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湖南11选五走势图: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

    点击:
    【颜值高,体力好的总裁大人尝了一次鲜,从此对她食髓知味,一三五没完没了,二四六随时扑倒…】
    一纸契约,她成了顾衍深有名无实的妻子。
    婚后不久的某天早晨……
    “顾太太,你违约了。”顾先生语气淡漠的开口……
    顾太太红着脸蹲在床边小声咕哝:“我没钱。”
    “顾太太这是想耍赖?”
    顾太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豁出去般的抬头:“反正就是没钱,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最后实力证明,顾衍深真的差点要了她的命……(双处文)
    作品标签: 宠文

    ☆、第1章 各取所需

    夜未央,安城最有名的娱乐场所。晚上十点多饭局结束,一行人从包厢里走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是安城最年轻最英俊的传奇人物,顾衍深。如同雕刻般完美的五官,一身铁灰色西装衬的他身型更为挺拔,提步间身上透着商人特有的沉敛和稳重。

    客套的寒暄,借着酒意米青虫上脑,有几位老总打了招呼后直接搂着身边的女人往楼上走。女爱财,男爱色,各取所需,心照不宣的事。

    某公司公关部的女员工媚眼如丝的看着面前让人怦然心动的俊颜,早就乱了春心。都说顾衍深不近女色,可对自己长相和身材都极有信心的她却想试一试,刻意放软嗓音暗示很明显的邀请:“顾总,要不要去楼上休息一下再走?”

    说话间,挺着解开三颗纽扣已呼之欲出很傲人的胸围往顾衍深的手臂上靠,还未靠近就被他身上的寒气给冻在原地。

    顾衍深未多看一眼,直接提步往外走。出了夜未央大门,直接弯身坐进等在外面的宾利里。

    “开车。”

    淡漠的两个字从薄唇吐出,车缓缓向前行。

    *********

    慕晚歌身上裹着厚实的羽绒服,一身酒气的从夜未央侧门走出来,昏暗不明的路灯下面色惨白没一点血色。今晚因客人故意刁难喝了太多,去洗手间吐了四次。吐空了肚子喝酒,一早就疼着的胃越发不舒服。

    慕晚歌一手捂在小腹强忍着胃翻搅的疼痛往公交站牌走,这里离她住的出租房太远,想到错过十点半的末班车就要多花八十多元坐计程车,不由加快脚步。

    一阵冷风袭来本就畏寒的慕晚歌只觉得胃疼越来越厉害,脚下一个呛踉,身体重心失衡向前扑。

    没有预期的疼痛感,腰身被一只手臂勾住,带进怀里。

    “小姐,没事吧。”

    两人身体紧贴着,对方故意用他的某个地方猥琐的抵在她臀部蹭。

    “没事,谢谢。”

    慕晚歌反感极了,语调冷硬的开口,手肘抵向陌生男人的胸口,用力一顶脱离他的掌控。

    刚离开就被男人再次扯回怀里,近乎挑逗的把唇贴在她的耳侧:“送你回家?”

    “不需要,走开。”

    慕晚歌俏脸一沉,声音也跟着冷下来。手扣住揽在自己腰上的大手,用尽全身力气抬腿踢向男人下半、身。男人没有防备吃痛力道一松,慕晚歌顺势一推,脱离掌控后转身就走。因用力过猛脚下发软,强撑着挪着步子想摆脱骚扰。

    “妈的。”

    男人手捂着下半、身,恼羞成怒快步追上去,一把扣住慕晚歌的手腕,用力一扯。

    慕晚歌胃疼的眼前发黑,一路挣扎还是被拖到了车边往车里塞。手紧紧扣在门上,不愿意上车,这一上车意味着什么她心底很清楚。

    男人一手推她的身体,一手扯着她紧扣在车门上的手,挣扎着退出来的脑袋,又被抓住黑发往里塞。就在绝望之时,从车边经过的一辆黑色宾利在前面几步远处突然停了下来。车门推开,一个男人下车往这边走来。

    ☆、第2章 不一般的男人

    高杰速度很快的解决了麻烦,扶着一身酒气已站不稳的慕晚歌往车边走。

    跟在顾衍深身边几年,顾总的性子有多淡漠凉薄他再清楚不过,夜未央这样的娱乐场所发生像刚刚这样类似的事情太多,他们也遇到过好几次,这还是顾总第一次开口让他去处理。

    高杰不由好奇的多看了被他扶着的女子几眼,标准的美人脸,明眸皓齿,五官很是精致。脸上粉底抹的很厚,却藏不住女子好底子??雌鹄床坏蕉?,满脸的胶原蛋白,这样的姿色的确有吸引一般男人的资本,可他们顾总可不是一般的男人……

    转眼已到车边,扶着慕晚歌上车后也跟着上了车,转头请示着坐在后车座的顾衍深:“顾总?”

    “橙色年代。”

    顾衍深薄唇吐出一个很老旧的小区名,高杰只是微怔,未多问便让司机开车。

    ********

    慕晚歌上了车后身体下意识的缩在座椅一角,后背抵在车门上蜷缩成一团抱住自己,额头冷汗淋漓,痛的昏昏沉沉意识越来越浑沌。

    车内开着暖气,可从体内渗出的那股寒意却让慕晚歌觉得很冷。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从狼爪脱身又掉进虎口,只知自己再没力气挣扎。

    耳边隐隐听到对话,一个是刚刚救自己的男人声音,另一个声音很陌生,充满磁性的嗓音像是环绕音在耳边响起。

    ‘橙色年代’当自己所住的小区从陌生男人口中说出来时,慕晚歌吃力的睁开双眼想看清是谁。

    车在行驶,车内灯光昏暗不明,只模糊不清的看到男人侧脸轮廓,刚硬的线条让人觉得很有距离感。这种感觉有些眼熟,可还未待她看清,车突然晃动,身体直接跌向顾衍深。

    人很昏沉,头跌撞进男人怀里,本就疼着的胃五脏六腹都在翻涌。手吃力的抬起按着想起身,也不知道自己按的是哪里,用力时只觉得捏到了什么,却无力撑住自己,手滑下,身体软软的再次跌回去。唇正好贴在手刚刚按的位置,唇瓣痛苦的蠕动,磨在上面……

    顾衍深眉头紧蹙,眼底已染上几分暗芒,那是不悦发怒的前兆。

    看着埋在自己胸前不起的黑色头颅,她的唇贴在他胸口最敏感的那一点,柔软的唇瓣在上面摩挲着。隔着一层衬衫布料若有似无的扫过上面的顶端,一只手滑下落在他的小腹,此时正慢慢的移动摸索着,摸着摸着就摸到了他两腿间,在附近游走着,偶尔指尖扫过,惹得顾衍深眸色更深了几分。

    一手迅速扣住女人不安分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另一手扣住慕晚歌的肩膀,用力把她从自己怀里拉起。

    高杰目睹眼前一切,从慕晚歌跌进顾衍深的怀里,在他怀里‘挑逗’再到被顾总直接毫不温柔的扯开,看傻了眼。直到顾衍深冷如寒冰的眼神看向他,薄唇冷冷的吐出一句话:“停车,扔出去。”

    顾衍深的耐心已到了极限,不管有心还是无意,显然刚刚慕晚歌的行径已让他忍无可忍。

    ☆、第3章 我疼

    车,立刻停下。高杰迅速推开车门下车,拉开后车座的门,在看到眼前情景时,再次傻了眼。

    突然停车,一直在喉间压抑着的猩甜往上翻涌着,胸腔震动,血从嘴里吐出来,溅了顾衍深一身。慕晚歌眼前一黑,身体一软,陷入半昏迷状态。

    “顾总?”

    高杰也被眼前的突发状况给震惊到了,对上一脸阴沉的顾衍深,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已经这样的慕晚歌扔出去。

    顾衍深眼神阴鹜的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女子,苍白的唇角上面还沾着鲜红的血液,拧着的眉峰,一脸痛苦。

    盯着好几秒,顾衍深声线紧绷的开了口:“去医院。”

    “是!”

    高杰立刻应声,重新上车,车再次前行,车速明显加快。

    ……

    慕晚歌很难受,灼烧着的五脏六腹,像是肠子都缠在了一起,很痛。不知道自己靠着什么,熟悉的烟草味扑鼻而来,勾起意识薄弱的慕晚歌跌进回忆里,很多画面涌进脑海中,掀起心底万千情绪。

    借着脆弱时,像是打开了一个闸口,压了两个多月的情绪宣泄着。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涌出,越涌越多。

    嘴里喃喃低语着,不知道在含糊不清的叫着谁的名字,顾衍深准备扯开慕晚歌的大手刚扣上她的肩膀,只听怀里的女子软软的低吟着喃喃自语:“XXX,我疼……”

    前面的字听不清,但最后我疼两个字却很清楚。无助,悲伤。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也不知道触动了心底的哪一点,手放了下来,任慕晚歌靠在他的怀里。

    但这状态并未维持多久,慕晚歌哭的伤心眼泪像是不值钱般,很快顾衍深在感觉到胸口湿了一大片时,俊脸一沉,几乎是没犹豫的抬手把靠在他怀里的女人直接一把推开。

    慕晚歌在被推开的时候,粘乎乎的鼻涕扯的很长,顾衍深的脸彻底黑了,直接冷着脸脱了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摇下车窗丢了出去。

    高杰看着顾衍深的动作,余光扫了一眼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的慕晚歌,顾总这最想丢下车的应该是她吧。

    *********

    “唔。”

    喉间发出痛苦的低吟声,慕晚歌慢慢睁开双眼。入眼一片白,空气中有熟悉的消毒药水味道,让她明白自己在医院。

    看着病房里的布置,慕晚歌下意识的蹙眉,这样的病房一晚所需的费用根本就不是她能承受的。

    慢慢坐起身,熟练的拔了针管,拿过放在一边的棉签按住手背同时下床。

    “你怎么起来了,快躺回去休息,年纪轻轻的怎么就酗酒,喝的胃出血,还不好好养着,要不要命了。”

    护士推门而入看到自己拔了针管起身的慕晚歌,立刻上前。语带责备,却没有恶意。

    “护士小姐,请问你知道谁送我来的吗?”

    “不知道。”

    护士小姐摇摇头,站在病床边拿起针管准备重新给她打点滴。

    “不用了。”

    慕晚歌礼貌拒绝,见护士一脸错愕的看她又轻声补充了一句:“我没钱住院。”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