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l:清穿之四爷皇妃

    点击:
    穿越前,林梦瑶是首都大历史系剩女一枚;穿越后,她一心一意要进胤禛的后宅,好好尝尝当宠妃的滋味。
    等她憋着劲终于指给了四爷,才发觉这后宅的女人个个都不好惹。
    而这还不是最令她头疼,最头疼的是那个面瘫皇子。他性情内敛,时阴时晴,但他可是林梦瑶的终身饭票,必须得伺候好了。
    且看萌呆女汉纸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从如履薄冰,到如鱼得水,再到如愿以偿地过起了大福大贵的美好生活。
    面瘫皇子勾唇道:“不省心的小东西,你还要爷怎么宠你!”
    兰琴(林梦瑶穿越回的名字):“爷,妾身要你宠我一生一世!”
    萌呆工科穿越女VS与历史不一般的四爷,看...
    作品标签: 宠文、小妾、独宠、穿越、斗智斗勇

    第1章 穿越了

    清康熙43年。

    丫鬟雪儿和惜儿正在给格格钮祜禄兰琴收拾刚刚绣娘送过来的三件新做的旗装。料子都是上好的绸缎,做工也是一等一的好的苏绣。格格刚刚试穿过后,便不发一言地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喜欢,她并没像往常那样,拿着新做的衣服比划个没完。

    两个小丫头一脸担忧地边收拾衣服,边悄悄看看坐在化妆台前发呆的钮祜禄兰琴。

    “格格最近时常这样发呆,然不成那次落水后,脑子有点……”惜儿小声在雪儿耳朵旁咬了下耳朵。

    雪儿将葱白一样的食指放在小嘴中间“嘘”了一声,看了一眼格格后,用眼睛严厉地剜了惜儿一眼。

    那意思是做下人的,怎能议论主子!

    雪儿是从小跟着钮祜禄兰琴一起长大的。她对钮祜禄兰琴的感情不是像惜儿这般中途差遣过来伺候的丫头可比的。

    格格早就成了她在这世上一心一意要服侍效忠终生的人。这次选秀,如果格格选上,她是必定跟着去的。为了选秀,老爷和夫人也早就请了教养嬷嬷,给格格教规矩。雪儿跟在旁边一边服侍着,一边也学着点儿宫里面的规矩。

    可是自从半月前,格格不知为何,失足荷花池,被救起来后,整个人就好像变了。以前那个温婉娴雅的格格不见了,现在的格格成天冒出些稀奇古怪的话,有时候又一整天都不怎么说话,还时常托着香腮坐着发呆。

    钮祜禄兰琴从镜子里瞅了一眼正在替自己整理新衣服的两个丫鬟,知道他们准在心里嘀咕自己怎么不像之前的那个格格了。

    “我乏了,你们赶紧收拾好了就出去吧,不用在屋子里伺候了。”说完,她站起来,一脚迈出,突然一个踉跄栽了下去,幸好她即时抓了下檀木雕的梳妆台边沿一把,才没有整个人扑下去,而是膝盖先磕到了地上。

    两个丫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懵了。

    尤其是惜儿,她硬是捧着衣裳,愣在哪里没动。

    怎么好好的,就摔了?地上什么都没有,好像也没东西挡路呀??

    还是雪儿眼明手快,立刻就冲了上去。她一把抓起钮祜禄兰琴的胳膊,急切地问道:“格格,怎么样,摔痛了没有?”

    钮祜禄兰琴只觉得先着地的那个膝盖骨疼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本来个子不高,一米六的样子,脚上穿着花盆底子,这加起来就将近一米七以上的身高了,猛地磕到地上,不疼才怪??!

    “蠢丫头,你杵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过来,扶格格起来??!”雪儿厉声回头朝着捧着衣裳的惜儿喊道。她今年十五了,比惜儿大了三岁,又是自小伺候格格的。平时钮祜禄兰琴屋子里的其他小丫头时常被她喊骂几句,也是不敢顶嘴的。

    “哦!”惜儿立刻将衣裳往床上一摊,立马跑过去,扶起钮祜禄兰琴的另一只胳膊,然后和雪儿一起将她提了起来。

    两人的身高都不及钮祜禄兰琴(她们是不配穿花盆底子的),只好将她的两只胳膊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驾着她慢慢走回床边,扶着坐了下去,才敢说话。

    雪儿蹲下身子,慢慢撩起钮祜禄云琴的旗装袍子,露出里面的长筒白丝袜。她提起粉色的腿带,解开后,慢慢将袜子褪了下来。

    惜儿也赶紧蹲下去帮忙,刚刚被雪儿骂了句“蠢丫头”,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此刻也不敢疏忽了。

    雪儿将白色的底裤往上撸,直撸到膝盖,青色带紫红的一大块皮肤露了出来。

    “哎呀,格格,这怎么好!选秀还只有三天了。”雪儿不禁呼道。

    钮祜禄兰琴端坐在床沿上,却并不大惊小怪,只是淡淡道:“只能好了再去吧。”

    原来,这选秀的女子除了身份外,必须仪容端正,言谈得体。所谓仪容端正,就是指身上不能有任何伤痕,要是有过什么伤疤,早就失去了选秀资格,像这般在选秀前摔坏自己的皮肤的,也是不容许的。

    惜儿更是急得眼睛都快红了,这要是让老爷太太知道了,她与雪儿都得去领板子了。

    “你快去打盆热水来,再拿块毛巾,总要敷一敷,这青块才去得快些的。”雪儿朝着惜儿吩咐道。

    惜儿点点头,站了起来,立刻走到门口,迈过高高的门槛出去了。

    “格格,这要去禀报老爷夫人吗?”雪儿犯难道。她倒不是怕挨板子,而是怕格格被老爷训斥。

    本来,钮祜禄兰琴是正夫人嫡出的三女儿,自小也是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墒墙昀弦柚璋℃钍?,她所生的二女儿倒处处比着格格了。

    “不必了,就说我规矩还没学好,怕入了宫门,辱没了家族?;故窃俣嘌Ъ溉?,再去不迟。”钮祜禄兰琴道。

    雪儿点点头,心疼地瞧着格格雪白的皮肤上那醒目的淤青。

    惜儿端着水盆推门进来了。她见雪儿还在屋子里,就知道没有去禀报老爷夫人,心里当下安心了。

    两人慢慢将格格的旗装脱了,又将她的双腿抬到床上,放平整,然后才捏了把热毛巾,慢慢儿给她敷着淤青。大约敷了有一刻钟,钮祜禄兰琴还是淡淡道:“我睡会儿,你们出去吧。”

    雪儿便扶着她躺下,然后拉过被子,四处掖好后,再放下床帘,才一脸担忧地退了出去。

    待到房门被人从外往里关上后,钮祜禄兰琴透过薄薄的纱帐又看了看,才一咕噜,坐了起来。

    尼玛!自己摔自己,还真的好疼。

    “钮祜禄兰琴”抽出腿,撸起裤脚,看了又看那块淤青,自言自语道。

    没错,她并不是“钮祜禄兰琴”,她叫林梦瑶,1985年生,家住北京,现在是首都大的历史系的博士生,女汉纸,为了救人落水,然后醒来后就穿越了。

    如今,林梦瑶已经在清朝康熙43年呼吸了半个月的空气了。她刚穿过来的时候,啥都不认得,因为她身体是钮祜禄兰琴的,意识却是林梦瑶的。

    第2章 显摆一下

    从穿过来的第一天,林梦瑶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处置坦然,只用了三天。她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既然已经过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去,那就老老实实做个两三百年以前的古人吧。

    半个月里,林梦瑶装聋作哑,逃过了身边人的眼睛。恰巧,她又遇上原身参加选秀,跟着教养嬷嬷学了好些古人的礼仪和言谈举止方面的讲究,才成功地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满人贵族小姐。

    当她意识到自己穿成了钮祜禄兰琴的那刻起,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此时是康熙43年,她的这个“老爹”叫凌柱,四品典仪,她当场就内牛满面了。

    尼玛,乾隆的亲娘就是这个姓,而且雍正的小老婆里也正好有个是姓钮祜禄的,其父正是四品典仪钮祜禄凌柱。

    哦!林梦瑶当场就傻了。她尽然穿成了据说是清朝最有福气的人。

    人家穿的都是什么宠妃或者皇后,她居然穿成了个未出嫁的格格,尼玛后面的争宠啊,宅斗啊,甚至宫斗啊,都要自己一一去体验了么??!

    有点怕怕呀??!本姑娘只想舒舒坦坦过富贵生活,不想斗来斗去呀!如果真的如历史所载,她真的会入四贝勒的后宅吗?她会是那些久居大宅后院,乃至深宫里美貌妇人的对手吗?会不会被整得很惨,又能不能得到雍正的宠爱??!

    经过多次试探和从那个一见到自己就喜欢哭的额娘的嘴里知晓,兰琴今年十三岁,是家里的三格格,嫡出。她上面有一个同胞哥哥,和一个庶出的姐姐,下面的也都是庶出的妹妹弟弟了。

    刚刚,她是故意的!故意把自己的膝盖磕青了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落选,好逃过康熙那老爷子的蹂躏。

    康熙8岁登基,现在是康熙43年,那么他今年应该是51岁了。对于已经年过三十的林梦瑶来说,那也绝对是个老大叔了!她虽然是个剩女,但是也不想自己妥善保管了三十年的清白就被一个老牛给啃了呀,开玩笑??!

    从铜镜里看,兰琴长得还真是不错的。不算那种花容月貌的大美人,但是在满人里面,她也算得上容貌端正,气质娴雅。何况,此时她还刚刚13岁,完全是个未成年人,好不好,等过几年长开了,才能看出是不是美人。

    “三妹妹,听说你不舒服,我们来看看你。”一个悦耳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推门的声响传来。一阵阵环佩叮当响后,兰琴赶紧趟下来,侧头透过纱帐看到雪儿正领着两个穿着旗装的年轻女子进来了。

    她认识这个声音,是钮祜禄荷兰,她的二姐姐,庶出,凌柱的爱妾杨氏所生。刚醒过来那几天,这个姐姐经常来看她。

    雪儿立刻用如意结勾起纱帐,又将云琴扶起来坐正了,才退侍到一旁。

    “二姐姐,五妹妹来了??熳?!”兰琴扯出一抹笑意,微微有些苍白的脸,显得弱不经风。

    二格格荷兰,梳着一个软翅头,上面密密地簪着一些漂亮精致的纱花,其中还点缀着一些金制的金钗,她走到床边顺势就坐了下来。

    五格格馨怡年纪还小,才刚满11岁,梳着一个两把头,只在左右髻上各簪了一朵银制的压头花,就站在了二格格身边。

    “三妹妹,我看你脸色不好。那天落水后,救起来就没好利索吗?”二格格关切地问着。

    不知道为何,兰琴一眼就看出这个二姐姐并不是真的关心自己,她那张美貌动人的笑脸后面隐藏着憎恨和嫉妒。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