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漏洞赚千万:妖之子

    点击:
    莫:我以梦为食,我有故事,你有美梦吗?
    内容标签: 强强 恐怖 天作之合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莫,沈诺 ┃ 配角:莫大娘,黄大仙等 ┃ 其它:
    作品简评:夏日雨夜,刚出生的夏莫被黄大仙交给一个乡下神婆养大。夏莫天生便能号令百兽,看破阴阳,穿梭梦境,生而强大。一个偶然,夏莫救了被人绑架的沈诺,两人结下深厚友谊。忽逢意外,夏莫觉醒了梦貘一族的种族传承,沈诺却突然失联,再无音讯。为了寻找沈诺,夏莫加入了特调处,在经历一系列离奇事件后,他的身世和沈诺的行踪渐渐浮出水面。
    本文以灵异事件为主线,结合社会现实,通篇充满悬疑色彩,又加入奇幻的梦境元素,讲述了大妖之子夏莫与沈诺的爱情故事。生死不明的沈诺不断出现在梦境当中,夏莫一次次在梦中追寻他的身影,且看二人能否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一章 楔子 大仙送子

    2000年夏季的最后一天,天气异常闷热,黑漆漆的乌云霸道的盘踞在空中,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平时叽喳吵闹的鸟虫全都藏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安静。

    树荫下,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摇着蒲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今年古怪的天气。他们面前是大片大片即将丰收的稻田,已经微微开始泛黄的稻穗低着沉甸甸的头,一直蔓延到远处的山脚下。大约是今年的天气实在太过炎热干旱,山上原本郁郁葱葱的树,都显得有些发蔫,偶尔有一丝风吹过,它们有气无力的晃晃枝叶。

    忽然,一阵怪风从山中吹来,天色骤然一变,一道紫红色的闪电瞬间撕裂苍穹,直直劈向林中,狂风骤起,呼啸的风声中似乎夹杂了野兽的嘶吼声。豆大的雨点几乎在眨眼睛就要形成倾盆之势,原本还在树荫下乘凉的老头老太们,抓起蒲扇和屁股下的小板凳,四散而去,谁也没有注意到疾风骤雨中夹杂的古怪声音。

    几乎同一时刻。

    村里,正在黄大仙法相前跳大神的莫大娘心头莫名一悸,险些出了纰漏,幸好,她是老江湖了,轻易糊弄了过去。

    不过,虽然糊弄了过去,她却一直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左眼跳完右眼跳,直到送走了客人,心里依然惴惴的有些不安。

    她看了眼窗外几乎快被狂风吹折的大树,不由口中念念有词,掐指算了起来。

    “咦——”莫大娘惊呼一声,圆乎乎的胖脸上布满了慎重和……难以置信。

    贵子临门。

    怎么可能?

    她男人都已经死十好几年了,唯一的儿子前几年死活不听她劝非要去参军,结果两年前在抗洪抢险的时候不幸身亡,这会儿坟头的小树都快有她手腕粗了。她今年也是五十挂零的人了,别说没那个心,就算有,她估摸着自己也生不出来了。

    哪儿来的贵子?

    莫大娘叹了口气,果然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到家。

    男人儿子死光了,换成别人早活得没人样儿,莫大娘不仅活得好好的,小日子还过得挺好,最起码,不比村里任何一家差。当然,背地里说她闲话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过,那些人也只敢在背后说说,当着她的面,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莫大娘在夏家村里是最德高望重的人之一,在某些时候,她的话甚至比村长的还好使一些。

    尽管莫大娘天性乐观,但这样的天气,总让她不由想起她男人和儿子。他们都是在这种鬼天气里走的,而她偏偏有所预感,却无法阻止。

    天命不可违。

    莫大娘不由又叹了口气,随意弄了两三个小菜,拿出珍藏的药酒,倒上两杯,一杯恭敬的供在黄大仙法相前,自己则端起另一杯,就着花生米、小炒肉小酌起来。

    不知不觉,雨势渐歇。

    带着些许凉意的夏风,吹散了天上的乌云,银色的月辉慢慢笼罩住了静谧安宁的小村庄。

    夏家村离城有些远,下雨天停电是常事。雨后的夜晚难得凉快,村里人都早早睡下了。

    莫大娘心情不佳,稍微喝得有点多,她点好蚊香准备睡觉,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类似于爪子挠门的声音。

    夏家村三面环山,村子就坐落在山脚下,村里人少不得要养一些猫猫狗狗的看家护院,山上偶尔也会有小动物跑到村里偷东西吃。前几年的时候,还有野猪跑到村里祸祸,当然,最后,这野猪没逃过村民们敏捷的身手,被擒了个当场。作为村里最德高望重的人之一,莫大娘还分了一条猪大腿咧。

    莫大娘本来不太想理外面的动静,哪只挠门的声音越来越急,鸡舍那边传来骚乱声,她家那只堪称村中一霸的大黑狗,竟还发出可怜的呜呜声。

    难道是大仙来了?

    莫大娘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以一种跟自身体型截然不符的敏捷冲了出去。

    打开门,莫大娘看着门外那只块头跟她家大黑有的一拼的黄鼠狼,不由脱口而出:“大仙,您怎么来啦?”

    天生一脸贼样的黄大仙破天荒的没像往常一样,问莫大娘要供奉,反而从身后叼出一个半新不旧的篮子,莫大娘认得这篮子,可不就是前几天她丢的那只吗?装了好几十枚她打算拿来孵小鸡的鸡蛋嘞。

    当然,此时此刻,篮子也好,鸡蛋也好,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篮子里竟然躺着一个奶娃娃。

    一个刚出生的、冻得全身发紫、气息奄奄的奶娃娃。

    贵子临门。

    莫大娘的脑子里轰得炸了一声,眼中迸溅出慑人的光芒。

    第二章 闯祸精

    莫大娘家有个黄大仙送来的孩子!

    一开始,村里人并不是很相信这套说辞,只当是莫大娘从别处抱养的孩子,故意给孩子安排一个离奇的身世。不过,很快就有人站出来表示,不止一次亲眼看到一只比狗还大的黄鼠狼往莫大娘家里叼东西。

    俗话说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由此可见,黄鼠狼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主儿,不偷叼你家的鸡就不错了,还往你家叼东西?做梦呢吧。

    可偏偏这只黄鼠狼还就往莫大娘家叼东西了。

    兔子、山鸡、麂子……好家伙,有次还拖了一条碗口粗的菜花蛇。

    如果说黄鼠狼的行径让人信了八成,随着夏莫一天天长大,大家对他的身世再无半分怀疑——

    夏莫绝对是最受村里大小动物喜欢的人,没有之一。

    无论是凶悍的土狼狗,还是孤傲的大狸花,到了夏莫面前都乖得不得了。相较之下,夏莫就没那么乖了。

    “莫大娘,莫大娘,你家夏莫又闯祸了,你快去瞧瞧吧!”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女人在门口大声喊道。

    “小兔崽子!成天就知道给老娘闯祸?!蹦竽锒羰掷锏墓?,三两下把灶膛里的火弄熄,急急忙忙跟了过去。

    出门小跑一段,就看到村里那株有几百年树龄的参天大树下,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只见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小孩儿坐在高高的树枝上,一手抱着树干,一手抓着一根树枝,嘴里似乎在嚷着什么,人多,闹哄哄的听不清楚。

    莫大娘气得眉梢眼角直跳,冲进人群中,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夏莫,你还不快点给老娘滚下来!”

    小孩儿微微一怔,随即,黑黢黢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眼底的狡黠一闪而逝,眼泪瞬间盈满了整个眼眶,抽抽噎噎的告起了状:“妈,夏老六打我,他还说我是野种,嗯,是你跟野男人生……生的!”

    这小混蛋??!

    莫大娘和夏老六几乎同时在心里骂道。

    莫大娘给了树上活蹦乱跳的小家伙一个警告的眼神后,又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向夏老六,咳咳,跟那抽抽噎噎装模作样告状的小家伙比起来,夏老六看起来惨多了——裤腿被撕得稀巴烂,隐隐有血迹渗出来,背上、脸上全是抓痕,而他周围,围满了吠叫不已的猫狗。夏老六面色狰狞的挥舞着手里的竹竿子,犹如一个穷途末路的凶徒。

    莫大娘微微皱眉,冲着树上喊了一声:“夏莫?!?br />
    树上的小娃娃不太高兴的撇了撇嘴,曲起手指,吹了一声口哨,树下的猫猫狗狗们闻声四散开来,混到了人群中,全然一副无害的家畜模样。

    随即,莫大娘将炮火对准了夏老六:“好你个夏老六,你竟然敢骂我家夏莫是野种!全村的人都在这儿,你倒是说说,夏莫是哪个野男人的种!你说!你说??!”

    “我……”

    “我什么我!村里谁不知道夏莫是黄大仙送来的孩子,先不说自从夏莫到了村里,大家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就说两年前那次泥石流,要不是黄大仙来报信,咱村里一半的人坟头的草都要比我们家夏莫高了。你凭什么骂夏莫是野种,你就不怕黄大仙收拾你???”

    夏老六本来为人就不怎么样,近些年在外面发了财,大多数时候都住在镇上和城里,鲜少回村,偶尔回来也是一副趾高气昂小人得志的样子。除了他自个儿嫡亲兄弟,跟村里人关系很一般甚至有些糟糕。这会儿,莫大娘的话一出口,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脸色登时都不好看了,纷纷用谴责的眼神看向夏老六。

    树上,夏莫眨巴两下大眼睛,好不容易挤出来的两滴鳄鱼泪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肉呼呼的小脸上,小酒窝若隐若现,唯恐天下不乱道:“他还打我?!彼底?,他举起白嫩的小胳膊,上面隐隐能看到了一块红痕。

    “小杂种,你敢……”诬赖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迎面一根树枝抽了过来,夏老六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听莫大娘骂骂咧咧道:“你骂谁杂种呢,你骂谁杂种呢???夏狗蛋你现在有两个臭钱了不起???还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老天爷看着呢,你挣那些昧良心的脏钱,早晚得遭报应!”

    夏老六铁青的脸色瞬间涨红,转瞬又变得漆黑,他深深看着莫大娘,眼神十分的不善。

    莫大娘毫不示弱:“哟,你摆那副脸色吓唬谁呢?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你还要脸呢???”

    夏老六忍无可忍,正要开口放狠话,却被他晚一步赶来的大哥夏老大一把拉住。夏老大死死拽着他的胳膊,一边拼命给他使眼色,一面冲着莫大娘低头道歉:“误会,误会,大娘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千错万错都是狗蛋的错,我这当大哥的,代他跟您赔礼?!?br />
    “明明就是……”那小兔崽子先惹祸的!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毕睦洗罄魃茸∠睦狭?,转头对莫大娘说:“老六他也不是故意打夏莫的,这不也是被那些猫猫狗狗的给逼急了嘛?要不您让夏莫下来,我带他去镇上卫生院看看?”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