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点击:
    庄俊生和吕中.董成龙是大学同窗好友.三兄弟毕业后走上了三条不同的人生道路.庄俊生从乡镇小职员开始神奇晋升.官越做越大.桃花运却越交越多.各路美女接踵出现在他的仕途生活里.面对金钱和美女的诱惑.是出淤泥而不染还是同流...

     001关键时刻老婆来电

    胡雨蝶的电话来得很是时候,庄俊生刚刚跟林雪偷吃禁果,冥冥中就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庄俊生有些慌乱地爬起来,手都在颤抖,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的出轨,尽管他觉得这是爱情。他觉得自己跟胡雨蝶之间的夫妻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也许应该跟胡雨蝶摊牌了,或者自己等着被胡雨蝶休掉,这是必然的结局。

    林雪无声地哭了,她的身子真白,牛奶般的白。正是林雪的白,在庄俊生见到她的第一面就被她吸引了,只是当时他刚参加工作,还很内向,跟女生说话都会脸红。林雪说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次庄俊生牵着她的手,走过乡政府新楼前的碎石路的经历,也就是在那一刻起,林雪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你怎么哭了?”庄俊生俯身过来,用手帮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疼……”林雪起身,身下的蓝色床单上,盛开着一朵鲜艳的红梅。

    “林雪,你?”庄俊生没有想到,林雪竟然是雏女。

    林雪下床,光着身子,走路的姿势有些蹒跚,她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洗手间。庄俊生心里却七上八下,林雪还是个姑娘,自己把人家的雏女宝给破了,他很是惶恐,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怕什么来什么,看来电号码,是老婆胡雨蝶打来的。胡雨蝶是县一中的语文老师,平时都是自己给她打电话,而她轻易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这个时候来电话,一定是有事儿。

    庄俊生看了洗手间一眼,那里传出来淋浴的水声。庄俊生连忙跳下床跑到房间的阳台上,赶紧接听了老婆大人的电话。

    “雨蝶,怎么了?”庄俊生接通了就抢先说道。

    “俊生,你在哪儿呐?”胡雨蝶的声音很冷淡。

    “我,我在宿舍啊,有事儿吗?”

    “怎么?没事儿我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你干嘛呐?是不是屋里有人啊,你说话咋有些不正常???”胡雨蝶的声音徒然高了八度。

    “没有没有,你看你老是疑神疑鬼的,老婆,我晚上吃饭的时候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吗,我真的就一个人……”

    “行了,明天回来一趟,我妈来依原县了,我妈叫你回来有话跟你说!”胡雨蝶向来就是这样说话的,从来都是我妈我妈,让庄俊生有种感觉,自己就不是他们胡家的女婿,胡家人就没有把他当作家中的一员。

    “哦,那我得请假了?!?br />
    “请假就请假,我妈来了,县委书记县长都得陪着,你来露个脸,对你这个窝囊废有好处,明白不?”胡雨蝶的声调依然很高。

    庄俊生心说,我才不是窝囊废,他点头道:“明白……”

    庄俊生的岳母苗敏可不简单,她高高在上,现年47岁,就已经是北疆省发改委的副主任了,副厅级干部。别看是个副厅级,全省各地级市的正厅级市委书记市长都得看她的脸色。发改委是立项审批机构,握有经济政策的监控和价格制定的大权。而苗敏这个副主任就是市县级重大经济建设项目立项审批的主管,她要来依原县,书记县长当然要陪着,就连林海市的书记市长都得陪着。

    “你老婆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林雪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突然的一句话,让他心惊肉跳!

    “呃,是……”庄俊生对林梅第一次有了愧疚感。

    “那我走了,太晚了回去我妈该说我了?!绷盅┛即┥先棺雍投绦涑纳?。

    庄俊生走上前将林雪抱在怀里,他明显感觉到林雪的身子是僵硬的,并且还有些轻微的颤抖。

    “雪儿,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儿,不怨你,是我自己愿意的,呵呵?!绷盅┑牧成影琢?,但却是苍白。

    林雪是乡政府的合同制打字员,今年才二十岁。庄俊生是去年在林海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的,被分配到太平乡政府来做办公室秘书,当时林雪已经在乡政府办公室当打字员上班两年了。

    “我送你?!弊∩孜橇肆盅┑淖齑揭幌?,林雪的嘴唇儿软软的,但是却有些凉。

    外面刚下过一场小雨,太平乡的街道都是湿濡濡的。尽管已经十点多了,天气还是很热,桑拿天,空气都是黏糊糊的。

    庄俊生拉着林雪的手走着,乡里的人睡得早,街上早就没人了,只有无精打采的路灯昏暗地亮着,为两人照着脚下的路。

    “你咋不说话?你是不是以后都不会要我了?”林雪的眼里又有了泪花。

    庄俊生紧紧握着林雪的手说:“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我要跟她离婚娶你!”

    “别说这个,我跟你,不是要破坏你的家庭的,我是真心的喜欢你,俊生哥,只要你以后还像以前那样对我好就行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这事儿谁也不会知道,好不好?”林雪低头说着,豆大的泪珠却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庄俊生听了林雪的话,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涩涩的愧疚感。雪儿太好了,自己太对不起她了,原本以为,她不可能是原装货,因为他知道她有个男朋友的,可是谁知道,竟然会是这样。

    旋即,他又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承诺而暗自后悔,自己真的能离婚吗?

    002路见不平一声吼

    一大早,庄俊生就赶到了县里,他在路上给老婆打了电话,胡雨蝶说:“你来了先去县委招待所等着,我妈来了我给你打电话!”

    庄俊生“哦”了一声,胡雨蝶就把电话挂断了。

    依原县这两年发展很快,整个县城都在大兴土木,半个县城都在翻新改建,老百姓都传言,这些工程都是县委书记田荣禄的政绩工程,也有人说,这些一看就是腐败工程、豆腐渣工程,被强迁的老百姓苦不堪言,只拿到少得可怜的动迁补偿,有两家要当钉子户,结果半夜被一群光头流氓从家里丢出来,打成半死,还是被强拆了。

    庄俊生还没吃早饭,他走到县委大楼附近,在一个弄堂口看到一个早点摊子,就走过去坐下来,要了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和一个茶叶蛋。萝卜条咸菜是免费的,还有一大碗辣椒油。

    庄俊生夹了一小碟咸萝卜条,用小勺盛了一点辣椒油,取了双一次性筷子,掰开,相互摩擦下,把筷子弄得光滑,把咸菜条儿拌了拌,开始吃早点。

    旁边还有几个人也在吃饭,庄俊生只想快点吃完,老板收了他三块钱,他心里想,县城就是县城,吃两根油条一碗豆浆一个茶叶蛋就要三块钱,在乡政府食堂,这样一份早点,只收一块钱。

    “看,又有人上访了?!币桓龊茸哦菇睦险咚档?。

    旁边一个中年民工样的人说道:“见天儿的闹腾啊,没有用,田书记就是黑社会老大,谁来闹谁倒霉,你看着吧,这帮人都得挨削!”

    庄俊生抬起头来,看到有五六十人,举着白布横幅,上面用红色写着“还我家园,严惩打人凶手”“血债血偿!”等字样。

    庄俊生心里想,等下胡雨蝶的妈妈就到了,她可是省里的大官,而这个时候,这帮人来上访闹事儿,这不是给县委县政府上眼药吗?想到这里,他突然就有些害怕了,这些老百姓当然不会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有省发改委的高官来县里视察,可是他们偏偏撞在枪口上,肯定要受到打击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庄俊生看见从县委大院冲出来一伙保安,有二三十个,个个手持橡皮警棍,对着县委大院门前的人群乱打。

    显然前来上访的百姓没有料到县委大院里面会冲出来这么多人,他们有些懵了,当场就有几个被打得头破血流。人们惊慌失措,喊着县委杀人了,丢下横幅,四下逃窜作鸟兽散。

    一个乡下人打扮的汉子跑到了庄俊生吃早点摊子的胡同口,身后两个手持橡皮警棍的黑衣保安紧追不舍。

    前面的汉子在庄俊生的桌前脚下一软摔倒了,庄俊生喊了一声:“起来快跑,他们追来了!”

    可是已经晚了,两个保安撞过来,居然将庄俊生的桌子撞翻了,一碗辣椒油拌的咸菜全都扣在庄俊生的米色水洗布的裤子上,黑红地脏了一大片。

    “你们……”庄俊生看到两个家伙挥舞警棍狠狠打着躺在地上的那位上访者,那人的头顿时血流如注,两个保安根本就没理睬庄俊生。

    庄俊生最恨的就是官府的人狗仗人势欺压百姓,他看了一眼自己因为要见丈母娘才精心换上的平时舍不得穿的裤子,膝盖那里污浊一片,再加上他们欺人太甚,把上访者赶跑了还不算,还要斩尽杀绝,他想都没多想,飞起一脚就将眼前正在背对着他挥舞警棍猛砸的一个保安的屁户给踹上了。

    庄俊生从小就跟着老爸习武,老爸是太平乡大榆树村的庄稼汉,因袭了祖传的一套拳脚,祖上是开过武馆的,后来战乱,武馆就黄了,但是一套庄家老拳却流传下来。庄俊生从小就被老爸逼着练拳,说是防身健体,身上有功夫,出门在外不受欺负。

    现在,庄俊生用上了庄家拳法,这一脚出去,充满了愤怒,力沉千斤,一脚就把这个狗仗人势的保安给踹了个狗啃屎,摔出去两丈远。

    另一个保安见有人出脚将自己的同伙踹趴下了,马上回转身举起警棍扑过来,可是庄俊生也往前扑,头一歪躲过砸下来的警棍的同时,右手一个直拳,狠狠打在这个保安的脸上,顿时,这家伙的脸上就开了染坊!

    庄俊生一拳一脚打翻了两个行凶的保安,众位正在吃早点的人齐声叫好,一起鼓掌。早点摊子掌柜的害怕了,叫道:“孩子你闯祸了,还不快跑!”

    庄俊生就马上拉起倒在地上血流满面的上访者,说:“大叔,快点走,我送你去医院!”

    二十分钟后,庄俊生在县医院的急诊室走廊里接到了胡雨蝶的电话,“你在哪儿呐,不是叫你在县委招待所等着吗,你咋这么没出息,关键时刻掉链子!你快点到县委招待所来,我在门口等你!”

    不等庄俊生说话,胡雨蝶就挂断了。庄俊生看看处置室里面正在包扎的那位上访者,转身就走。

    “喂!你等下,还没交钱就走哇!”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