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11选五预测:惊宋

    点击:
    穿越成了岳飞的大儿子岳云,这也罢了,关键是穿越的时间太险恶,居然是在宋高宗赵构十二道金牌叫岳飞班师回朝之际。
    回去,就是跟着岳飞一起进风波亭被斩。不回去,前有金兵虎视眈眈,后有秦桧暗中下绊,亦是一条死路……
    那么,岳云该何去何从?!
    请看一个崭新的岳云改变岳飞及大宋的命运!

    第一章 十二道金牌的?;?br />
    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说话声,隐隐约约还有一些来回走动的脚步。姚远昏迷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虽然这时脑子还是一片空白,身上似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不过清晰的话语倒是是断时续地传了入他的耳朵里。

    姚远皱着眉将头微微向右偏了偏,留心去听。

    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道:“……脉象正常、呼吸平稳,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为何一直昏睡不醒,胡大夫也不得而知!”

    又听另一个年轻的声音唉声叹道:“大哥只不过是前日独战三员金将时,被金军万夫长完颜宗贤暗算,击伤了头而已,但这仅是些皮外伤,并非什么重伤,怎会如此昏迷不醒呢?”

    随后姚远便听到一阵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似乎这人离开了。

    “万夫长?胡大夫?……这种称呼听起来感觉怪怪的!”姚远头脑昏昏沉沉的,感觉眼睛依旧睁不开。

    他刚想起身,却觉得全身酸痛,不得不努力吸了口气,勉强将右手伸出被子揉了揉右侧的太阳穴,感觉精神似乎在慢慢恢复中。于是便也不着急,开始回忆之前的事情。

    为了写那个策划草案,自己昨晚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多钟。害得早上睡过了头,惊骇之下,吓得连早饭都没吃,就拿出百米冲刺的劲头向公交车站奔去……

    结果在过马路时,正好遇上了一辆开得飞快,估计也是上班迟到了的小轿车。然后他只觉眼前一黑,身上一阵剧痛,随后就神智不清,什么也不知道了。而等他醒来时,就已经到了这里。

    等等……我现在到底是……

    姚远猛地惊醒过来,陡然睁开了眼睛,顿觉眼前一亮,由于才睁开眼睛,还未适应光亮,眼睛感觉微微有些刺痛。

    他眯起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适应过来。原来是一束金黄色的阳光斜斜射入眼帘,让他的眼睛觉得有些刺痛。姚远用力眨了眨,待到挤出了几滴眼泪后,这才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屋里……不,帐蓬里的物什被从缝隙处透入的落日阳光映得有些昏黄。头顶上是用白布搭成的帐蓬尖顶,只不过这些白布都有些旧得发黄了。自己正躺在一张破烂木床上,在床尾处放着一个三尺见方的大铁箱子,箱子上还有着一些黄色的铁锈,不过这箱子却被抹得一尘不染。

    而在自己身旁有一个矮小的柜子,上面放着一盏已薰得发黑的油灯,不过由于现在是白天,这盏油灯并没有点着。

    这是哪里???根本不可能是医院!倒是有点象一顶野营帐蓬,只是这帐蓬比自己以前驴行时住的野营帐蓬大了许多,也旧了许多,而且帐蓬内居然还在用油灯这种古董照明。这绝不是医院里该有的景像。

    姚远缓缓扭头向身侧望去,只见在这大帐蓬的门口挂着一扇棉布织成的门帘,不过这棉布上却有不少补丁,看来已经用了不少年头。

    姚远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出去看个究竟。不料刚刚一下床,就觉头一晕,身子站立不稳,一下子斜倒在床旁边的柜子上……

    只听“蓬”的一声,那盏古董油灯就被他不小心碰倒在地上,灯油流了一地。

    这声音一下子惊动了帐外的人,姚远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却听见一个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进了大帐,随即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大公子!你终于醒了???”

    姚远听见说话声,仰头一看,只见在帐蓬门口是一个身着黑色古代盔甲的年轻男子,头发盘在头上,用一支簪子固定着,此人的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皮肤黝黑,看装束怎么也不象是个现代人。他正一脸惊喜地望着自己。

    姚远正在思索这穿古代服装的人是从哪个戏班子里跑出来时,那名男子却是一路小跑过来搀扶起了他,不停地问寒问暧,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大公子。让他实在有些不知所措。

    他觉得眼前的情形实在有点匪夷所思。寻思片刻,自觉呆在这里也无所事事,便决定还是出去看看情形,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为何会有一名古装武士在自己身旁。

    “大公子,你才醒过来,就要出去???”那少年武士见姚远站起后就下准备向帐蓬外迈步,连忙问道。

    “嗯,我感觉头有些晕,出去透透气,清醒一下!”姚远含糊着回答道。

    “这……大公子,那属下先替你穿衣!”那少年武士微微有些惊愕。他从床尾的箱子里拿出一套布质柔软的蓝色锦服,以及一袭漂亮的银白色丝绸披风,然后帮姚远开始穿戴起来。

    姚远在这少年武士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试着在帐篷内走了几步,感觉虽然身体有点沉重晃悠,却已能够自己行走了。

    他头脑略微清醒了一些,便一瘸一拐地向帐外走去,实在太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这帐内一股马粪混杂着泥土芬芳,再加点中药的味道实在难闻之极,他恨不得马上就到帐外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如果这真是在拍戏,那这影视公司弄得也太逼真了,居然连气味都模拟出来了……

    此时,那少年武士又再度规劝了一番,希望姚远能多休息一阵,却是无果。他也看出,这大公子是非要出去不可了。没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也只得扶着姚远走出了帐外,不过心中却是暗奇:这大公子醒来后,咋说话有点怪怪的呢?

    “唉,终于走出来了!”姚远带着一肚子的困惑和郁闷走出了帐蓬。由于光线突然变亮,他眼睛还不太适应,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抬头向天上望去,只见一绺金色的阳光正斜斜地从西边照射过来。

    帐外的天色已近黄昏,太阳在云层之中散发着淡淡的红晕。天空也分外湛蓝清澈、感觉十分纯净无瑕。

    他这时深吸了一口气,只觉这空气虽然有着一股马粪的味道,但却并无混浊污垢的感觉。

    姚远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顿时有些惊魂未定。只见自己周围不知道有多少顶象他刚才睡觉的那种大帐蓬,一眼望过去都看不到头。

    粗略一看,至少也有数千顶之多,不过这些帐蓬的排列都井然有序,帐蓬门的开口、以及各帐蓬之间的距离都显然经过了精心安排。是以如此多的帐蓬挤在一起,却一点没有让姚远感觉杂乱无章。

    姚远被震撼住了,是真正的被震撼住了。这绝对不是拍戏!这绝对是真正的古代军营,看那些头戴范阳帽,身披黑色衣甲,腰背挺得笔直,在胸前还有一个“宋”字的士兵,他们个个手握精铁长枪,一脸冷峻坚毅的表情,浑身上下带着的一股肃杀之气,这绝不可能是那些五十块钱一天的群众演员可以散发得出来的。

    再加上大营内迎风飘扬的“岳”字和“宋”字大旗、擦得闪闪发光的各式兵器,以及如此多的行军帐蓬及古装士兵……

    就算是央视拍古代战争史诗大片也不可能弄这么大的阵仗出来,不赔死才怪。这绝对只有真正的古代大军的宿营地,才有这样的规模和气势。

    更何况,如果真的是在拍戏,咋会现场一个拿摄像机的人都没有,甚至连一根电线都没有。

    遇上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姚远心中便有些惶恐不安。他今年不过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在一家广告策划公司就职。和每天挤公交车的大多数人一样,是所在城市再普通不过的小白领。他是有点小聪明,也有点小狡黠,在这日渐激烈的社会竞争磨练下,他不可避免地染上大多数小市民的通?。合质?、自私、冷漠。不过他自认还是有点热血,有点正义感的,只是在这个扶摔倒的人都能被告上法庭的社会里,就算有也绝对剩得不多了。

    他对未来也没有太高的期望,打算再打拼几年挣个十来万,然后付个首付买套房子,再去谈个女朋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社会太现实,女的见你没房子就绝不会跟你过),如果还算合得来,就索性把结婚证扯了,再看那时的经济状况决定生不生孩子。要说自己的唯一爱好,就是上上网站,看看历史小说和历史书籍了……

    就在这时,他的思维却被身旁的说话声打断了。

    只见迎面走过来两名同样身穿黑色盔甲的士兵。那搀扶着姚远的士兵见此两人后,便欣喜地说道:“杨兴,杨奋,大公子醒了,你们快点叫二公子回来!”

    姚远向那两名士兵望去,只见他们正朝自己看来,脸上均流露出惊喜的表情。他们听到这话后,应了一声,便转身奔向了营地深处。

    这一声大叫,也让周围的其他士兵注意到了姚远二人。他们纷纷围了上来,对着姚远问寒问暧,热情之极,让姚远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只能含糊着回答一二。

    不过他也旁敲侧击地从这些士兵口中弄清楚了自己是怎么受的伤。原来自己两日前冲入金军营中,独战三员金将,虽然斩杀了其中两人,但自己却也遭到金将完颜宗贤偷袭,被他狼牙棒上的尖刺划破了头皮。

    这原本只是小伤,但却不知为何,他一直昏迷不醒,让众人担忧不已。现在自己醒来,他们才放下了心。

    不过姚远到现在为止,也没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因为身边的这些士兵都称自己叫什么大公子。

    “这些士兵感觉对自己挺热情尊敬的,而且看得出来是训练有素的精兵。那些提着枪在营帐紧要处站岗的士兵,都只敢向自己投来关切的目光,却丝毫不敢擅离职守跑过来问候。足见军纪极严?!币υ洞蛄孔胖芪У那樾?,心中暗道。

    作为一个经常与客户打交道的广告策划人,敏锐的观察力,以及从一些细节上揣摩客户的想法,是做广告策划案必备的技能。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黑铁盔甲的粗壮少年一脸喜悦地跑了过来,他身材魁梧,年纪虽然只有二十左右,但颌下却已有了一丛粗髯,根根粗如钢针,他生得是浓眉阔口,颇具英武之气,长得象铁塔一样粗壮。

    这粗壮少年走到姚远面前,立刻大笑道:“大公子,我就说你没事嘛!关铃却非说你生病了,说不然怎么会昏迷这么久?;挂掖蚨哪亍庀滤墒涠?!”

    姚远茫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含糊着“嗯”了一声。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