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我扔了妹妹的书后穿越了

    点击:
    以为自己是直男的伪直男因为少年时的经历而歧视同性恋,有着深深的偏见,发现妹妹的耽美本子和漫画后一怒之下全部扔了,不幸触发书中禁咒穿越,来到幻境世界体验书中基佬们的爱恨情仇,剧情无逻辑,只追求刺激和狗血,有虐有爽,做任务走剧情为主,非完美主角,有偏见,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成长和变化,性格坚毅,最爱自己。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之南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郑之南因为少年时的经历而对同性恋偏见颇深,当发现妹妹的耽美本子和漫画后一怒之下全部扔了,不幸触发书中禁咒穿越,来到幻境世界体验书中人的爱恨情仇,这些世界或悲或喜,或荒诞残酷,或甜美动人,有哭有笑,在一个又一个世界中,主角也慢慢明白了自己的心。作者创造了一个幻境世界,设定新奇狗血,不落俗套,文笔不蔓不支,情文并茂,人物设定有趣特别,剧情高潮迭起,让人大呼过瘾,虐与爽并存,引人入胜,让来到幻境世界的郑之南在一个又一个虚拟世界明白他的偏见是迁怒,感受虚幻世界的爱恨情仇。

    第1章

    郑之南把妹妹书架上的所有关于纯爱文学、被窝文学的本子,漫画,个志,出版物,还有一些特典周边,有签名的明信片,全部都整理打包,毫不犹豫,非常果决的送给了外面捡垃圾的大爷。

    今天是周三,住校的妹妹并不在家,所以郑之南不怕她中途回来,就算中途回来,他也会一意孤行的扔掉这些垃圾。

    正是备战高考的紧张阶段,竟然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尺度之大,毫无底线,什么强制,虐恋情深——类型繁多,简直不堪入目,虽然种类挺多,但占比并不高,可基本上都是写同性恋的,所以都是垃圾,需要丢掉。

    从前郑之南尊重妹妹爱看书的爱好,但他一直以为看的是世界名著,文学著作,结果今天心血来潮想去找一本书,消磨一下假期的时间,进来一看,随便翻一本漫画,竟然是两个男的抱在一起,要么就是其中一个男的被压在地上、床上、浴缸、玻璃、桌子,甚至还有捆绑!皮鞭?!限制级剧情。

    这都是些什么?!

    有些听说还是让去日本旅游的同学带回来的书。

    郑之南是家里的老大,大学选的设计,毕业后就开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虽然因为颜值高的缘故,有不少追求者,尤其是一双凤眸,撩人于无形,但平时比较忙,一直是单身,忙于事业,也疏忽了对于妹妹的教育问题,估计他父母也没发现妹妹爱看的都是这些东西,不然也不会让她堂而皇之的摆在书架上,加上兄妹俩年龄相差十来岁,没怎么交流过更深层次的东西,以至于都不知道妹妹竟然爱看的书是这种东西。

    放下漫画,又去抽里面包了书皮的小说,随便读个几章,就有亲嘴的剧情,有些虽然看着挺正常,但却是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而且剧情非常狗血,他耐着性子读了一本,完全不知道意义何在,看这种东西就是在浪费时间。

    郑之南越看越气,直接去储物室找了空的纸箱,一本本翻看,发现有问题就扔进纸箱。

    书架上两三百本的小说和漫画,只有三四本是正常的文学著作,郑之南想想妹妹的年龄,怒火根本压制不住,全部都打包送给了外面捡垃圾的大爷。

    不能再让她这么堕落下去了!

    收拾完一切,随便吃了点东西,他就去睡了。

    他不准备给妹妹解释,她看到空空的书架,应该自己就明白为什么会不见。

    她知道他的脾气。

    然而郑之南并不知道自己触发了妹妹曾经发过的一个诅咒,虽然这个诅咒并非针对他,却同样启动了齿轮的转动:谁碰了我书架上的本子,甚至毁坏就让他把书中的剧情体验一遍……

    然后郑之南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站在一片黑色中,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他,空无一物。

    然后有人在说话。

    她的声音冰冷机械,毫无感情,她在叫他的名字:“郑之南——”

    郑之南下意识回了一句:“我是?!?br />
    “根据耽美系统律法,你触犯了随意毁坏他人精神财富的重罪,更让大家承载快乐的文学形式受到了侮辱,现在,你将被流放进入这些你践踏的文学世界,体验里面角色们的喜怒哀乐悲苦爱憎惧恨……”

    郑之南冷冷地说:“我问心无愧?!爸V弦晕约鹤稣飧雒?,是潜意识里感觉对不起妹妹。虽然是乱七八糟的书,但搜集了这么多,一定耗费了妹妹不少精力和时间。

    一定是他的感性和理性在打架。他用自己的理性坚持,他这么做是对的。妹妹马上就要高考了,不能被歪书带坏了。

    机械冰冷的系统也冷冷的笑了笑。

    “呵呵,祝你好运?!?br />
    虽然那冰冷的声音消失了,但郑之南还在这虚无空旷的黑暗里待着,他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慌,一切只是梦。

    醒过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你只是因为扔了妹妹买的书,心里有一丝愧疚,所以才会做这样稀奇古怪的梦。

    什么耽美系统律法,根本不存在的。

    什么流放。

    什么体验书中人物的喜怒哀乐……

    假的。

    都是假的。

    慢慢安定下来的郑之南觉得眼睛昏沉沉,眼皮十分沉重,身体也有些酸软无力,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在闭上眼的那刻,他在心里问自己:是要醒过来了吗?

    刚刚果然是做梦啊。

    郑之南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他沉沉的从梦中抽离出来,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就像是被人打了一顿一样,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妹妹突然回来,知道书被扔了,趁他睡觉,一怒之下偷偷报复他,在他做梦的时候打他。

    然后他看到了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墙壁,还有陌生的床……

    这床很大,也很华丽,就像是电视剧里那种顶级富豪家庭才会出现的装潢和华贵设计,偏复古风,随后他感觉到脚踝处冰冰凉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套在上面,他坐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有些茫然。

    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何地,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的家。

    他虽然奇怪和不解,但还是掀开被子先去看自己的脚。

    有点红,可能是崴到了。

    为什么会这样?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大腿肌肉就像是经过长时间的运动,现在十分酸软,也没什么力气。

    更奇怪的是,他的皮肤变得比从前还要白,双腿笔直修长,接着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身上什么都没穿,他伸出手,手也不是他的。

    为什么会这样?

    他附身在了别人的身上吗?

    郑之南缓缓从床上挪下来,在房间里四处走了走,在右手边,看到了一面落地镜,虽然窗帘拉着,屋里有些昏暗,但他还是清晰地看到镜子里的男人。

    身体白皙挺拔,面容俊美到郑之南根本没在现实中见到过这样五官分布如此恰到好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五官也融入了他的外貌,所以偶尔会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他,但真实的他,并不似镜子里的男人那样白,那样俊美,这个眼神清澈明亮的男人……让他无法直视的是,他的身上遍布青紫伤痕,连腿间都有紫红的痕迹,锁骨,颈脖,胸口上也有。

    有的像吮吸的吻痕,有的则像是鞭子击打出来的痕迹,应该都是一些皮肉小伤,不伤筋骨,但因为他的皮肤太白皙,便显得触目惊心起来。

    此时,镜子里的郑之南面无表情的站在镜子前观察着一切,让本来温润无害面容的青年显得很冷酷,清澈的神情慢慢转变成仿佛含着一层冰霜。

    随着郑之南的清醒,气质瞬间改变。

    迷茫的神情被冷漠取代。

    站在镜子前的郑之南忽然想起来了那个梦境,还有那个机械的女声说的话。

    ——根据耽美系统律法,你触犯了随意毁坏他人精神财富的重罪,更让大家承载快乐的文学形式受到了侮辱,现在,你将被流放进入这些你践踏的文学世界,体验里面角色们的喜怒哀乐悲苦爱憎惧恨……

    雷翊推开门走进来,就看到他的小狗赤身站在镜子前,脸上是不同于以往的疏离神情,还有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冷漠,如寒潭。

    难道是他昨天弄得太狠,生气了?

    这缠人的小东西也会生气?

    他昨晚那么用力,还不是他一直要,一个没把持住就折腾的狠了点。

    雷翊很高大,肩宽体阔,足有190,虽然西装革履,可也能看得出来那衣服下所拥有的爆发力,他嘴角勾起,走到听到动静望向他的郑之南面前,不由分说地直接将人揽入怀中,想吻郑之南的脸颊,但被郑之南躲开了。

    郑之南侧过头,压抑着愤怒和震惊,冷冷的看着面前抱着他的男人。

    这人不仅仅是比他高半个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也足够惊人,但他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郑之南无法做到冷静,他想掰开这个人的手,却发现根本掰不动。

    然后就听到这个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漫不经心和调笑。

    “怎么?生气了?”可能是说完自己都觉得有趣,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胸腔震动,让郑之南更加觉得备受煎熬。

    他竭力镇定,对他说:“放手——”

    雷翊收敛笑意,似乎刚刚的笑是郑之南的幻觉,他语气淡淡地说:“不放?!辈蝗葜靡?。

    雷翊很不悦,因为平时很听话的小家伙竟然敢这么说话,还真是让他既觉得新奇又觉得对方皮痒了。

    就在雷翊胡思乱想的时候,郑之南趁其不备抬腿狠狠地顶向雷翊的双腿之间。

    雷翊眼神一凛,伸出手直接挡住了郑之南的袭击。

    “你是想死吗?”雷翊掐住郑之南的脖子,迫他与他对视。

    郑之南瞪着雷翊,他说:“有种你弄死我?!?br />
    雷翊没见过这样的郑之南,他说:“闹够了吗?你在生昨天晚上的气?不是你求着我操你的吗?现在给我玩什么翻脸不认人?发什么神经?”

    郑之南闭上眼,不去听雷翊的话。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