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版:火影:旗木荣耀

    点击:
    小时候我做梦想拯救整个世界,长大以后才知道,整个世界都拯救不了我。
    来到火影木叶隐村的流芒会干些什么?经过一系列慎重思考,当了一辈子宅男,做了一辈子良民的流芒决定当个坏蛋。
    开学第一天当众砸塌讲桌宣布黑帮成立,并扬言第二天开始收?;し训幕旎焱纷踊岱⑸跹示椎墓适?。
    带领小弟们欺负同学吗?那只是小意思。
    我们木叶黑帮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为终级一班,从一年级打到六年级。

    [正文 第1章 木叶黑帮成立]

    “卡卡西,你那小侄子还是不能提练查克拉?”任务做完,同僚聚会上,嘴叼烟卷的猿飞阿斯玛扭头看向了身旁,语气不由自主带上了唏嘘。有意思书院在这个年代的忍村家族中,不能当忍者绝对是件灾难性的事情,指不定哪天便不明不白的死了,生死全然不由自己做主。

    脑袋上跟长了草似的旗木家主眯着独眼叹了口气,“可不是吗,不过那小子打小就是个死心眼,一门心思扑在武道上,根本看不起咱们当忍者的职业?!?br />
    “那你就这么放任他不管?”手中酒杯一顿,猿飞阿斯玛意味深长的吐了口烟圈。自从旗木朔茂死后,旗木家已经大不如前了。若是家族直系后裔再成了废物,无疑是件打击沉重的事件。一个不好,便会让人起了窥视之心,好友毕竟不是万能的。

    夜间阴暗的屋子里,手提酒杯的卡卡西沉默半晌,一口闷掉辛辣决断道:“再大一大,我就送他进学校?!?br />
    “你能说服他?”

    “当然,他不去也得去,毕竟我才是旗木家的家主?!?br />
    哈哈欠!

    老大一个喷嚏打出抽抽鼻子,旗木流芒砰!的一脚踢飞了沙袋。不能提练查克拉怎么的,爷们修的是内力,以后必然立于天上。

    重活一回有了变强的可能,我们宅了一辈子的家伙总算走了红运,脱死前诅咒麻花腾的照顾,得了dnf武术家传承,这也成为他立身火影的倚仗。

    不过说真的,刚来这里的时候流芒很不爽?;鹩袄锩嫖宕蠊?,木叶在他心中最多排第三,属于表面光纤的样子货。比起云土两国,有天壤之别。

    熟不见木叶白牙自杀陨命,八色接连惨死。有意思书院首发如果正常挂掉也就算了,但他们死的全都不明不白。

    团藏三代两个老王八蛋,哪个也不是好人。真论起来,两家伙全得拖出去枪毙。

    投身这样一个忍者村,流芒顿觉鸭力山大。在知道自己姓啥后,这份巨大的压力瞬间从喜玛拉雅山脚,爬上了珠模朗玛峰顶。

    旗木!多么狗血的一个姓氏,说出去绝对是吸引仇恨的首选。

    想当年木叶白牙的名头太响了!忍者在做任务时是不能中途放弃的,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得完成。但在旗木朔茂成名后,各忍村纷纷颁发布诏令,在遇到他时可以直接放弃任务逃跑不算失败,能逃回去就算胜利。

    正因为如此,在卡卡西他爹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开后,每一个出去执行任务的旗木家成员都得加倍小心。一旦暴露了名头,不管实力如何,都会引来一群悍不畏死的追杀者。报仇的,雪恨的,乱七八遭彻地连天。

    由此可以想象,旗木朔茂当年做下的孽有多多,谁也不想忍界再出现第二个白牙,明里暗里村里村外的攻击数不胜数。

    于是乎,旗木家倒巨霉了,从原本的上等颠峰家族,一路沦落到中等靠后。如果不是卡卡西这些年顶着,恐怕早让人踩进泥里,就是破家除名也未可知。

    继承这样一个招风惹祸的姓氏,流芒要说不怨那是假的。

    全都带个木字,咂自己就这么倒霉姓了旗木,而不是朽木呢?千本樱,白哉,死神能活多少年,火影能活多少年?娘西皮!这次穿越太狗血,真是要了亲命了我就。

    一连串的吐遭足足骂了三年,三年之后的流芒又迎来了另一项沉重打击。经过多次检查确认,旗木家嫡系后代,有望继卡卡西之后成为旗木家主的幼儿,体质天生与查克拉绝缘。

    换句话说,就是流芒当不了忍者,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自然随之剥夺。打那以后,原先百倍恩宠的族人们全部变了脸色,从原本的小少爷换成了废物,连仆人也另眼相待,流芒为此没少遭罪。

    不过老话说的好,老天爷在关上一扇窗户时,也会悄悄把另一扇窗户打开。瞎子的耳灵,哑巴的手巧,流芒虽然做不了忍者,却能成为武术家。上辈子经常咒骂的掉线城与虚弱勇士不知为何附了体,欠我的都要还回来,骂我的全部打回来。

    有了武艺防身,不想在任人欺辱的流芒学会了努力和刻苦,并用那股子拼命劲进入了卡卡西眼中,从新得到了一份资源。虽然比不上原先,但也勉强够用。

    不过,这些并不能消除流芒内心的怨恨。因为这些本就是他应得的,看我不好就抛弃,看我努力就供给,这样现实的家族太恶心。

    旗木,很了不起吗?我呸!

    怀着浓浓怨气的一拳挥出,五十公斤的沙袋应声炸裂,纷飞的泥沙从后面散花似的喷出老远。

    武技·崩拳!

    由于力道控制不住,现在还做不到一拳挥出,沙石化为齑粉,只能将力气透体爆裂炸成这个样子。

    低眼看看地面大多数还成完整形态的沙石,流芒不满的摇摇头,叫过仆人换了袋子重新挂好,又砰砰打了起来。

    如此三年飘过,不情不愿的流芒被卡卡西丢进了忍者学校,不去不行啊。

    卡卡西那个挨千刀的鳖犊子以族长名义说了,你不去我就断了你的家族供给。

    六岁的娃娃,能力再强能强到哪去?没了家族支持,活下去根本没可能。这在流芒四岁偷偷跑进森林时就得到过证实,那些野兽没一个正?;?。

    不过那次偷溜也不是没有收获,俯身把脚边趴着打呼的西风抱进怀里,流芒跟在卡卡西身后走向了忍者学校,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进了鸣人一班。

    没错,就是那个主角的班极。

    “依鲁卡,以后流芒就交给你了?!?br />
    “卡卡西前辈请放心,我一定好好教导他?!?br />
    带疤的鼻梁向上一挻,海野伊鲁卡笑着按住了流芒脑袋,使劲揉搓了两下。

    办完事的旗木家主轻恩一声身影消失,只留下我们满身怨气的某位同学。

    人员到齐,登台演讲,在一通充满为村效忠的忽悠过后,伊鲁卡命令大家依次上台作自我介绍。

    话音方落,一个黄色的身影立即站了起来:“我先来,我先来,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br />
    “丫挻的,给我闭嘴!”跨步前冲,一个大飞脚扑通放倒,流芒轻咳两声走向讲台,在全班同学以及任课老师惊异的目光注视下,一拳头砸塌了讲桌,“以我旗木流芒之名宣布,木叶黑帮就此成立,放学后进行帮员招募?;褂忻魈毂鹜墙槐;し?,谁不交,我凑他?!?br />
    [正文 第2章 打手军师秘书全到位]

    “旗木同学,你、你怎么能这样?”

    蒙圈的海野伊鲁卡瞠目结舌看向讲台,下面坐着的学生一片哗然,木叶黑帮,?;し??

    “好臭屁的家伙!”

    “他以为他是谁???”

    “麻烦”

    “不过很帅的说!”

    乱七八遭一顿嚷嚷,抬脚把砸烂的讲桌踢到一边,旗木流芒两手抄兜走回座位。百度有意思书院

    轻咳一声止住吵闹的伊鲁卡,流着满头黑线示意下一位上来,可是面面相觑的学生们哪还有人答理他,无奈之下只好随便点了个人。

    “宇智波,佐助?!?br />
    没有最臭屁,只有更臭屁,被点到的家伙顶着张冰块脸,上来的快,下去的更快,顿时引来一片花痴女孩儿们的惊呼,可把伊鲁卡淡完了。他有种感觉,眼前这班学生,很可能是他这辈子教师工作的最大挑战。

    事实上,伊鲁卡想的一点都没错。这不,又出事了

    报完名的二助子同学刚要走回座位坐好,从昏迷中醒来的鸣人就嗖的拦住了去路,脚踩课桌两岸把过道堵了个严实:“为什么要打我?”

    “白痴!”

    “你说谁白痴?”

    “谁答应谁就是白痴!”

    两双眼睛四只眼球瞪在一起,伴着几乎全班女生的齐声讨伐,漩涡鸣人两手按住膝盖缓缓前倾,和宇智波佐助玩起了斗鸡眼,激烈的火花随着两人接近越闪越亮。

    坐在后排的流芒同学一看好吗,得,让我帮你们一把。

    五指翻开板砖掂起,做了个棒球投掷姿势的坏小子,一板砖丢在了鸣人屁股上。

    刹时间,整个班级安静了。

    约么一分钟过后,震天的吵闹声掀翻了蓬顶

    “我、我要杀了你!”眼珠泛红的二助子一把握住了拳头,他竟然和一个男人嘴对嘴亲了一下。

    鸣人狂吐唾沫悲愤叫嚷道:“哦!天呐,我的嘴巴坏掉了。百度有意思书院”

    “不!佐助同学的初吻。该死的,那是我的?!?br />
    “把那黄毛小子干掉,杀了他?!?br />
    “够了!”哗啦一声黑板破碎,全身直冒火星的伊鲁卡暴走了,“旗木流芒,你给我出去。立刻,马上!”

    “好好,这就走,你当我愿意来啊,开除了才好?!蔽匏降陌盐鞣缤忱镆怀?,本就不愿意来学校的流芒说走就走,吹着欢快的口哨晃出了班级。这时候,同学们才发现那只毛色金黄,带有黑色条形斑纹的小猫。

    不是他们眼神不好,实在是先前某同学太引人注目,完全忽视了其它。

    看着旗木流芒大摇大摆离开的背影,浑身上下气颤颤的海野伊鲁卡僵硬着脖子又喊了句:“不许出学校?!?br />
    “知道了,真啰嗦?!钡谝惶焐涎Ь驼饷椿厝プ芄椴缓?,怀抱西风的流芒决定四处参观参观。

    下午放学的铃声叮呤呤打响,转圈参观回来的流芒堵在了班级门口,将要放学的一年三班死寂了。

    “都别急着走,本人成立的木叶黑帮正式招人。那个谁,别在那呲牙了,说你那,溜狗男?!?br />
    “你说谁溜狗男?”靠在课桌边的犬冢牙两眼珠一瞪,怀里的赤丸也跟着汪汪了两声。

    很没面子的流芒轻轻拍了一把西风,“吭一声,别给我丢脸?!?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