,而且眼窝深陷鼻子高挺,嘴小且嘴角微微上翘,从面相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人极容易情动。

    不过唇线分明,看起来就像刀刻斧凿一般,说明美女属于心坚志强之人,给人外表很冷,不容易接近。

    但是一旦有人攻陷了她的城堡,嘿嘿,来一曲春江花月夜,那可是无上的妙境,想到这里我露出近乎痴呆的笑容,嘴角流出口水。

    “我问你话呢!”冷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美女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很富有侵略性。

    猛然醒悟,回过头看了看,转过头很肯定的说道,“目前应该就我一个人!”

    “其他人都去哪里了?”美女问道,忽然嘴里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用手指着我气急的说道,“混蛋!”,接着转身匆匆离去。

    有些不明就里,我擦,不就是看看,也不至于被你骂成混蛋吧!忽然觉得凉嗖嗖的,低下头一看,靠,刚才上厕所忘了拉链,似乎在提醒对方——我在,故我在!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拉着裤链低声说道,当然这句话只有自己能听见。

    不过刚才美女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什么国际章,什么范爷,什么神仙姐姐,在对方的艳光笼罩下,统统都是狗屎。

    今天真是出门撞太岁,忘拉链还能背个?;斓暗暮诠??这可算是一等一的奇葩??!心里有些憋屈!

    确实我挺憋屈,尽管经常被人叫老张,可我真的并不老,只有三十四岁,可放在仕途上来说,三十四岁的副科可真的是有点老了。

    我还记得二十六岁提副科的时候意气风发,给自己定了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规划目标。

    可是一个短期的规划目标到现在整整八年还没有完成,难道混仕途比特么的打小鬼子还难吗?

    看着身边的如自己的不如自己的同事,慢慢一个一个的超过自己,他们嘴里的称呼也从“张科”、“张哥”一路下跌到“老张”。

    我心中也未免生出“妈妈的”想法,也有了许多的牢骚和不平衡,但此心事又不能与君细说,只好借于一种YY的方式,自嘲自己是“官场上的守望者”,自诩冯唐李广。

    这一次的提拔候选人的名单上本来就有我的名字,可是最后的结果却又一次沦为陪太子读书的份儿,领导评议结是没超过“孙三”。

    看着别人满面春风,近乎把跑马的快感全写在脸上,我也只能勉强的牵扯着嘴角露出亦酸亦苦亦涩的笑容,其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走出了办公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想把胸中的块垒,凭栏一吐而尽,怎奈块垒磊的的太高了,怎么吐都吐不尽,只好留给自己慢慢的消化。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电话响了,走过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处长大人的声音,“小张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好的,好的!”我点头哈腰的回答,尽管对方看不见。

    处长的办公室在四楼,而我的办公室在二楼,低头拾台阶而上,正考虑什么事,就听见头顶传来清脆的鞋跟敲击路面声。

    循声望去,只见黑色真丝百褶撒花短裙,在往上是……,直接钻进自己的眼睛,眼神瞬间定格了,脑袋嗡的一下。

    “你这双贼眼睛看什么?”一声轻叱。

    我回过神向上看去,只见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柳眉倒竖,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怒视着他,同时那个身体向旁边挪了挪,将一瞥春光隐藏了起来。

    我,我就是随便一抬头,真是比窦娥还冤!等等,这不是刚才那个极品美女吗?我愣愣的看着对方,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看,信不信我把你的贼眼珠挖出来!”美女看见我还看她,不禁更加生气,大声的呵斥道。

    急忙闪到一边,低下了脑袋。

    美女看见我低下头向旁边靠,鼻子轻轻哼了一声,“混蛋!”,带着胜利者宽容的姿态向楼下走去。

    我忽然想到什么,急忙抬起头说道,“小心!”。

    可就在我说话间,美女惊呼,脚一滑,倒了!

    不扶老太太可以,但是不扶美女不行,立刻伸手将对方揽入怀中!

    好大哦!

    原来美女走过身边,我忽然想起,其中有阶楼梯缺了一块,已经摔倒了好几个人,可是等张口,美女的脚以踩上去,然后,我的手,你懂得!

    “你干什么,你给我放手,快点放手!”美女大声喊道。

    这声叫喊引得周围办公室里的人出来观看,结果看见我怀中抱着一个挣扎的千娇百媚大美女。

    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胆子太大了吧!

    我急忙缩回手,美女站定身子,一个黑影带着风声过来,等我反应过来,一声脆响,脸辣辣的疼,打得有些懵。

    哥们是做好事,结果还挨了打,这,这不科学??!顿时怒火往上撞,瞪着她。

    此刻我脸涨得通红,额头青筋毕现,看起来有些狰狞,美女看见这个样子,顿时有些害怕。

    “你,你想干,干什么?”

    “你摔倒我好心扶你,结果还打我,我倒要问问你什么意思!”我愤怒地说道。

    人们听见我这么说,看了看站的位置,顿时明了,因为从这里摔下去的人已经好几个了,现在魏副处长还在医院躺着呢!

    “小张干什么!”头顶传来颇有威严的喝止声。

    我抬起头看去,只见处长大人正用牛眼大的眼睛瞪着,说话的声音自觉不自觉的小了,用委屈的表情看着处长大人,“处长她……”

    我还没有说完这句话,就被处长大人喝止道,“她什么她,快点跟柳处长道歉!”

    啊,我道歉,有没有搞错,我做了好事要道歉,这,这,太不科学了!听到这句话我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难道你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快点道歉,你听见没有!”处长大人的声音越发严厉,同时却向我使了个眼色。

    我有些糊涂,但知道处长大人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忍了忍咬了咬牙,冲着美女说道,“对,对不起!”

    美女知道自己有些误会,可又咽不下这口气,于是狠狠剜了我一眼,“混蛋”

    正准备走,可左脚高跟崴掉了,她并不清楚,嘴里发出一声惊呼,接着又倒向了我。

    我本来想躲开,可是一想到如果真的从这个楼梯滚下去,万一有什么好歹,自己也于心不忍。

    没办法哥的缺点就是怜香惜玉,于是直挺挺的站着也不伸手,任凭对方倒过来。

    也幸亏有这一下缓冲,美女才没有从楼梯上滚下去,只是一屁股坐到了台阶上,这一次我看得分明,粉色半透明的。

    美女也反应过来,急忙用手捂住了裙裾,抬起头怒视着我。

    我将双手一摊,脸上带着无辜的表情说道,“这一次我可什么都没干!”

    “你!”美女怒视着我,一时气结不知道说什么好。

    处长大人见到这个情况,急忙招呼几个女同志,将美女扶起来,美女看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你好,我记住你了!”

    我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不过心里挺郁闷,怎么就平白无故得罪个女人,而且是个超级大美女,被超级大美女惦记感觉是一件好事,不过这种惦记与私情无关的时候,那就很头疼了!

    “李哥喝酒去,今儿我请客!”同一个办公室里的同事小刘招呼着我。

    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小刘,“二十大几的人了,一点正形都没有,和你说过几百遍了,尽量稳重一些。”

    “知道了李哥,你也说过几百次了,我也听过几百次了,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晚上金盛世啊,嘿嘿不过你签单。”

    “又琢磨我,你小子什么时候也能拔拔毛呢?今天我心情不好,你请客啊,否则我不去。”

    “好好我请客我请客,”小刘笑着说,我的气刚顺一点,下面的话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不过你掏钱。”

    “你这个臭小子,”我做势要打,小刘口中叫着“我闪。”转身跑了。

    看着小刘远去的身影,我笑着摇了摇头,但是心中却不可否认对小刘青春活力的羡慕,难道我真的老了吗?苦笑着摇了摇头慢慢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二章新领导上任

    晚上两人坐在金盛世酒店大厅的一张桌子前,我举起酒杯,和小刘碰了一下,一扬脖倒进了嘴里。

    耳边响起一个很“恶毒”的声音“哎呦,酒量又见长了,我看你下回再不被提拔,你的酒量还得涨,嘿嘿”小刘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很大度的挥了挥手张嘴就来,“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妻儿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