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结果:奉旨发胖

    点击:
    有一天,浮黎元始帝君一觉醒来,头上蹲了一只小肥鸟。
    小鸟说,早早早,我跟你天下第一最最好。
    帝君:我不养太胖的宠物。
    小肥鸟(歪头):啾。
    帝君:………………勉强养一养也行。
    为了减肥,小肥鸟拿帝君的头发当窝,总在帝君上朝时跑酷。
    帝君降下旨意,为它正名:它不胖,它只是毛绒绒。
    小肥鸟瞅瞅自己圆滚滚的毛,继续跑酷。
    帝君再降旨意:多吃多睡,禁止减肥,奉旨发胖。
    后来,小肥鸟终于化成人形,容颜出世,骨肉匀亭。
    帝君(冷漠):变回去。
    小肥鸟(QAQ):嘤。
    帝君:………………不变也行。
    【我好像被一只鸟套路了】
    【有什么仙药可以免疫啾星人卖萌吗?在线等,急?!?br /> 受本体是凤凰,攻受皆有盛世美颜。受骄傲且娇气,呆到深处自然萌;攻自恋且高冷,嘴上说不养鸟最后打脸啪啪响。
    甜宠无虐,高歌猛进。性感肥啾在线卖萌。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第1章

    小凤凰三百岁了还不会化形这件事,梵天大大小小的仙家都知道了。

    这件事其实无伤大雅,梵天的一花一草受着佛门庇佑,灵气自生,都能化成人形,偶有路过的猫咪舔一口莲池水,探水的爪子还没收回来就飞升了,修为噌噌大涨。然而大家都跟明王们一样佛系,懒得变人,当花的当花,当草的当草,小动物们躺平任摸,非??旎?。

    可小凤凰一只鸟不一样,慢慢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在凤凰一族中,他是个异类,平常鸟雀精二三十年就能修得人形,凤凰又是最聪明伶俐的族类,生来便优雅美丽,不出十年就能化形,还个个都长得极漂亮,赤金色的翅膀展开,比漫天云霞更加绚烂,尾羽长长,流光溢彩。

    小凤凰不是赤金色的,他浑身的羽毛就如同雪一样白;他也没有优雅修长的脖颈与脊背,三百年来,他一直是一颗球的样子,蓬松圆润,小豆眼乌溜溜的,蹲在人头顶的时候,那双白玉似的小爪子几乎也看不见,和小短腿一起被埋没在蓬松的羽绒中。

    白羽被凤凰一族视为不详,也许正是这个缘故,小凤凰破壳钻出来时,没有找到他的任何一个家人,就知道自己是一颗被抛弃的蛋。后来他自力更生,东一颗果子、西一点露水地长大了,就成了独自一只浪迹天涯的小肥鸟,四处打工,吃饱肚子。

    起初,他只打了一份工,负责帮梵天的无心明王送信,后来又负责帮王母娘娘快递蟠桃到货,每送到一个桃子,他就能吃到一个桃子。来来去去三百多年,众人惊讶地发现,这只小肥鸟居然还是一颗球的样子,没有长大一点,也没有要修成人形的征兆。

    梵天永昼,漫天云霞中,一只雪白的小胖鸟挥动着短短肥肥的翅膀,蹒跚落地。他背上背了小包裹,压在蓬松细软的羽毛里,抖一抖,这才滚落在地。布帛散开,露出里面一个果汁饱满的水蜜桃来,几乎有一个小凤凰那么大。

    “小凤凰,你这么胖了,还吃桃子?你不是要减肥吗?”莲池边,一条鲤鱼浮起来看了看他,充满好奇地问道。

    小凤凰用自己短短尖尖的喙戳开水蜜桃一角,叼起一小片甘甜的果肉,喜滋滋地吃了起来:“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而且王母娘娘说了,蟠桃吃了涨修为的,我可以早日化形呢?!?br />
    鲤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呀你,三百年了,修为早就大乘了,要是能变,早就变成人了。小凤凰,别想了,我们大家伙儿都觉得,你大约是当蛋的时候没发育好,所以是变不了人的。再说了,变人有什么好呢?他们没有尾巴,也没有翅膀,两条腿走路多累啊?!?br />
    小凤凰歪歪头,好一会儿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吃饱了,整只鸟更圆了——他往后一倒躺下来,露出一个顺滑圆润的鸟屁股尖,两只爪子仰天摊着,就这样晒起了太阳。

    “人很好的?!毙》锘怂?。

    梵天的人都知道小凤凰以前飞升历劫,去过凡间,曾经投身转世,当过一世人的。但没有一个人能从他嘴里撬出任何一点八卦来。鲤鱼精忽而提起一点兴致,他说:“小凤凰,你一定是在凡间看上了什么人,所以这样急着修成人形去找他?!?br />
    没想到的是,小凤凰居然没有否认。

    他把水蜜桃啄得干干净净,而后抬起爪子拨弄着桃核——这个动作让他圆滚滚的身体有点摇晃,不过他努力稳住了。

    小鲤鱼一看有戏,接连追问道:“真的吗,小凤凰,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那他还记得你吗?他现在在何处,你为何不早日去找他?”

    小凤凰还是不说话,有点害羞,也有点骄傲的模样。他专心致志地打了几个滚儿,而后原地起跳,伸出小翅膀平举,做起了饭后减肥操。

    小鲤鱼等了半晌,也泄气了,晓得小凤凰肯定不愿跟他说,回头准备扎回水底。不过他游走之前忽而想到了什么似的:“小凤凰,小凤凰,我知道一个地方,北天的玲珑门里时?;嵊猩⑾扇ヂ舴?,肯定也会有符咒能将你变成人的。你打了这么久的工,定然很富了,买多少张都可以,你照样可以变了人去找你喜欢的人,你说呢?”

    小鲤鱼在水中,再远了看不到。他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听见小凤凰回答,于是从水中跳起来瞅。这一跳才看见,小凤凰早就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天边只剩下一个圆滚滚的白点儿,背着个小包裹,飞得老高。

    ————————————————————————————————————

    北天说不上冷清,只是终年大雪。小凤凰辞了职,背着包裹赶来时,正巧遇见玲珑门外门庭若市的景象。他立在一棵树上,乌溜溜的眼睛先朝远处山顶望了望。那里伫立着一座巍峨神宫,远看上去是漆黑的,端静肃穆,几乎要和山融为一体,被雪覆盖了大半。

    “那儿是浮黎元始天尊,星弈帝君的宫殿,矮冬瓜小雀儿,你往那里看干什么,迷路了吗?”隔壁树枝上,一只金翅鸟瞅着他,发表了疑惑。

    小凤凰收回目光。百年来有人叫过他山雀,也有人叫过他鹦鹉、鹌鹑、白斩鸡,总之不会是凤凰。他瞅瞅金翅鸟,道:“我要买能让我变成人的符?!?br />
    金翅鸟听了,拍拍翅膀落地,化成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郎,笑了:“你还不会化形?巧了,我这里就有,你不如就在我这里买罢。最近我学着画符,感觉挺好的,不过因为你是第一个买家,我就给你开价低点,三百灵石一张怎么样?你去问问其他人,他们都卖一千灵石一张的?!?br />
    小凤凰犹豫了一下,探头往下看:“一张,能用多久?”

    金翅鸟拍拍胸脯,答非所问:“金金出品,童叟无欺。你要是没钱,我就给你降价——你有钱吗?”

    小凤凰腾挪了一下,在柔软的枝头上下荡了个来回,十分谨慎:“没很多?!?br />
    金翅鸟很热情:“那就再给你降一点,一百灵石一张如何?你要多少?”

    小凤凰心算了一下自己打两份工挣钱的速度,又心算了一下“花好月圆人长久”里的这个长久究竟是多长,由于他没意识到自己缺失了“一张符咒管用多久”这一必要条件,他把自己算晕了。

    小凤凰蹲得圆圆的,认真思索后,回答道:“先来一万张吧?!?br />
    金翅鸟:“……”

    钱“没很多”的小凤凰被告知,一万张符咒得写上半个月,半个月后才能给他需要的东西,到时候钱货两讫。小凤凰道:“好,我不急,你先写着,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br />
    说完后,他敦敦地跑远了,顺着雪路慢慢蹦过去。

    三百年等来了,他不差这十五天。小凤凰在浮黎山下的一棵树上做了窝,还以假乱真,成功混入了一群山雀堆里。那些长尾巴白山雀都很灵动可爱,说话也叽叽喳喳的,小凤凰每天蹲在窝里听它们说话,叼来纸笔认真做笔记,态度十分端正。

    他问:“你们说的那个帝君,他每次上朝前会来摸一摸你们,是真的吗?”

    一只小雀精道:“也不是每次,只是有时候会,运气好才能碰见帝君呢。帝君他是上古战神,一念能破万道业火劫,降世渡人的,比玉皇大帝还要忙,能碰见一次就是千万年才能修来的福分,哪里能奢求每次呢?”

    小凤凰“哦”了一声,继续叼着笔写笔记。

    那之后,他就每天跟着山雀们环游浮黎山,做运动,吃果子,然后蹲在树底下等。从第一天蹲到第十五天,雪路上也没来过半个人影。

    有时候起风了,带着大雪一并刮下来,雀儿们都叽叽喳喳地躲回了窝里,小凤凰还是耐心等着。风雪太厚,把他埋住的时候,他就扭一扭,圆润灵活地从雪里钻出来,头顶的一撮绒毛随风飘扬。再埋住了,就再钻出来,远看着是蓬松圆滚滚的一大团,除了那两颗豆子眼,与雪球也没太大的区别。

    这天,小凤凰多吃了一颗坚果,在窝里做着减肥操,他边做着,边琢磨什么时候去取自己的一万张符,忽而就听见底下有一只小山雀唧唧的叫他:“快来看,帝君他来啦!”

    今天无风,小雪。山道尽头出现了一个暗色的人影,衣裳是深红得近于黑的周正颜色,银丝滚边,绣成河汉星辰。那人信步走来,步履闲适,撑了一把绘着漠漠群山的伞。风声微动,脚步声停。

    他在树下停住脚步。

    山雀一只一只地飞到他面前,排排蹲好。小凤凰赶紧也飞了下来,混入其中蹲好。雪白毛绒绒的,圆滚滚的一堆小鸟都围在了这里,那人伸出手,将食物洒在它们面前,而后伸手抚摸它们的头顶。

    不多时,山道尽头又冒出个随从模样的小仙官,紧赶慢赶地赶过来喊:“帝君,帝君,时候到了,众仙已经等了您一个时辰呢,您赶快过去罢!”

    而那人纹丝不动,没听见似的,只是垂眼静静地看着这群鸟儿。小山雀们虽然有灵识,但都修为不高,不会口吐人言,只是唧唧叫着,一个一个排队去蹭他的手心,毛茸茸的,十分温暖。摸完一个又来一个,山雀们很乖巧,蹭完就走,绝不纠缠,没人注意到小凤凰在他手心蹭了蹭之后,又绕着树干走了个圈儿,偷偷摸摸地走去了队伍的尾巴处,装得若无其事,充满期待地等待着下一次抚摸。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