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99%准杀号:将军请接嫁

    点击:
    乡野丫头被逼进城退婚,半夜三更被男人爬上床,惊骇过后再见却发现……
    “咦?说好的半身不遂呢?”
    坊间传闻,魏阀某将军骁勇善战,只可惜掐架太猛,断了双腿;
    坊间传闻,岳府嫡女平平无奇,出生乡野,配不得魏阀权贵;
    坊间传闻,岳府长女貌美无双,知书识礼,堪得如意郎君……
    “坊间的百姓都瞎了狗眼么!”...

    正文 第1章 棺材子

    “一个不详的棺材子还想进我们岳府的大门?真是天大的笑话!”

    身为嫡女,竟被一个下人如此被鄙夷污辱,礼部侍郎岳府嫡女岳柠歌当属这傲天大陆齐国第一人。

    岳柠歌坐在有些简陋的马车上,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缓缓的攥起了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可进入耳中的噪音,却几次让她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劝您啊,还是跟进调头回去吧!别等到夫人回来了,把你们赶出去,那可就不好看了!”

    岳柠歌死死的咬着牙根,眼眸中都是仇恨的怒火。

    可是她不能发作,她要忍,不管如何她今天一定要进去岳府的大门。

    “吵什么呢?也不嫌丢人?!痹栏亩蛉死畈缀膳ぷ叛盍秆?,在一群小丫鬟的簇拥下,皱着眉头缓缓的走出了大门。

    岳柠歌赶紧下了车,脸色趋于平缓。

    只是她的内心却狂涌了起来。

    “妈的,当初就该把那该死的一枪爆头!”

    好好的一个特工追缉猎物的时候居然从十八楼不慎踩空,还以为会被摔的血肉模糊,结果一睁眼却发现自己被裹在襁褓之中。

    而眼下,已经过了十四年!

    十四年,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这个所谓的家。

    谁让这个倒霉孩子出生在棺材里面呢!

    更倒霉的是这个棺材子当下回到这个“家”,也是被迫的——

    齐国权势滔天的军阀,魏家,要和她退亲!

    她的好继母“积极”的很,连夜派人去接她。

    此刻,李沧荷站在台阶上,高高在上的打量着岳柠歌。

    十四岁的年纪,本该天真无邪的双眸里面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淡漠和冷肃,让张扬的李沧荷都觉得是否是自己看错了。

    “不过是个孩子,能玩出个什么来?”李沧荷如是想着。

    缓了缓,李沧荷才装出慈祥的样子抹着眼泪儿拉过岳柠歌嘘寒问暖,“看看,看看,都长这么高了!当年你还是个小娃娃呢……”

    说着冲着身旁的下人刘嫂哼:“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迎大小姐回府!”

    刘嫂犹豫了一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夫人面前:“夫人,这……这恐怕不合规矩?!?br />
    “怎么不和规矩?咱们李府的规矩海轮得到你这个下人来定?”李沧荷特意拔高音量训斥道。

    刘嫂委屈的满脸通红:“夫人,大小姐……她可是……棺材子??!棺材子进府是要遭灾的!”

    李沧荷面色一白,有些为难的看向了岳柠歌,“柠歌,你别往心里去,都是下人们瞎传的?!?br />
    岳柠歌看着这面前的两人一来一回的作戏,冷冷的笑了笑,这演技不拿个奥斯卡影后可真是可惜了!

    自己的这个继母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当年她们以为自己还是个婴孩不记得事,可她们却不知道自己桩桩件件都记得清清楚楚。

    岳柠歌起身冲着夫人行了个礼,幽幽开口道:“柠歌知道自己是不祥之人,刘嫂如此,柠歌也理解。只是今日柠歌刚从外面回府,若是在这迟迟进不去门,势必引得百姓围观,传将出去恐有损府上颜面?!?br />
    刘嫂听完这话,立刻偷偷拉了拉李沧荷的衣角,朗声道:“夫人,奴婢听人说过,这棺材子进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需得用那沾了盐水的柳树枝,抽打九九八十一下,以解除晦气。

    只是大小姐这皮娇柔嫩的,不知道受得受不得!”

    李沧荷抽噎着,为难地看着岳柠歌说:“柠歌,这也没办法,你看……咱们都是为了岳府好,是吧?”

    用柳树枝抽打八十一下……

    岳柠歌的眉梢一挑,还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李沧荷可真狠!

    寒冬腊月的,哪儿有什么柳树枝,于是刘嫂折了个中,寻了三只腊梅树枝来,又沾了盐水。

    这打在身上还得了?

    正文 第2章 兵行险招

    岳柠歌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刘嫂已经将腊梅树枝送到了李沧荷的手里。

    抽打嫡女,非得当家主母来不可。

    这个下马威,就是要让岳柠歌知道在岳府谁才是话事人!

    “啪!”

    第一枝抽打在岳柠歌身上的时候,岳柠歌都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下手真狠!

    可眼下,她除了站着挨打之外,根本别无他法,她想要在营淄城立足,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要回到岳府。

    岳柠歌心里嗤笑一声,刚才还装温婉慈祥的继母,现在也不再演戏,抽打她的力度是越来越重。

    当李沧荷最后一丝理智快要被抽打岳柠歌快感给吞没的时候,刘嫂适时地阻止了她。

    但她根本停不下来,就像要将当初所有的耻辱全都找回来一样,仍继续抽打着岳柠歌。

    刘嫂见状赶紧用力拉住她的双手,李沧荷这才回过神来。

    她的手仍在发抖,亏得刘嫂将她扶着。

    这近距离的接触,刘嫂才发现,李沧荷并不是害怕而发抖,而是……兴奋!

    抽打了岳柠歌之后,她很兴奋!

    李沧荷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暂且收手,有些事,得收敛。

    她今日还想催着岳柠歌去魏阀退婚,在这之前,可不能让她再有话说。

    之后,李沧荷没再为难岳柠歌,而是差了人为她烧水沐浴。

    泡在浴桶里面,温热的水滑过肌肤,一阵阵刺痛。

    “看来是低估她的恨意了?!痹滥杩醋抛约杭绨蛏?、胳膊上、腰上、腿上的淤痕,咬牙道,“李沧荷,今日你如何羞辱我,他朝我一定千倍百倍地要回来?!?br />
    这八十一下,她不会忘记!

    岳柠歌盯着身上的淤痕,若有所思,这些只怕还能当作一个筹码。

    她从22世纪来,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李沧荷既然敢招惹她,就得做好承受结果的准备。

    “嫡小姐,夫人差人送来干净衣裳了?!?br />
    丫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岳柠歌尚未回话,丫鬟便推门而入,一点儿礼数都不讲。

    这个丫鬟名叫阿沁,本是在李沧荷房中伺候的,眼下指派过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岳柠歌正要从浴桶里面出来,阿沁却是将手里的旧衣裳往旁边一放,轻声道:“夫人说让嫡小姐换好衣裳就出去,今日得去把事儿给办了?!?br />
    不等她做出回应,阿沁迅速出去了。

    “不仅你着急,我也很着急,好吗?”岳柠歌看着桌上的破衣服愤愤道。

    “李沧荷肯定是想在今日将退婚的事情给办了,然后再将我送回乡间,不然她得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br />
    ……

    呵呵,我偏不让你如意!

    营淄很大,岳柠歌被李沧荷强行带上了马车之后,便是朝魏阀的府邸前行。

    将军府气派非常,时不时地一队府兵走过去,戒备森严。

    这里大抵是除了皇宫以外,营淄城最安全的地方了。

    “我一定不能被送回乡间,看来只有兵行险招了?!痹滥枵庋胱?。

    有奴仆来引路,带着岳柠歌和李沧荷到了偏厅。

    一进偏厅,岳柠歌抬眸便是看到了将军夫人。

    将军夫人一身剪裁得体的华贵衣裳,衬托的她气质非常。

    她高梳云髻,步摇徐徐,青丝之中带着金玉发饰,看起来就贵气十足,偏生一双小脚看起来实在玲珑。

    听闻将军有个怪癖,喜欢小脚的女人,所以这魏阀的府邸还就只有这么一个夫人,并无妾侍。

    在营淄,这件事让人津津乐道。

    将军夫人轻轻地将手中的书给放下,她一抬眼目光便是被岳柠歌给锁住。

    岳柠歌赶紧道了万福,然后李沧荷才介绍道:“魏夫人,这便是鄙府嫡小姐柠歌了?!?br />
    将军夫人站起身来,随意地扫了一眼李沧荷,在她的心里还是比较鄙视这位岳夫人的,十六年前的那桩事,使得营淄城可都是岳府的流言蜚语。

    岳峰行为不检,这让魏夫人的心里始终有个疙瘩。

    她的宝贝儿子怎么可能娶这样家世的女人!

    这个女人虽然生的漂亮,可有那么一个爹,加上从小就在乡野长大,和她的儿子根本是天壤之别!

    看看她今天穿的什么衣裳啊,剪裁如此不合身,怎么能够带出去见人呢!

    正文 第3章 不退婚

    魏夫人走到岳柠歌的面前轻声道:“一别十四载,我们去走走?!?br />
    有些话,要小心地说。

    岳柠歌乖巧地道了声“是”。

    李沧荷就要跟着,奴仆却是极快地将她给拦下来:“岳夫人,请留步?!?br />
    魏将军府上的奴仆那可都不是简单人,所谓狗仗人势,这里的主人实在强势,就连狗都要傲气的多。

    李沧荷知道不能硬碰硬,索性让岳柠歌和魏夫人单独谈谈。

    毕竟这退婚的事情是魏夫人先提出来的,她完全不用担心,而且魏夫人肯定还会给岳柠歌一些补偿。。

    她打定了主意,一旦岳柠歌成功退婚,她便是拿这为借口,推荐自己的女儿,因为魏夫人根本不敢将这事告知魏将军,所以肯定会同意。

    即使不是正室,但在魏将军府做个妾侍又何妨。

    李沧荷悠哉悠哉的喝着茶,谋划着她的下一步计划。

    “柠歌,你该知道要说些什么,要做些什么?!痹滥韪盼悍蛉烁兆呓谑?,便听到魏夫人提点她的话。

    “我不会退婚?!痹滥璧纳羟崞?,听起来好似不真实。

    “什么?”魏夫人和善的脸色陡然大变,惊呼起来!

    她自认为已经给了岳柠歌台阶下,但如此卑贱弱小的岳柠歌,怎么敢这般对她说话!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