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彩11选五走势图:重生三国马幼常

    点击:
    公元228年,诸葛亮一出祁山,参军马谡主动请缨去守街亭,结果兵败论罪被杀;
    公元208年春,赤壁之战前夕,一个军校的大一新生突然来到这个乱世变成马谡,他的命运将会有怎样的改变呢?与刘备、诸葛亮、周瑜、曹操、孙权这些当世人杰谈一谈天下大势,和那些名门媛淑讲一讲风花雪月,且看我重生三国马幼常的风采!

    第一章开局总是类似的

    “爽??!”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马友长这才意犹未尽地睁开了眼睛。阴雨天人特别容易犯困,睡个大懒觉实在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马友长,男,今年18周岁,某军校大一新生。他的这个名字颇有来历,因为他父母都是麻油厂的工人,因此参照自己的职业,就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

    马友长出身在这么个普通的家庭,父母也不是什么知识分子,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也就是高不成低不就,高考的时候分数不是太高,这就上了一所军校。军校的管理颇为严格,就算是周末休息,也要出操干什么的,并且轻易不可离校自由活动。马友长闲来无事,睡一觉也是好的。

    “找老张他们去打篮球去!”听声音似乎门外并不在下雨,马友长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但是在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整个人顿时僵住了:他看见的不是军校那张熟悉的上铺的床板和床板上凌乱的涂鸦,而是一张古床,透过蚊帐看到的也不再是学校宿舍那面刚刚粉刷过的天花板,而是一个大房粱以及无数的瓦片。

    “怎么回事?”马友长顿时一个激灵连忙跃起,却意外地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绝对古式的房间里。利用闲暇时间里里学到的一点点古玩知识,他知道这个房间里的家具和器物都是汉代的形制,从做工上看还算是相当不错的。相信无论是谁,当他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都会感到一阵恐惧,马友长也不例外。不过还没等到他缓过劲来,这时门已经“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端着碗走进来,尽管从门口到他所在的床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但似乎已经闻到了香香的味道。

    看到马友长坐在床上,小厮也是大喜:“小少爷醒了!太好了!这里有碗粥您先喝着,不够回头我再给您盛去,大夫说了您现在不能吃油腻荤腥的东西,我去叫大少爷过来!”说完咋咋呼呼地走了出去,看来是去找什么大少爷了??醋潘贝掖业乇甲?,马友长只来得及嘱咐了一句:“阿山,慢点!”

    话一出口马友长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怪了,怎么自己知道他叫阿山,而且还喊得这么顺口?左右看看,发现桌子上有一面铜镜,马友长也是连忙翻身下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铜镜有些模糊,但是马友长还是看清楚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头顶盘起来,用一块长长的丝巾包成一个发鬏,看起来和古装剧里的古代年轻人倒是很像。

    “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宿舍里睡着了吗?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是有人在搞恶作剧?”一个个疑团犹如冒泡一般涌上马友长的心头,但是显然没有人能够回答他。踉踉跄跄地来到窗口,马友长扶着门框向外一看,映入自己眼帘的是一副蓝天白云,青山翠柏,百鸟齐鸣的景象,那里还有半点都市风光。

    看眼前的景色,闻着空气中芬芳的泥土气息,就是国内有名的旅游景点也未必比得上。马友长的军校是在洛阳,这样的景色显然不是洛阳这座现代化的大都市所有的??醋叛矍暗囊磺?,马友长基本上直接呆滞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房间的门“嘎吱”一声再度被人推开,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白眉毛的年轻人推门进来,看到马友长站在窗边发呆,也是讶然道:“幼常你怎么不穿鞋就站在地上,你身体刚刚才好,要是不小心的话,一旦病情复发可就不妙了…………”(此处省略五百字)

    白眉马良!不需要解读这具身体留给自己的记忆,看到眼前这位白眉大侠的相貌,马谡立即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不过看他犹如唐僧一般滔滔不绝,顿时也是一阵头大,当下连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兄长,我这是怎么回事?”开玩笑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终究是要弄清楚的。再者虽然似乎自己现在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但是现在一时间也没来得及理清头绪,放着马良这个明白人不问白不问。他倒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兄长”叫的极为顺口。等到发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碰到传说中的穿越了吧?

    大约花了一顿饭的工夫,马友长一边听从马良讲解,一边融合自己这具身体的脑海中的记忆,顺便还把桌子上的一碗稀饭喝了下去,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与原委。原来三天之前就是马良的生日,马家上下大排宴席大肆腐败,这酒就一直喝到了深夜,马谡,也就是马友长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估计多半是喝得高了,回到房间的时候之后,身边的人去点灯,就这么会工夫,马谡的酒劲涌了上来了,一头就栽了下去,脑袋正好碰到了桌角,一下子就昏睡了三天。马友长再一想,大概自己来到这里,占据马谡身体的原因很可能就在这里面了。

    原来如此,我是马谡??!马友长心中顿时恍然。前世他对三国还是颇有研究的,虽然不如易中天这些大师,但是终究是对《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是了如指掌。说起马谡,马友长自然知道他的光荣事迹。简单地说,那就是动嘴能力一流,动手能力不入流。平南蛮玩反间计都是一把好手,等到自己单独带兵那就是抓瞎,最后落得个挥泪斩马谡,当真是咎由自取。没想到自己这么一穿越,居然是变成了这位老兄,真不知道自己运气是好还是差。

    心里这么想着,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却是眼看对面的马良还是在盯着自己打量。马友长知道自己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当下也是哈哈笑道:“兄长,我这脑袋似乎还有些晕乎乎的,休息一会儿再说吧!”

    马良自然不疑有他,当下也是点头道:“也好,幼常你身体刚刚恢复,不可再如从前那般,逞强好胜知道吗?需知世上多有高人,你这一点学识,在他们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此处继续省略五百字)

    娘的,看来这个马谡以前很轻浮啊,怎么马良对他这么不放心,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说了足足三筐唾沫,而且说的都是教导他不要逞强,要谦虚谨慎之类的话。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足为奇,历史上马谡要不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何至于有失街亭这一着?。。ò矗豪飞现罡鹆潦且碲杖ナ亟滞?,他却安营扎寨于山上,想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如何破敌,结果自己反被敌人给破了。南天一直认为,要是他老老实实当道坚守的话,凭借着地利优势,加上手头上也有两万多兵力,守住要道至少还不是问题。)

    心中一边暗自叹息,马友长,也就是马谡(从现在开始猪脚就开始用这个名字了)也是躺在床榻上,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走势。没由来的来到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里,马谡知道自己现在算是碰上大麻烦了。来到这般乱世,对一些“志存高远”的人士来说可能是如鱼得水,他们认为凭借着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可以成就霸业,左拥右抱。但是马谡前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军校生,平素也只是在网络上看过几本yy小说。虽然看得很爽,但是真要他去做这些事,他也知道没那么容易。如果想的话,还不如找个像隆中一样的地方躲起来,平平安安过一世。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这样做不现实,那位白眉大侠,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兄长马良马季常,可是刘备大大的终极粉丝。只要老刘赤壁之战后占据荆襄,到时候他肯定回去投奔的。自己身为老马的弟弟,又和诸葛亮等人相识,估计到时候也是跑都跑不掉,多半还是要去刘大大麾下混碗饭吃。这么一想,似乎为将来未雨绸缪做些打算,还是很有必要的。

    躺在床上将思绪整理了一下,根据马谡的记忆,三天前自己喝大了的那个夜晚,就已经是建安13年,也就是公元208年的春节,而自己现在所处的地点就是荆州。历史上在这一年,荆襄大地爆发了两场大战,一场是开春的时候江东孙权率军攻破江夏,击杀江夏太守黄祖;另一场就是那场举世瞩目的赤壁大战,从此奠定了三足鼎立的局势。赤壁之战自己记得是在腊月打响的,江夏之战具体是什么时候书上也没说得太细,只知道是开春时分,估计也快了。

    想来想去,自己既然多半要跟着刘大大混,最好还是先给他出点主意吧。根据史书的记载,刘备现在可谓是过得苦逼异常,屯兵新野是“兵不满万,将不过关张赵”,就算是刚刚请了诸葛亮出山,但是实力终究太弱,加上后来在长坂坡又被曹操的虎豹骑给突突了个干净,因此赤壁之战的时候就只能打酱油了,战后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周瑜去取荆州。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啊。

    想来想去,如果自己利用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说不定还真能够帮他一点小忙,至少增强一点实力还是可以的。现在刘备这么苦逼,自己帮他可就是名副其实的雪中送炭啊,以刘备的为人,自然是心中有数,日后等他发达了,还愁没了自己的好处?想到这里马谡也是稍微放下心来,继而感觉头有点晕,似乎被撞的后遗症还在,当下又是头一歪,沉沉睡去。

    第二章何去何从

    由于自己完全继承了马谡的记忆,因此就省去了装失忆的环节?;舜蟾帕教斓墓Ψ?,马谡就完全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虽然细微末节的地方可能还有一些磕磕碰碰的,但是大体上都是很顺畅,自然也没引起谁的怀疑。

    根据记忆所知,自从自己的兄长马良四年前出仕之后,马谡就一直和他住在一起。马家乃是荆襄大家,虽然不如蔡家、蒯家那么的家大业大,但也是非同小可。只可惜马谡的老爹死得早,因此在兄弟几个分家之后,家道多少也是有点中落。自己所在的这一支,也是全仗着马良这些年来的精心打理家务,这才重新焕发了生机。如今马良在荆州牧刘表帐下做官,在荆州这里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平素更是与刘表的大儿子刘琦相善。

    至于家中其他的兄弟,也就是所谓的马氏五良中的其余三位,那都是马家的旁系子弟,和自己兄弟并非亲兄弟,平素来往也不是特别地多。想到这里马谡也是恍然,难怪史上流传着一句话,具体怎么说的也是各有版本,但是大意就是很多男士希望自己是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家有良田万顷,每天可以带着家仆上街调戏良家妇女。没想到自己现在一觉醒来,正好是碰上了这种好事。要知道这可是汉代,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大街之上经??梢钥吹搅技腋九淄仿睹娴?。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