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快乐十分:都市之最强直男癌/都市之邪恶逍遥

    点击:
    有钱不会获得一切,但是当你掌控金钱拥
    有地位,女人永远都是男人的战利品!
    “你说买不到爱情?抱歉,那只是价钱不够罢了,
    因为我已经买到了很多,抢了不少!”
    这是一个性格阴暗的男人逍遥于都市的故事,一个男儿本色!

    第1章 邪恶之始 (新人求收藏)

    三里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中西部,一开始因为距内城三里而得名,现在因三里屯酒吧街而闻名。

    据粗略统计,三里屯方圆三公里的范围内,云集了北京60%以上的酒吧,每到夜色阑珊,这里灯红酒绿,人流熙攘,流光溢彩映衬着大都市喧嚣与奢华。

    它可以说是北京最繁华的娱乐街之一,亦是北京夜晚最热闹的地方。

    2008年4月16日,夜晚时分,一辆白色奥迪缓缓驶停在三里屯一家酒吧门口,从中走下一个相貌阳光笑容温和的青年。

    青年悠悠然进入酒吧,并没有听到那震耳欲聋的DJ和动感喧闹的音乐。

    这间酒吧是个清吧,内里音乐比较舒缓,三三两两几个人坐在一起喝着小酒、闲聊着天,站台上歌手同样演唱着轻松的歌曲,没有嗨吧那般乌烟瘴气,一切显得惬意无比。

    “不愧对玉雅的名字,还不错!”

    青年和声赞赏了句,眼目已是悄然眯了起来,因为在这悠闲的环境下,他清晰无比地感知到二楼一处包厢的混杂声响。

    缓缓迈步来到二楼,中途还遇见一个面带忧色的服1务员,青年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酒吧最大的包厢中,推门而入温和笑道:“什么事这么有趣?我可以参与一下吗?”

    “杨明,杨明,是杨明……”

    “杨明,我和小蕊在这里!

    包厢洗手间传来两道带着哭腔的激动女声,包厢内却是瞬间清净了下来。

    这间包厢里有四人,除了一个满头大汗不住欠腰道歉的酒吧老板外,另外三人全都是十七八、二十多岁的年龄。

    一个二十三四的帅气青年,他靠在最中间的真皮沙发上,气态潇洒眉目高雅,恍若一个贵公子。

    一个身着跆拳道健身服的高大青年,正伫立在洗手间门口,伸手做拍打状,面上满是戏谑之色。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带着耳环的黄毛,他虽然最年轻,却坐在贵公子左侧,此时做捂裆派一脸Yin霾,那里有一个脚印。

    杨明淡望了眼那个双臂搭在沙发上的贵公子,迈步转到不断呼唤自己的洗手间,和煦道:“我到了,出来吧!”

    洗手间内尚未应声,门口那跆拳道服青年已经面颊发红,挥拳怒喝道:“艹,小子,竟敢这么无视老……??!”

    “嘭~”轻轻一巴掌拍在青年的脸颊上,带起一声巨大脆响。

    杨明则是平淡地吐出两字:“垃圾!”

    “呸,艹艹艹!”

    跆拳道青年吐了口断牙吐沫,飞快爬起怒吼连连,随后身体后退,瞬间跃起,来了一招跆拳道最常见的侧身回旋踢。

    右脚踢出,在空中划过了二百七十度,借助冲力和腰部扭动的回旋力,如神龙摆尾一般,带起了凌厉的劲风。

    “好!庞云,踹死他!”

    这一脚踹出,花花绿绿青年霎时叫好,就连贵公子都是微微颔首,别的不说,庞云在跆拳道上还是很有造诣的。

    然尔好字尚未落下,包厢三人人全都感觉褲裆一紧,庞云更是‘嗷’的一嗓子,吓得洗手间不知情况的两女惊叫了起来

    “杨明,杨明,你怎么样了?杨明!”

    平静收回高抬的右腿,杨明和煦无波道:“没事,出来吧!”

    洗手间无有回应,只是一阵叮当乱响中,房门被打开,两个身着酒吧服1务员衣衫的女孩跑了出来。

    一个墨发披肩面容柔美,苏杭美女多肤白,她就可以代表,面靥虽是忧急,但小家碧玉温婉气质尤自而存。

    此女名钟蕊,前‘杨明’的初恋情人。

    另一个体型娇小,脸蛋带着婴儿肥,眼眸眨动透着一股子萌萌的感觉,看起来好似一个初中学生,绝对是某些属性的宅男梦寐难求的合法萝莉。

    她看似年稚,其实比钟蕊还大一岁,闺名张清然。

    说来话长,真实只在瞬间。

    在洗手间打开的刹那,张清然就扑到了杨明怀中,小脸惊慌泣噎担忧道:“杨明,呜呜,你没事吧?你哪里伤到了没有?呜呜,刚才可是吓死我了!”

    原本一脸苍白担忧紧张的钟蕊,被闺蜜抢了先手,只得停下步伐,目光下移瞥了眼,身姿微颤后退一步,小声询问道:“杨明,他~他是怎么啦?”

    庞云现在正横躺在一片碎木片上,双手紧捂着xia身,身体抽搐不止,满布血丝的眼瞳圆鼓若蟾蜍,zui中不断发出嗬嗬之声,面色青黑好似随时挂掉一般,不怪钟蕊如此反应。

    杨明没有说话,心中更是泛起笑意,因为缩在他怀中的张清然是装的,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好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温和地回了一句,杨明转身就要带着两女离开,却是在身后两声惊呼间,zui角缓缓勾勒一道冷意。

    魏斌和酒吧老板,此时均是不敢置信地望着花花绿绿的青年,因为他手中不知何时取出了一柄漆黑的禁物,在华国绝对的禁制。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钟蕊和张清然心中迷惑,臻首微转瞬间惊惧而叫:“啊,枪!你~你…怎么会有枪?”

    “我为什么不能有枪,老子叫周野!”

    花花绿绿青年语气狂傲,目光变得yin冷森然,微微摇晃了枪口,缓缓出声道:“怎么,今天的事就想这么简单解决吗?”

    (求各位大帅比收藏一下?。?br />
    第2章 我敬你,你敢喝吗?求收藏

    “呵~”杨明低笑了声,悠然转过身子,温和问道:“你想死吗?”

    “哈哈!”周野不屑大笑了声,随后重重吐了唾沫,咧zui冷声道:“你的女人踢了老子一脚,让她给我舔净!”

    闻声,张清然不禁脆叫愤怒:“明明是你想占小蕊便宜,小蕊~小蕊……”

    愤怒之声嘎然而止,因为那黑黝黝的枪口转向了她。

    杨明面上笑意更加浓郁了,他在这个平行世界逍遥,不仅仅是因为先知先觉洞察未来,他是有金手指的。

    微笑地咂了咂zui,杨明目光转向了包厢中间位置,笑问道:“不说些什么吗?”

    贵公子看到他有恃无恐的模样,眉毛微挑了下,随意摆了摆手:“小野,收起来!”

    “谷哥……”

    周野脸颊涨红,不过当贵公子视线转到他身上,虽然满心不甘,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收了起来。

    随后狠狠瞪了眼杨明,道:“看在谷哥的面上,让你的女人给我敬杯酒!”

    这非常不讲道理的话语,却是让贵公子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这是应该的。

    一直都是缩在杨明身后的钟蕊,鼓起勇气拉了拉他的衣角,紧张糯糯道:“杨明,我~我……”

    “不要说话!”

    淡声打断她的话语,杨明微笑地走到沙发前。

    他从檀木桌上拿起一瓶人头马,轻晃了下取过高脚杯,在周野得意伸手间,前递和声道:“想喝酒,我敬你……”

    “砰~”一声玻璃破碎的响声传出,杨明还是一脸温和。

    看着血液混着红酒昏迷倒地的周野,杨明笑容变得森然,随手把碎酒瓶子扔在他的身上,冷问道:“我敬你,你敢喝吗?”

    自己的两个朋友都昏迷不醒,贵公子面上露出一丝不满,语气微肃道:“杨先生,这事可不好处理???”

    “我可不这么觉得!”

    听着杨明不在意的回答,贵公子皱起了眉,凝望着他的面容,收回搭在沙发上的手臂,郑重开口道:“杨家的?”

    “他是我叶家的!”

    一道冰冷的话语从走廊中传出,贵公子眼目一怔,瞬间站了起来,原本高雅的气质变得谦逊,视望着慢慢走出来的倩影,目光有些迷恋,小声问道:“子衿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个美女,身材高挑玉腿修长,真正的腿玩年。

    不过她有一点让人可惜,姣美面靥冰冷,气质同样冷漠,哪怕贵公子目中爱意浓郁,都是漠然无波。

    叶子衿面无表情地走到杨明身边,垂首致歉道:“对不起!”

    杨明笑容和煦,却是探出手掌,缓缓捏着她的粉颌让她重新仰头,目光幽然一字一顿道:“女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记得自己的身份,知道吗?”

    叶子衿冰冷无波眼眸漠然,应道:“是!”

    “哼!”冷哼了声,杨明直接松开了手,迈步吩咐道:“你现在还进不了我的家门,搬到隔壁去??!我们走!”

    最后一声,是对两个满脸懵比的女孩说的。

    至于酒吧老板,此时早就呆若木鸡了。

    他虽然不知道知道周野和贵公子的背景,但是躺在地上的庞云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庞云庞大少都是一副狗腿子对待的贵公子二人,却对杨明的女人如此畏惧,他的背景绝对通天了。

    “咣当,咚啪!”

    一阵噼里啪啦的摔砸声响起,让得酒吧老板瞬间惊惧清醒。。

    但见贵公子此刻面颊狰狞,目光凶戾怨恨,整个人都宛如疯子一般暴躁,不断挥砸着身边所有的一切,语气森然地怒叫连连。

    “杨明,杨明是吧!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但说离开酒吧的四人。

    在叶子衿冷漠告别后,杨明就把两女带到了车内,启动油门向着她们的学校驶去。。

    后车座上,钟蕊恍若受惊小兽一般缩在张清然身边,刘海下的眼眸不时瞥望驾驶位,有痴迷有疑惑,更多的是悲苦。

    张清然却是比她好的多,眸子异光浓重,不断观察着杨明的身影。

    哪个女人不爱富?

    只不过多寡不一,对自己内心把控度不同罢了。

    前几天她巧遇到杨明,可是直接叫出很多名牌奢华品的。

    从这里,就能看出张清然爱富之心稍浓一些,只不过她还没有和其它女人开始‘堕落’于纸醉金迷的社会中。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