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浙江11选五走势图:穿越魔皇武尊

    点击:
    顾白一直以为自己做的最蠢的事情是听基友的话成为种马写手,最郁闷的事是将原定的三好少年变成大BOSS……
    但最后他发现,事实远不止如此。遇见自己亲笔写出的变态这种事……
    尼玛他吃·人·??!
    这时候,就只能把吃人变“吃”人了……吧。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写出吃人流始点种马文的鱼唇作者,最终也逃不过命运漩涡【并不是】的故事。
    其实这篇文我本来想改成《种马不种马》这个名字,可当我跟读者们表达了我的意愿之后,就……被群嘲了。
    于是,大家表示这文其实还有以下说法→感谢CQ菇凉亲情提供。

    《我可爱的老攻不可能这么变态!》
    《每天回家都看到老攻在吃人》
    《食谱不同肿么谈恋爱?!》
    《只有杯具作者知道的世界》
    《写文有风险,虐主需谨慎》
    《不作死就不会死,为什么我没早点明白QAQ》
    《主角和BOSS是同一人这要肿么推!》

    默默扭脸。

    PS:
    1,这篇文是写修仙期间用作调剂的文,既然大家都给这篇文投票了,辣么我就先开这个啦。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不过我是第一次写这种风格,所以说不定会崩哟,大家慎重~
    2,考虑到我主更修仙的问题,所以这篇文我只能尽量多更,不敢保证一定日更,还要请大家见谅。
    3,一对一,主受文,无虐。
    4,希望对文章有啥异议的童鞋可以平和讨论,不要炸毛。
    5,祝大家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车书白(顾白) ┃ 配角:亓官锐 ┃ 其它:1VS1;年下;穿书;无虐

    ☆、穿成高富帅

    眼前有一面巨型镜子,两米多高,一米多宽,是用一整块晶石雕刻而成,晶莹剔透,洁净无瑕。

    传说中,这样的上等晶石,只要一指甲大的一小块,就足够一个普通的武者家庭消耗一年,可这样珍贵的晶石,竟然被打造成了这样一面镜子,这是何等的大手笔!

    在这面镜子里,倒映着一个人影,纤毫毕现,连头发丝儿都照得清清楚楚。

    那是个十分俊美的男人,雪白的皮肤,修长的身材,就像是一尊白玉像。

    他的眼眸漆黑,就像是最深沉的夜空,他的鼻梁挺拔,双唇红润,眉眼间似乎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忧郁,显得无比神秘,也无比美丽。

    无疑,这是个完美的男人,而且也是个有钱的男人,他拥有无数□丝梦寐以求的家世、身材、相貌、财富,承担了无数□丝的羡慕嫉妒恨,有着无以伦比的尊贵气息。

    如果说一个人被雷劈了以后注定会穿越,那么穿越到这样一位高富帅的身上,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

    可是对于顾白来说,却有着蛋蛋的迷茫。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镜子里的男人的确帅得惨绝人寰,背景靠山什么的都不是盖的,简直堪称无可挑剔——

    但是!

    如果这个人是个炮灰呢?

    顾白看着镜子里这具美好的壳子,陷入了森森的忧桑中。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轮播这壳子资料。

    姓名:子车书白

    身份:天都城城主

    性格:孤僻

    资质:混元武体,天生能吸收空气中游离的武气,任何武术都能轻易学会。

    家属:母早丧,父亲是前任天都城城主(注:修炼狂)

    爱好:无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人生履历:

    出生后没有母亲,从此开始自己跟自己玩儿;

    十五岁以前都过着自闭儿的生活,越是被逼着修炼,越是不想修炼;

    十五岁时父亲走火入魔,翘掉,整个天都城担子落在子车书白身上,开始承担责任;

    苦修,苦修,苦修,十九岁时成为武君,终于凭力量成为名符其实的城主;

    虽是城主但只知道修炼震慑四方,底下的人耀武扬威,天都城除了城主居是正常的,其他地方都是霸道的,子车书白等同于被长老们架空;

    二十岁及冠,不近女色,三年后被安排相亲,子车书白难得任性出去,对湖边一位美丽女子一见钟情,决定娶她。

    那女孩儿虽然任性了点儿但对他很好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好妻子好伴侣,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的话,发展下去也未尝不是一个“孤僻少年被善良天使拯救”的童话爱情故事。

    ……可惜的是,他想娶的这个人,是主角的未婚妻。

    当一个高富帅看中一本书主角的未婚妻/女人/暗恋对象/心中的美好时会是什么结局?

    ——你懂的。

    顾白中了第一枪,捂住自己的心口,默默地咽下一口血。

    好,这里让我们来谈谈这位主角……以及这本书。

    故事发生在以武为尊的异世界灵武大陆,全民崇武,天地间无数种特殊的“武气”,习武之人就根据自身的需要汲取这些武气修炼,成为强者。

    武者有等级之分,从低到高分别是:武者、武使、武师、武君、武王、武帝、武皇、武圣、武祖。以及已经有无数年没有见过的武尊。

    在这个世界里,武者有杀人豁免权,高阶的武者地位非常高,甚至可以开辟一个国家,有无数人为他效力,也能享用数不尽的美人和财富,是绝对的人生赢家。

    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也就是主角生在一个武镇的大家族里,是个生母为奴的低贱庶子,从小被欺凌,连名字都没有登上族谱。

    十岁时主角偷学武术,实力日进千里,在族会上被查出是道天武体,从此身份翻转,嚣张跋扈,很快修炼成了高级武师,还有了个美丽的未婚妻。但是好景不长,主角十八岁时有族中仇家来找晦气,废掉主角武体,使主角从云端落到泥泞之中,再次受到无数的欺压,同时未婚妻的家族撕毁婚约,主角反抗受到群嘲,更使主角的性格变得多疑、睚眦必报,而且十分冷酷。

    注:因为子车书白看中了主角未婚妻并且提亲,所以对方家族才会这么不留情面地快速解除婚约。

    ……顾白默默地擦了一把汗。

    主角掉落山崖,痛苦中竟然觉醒了体内的特殊血脉——吞天玄蟒的血脉!

    吞天玄蟒是上古异种,能吞天嗜地,威力无穷。

    原来主角那个为奴的母亲,祖上曾经是吞天玄蟒姬妾之一,留下了吞天玄蟒的一丝血脉,这么多年下来,已经稀释得极为淡薄了。

    本来主角身负道天武体,如果一路修行下去,稀薄的吞天玄蟒血脉会被压制,但是当道天武体被废,吞天玄蟒血脉竟然自行吞噬了残余的武体,一举觉醒!

    从此,主角二度翻身,这回他不再猖狂,但同时却有了极深的心计,对家族也再没有丝毫感情,只有利用了。

    之后主角开始报仇,第一站就是要去看那个胆敢抢夺他未婚妻侮辱他的人。

    顾白内牛:其实没有侮辱好吗,子车书白根本不知道他爱慕的姑娘有未婚夫好吗,摔!

    天都城的人十分嚣张,主角穿得普通,被城门中的人好一阵刁难耻笑,让曾被打压的主角怒气勃发,彻底地恨上了子车书白。

    顾白膝盖中了第二枪,默默地再次吞下一口血。

    然后就在子车书白成亲当天,主角找上门去,一口气吞掉了礼堂里的所有人,尼玛瞬间爱情片就变成了恐怖片啊卧槽!子车书白更是被活活撕碎吞吃,他的混元武体也成为了主角血肉的一部分,弥补了主角胡乱吞噬的不足,成为主角称王称霸的第一块□的垫脚石!

    这就是子车书白的全部人生,无比坑爹无比杯具。

    但更可怕的是——这、本、书、是、顾、白、写、的!

    特么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惨烈的呢?

    设置出这种人物绝壁都是作者的错,可是还有什么能比让作者自己来做这个杯具炮灰更能惩罚他的?所以顾白穿了。

    顾白揉揉疼痛无比的膝盖,面瘫着脸坐在了床上。

    遥想当年,这是他写的第一本书。

    那时候他还是个刚闯入始点文学网的菜鸟,博览群书(小说),经验很浅野心很大,可谓是磨刀霍霍兴致勃勃,挽起袖子三天之内就撸出了一个大纲。

    结果被混在主站的好基友,一巴掌把大纲糊在了他的脸上,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没看点,没爆点,没女人,苦逼流,圣父——”无数钢刀“嗖嗖”地插向顾白,然后阴森森地一笑,“等扑街吧小崽子!”

    顾白咆哮:“但是我有逻辑!”

    好基友更阴森了,咆哮回来:“逻!辑!有!屁!用!”

    于是一个受尽屈辱仍然心怀善念最终为了拯救世界舍生忘死整个生命奉献给救世主事业连一个女喷油都木有交过的的优秀好少年,就换成了两度受辱顺利变态一路吞吃最后在种马事业上越走越远最终坑害全世界的愤世嫉俗酷帅狂霸拽大BOSS——

    顾白表示鸭梨很大。

    当然BOSS主角酷帅狂霸拽地一路收妹子收到结局后,很顺畅地血祭全世界抛弃所有妹子最后一个人破碎虚空去了。所谓“众人皆死我独活,宇宙中还有更多好妹子”,主角衣袖飘飘潇洒而走,不带走一朵妹子/小弟。完毕。

    经过好基友的不断鞭策,顾白的“第一次”虽然没有大红却也是小火一把,从此顺利走上种马写手的康庄大道,在无数月票推荐票x票的淹没下,笔名“我不种马谁种马”也渐渐向小神进军,和好基友一起笑傲月票榜。但是当他找到了读者的G点,写得越来越顺畅的同时,写文的快感也在逐渐消褪。那唯一一本曾经寄托了他满腔热情的“第一次”,就彻底被他封锁在了记忆的深处。

    如果顾白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穿越到这个地方来,那么他宁愿一直不火也会跟好基友死杠的——尼玛他一定要写拯救世界的三好少年不要写变态啊啊啊啊??!尼玛那个非主流的吃人狂第一个吃的就是他这个壳子啊啊啊啊啊——救命!

    抱住头,顾白的眼前一片黑暗。

    良久,他缓缓地站起来。

    好吧,已经不会有什么坏消息比他已知的更坏了,总算还有一个好消息。

    顾白盯着镜子。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