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基本走势图:权力交易真相:官场红颜

    点击:
    女人、权力、官场是一个强劲的组合,幕后总是有太多的阴谋、情欲、爱恨等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事。笑靥之下,往往掩盖着虚伪与狡诈,潜伏着阴谋和暗算,商场之上,还会存留几多纯朴与真实?图谋不轨者没有丑恶之分,包藏祸心并不是那些面目可憎者的专利,有谁知道那些和善可亲之人会不会是笑里藏刀昵?那些含苞绽放的妖艳花朵,往往潜伏着致命的毒素与邪恶,有谁知道,就在如此霞色娇妍的景致背后,却也会隐藏着罪恶与血腥。

    第1章 父母官拜访美女主持

    左岸咖啡馆。

    这是省城红洲市蛮有品味的一个社交场所。来这儿谈恋爱的寥寥无几,几乎都是谈生意的。似乎应验了那句古老的箴言:上帝目光所及,皆可交易。

    我喝的是绿茶,婷婷喝的是咖啡。据说,喝绿茶的人比较保守,喝咖啡的人比较时尚。

    美女婷婷,真名陈婷,在省电视台一个“美女夜话”栏目做主持人,深得广大观众和台领导的喜爱,于是,台里台外都称她为美女婷婷,而陈婷的真名却逐渐被人忘却了。

    其实,美女婷婷并不属于天姿国色之类,但她绝对可爱,无论是说话还是办事,都让你感到很舒服。究竟什么地方可爱,你可能无法一下子说出个一二三来,但观众和同事、朋友、领导就是喜欢她。

    婷婷来自于江南的一个小山村,村里、镇里和县里的老乡和领导,无论大事小情都会拜托她的父母来找她帮忙,而她又不好驳了父母和乡亲们的面子,最后比较难办的事竟然办成了。办成了一件事,接踵而至的事就会越来越多,于是,村里、镇里、县里的领导,都知道省电视台有个婷婷能办事,也愿意办事。

    “老家的一位县委副书记要当县长,这样的事也要找我这个小主持人,烦。王兄,你看我办还是不办?”美女婷婷对我说。她说“烦”的时候,柳眉微颦,朱唇微翘,眉目间透露出一种半是烦恼,半是享受的神态。

    我对婷婷说:“这件事不办是不行的?!?br />
    “为什么呢?”她歪着头,琥珀一样的眼珠子扑闪扑闪的。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婷婷真可爱。

    婷婷一大早就将我叫到这家咖啡馆来讨论这等机密事,是因为我们关系“特铁”。但是,在此,我郑重声明,我与婷婷的关系绝对纯洁。我们在高中时是同学,她当时扎着麻花辫子,显得特别纯净秀气,是我暗恋的对象。各自大学毕业后在省城相遇时,她已为人妻,而且芳名远播,我也就打消了吃“天鹅肉”的念头。

    后来,接触久了,我们成了兄妹一般的朋友。现在这世道,朋友太难得。富兰克林曾说过:“有三个朋友是最忠实可靠的老妻,老狗和现款?!比缃窭掀薅疾灰欢ㄖ沂?,倒是老狗和现款还比较可靠。当然,世界上还是有朋友的,虽然无需打着灯笼去找,但却像沙里淘金而且还需要长时间地洗炼。一旦真的铸成了情谊,便如同钻石。

    在一次高中同学聚会的酒宴上,有个男同学公开出卖了我早已埋藏的“暗恋”,当时婷婷似乎不太相信,一脸的迷惑和感慨。我借着酒兴,要求与婷婷喝交杯酒,以了却那一段城南旧事。婷婷居然爽快地答应了。我们在众人的吆喝声中,完成了这一伟大而激烈的壮举。但对于婷婷这样的美女,我有时难免有天生的臆想,却实在不敢有更多的奢望。因为活动在婷婷身边的男人,绝对是中国当代最为骄傲的一类厅局级以上的领导干部、资产过亿的大老板、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之类的人物。

    上午十点钟,咖啡馆里除了我们两个,只有靠墙角的卡座上,有一对年龄看上去不太和谐的情侣抱在一起,耳鬓厮磨地说着恐怕谁也听不懂的悄悄话,说不定也是谈生意的。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在婷婷面前显示出我的存在价值。在此,我要特别交代一下,我认为自己是属于那种非常有智慧但却又无能力的那类人;而且,我还脸皮薄,在大庭广众之中不敢多说话;但是,如果在只有一两个人或像现在这种,这样宁静的咖啡馆里,我的智慧和口才将会发挥得淋漓尽致,有时还会爆发出绝对让人刮目相看的效果来。

    我分析说,作为家乡的父母官来求你办这样的天下第一难事,说明你在父母官心里的位置是多么的重要,他相信你能够办好。再说了,他这样一个县委副书记,要转正为县长,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如果通过你的努力办成了,这位副书记、以后的县长不就是你的人了?整个县里的资源,你和你全家不是可以共享了吗?

    我认为这件事,首先要确定是否帮这个副书记的忙,然后才是进一步策划怎么帮的问题。其实,我心里清楚得很,婷婷是愿意帮这个忙的,只是还有点拿不准这单“生意”的分量。

    “父母打了好几次电话了,李书记人也来了红洲市,等着要和我见面呢!”婷婷说,“实在不好意思,一大早就把你叫出来?!?br />
    一般来说,级别高一点的领导如副厅级领导,或有点钱的老板如现金超过三百万的老板,早上十点钟以前起床并且能够出来谈事的人,实在不多。他们这些人的活动大多选择在晚上,谈公事、谈私事,做正事、做歪事,晚上是极佳的时段。

    而对于像我这样在政府部门做一个科级公务员的主儿,工作时间绝对要随着领导的需要随时随地变动的。早上八点钟一定要起床等待领导的召唤,晚上不到凌晨一二点是绝对不敢安心睡觉的,手机绝对要二十四小时处于开机状态,即使领导在床上休息或耕耘,也得随时准备着,不敢怠慢的。婷婷说一大早打扰我,其实是安慰我的客气话,作为一个小科员不存在打扰不打扰的问题。

    “李书记既然来了,就把他叫过来,先问问他的情况,再商量下一步怎么走,应该找谁的问题?!蔽叶枣面盟?。

    婷婷说:“李书记就在楼下?!?br />
    婷婷拿出手机打了一下电话。不一会儿,李书记和另外一个男人就上来了。

    李书记没有想到还有我的存在,一时有点措手不及。婷婷赶紧介绍说:“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省政府办公厅的王处长?!?br />
    “王处长,您好?!崩钍榧巧陨哉蚨诵?,赶紧上前双手握着我的手。

    “王处长不是外人?!辨面貌钩湟痪?。

    与李书记同来的人手里提了两个小袋子,可能是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其身份多半是他的司机或秘书,毕竟他也是一个县的书记,自己不可能提着礼物乱跑。婷婷显得很从容,看来这样的场面她见得多了,随手将两个袋子放在沙发的另一边,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不知道王处长也在,不好意思,没有给王处长准备礼品?!崩钍榧歉吹娜耸沽烁鲅凵?,那人转身就走了。

    我赶紧掏出烟来,给李书记递了一根,自己再点一支。

    “李书记喝什么茶?”我招呼着给李书记让坐。

    “李书记坐这边,我们好说话?!辨面谜酒鹄?,将自己座位让给李书记,自己坐到我的边上。

    “婷婷父母对我很关心,早就想来看您了?!崩钍榧切ζ鹄绰扯际呛焐杖?,眼睛眯成一弯娥眉月。他身材胖胖的,笑起来活像一尊弥勒佛。也不知是因操劳过度,还是溢脂性脱发,圆溜溜的秃顶,完全可以用“中间溜冰场,周围铁丝网”来形容,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绝顶”的主儿。

    婷婷与李书记正说着客气话时,被李书记支使出去的人提着几袋东西又回来了。

    “我看到王处长抽烟,车里正好放了几条烟和几瓶酒,也是别人送的,送给王处长交个朋友?!崩钍榧钦酒鹄唇庸毯途品诺轿易奈恢帽?。

    我赶紧站起来想推辞一下,婷婷拉住我的衣角说:“李书记又不是外人,你客气什么?!?br />
    这时,我才发现,李书记和他的这个跟随者绝非等闲之辈。因为李书记确实不知道我的存在,也没有交代那人去干什么,居然如此默契地完成了这一连串的动作,让人感到这一切都是非常自然的水到渠成,不露半点人工痕迹。民间传说,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追随者,确实不假。

    这回轮到我不好意思了。我本来不是处长,但又不好意思纠正婷婷的说法,更不好意思的是,我在推辞的过程中,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下袋子里的东西,除了两瓶五粮液,还有四条软中华烟。

    李书记从小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婷婷,婷婷瞥了一眼就随手递给了我。原来这是一张李书记的个人简历。

    李鳅生,黑龙江哈尔滨人,1969年出生,现在鸿陵市鸿陵县任副书记,此前长期在乡镇工作,历任镇长、书记、副县长、政法委书记,两年前担任县委副书记。

    简历里的业绩介绍中有一两个错别字,但我见怪不怪。这年头,到处都是错别字:愚民同乐,植树造零,白收起家,勤捞致富,择油录取,得财兼币,检查宴收,大力支吃,为民储害,提钱释放,攻官小姐……实在不足为奇。

    “李书记确实资历丰富,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干上来的?!蔽宜?。

    “扎扎实实干事有什么用呢?”李鳅生说。

    李鳅生告诉我们,两年前,组织上安排他当副书记,就是为他接任县长作准备的,老县长今年刚好到了退居二线的年限,不料常务副县长找了一个据说是中央已退休的领导的公子,这位公子与省政府曾经担任其父亲秘书的副省长打了招呼,市委组织部只好改变了原来的安排,内定常务副县长接任县长,组织部都已考察完毕,下个月就要宣布上任了。

    李鳅生说:“组织部太没有原则性了,部长都已找我谈了话,说变就变了?!?br />
    “论工作能力、论工作业绩,她根本和我不是一个档次,三十多岁就凭着有点姿色讨好领导当了常务副县长,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想当县长,不就是上面有人吗?”李鳅生愤愤不平起来,一扫先前的温顺谦和,脸红脖子粗地骂道,“妈妈的,我算是明白了,干实事是没有用的,关键是上面有没有人?!?br />
    “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个坊间流传的笑话?!笨吹芥面煤屠铞加行酥?,我便接着说下去。

    “有五个女干部竞争一个职位,最后有四个落选了。领导找落选的四个女干部谈话,问的话是一样的,只是回答不同。领导问:你知道为什么落选吗?第一个答:知道,我上面没人。第二个答:我上面有人,但他不硬。第三个答:我上面有人,他也很硬,但是我在下面没活动。第四个答:我上面有人,他也硬,并且我在下面活动了,但是我没有出血!”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