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巧技:欢乐土匪闹民国

    点击:
    林本是个胸无大志的社会混混,两手空空回到了民国1925年,为了生存投身土匪,本想得过且过,混个温饱安逸,命运却迫使他一次次华丽变身,从土匪、奸商到最具实力的地方军阀,在大时代中一步步迈向成功,长袖善舞,玩转乾坤。
    风流倜傥的民国人物,山河破碎的黯然神伤,战火流离下的众生百态,铁马金戈的对日抗战。
    主角的起步很低,完全从零开始。

    第一章遇匪

    肖林一直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一直都是……

    民国十四年,早春。

    农历惊蛰刚过,江南早已绿意盎然,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北国燕山一带长城内外,却还是一片肃杀的冬日景象,太阳有气无力的照耀着八百里燕山,灰朦朦,冷清清。

    北京周围,整个直隶地界都属于华北平原,纵横千里都是一马平川之地,只从山海关向西一线,燕山山脉横亘数百公里,自古就是内地和东北内蒙之间的天然屏障。

    燕山主峰雾灵山歪桃峰海拔两千余米,比著名的东岳泰山还要高出几百米,被称作“京东第一山”,一条古道从山脚下逶迤穿过,连接着北京、天津、唐山和承德几个大城市。

    这条古道早年间算得上是出关的要道,过往的旅人络绎不绝,这些年随着大城市间铁路的开通,再加上军阀混战,盗贼横生,古道上的旅人越来越少,大半天光景过去了,也没有几拨客人过路,山谷里除了间或几声鸟叫,只有一股股旋子风在呜呜作响,更显冷清。

    谷口处突然有几只麻雀被惊起,稍微过了片刻,随着一阵嘈杂声传来,一队旅人推车挑担,转过山口走进了山谷中。

    这伙旅人从山南桃花镇来,总有四十来人,最近地面不太平,单身的客人往往聚在一起,大队人马一起穿山而过,赶在日落前翻过歪桃峰就平安了。

    队伍前面是一辆骡子拉的大车,车把式斜坐在车辕后,脸上裹着厚厚的风布,嘴里“嘚驾喔吁”的吆喝个不停,手里的鞭子不时甩出一声清脆的炸响,来回招呼着大青骡子避让着地上的尖石,以免伤着牲口的蹄子。

    山间道路难行,旋子风又越发的紧,一阵阵一股股向人袭来,队伍里的旅人大都屏息低头,默不作声,只有大车上坐着的几个客人还时不时聊上几句,随着山谷中的道路峰回路转,其中一个年轻客人掀起挡风的棉布车帘,探头向四周打量着山景。

    看景的年轻客人一副富家子弟的模样,白白净净,衣饰富贵,一身皮袍皮帽正好挡风,倒是一点不觉得冷;这年轻客人坐在车上左顾右盼,兴致正高,不时扭脸和车厢里的另外两个乘客聊上几句。

    “少爷,山里风大,您还是放下帘子暖和会儿吧?!?br />
    车厢角落处缩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厮,因为正在长个儿的年纪,身材单薄,新缝的棉袄明显大了两号,山风一灌到处漏风,冻的鼻子尖通红,还不停的吸溜着,两手笼在袖中,缩成一团哆哆嗦嗦,忍不住劝上了自己少爷。

    “我就是想看看,柱子年前就是在这一带送的命,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兄弟??!”

    年轻客人并没有收回视线,还是仰着脸四下张望着。

    视野中只有一道道灰黑色的山梁,山梁的北坡都还有一层厚厚的积雪未化,南坡上到处裸露着黑色的山石。山谷中除了几株松柏外,其他的树木都举着光秃秃的枝杈,随着山谷中的旋子风瑟瑟抖动。树根处背阴的地方还有几片未融的残雪,积雪中不时露出几蓬枯黄的草根。

    “我娘说了,柱子少爷当兵做军官,打仗吃了枪子那就是他的命,跑不了的?!?br />
    小厮明显也和这个柱子相识,学着家里大人的口吻说起生死大事,小小年纪竟然也显出几分淡定和沧桑。

    “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

    年轻客人心中感慨,拿腔作调的仿了一句说书先生的做派,顺口评论道:“我就是奇怪,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值得打仗的,我爹还说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上г勖呛颖弊拥芗赴偬跣悦??!?br />
    车把式听到他这几句话,身子微微一顿后,手腕轻抖,又甩响了一个鞭花,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低着头自顾赶车,心里却在暗暗琢磨,这个公子哥说话的口气可不像个普通的富家子弟,搞不好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车把式的猜测并不错,这个年轻客人正是直隶督军李景林的二公子李叔白。深宅大户,自小家教甚严,李叔白却反而叛逆异常,文不成武不就,这次是和家里闹翻后偷跑出来的。

    雾灵山是京东名山,属于兴隆县地界,年前东北军刚刚在这里打过一场硬仗,伤亡几百人才拿下了关口,李叔白的好友柱子就死在这场战斗中。李叔白性情中人,从天津离家出走后无所事事,一时兴之所至,只带着个小厮就来拜祭好友,一路游山玩水,看什么都新鲜,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做肥羊盯上了。

    李叔白对打仗根本不懂,刚才的几句评论让人一听就是外行话,车厢里的另一个年轻客人笑吟吟看着他,一副自己很懂的样子接话道:“你父亲说的很对啊,北京以北除了这一带无险可守,燕山可以算是整个中原的北院墙了?!?br />
    李叔白淡淡摇了摇头:“我对打仗杀人的勾当不感兴趣,兵事军情更是一窍不通,不过肖林兄偌是有意从军,我倒可以托家里长辈向东北讲武堂作个介绍?!?br />
    那个叫肖林的年轻客人心里一动,嘴里却推脱道:“一时闲谈而已,我也不懂军事。要是哪天我真的想去当兵了,再请叔白兄费心喽?!?br />
    两个人随口聊着天,李叔白谈兴颇高,肖林也见闻广博,天上地下说起什么奇谈怪论,他总能指点评议两句,又恰好挠在李叔白的痒处,虽是闲谈,两个人却聊的非常投机,只有坐在一旁的小厮心里暗暗腹诽:

    “这个姓肖的家伙奇奇怪怪,就会拿话哄着少爷开心,骗吃骗喝好几顿了,肯定不是好人!”

    小厮的这番想法虽然是小孩心思,有一点却说的很对,这个肖林混在李叔白身边,的确就是为了骗吃骗喝。

    肖林来这个时空刚刚几天,他本来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的社会混混,从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后,一直游手好闲的在社会上飘着,前两年无意中被行里人领进了门,在天津的一家三无食品厂做技术员。肖林平时除了宅在家里上网以外,没有其他嗜好,二十四五了每年还在过光棍节,最近经人介绍新认识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倒是彼此十分来电,周末结伴一起来雾灵山游玩,没想到乐极生悲,悬崖边一脚失足,肖林就莫名其妙跌入了这个时空。

    肖林在山野村间转了两天,总算搞明白自己是穿越了,初到贵地处境尴尬,随身带的一点面包火腿肠将将吃完,肖林无意中遇上了另一位旅游爱好者李叔白。

    李叔白这一路遇见的都是贩夫走卒的市井之辈,肖林和这些人完全不同,穿着怪异,体格健壮,举止从容,言谈中明显受过正规教育,倒像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李叔白下意识里对他颇感亲近,可以说是一见如故,于是相邀结伴而行,肖林正在走投无路,更没有拒绝的理由,这才跟着李叔白来到了桃花镇。

    两个人一路上聊起彼此身世,李叔白自然支支吾吾没讲实话,肖林也只管推说自己是南洋华侨,刚刚回国路过此地,遭了强盗被抢了行李,虽然有点离奇,倒也勉强能够自圆其说,李叔白劝慰了两句,也没深究细问。

    肖林心里的打算很简单,先跟着这个公子哥混几天饭再说,如何能够吃饱饭永远是最紧迫的问题,穿越虽然荒诞而悲惨,肖林暂时还没有时间去细细品味。

    古道历经数朝,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两道深深的车辙前后望不见头,骡车沿着车辙辘辘向前,道路上有些冰雪已经半融化,骡蹄践踏后车轮再一轧,大车后不停翻起带着冰碴的黑泥。后面跟着的客人纷纷抱怨避让,大家穿的都是布鞋草鞋,这种天气靠两条腿长途跋涉,踩上一脚湿乎乎的泥水冰雪,滋味可实在不好受。

    “老耿,大车停一下,咱们走后头算了?!?br />
    李叔白拦住车把式停下,示意后面的客人走到前面,一队旅人从大车前鱼贯而过,纷纷和大车上这几位打着招呼,正在乱哄哄之中,李叔白突然一皱眉头,说了一声不对,仔细听了听四周的动静,又抬起头向两边的山坡上看去。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向四周望去,好半晌却没发现任何动静,刚刚松了口气准备说话,山谷中突然响起一记清脆的枪声!

    山谷前面突然涌出来几十号人马,一个个手里握着长枪大刀,眼中都闪着兴奋的光芒,嗷嗷叫着向大家冲来,为首的土匪头子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高大,面目狰狞,穿着一身北洋军官服,手里的匣子枪枪口正在冒着一缕青烟,刚才那一枪明显就是他放的。

    “快跑!碰上土匪了!”

    旅人们轰的一声就炸了窝,呼兄唤弟之间,转身向来路跑去。

    “老耿,快走,快走!今天只要能跑掉,我给你五块大洋!”

    李叔白两下扑到车把式跟前,一叠声的催着大车调头快走,车把式老耿却好像吓傻了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李叔白急切之下,手忙脚乱地抓起缰绳拉扯着大青骡子,想要亲自驾车逃走,大青骡子却个性倔犟,轻轻一晃脑袋就把李叔白拉了个跟头,摆脱了这个讨厌家伙的纠缠。

    “跑不了的,后面也堵上了?!?br />
    老耿一边冷冷的说着,一边慢慢摘掉了脸上的风布,露出了鬓角花白的头发和满脸刀砍斧凿般的皱纹。

    李叔白回过身向远处一看,来路上竟然也出现了十几个土匪,手里都平端着长枪,把大家的退路彻底截断了。

    土匪两头一堵,山谷里的众人无路可走,惊慌失措。有的人乱哄哄的跑来跑去,有的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还有一些人手脚并用,开始向两侧山坡上爬,想要翻过山梁逃出生天。

    李叔白跳下大车前后张望一下,招呼一声肖林和小厮,抬脚蹬住一块山石也想往山坡上爬,却突然被人一把拽住。

    “别干傻事,跑不掉的,快蹲下?!?br />
    ;

    第二章上山

    李叔白回头一看,正是肖林拉住了他。

    肖林面色青灰,神态紧张,明显也吓的够呛,一边说着话,一边两手抱在脑后,非常安全地蹲在了大车旁边,还冲着李叔白连连示意,让他有样学样,赶紧也和他一起蹲在地上。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