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正攻总是不出现

    点击:
    寻找正攻,重口味的勾搭调戏!NP!
    系统:正宫两个字不要乱说,找错了会有惩罚!
    排雷请注意!
    ①此文是无节操的N P(不同单元有1V1也会有3/P)
    ②某些单元有少量生/子情节,雷者请务必点X!
    ③神设定(哨向、兽/人、金手指等)、神逻辑、神展开!考究党慎
    ④作者神经质,萌点怪异,无忠犬、深情、攻宠受,偏好鬼/畜、BT

    内容标签:强强 阴差阳错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清 ┃ 配角:好多…… ┃ 其它:快穿,系统,

    ☆、敌人变情人(一)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提示:该文绝不是甜白又欢脱的宠溺文!攻君会有不同程度的黑化,鬼/畜,虐-身虐心等等!

    所以想看忠犬、攻宠受的小清新们可以逃离了!

    裴清瞄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打了一个哈欠,现在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了。他伸了个懒腰,把笔记本啪一下合上,准备上个厕所就睡觉。路过弟弟裴澈的房间时,裴清几乎是本能地推开门。

    作为兄长,管教和照顾弟弟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一部分。

    房间里空无一人,但是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闪着荧荧的光。

    这小屁孩又干嘛去了?裴清揉揉酸痛的脖子走了进去。

    “最佳小受的标准——找到正宫(攻)!欢迎进入‘出现吧,正牌攻!’”

    ——戳吧戳吧又不会怀孕!

    裴清的嘴角抽了抽,这个游戏肯定是自己那个病娇又恶趣味的弟弟玩的吧!

    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俩兄弟长得都很不错,虽然裴清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受,但是抱着猥琐的围观心理,他还是奸|笑着戳了进去。

    周围顿时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神马状况?!

    【寻找正牌攻第一场,玩家身份娈|宠,副任务逃脱?!?br />
    再次睁开眼睛时,视野里亮堂堂的一片,面前还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夏奕看着呆若木鸡的裴清,推了推镜片,“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不能不喝药,否则伤口好不了的?!?br />
    裴清艰难地哽了一下,卧槽,这是来真的了。

    好在他裴清反应够快,小强一般的神经让他迅速接受了快穿的事实。

    面前的这个医生皮肤白皙,手指修长,举止神态间都透着一股冷冽的气势。

    哈哈哈哈,裴清在心里狂笑,典型的冰山攻的范本好不好。

    “医生啊,”裴清自认为友善地笑了笑,“能不能稍微靠近一点???”

    对方警觉地看了他一眼,神态依旧冷淡,“叫我夏奕就行了?!?br />
    裴清从善如流,“夏奕啊,你能不能稍微走过来一点,我全身都痛,动不了?!?br />
    夏奕皱着眉头靠近了,裴清一把抓住他的手,对系统回应了任务。

    【这个就是正牌攻??!】

    【错误,请接收惩罚!】

    什么?!怎么还会有惩罚?

    当裴清还处于震惊状态,狠狠的一个巴掌就朝他扇过来了,力道之大让裴清整个人都翻了过去,还好是在摔在了床上,不会伤筋动骨。

    堪堪回过神来,裴清诧异地望向夏奕。

    架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反射着寒光,夏奕冷冷道,“别妄图勾引我,就算你是洛少爷的人,我也照打不误?!?br />
    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裴清被他打懵了,愣在当场。夏奕鄙视地瞥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待夏奕走后,裴清终于慢慢理清了思路,这是游戏里无误。但是脸上持续地隐隐作痛,感觉非常真实。夏奕不愧是医生,打人的力道和角度都控制得绝好,裴清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开始玩这个游戏就被打了,实在有点郁闷??!

    而且还莫名其妙地当了一次狐狸精!而且是勾|引未遂的!如此奇耻大辱!裴清炸毛了,他又把系统唤了出来。

    【卧槽,你妹的,坑爹的破游戏,我要回去!】

    【请完成任务!】

    【妈蛋,什么破任务,不干了!】

    【请完成任务!】

    【……】

    【请完成任务!】

    【……】

    【请完成任务!】

    ……

    裴清彻底不抱希望了!完不成任务他还回不去了!还是早点面对现实,迅速了结这个破任务才是正道??!

    深吸了一口气,他从床上坐了起来,除了脸被夏奕打得很痛以外,全身上下都泛着酸痛。裴清勉强地站了起来,想去卫生间上个厕所。一照镜子的时候他就愣了,那不就是自己的脸么?但是没有了经常熬夜的黑眼圈,总是乱糟糟的头发变得柔顺,黑色短发下面一张脸白白净净的,颊边还残留着淡红的指印。

    裴清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小模样简直和他长相秀美的弟弟相似了。

    脱下裤子的时候,裴清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噢,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裴清可没有被阉!他沉下脸来只是发现了大腿|内侧的吻痕。青青紫紫的,纵横交错,这是做得多激烈才会这样??!

    裴清蓦然想到了系统的话,【身份娈|宠】。

    默默地在心里诅咒系统一万遍,裴清愤愤地穿好了裤子。

    他现在住的这栋宅子坐落在远郊,偌大一栋,甚至有假山和人工湖泊。建筑和用料都极为考究,处处都透着一种低调的奢华。

    一辆车子开了进来。主人一进正门,立刻就有佣人过来接过他脱下的风衣。

    洛瑛很年轻,深栗色的短发下是一张俊美非凡的脸,混血的原因使得他的眉眼更加深邃。

    他取下帽子和手套,向旁人问道,“今天状况如何?”

    上了年纪的女管家琴姨恭敬地站在一旁,却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洛瑛心中已经猜到了大半,但还是命令道,“说?!?br />
    “少爷您可别生气,”琴姨看着自家少爷冷下来的脸庞,只好战战兢兢地开口了,“夏医生来看过了,但是裴少爷他,他还是……不肯吃药?!?br />
    洛瑛沉吟着没有作声,琴姨又上来劝,“少爷您可千万别生气了,裴少爷那身体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洛瑛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她,琴姨立刻噤声了。

    典雅的原木色楼梯干净得一层不染,洛瑛走了上去,推开门。

    裴清正无聊地翻着一本书看,这个样子显得非常平和安静,咋一看会觉得他是一个很柔顺的人,当然,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洛瑛走过去,拿掉他手里的书,裴清诧异地抬起头,对方正好捏住了他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面前这个人的气息很清爽,但动作却非常强势,霸道地撬开了他的牙齿,裴清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大少爷吻得尽兴了,稍稍分开了俩人紧贴的身体,洛瑛却卡住他的下颌,对方的手指白皙又修长,而且十分有力,光是这样的动作就让裴清的颌骨疼痛了。

    漂亮的暗蓝色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裴清,你又让我生气了?!?br />
    裴清一懵,睁大了眼睛,“???”

    他不知道他这个样子落在对方眼里既无辜,又充满了勾|引的意味。

    洛瑛的眼神暗了暗,把他压在了那张檀木书桌上,桌子大得离谱,让一个人躺上去完全没有问题。

    “你以为伤没好我就不会碰你,是吗?”

    一抹危险又性感的笑浮上了洛瑛的唇角。

    一周前,那个柔嫩的地方被蹂|躏到撕裂,然后大出血。连续好几天他都忍着没有再碰裴清,对方灵敏地察觉到这一点,就开始拒绝喝药,他又耐着性子忍了好几天,让琴姨和夏奕生去劝他,可是对方依旧和他对着干。

    洛瑛很生气,他不想再忍了。裴清的这点小聪明让他非常反感,逮到一点点突破口他就拼命地死磕,绝对不会乖乖地呆在自己身边,做一只被豢养的金丝雀。

    手指强硬地探了进去,碰到那撕裂的伤口,裴清痛得抖了一下。

    “既然你喜欢受伤,那就让伤口再深一点怎么样?”

    裴清喘着气问道,“你你……你是我的主人?”

    主人这个称谓纯属裴清下意识的叫法,但是却让洛瑛的心情好了不少,他把手指撤了出来,裴清松了口气,但是下一刻对方又咬住了他的耳垂,暧昧地低语道,“真高兴你有这个觉悟?!?br />
    如此鬼畜、残忍、变态,而且裴清还记得系统的副任务是逃脱,那说明眼前这个绝壁不是正牌攻??!之前有了夏奕做教训,裴清可不敢再乱喊【正牌攻】这三个字了,万一错了,眼前这个人会给怎样的惩罚真是想想就觉得菊花很痛??!

    “现在听话还来得及,乖乖去把药喝了?!?br />
    裴清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

    看他如此配合的样子,洛瑛在心底稍稍诧异了下,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色。裴清立刻把药喝光了,而且没有像之前那样再吐出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装作十分乖巧地看着他。

    尽管感觉有点不大对劲,但是洛瑛懒得去猜测裴清心里的小九九,因为他怎么折腾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嘴角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洛瑛命令道,“下来吃点东西?!?br />
    裴清站在原地松了口气,默默地跟了上去。

    这栋房子很大,从楼上的卧室到楼下的餐厅居然走了很长时间,在这个间隙,裴清总算把系统发来的资料消化了。

    剧情大致是这样的:主角身世悲惨,从小就被遗弃了,后来被沈家收养了。这个沈家就是和洛瑛敌对的强大势力,掌权的少爷叫沈靖容,主角只是他派来洛家卧底的。一个月前他制造机会让主角“意外”邂逅了洛瑛,然后被看上了,偏偏主角性格高冷,洛少爷就……霸王硬上弓了,从此就把他软禁在身边,进而达到了沈靖容的目的。

    这主角对沈靖容可谓爱到不顾一切,为了他甚至不惜牺牲色相和身体只为了能引起洛瑛的兴趣,这一切都是为了做好一个卧底而已。

    悲了个催的!裴清愤懑地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沈靖容是正牌攻无疑了。

    作为一个玩家,裴清却觉得这个正宫有点渣,如果真的喜欢受的话,会愿意把他推向别的男人?大抵是因为这类人都具有强大的野心且性格复杂,是不会有纯粹的爱。在主角之前沈靖容就派过不少男男女女潜伏在洛瑛身边,结果没勾引到不说还被整得半死不活,于是沈靖容下了杀手锏,把他最疼爱的人送出去了。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