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武侠之魔君花无缺

    点击:
    只有你想不到的套路,没有花公子撩不到的姑娘。

    正文 第一章 魔君转世

    “无缺,无缺”一阵阵轻柔娇美的呼唤在耳边响起,王怜花渐渐从昏迷中苏醒,前世武林“小蜜蜂”的经历让他下意识的就做出防卫。

    却听到嘤哼一声,王怜花只觉得手中一片熟悉的触感,试着往旁边望去,檀木打造的榻边,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上下的宫装女子脸色涨红,正惊讶的盯着自己,女子长相绝美,仿佛不可亵渎的仙宫神女,偏偏自己的右手不偏不倚的按在她的前襟,然后,王怜花下意识的捏了一下。

    “啊”女子惊呼一声,显然惊讶于对方大胆的行为,打掉了王怜花的爪子,喝道“无缺,你做什么?!”声音天真稚气,有如少女向情郎撒娇一般,好听极了。

    醒来的一刹那,王怜花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不然自己眼前哪还敢有女子主动出现的??尝试着呼唤系统也没有得到反应,眼前之人是自己唯一的情报来源,偏偏被自己调戏,任他脸皮厚如城墙,也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女子收拾好心态,似是认为王怜花是无心之失,但从未被男子触碰过的她还是羞红着面颊,吐气如兰“无缺,现在感觉如何?你不要怪你大师傅罚你,她也是,也是”似是没有想好说辞,支吾一阵接着说道“你大师傅也是为了你好,如今天下大乱,你不好好练功,讲来如何保全自己”

    王怜花有些摸不着头脑,暗道自己这一世竟然还有师傅,听这话的意思,还不止一位,但三世为人好歹有过穿越经验,便顺着她的话接道“无缺明白,无缺不怪大师傅,无缺以后一定好好练功!”

    女子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眼中神色复杂,起身帮他掖好被角,拍拍他的脑袋低声道“好好休息”转身离去。

    王怜花注意到女子长裙及地,但显然是残疾之身,全凭高绝的轻功前进,往上看,左手也挽在流云飞袖之中,只能瞧见晶莹如玉的右臂。

    “真漂亮啊”等女子走远,王怜花摸着下巴,回味着刚才的手感,他活了俩世,第一世虽然是个单身宅男,但第二世好歹是武林第一魔头,一棍扫遍天下的魔君王怜花,见识超绝,但这种等级,这等气质的女子也不多见,下意识的自语“想c”。

    低头巡视自己幼小的身体,叹息一声驱散出不和谐的内容,暗暗鄙视自己一番,王怜花调整好睡姿,有过一次痛苦经验的他尝试着整理一下记忆,直觉脑?!昂洹钡囊簧?,便熟悉的昏死过去。

    低头巡视自己幼小的身体,叹息一声驱散出不和谐的内容,暗暗鄙视自己一番,王怜花调整好睡姿,有过一次痛苦经验的他尝试着整理一下记忆,直觉脑?!昂洹钡囊簧?,便熟悉的昏死过去。

    只看到一片青山绿水,一群人在围攻一对夫妇,自己好似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按视角来说怀抱的主人年纪不大,浑身止不住的抖动,但抱着自己的稚嫩双手却坚定异常。头顶有抽泣之声,但没有半点眼泪,只有滴滴的红色掉落在他的眼睛上,把眼前景象染成血红!

    画面一转,一个满面风霜的汉子抱着自己,大声笑道“上天开眼,赐我吕腾空一个儿子!”

    再一转,鸡鸣狗叫,喊杀声不绝于耳,汉子面色沉重,来到一辆华贵的马车旁,不顾地上的尸体,从车中抱出一个孩子,把自己放了进去。

    最后,自己躺在马车上,透过微风吹起的车帘,看到一个一身白衣好似天上嫡仙下凡的女子,手中举着一个孩子,正跟刚才出去的那个女子争执的什么,露出的一节白玉般的小臂上,布满了点点的血斑。

    半晌,恢复过来的他呐呐道“有点意思”原来他又穿越到了一个更加混乱的武侠世界。

    这个世界蒙古各部往极西征战不休,只留汝阳王府攻略中原,满洲部代明,小皇帝康熙立足不稳,内有鳌拜乱政,外有吴三桂佣兵自重,明将郑成功接应明朝残余势力,退往台湾,称南明!宋朝凭借天险以及郭靖死守襄阳勉强支撑,金,辽在外虎视眈眈。武林之中,张三丰淡出江湖,武当山上潜心问道,日月神教,明教与各大正派纷争不休,是一个步步杀机,又精彩丰呈的世界!

    而他这具身体原本的身份,却是“绝代双骄”中的主角之一,“无缺公子”花无缺,但按照刚才的记忆,似乎又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恢复实力保住性命才是当务之急!”花无缺盘腿而坐,按照记忆中的修炼方法,运行起来。

    正文 第二章 明月孤星【求收藏】

    第二章明月孤星

    微风拂过,如镜的湖面顿时泛起阵阵波澜,湖边叽叽喳喳的鸟儿成双成对的停留在树枝上,仿佛恋人在谈情说爱。树下姹紫嫣红,奇花异草相互簇拥着,形成了一片片的花海,一对对小兽相互追逐,宛如一副人间仙境。

    “哼”随着一声冷冽清丽的女声,树枝上的雀儿雨一般的往下掉落,剩下的鸟兽仿佛遇到的天大的威胁,挣扎着四散而逃。

    “姐姐看不惯这些鸟兽,全部杀了便是,何必放走一些”这把女声天真稚嫩,但言语中的肃杀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做事,何时需要要向你解释了?”女子声音冰冷,带着刺骨的寒意。她转过身来,白衣如雪,风姿绰约,仿佛九天之上的仙宫神女,不该出现在这尘世之间。

    一旁,还有一位不输几分的女子,身着锦绣宫装,长发披肩,如墨一般,面容如花似玉,最让人心醉的是她那双好似会说话一般的眼睛,带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童真稚气,她低下头,仿佛对面前的女子十分敬畏,小声说道“妹妹怎敢,妹妹只是关心姐姐,不想姐姐为这些琐事烦心?!?br />
    “多事”冷冽女子转身离去,竟让人捕捉不到身影,只听得衣诀破风之声。

    后一个女子慢慢抬头,也不管身边之人已经离去,笑颜如花般灿烂低声喃喃道“我的好姐姐,从那之后你最看不得别人成双成对,现在竟然已经连鸟兽都会让你起嫉妒之心,你以为怜星看不出你的心思,或许你根本不在意怜星看不看的出,也对,你何时把他人放在眼里,除了……除了……”她说到这里,右手突然扶住一旁的树干,面容凄苦,两行清泪从面颊滑下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除了那个狼心狗肺的负心人!”手上用力,那树干竟“轰”的碎开一地。这女子竟是移花宫的二宫主,刚才离开的自然便是她的姐姐,武林中威名赫赫的一代天骄邀月宫主!

    “谁?!”伴着一声清喝,一个身影从远处的花海中掠出,话音未落,已到了女子身前??吹窖壑星榫?,那身影快速上前,扶住眼前女子,焦急的问道“二师傅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怜星情绪失控,不小心发出动静后便已清醒,但没想到眼前之人身法进步的这么快,眨眼便到,一时忘了推开。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抬起头,眼中映入一个翩翩少年,丰韵神俊,眉清目秀,此时正满面焦急的看着自己,抱着自己的双手温柔有力。突然醒悟的怜星赶忙起身,看着已经比自己高出不止一头的少年,她故作冷静“无事,只是练功出了点问题,无缺你不必担心,倒是无缺你明玉功进度如何?”

    花无缺拱手回道“无缺愚钝,只到了六层便不得要领”说话间扔面带担忧的看着怜星。

    看着花无缺的神色,在其他人处从未有过的感觉充实着心间,刚才心中的负心人的影子渐渐模糊,强行驱散出这些心思,点点头道“你不必妄自菲薄,二师傅当年在你这般年纪也比你不过,不过无缺你缺乏实战,对敌之时万不可起轻视之心”

    “无缺明白,谢二师傅教诲”花无缺点头应道,也不松开扶住佳人的双手。

    看着眼前的少年,方才一番回忆心境本就出了问题,心中异样的情绪更是压制不住,怜星急忙转身掠走,怕待下去会更加严重,只听见仿佛小女儿撒娇一般的话语顺风而来“我与你大师傅已经决定,如今就是你出谷历练之时,明日你就动身吧,别忘了你大师傅的吩咐”

    等玉人走后许久,确定无人窥视,花无缺才收回目光,眼神玩味的低头自语“这么多年我小心翼翼的用天魔惑心大法牵动她的情丝,总算没有白费功夫,在等等,这等美人迟早是我囊中之物!”

    第二日

    与邀月辞行不出意外的没有得到接见的花无缺,站在奉星斋外拱手道“无缺知道二师傅同大师傅一样,不想做那小儿女离别之态,无缺在这里向二师傅辞别,万望二师傅保重身体,无缺研究良久,终于有些眉目,这次出谷,必将带回能医治二师傅的良药,如若食言,无缺当自断手脚以报二师傅!”说完不待回应,转身离去。

    第二章 明月孤星【求收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与邀月辞行不出意外的没有得到接见的花无缺,站在奉星斋外拱手道“无缺知道二师傅同大师傅一样,不想做那小儿女离别之态,无缺在这里向二师傅辞别,万望二师傅保重身体,无缺研究良久,终于有些眉目,这次出谷,必将带回能医治二师傅的良药,如若食言,无缺当自断手脚以报二师傅!”说完不待回应,转身离去。

    良久,奉星斋内响起杯盘落地之声,杀人无算,心狠手辣的移花宫二宫主,伏在塌上,第一次尝到被人关心在乎滋味的怜星,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破空之声响起,一袭白色的身影落在塌边,看着塌上怜星的模样,邀月冷声道“怎么,后悔了?”

    怜星喃喃自语“那个人虽然活该千刀万剐,但归根究底也算死于我手,如今无缺待我们至诚,我……”

    “不可能,这条路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你若坏我大事,不要怪我不讲姐妹之情!”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男人惯会花言巧语,他如此承诺,又有几分诚意,你设计杀他一家,他若知晓……”说完不管怜星自己泪流满面,邀月转身离去。

    只留下怜星木然的看着前方,良久端坐起身,对着铜镜擦拭泪痕,嘴角上扬,笑颜如花道“姐姐,那我就看着无缺会如何行事,若他骗我,就让他手足相残,悲愤而死!若他没有骗我,那么,就不要怪妹妹自私一次,就这么一次……哪怕他知道实情,哪怕他要我性命,有人待我至诚,这样活不活着又有什么关系?”

    ……

    移花宫地处南方,虽然时值乱世,这边倒没有多少影响,街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花无缺走在其间,看到各种嬉笑怒骂,才感到回到了人间,移花宫中百般好,就是宫中之人无悲无喜的让人不自在,突然鼻子吸了俩下暗道一声“好酒”,循着来源径直走进一家酒楼。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