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时间:不好好演戏是要回家生孩子的

    点击:
    宋清寒重生了。
    重生前他是个被渣男劈腿打压过得苦兮兮的十八线小演员;
    重生后一只金大腿横空出世,缠着闹着非要宋清寒抱
    楚大狗:我的大腿都给你,快抱快抱(≧ω≦)/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小苦逼重生之后脚踹渣男和潇洒帅气多金忠犬攻一起携手撒糖的故事~
    排雷:双性受,不娘。
    架空型娱乐圈,作者说了算。
    内容标签: 生子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清寒 ┃ 配角:楚铭 ┃ 其它:平步青云

    第1章

    “咔哒?!彼吻搴稚锨崆嵊昧?,门锁应声打开,紧闭着的防盗门露出了一丝缝隙。

    他轻轻地推开门,抬脚刚想走进去,脚下就绊了一下。

    ——是一件浅蓝色的女式衬衫。

    宋清寒平静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衬得他那张冷清精致的面容都多了几分仙气。他像是卸下了一副沉重的盔甲,脚步突然轻快了起来,三步两步地就避开了那满地散落着的衣物,往着里面那间熟悉又陌生的房间走去。

    “……”细细碎碎的呻吟声从房内传来,配合着床垫的弹跳声,灌满了宋清寒的耳朵。

    他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眼底却浮现出了一抹嘲弄,转瞬即逝。

    “嗯……他就要回来了,你不怕、嗯……”娇媚的女声尾音带着勾人的媚意,搅乱了一室的沉静。

    “哈、怕什么,就他那张死人脸……”低沉的男音带着嘲笑的意味,很快又低了下去,细细碎碎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出来之后,变得十分模糊,宋清寒也没有什么兴趣听下去了,他看了看门板,径自转过身,去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清寒慢慢地喝下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水,站起来将那个纸杯扔进客厅另一边放着的垃圾桶里。

    “哒?!蔽允业拿趴?,从里面走出一个只穿着一条松松垮垮的裤子的男人,他身上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遍布了各种令人遐想的痕迹,脸上带着明晃晃的餍足。

    宋清寒听到开门声,转头过去,还颇为善解人意地从沙发上拿起了一件衬衫递过去给他:“穿上吧?!?br />
    叶奕脸上一僵,表情有些尴尬,握着门把手站在原地,眼神躲闪。

    宋清寒将手上拿着的衣服塞到他手里,然后抬起眼睛看向叶奕的身后,对着从里面亭亭袅袅走出来的,身上裹着一块浴巾,春情未散的女人微微颔首:“菲姐?!?br />
    女人染着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皮肤白皙细腻,长相有些普通,但身材凹凸有致,行走间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让她陡增了几分诱惑力,堪称尤物。

    柳菲脸上还笼着一层媚意,看见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宋清寒,也只是挑了挑眉,熟练地抬起手抽了一口烟,轻轻柔柔地开口:“是小寒啊?!?br />
    叶奕转头看了看柳菲,又看看了宋清寒,脸上一时青一时白,过了一会儿才松开门把手,动作轻缓地给柳菲扯了扯有些滑落的浴巾,语气温和地说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柳菲似笑非笑地看着宋清寒,弹了弹烟灰,另一只手搭在叶奕的胸膛上,神色亲密:“怎么,是怕我为难你的男朋友吗?”

    叶奕脸上一僵,还没有说话,宋清寒就开口了:“菲姐,你误会了,我和叶奕,只是室友关系而已?!?br />
    他长得高挑削瘦,软软的黑发搭在他的额头上,给他增添了几分柔和的气息。但是他的眉眼精致又清冷,整个人像足了他的名字一样,带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说得好听是仙气,说得不好听就是不接地气。

    他现在神色平静地看着明显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的叶奕和柳菲,语气清淡又坚定:“说到这个,这几天我找到了一所新房子,就要搬出去了,接下来搬东西可能比较吵,在这里先向叶哥和菲姐你们道个歉?!?br />
    “清寒!”叶奕闻言,搂着柳菲的手一松,皱着眉,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

    宋清寒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随后就转过身,步伐不慌不忙地离开了,在经过客厅的时候,还顺手将自己的外套也一起拿走了。

    柳菲看着叶奕一脸隐含怒气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胸口,眼神微冷:“别担心……”

    “不是,菲姐……”叶奕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烦躁地说道,“你最近不是在为我争取《逍遥游》里面的那个男一号的角色吗,要是宋清寒把这件事说出去……”

    那个脾气跟臭狗屎一样的导演肯定是不会选他了。

    “放心,我已经跟人打好招呼了,谢亦安也会退出那天的试镜,你只要好好发挥你的实力就够了?!绷瞥读顺蹲约荷砩系脑〗?,伸手将披散在胸前的长发撩到身后,坐在椅子上,翘着一只白嫩嫩的小脚,“至于宋清寒……他好歹也算是个观众眼熟的人了,这件事爆出来,不管他怎么说,都会牵扯到他自己身上,他没那么蠢。要是你实在担心……”

    柳菲随手将烟头按掉,侧头对叶奕笑了笑。

    .

    宋清寒拿着自己的外套从那栋他和叶奕一起租住的公寓里出来,翻了翻里面的口袋,找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一个钱包,左右看了看,随便选了一家看起来算是干净整洁的小旅馆开了一间房。

    旅馆老板看着这样一个长相干净漂亮的小青年走过来,反射性地看了看他身后,在瞥见宋清寒稍带疑惑的目光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口说道:“小伙子你看着有点眼熟啊?!?br />
    宋清寒抿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可能我有点大众脸?!?br />
    “哈哈哈哈哈哈小伙子长得跟明星似的,要是大众脸都是你这样的,那可值了?!崩习逦叛怨恍?,将房卡递到宋清寒手上,还特意提醒了一句,“左边的电梯坏了,坐右边的吧?!?br />
    “谢谢?!彼吻搴衩驳氐懒松?,抓着外套往电梯走去。

    “像明星似的?还真像个明星啊……”老板摸着脑袋嘀咕了一下,然后坐回了自己的摇椅上,打开戏曲台,闭着眼咿咿呀呀地跟着哼唱了起来。

    宋清寒比对着房卡找到了自己的房间,检查了一遍之后就在床上坐了下来,掏出一款看着有些老旧的手机定定地看了一会儿。

    “2020年8月05日”。

    是五年之前吗……宋清寒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缓缓划过,反应良好的手机猛地一闪,蹦出了一个聊天界面来。

    “清寒?!?br />
    “清寒?!?br />
    “你在哪里?”

    “宋清寒!”

    宋清寒看了一眼上面的备注,淡淡地笑了笑,随手将这个账号拉黑删除了。

    今天……是新的一天了。

    第2章

    宋清寒难得地睡了一个好觉,手机铃声疯狂叫唤的时候,他还躺在有些窄小的床上,眯着眼睛,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飘忽感。

    “唰——”宋清寒将有些陈旧的窗帘拉开,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洒满了整个窗台,映得床单都多了几分圣洁感。

    他看了一眼已经安静下来的手机,划开屏幕,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宋清寒拿着手机想了想,还是回拨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宋清寒干净利落地按掉了通话键。

    这个电话是一个意外。上一世他有接到过这个电话吗?——好像是有的。

    只是上一世他蠢得太过分,遇见叶奕和柳菲在自己精心布置的房子里大大咧咧地交缠时,不顾一切地砸门、质问,闹得不可开交,最后惹得叶奕恼羞成怒,将他打了一顿,扔出了自己花钱租住的公寓,他当时浑浑噩噩,听见了电话铃声,也没有理会……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会找他?

    宋清寒微微仰起头看了看窗外冉冉升起的太阳,微微眯起双眼,手指无意识地在手臂上轻轻敲了敲——这是他上一世养成的一个动作。

    即使是再来一世,有些东西还是刻进了骨子里,放不下,忘不掉。

    “叮铃铃——”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叫唤了起来,依然是那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我是宋清寒?!?br />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没想到宋清寒这一次这么快就接了电话,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宋清寒是吧,我是你的新经纪人陈安?!?br />
    “……”宋清寒握紧手机,慢慢皱起了眉头。

    陈安这个人,宋清寒是知道的。

    陈安在圈里虽说算不上是金牌经纪人,但是手底下也是带着好几个小生小花的,其中的谢婉婉更是隐隐成为了这一代新生小花中的领军人物——怎么看,他都不会注意到仅仅是个十八线的自己才对。

    难道是叶奕给他牵线的?这个想法一出现,宋清寒就立马否决了。陈安手里的资源比柳菲多得多了,要是叶奕能搭上陈安这条线,哪里会舍得让给他?

    这些念头只是在宋清寒的心里转了转。他拿着手机,对电话那头的陈安说道:“是的,我是宋清寒。陈……”

    “你叫我陈哥吧?!背掳驳挠锲鹄吹故峭λ婧偷?。

    “陈哥?!彼吻搴由迫缌?。

    “电话里说不清楚,这样吧,你今天两点的时候回公司一趟,处理一下移交手续,我也有事和你说说?!背掳菜低?,很快就挂掉了电话。

    宋清寒慢慢地放下手机,眉头依然紧锁着。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他在这里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

    宋清寒捋了一下头发,感觉身上有些黏腻,去楼下随便买了一套衣服,就拎着走进了浴室了。

    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水蒙蒙的雾气爬上了浴室门的磨砂玻璃,遮住了里面的一室春光。

    宋清寒随手按了一泵沐浴乳涂在身上,细细地搓出了细密丰富的泡沫。等到身上的所有部位都抹上了沐浴乳,他才微微地皱起眉,稍稍地张开腿,伸手往腿间探去。

    若隐若现之间,那男性的器官之下,似乎还隐藏着一个隐秘的器官,小小的,在他的动作之中一闪而过。

    宋清寒打开淋浴头,将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擦了擦身子,拿起刚刚买的白t和休闲裤套上身上。

    收拾收拾跟老板退了房之后,宋清寒看了看时间,摸了摸肚子,在街边随便找了一个卖馄饨的小摊子叫了一碗馄饨面,默默地坐在了油腻腻的椅子上。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