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三国之大秦复辟

    点击:
    不一样的汉末,不一样的争霸。
    崛起的徐庶,未死的庞统、重用的赵云,
    依旧健在的郭奉孝,盖世统帅周公瑾。一切都在三国之大秦复辟。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第一章 私生子

    院落内,草木森杂彰显着无与伦比的生气。太阳懒洋洋的升起,缓慢而不断的散发着温暖。

    角落里,一名少年静坐在那里。双目无神,显得有些空洞。这里人迹罕至,很长时间也没有人出现,只有地面上不断扩散的阳光诉说着荒凉。

    这里,明显就是一个下人居住的地方。院子里的杂草疯长,只有一条下脚的小路铺着青石板。

    “斐儿,吃饭了。”

    淡淡的声音从破旧的小屋传来,坐在青石上的少年眸子里出现了一丝人气。站起身来朝着屋子走去站起身的少年不瘦也不胖,甚至于给人一丝弱不禁风的感觉。

    洗的发白,有着补丁的长衫无一不说明了这个家庭的寒酸与贫穷。这些都不能掩饰住少年俊美的五官,若是旁人在此,见之一定会大叹:“好一个俊美少年郎!”

    若是褪去这一身旧衣,换上一袭月白儒衫必定是一个极其俊美的世家公子。有些人就是这样,上天给了他们无与伦比让人羡慕的容颜或者才华,他们可以称之为上天的偏爱者。

    此间屋子的主人嬴斐就是其中一个,若是眸子不再空洞,必然会更好。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嬴斐所关注的,空洞无神的眸子掩饰着脑海里混乱的记忆。

    他不敢声张。

    子不语,怪力乱神。

    嬴斐怕他一开口,就迎来这个世界的反扑。此时此刻,面临生命的威胁,他清醒无比。

    三天前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不知何处的家,嬴斐心里慌乱,并没有表现出来。这个时候活着才是第一选择,然后才是弄清楚这是那里。

    三天的了解,并没有给他带来一丝有用的东西。只知道这个朝代是汉,至于是东汉还是西汉,就不得而知了。同时也知道了这具身体的名字——斐,至于姓他还不曾了解。

    “母亲安好。”

    走进屋子看着桌上的饭食,眼眶猛然一热。嬴斐心里清楚,这个家里外如一,它的贫穷如破旧的小屋一般,干净而年久。

    桌上的饭食,显得有些丰盛。这与这屋子的破败不相符合,嬴斐的记忆里有着前任的一切,他清楚这个家的伙食如何。

    “母亲,我们吃吧!”

    简单的说了一句,嬴斐就不再言语。这个家虽然破败,但是家教甚严,食不语,这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特色。

    “斐儿,你多吃点,你刚病愈。”

    “母亲你也是。”

    ……

    记忆里,这个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雍容华贵的母亲。至于父亲,他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未听母亲提起。那仿佛一个禁忌,属于母子间的禁忌,没有人愿意轻易的打开。

    母亲对于赢斐教育甚严,特别是习文方面。他不仅习儒,还得学法,甚至于他学习的文字是小篆以及隶书。特别是对于小篆的学习,要求极其严格。

    按照母亲的意思,那是嬴斐祖传的文字。不习就是忘本,弃祖宗基业于不顾,不为大丈夫。

    饭罢。嬴斐抬起头,沉默了一下道:“母亲,孩儿想外出,见见外面的世界。”

    在嬴斐的记忆中,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踏出这个院子一步。他知道,这句话一出口,母亲必然生疑。但是他不得不去。

    前一辈子是宅男,爬在电脑旁边研究历史文卷,在论坛撕逼,荒废了一个大好年华。这一次,嬴斐并不愿意重复上一次的生活。

    重来一世,当是有所改变。如此,方才不负七尺之躯。

    “斐儿,你……你怎会有这般想法?”

    嬴母神色慌张,惊恐之色在眸子里闪过,转而死死的盯着嬴斐。等着儿子给于她一个解释,这一刻,惊恐充斥内心,她没有了昔日的强大。

    母亲浑身的颤抖与惊恐慌乱,一丝不漏的落入了嬴斐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必然有难言之隐,不然一个母亲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儿子十年不让出门。

    这是变相的?;?。

    “母亲,孩儿已经长大了,韩非子,论语,孩儿已经学完,待在家不利于学问的增长。”

    荀姬看着嬴斐,眸光复杂。作为父母的,那有不希望儿子出人头地的。更何况出身世家的荀姬了,对于儿子外出,她当然持赞同意见。

    只是嬴斐出,难免会有闲言闲语,影响他。荀姬怕嬴斐受不了,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观念甚强,未婚生子可是大忌。

    若非她荀姬乃是荀家嫡系,荀家在颍川势力庞大,根深蒂固,她苟姬必死无疑。

    看着一脸坚决的儿子,荀姬深深的叹了口气道:“随我进来,娘有话对你说。”

    “孩儿明白。”

    此刻的嬴斐却不知自己的身份是私生子,故而听到荀姬口气松动而沾沾自喜。这个时候的嬴斐,需要了解这个时代,根据记忆,他只能大概得猜出如今属于大汉。

    至于是那一段,他就无能为力了。至于这一点乃是因为隶书又称汉隶,而小篆传于大秦。

    这个家的环境与生活需要迫切的改变,想要改变就需要了解这个社会,只有这样才能想到办法。这个家,简直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如今占据人家身体,嬴斐必须对这个家负责,这是责任不可逃避。

    这是一个书房,占地面积不大。没有杂余的书,只有简单的韩非子,论语两本竹简。

    荀姬脸色凝重,盯着嬴斐道:“斐儿长大了,母亲很高兴,但是记着这个世界太危险,我儿要时刻记得?;ぷ约?。勿让母亲担心。”

    “孩儿明白。”

    点了点头,荀姬从一暗格里取出一玉佩递给嬴斐道:“我儿拿着,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荀姬的脸上闪过一抹思念,被嬴斐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的结过玉佩道:“母亲,父亲呢?”

    这句话出口,两个人同时都一愣。荀姬娇躯颤抖不能自己,嬴斐能够感到内心深处的怨念之深。这句话,让母子间一时冷场。

    良久。

    荀姬收敛了情绪,对着嬴斐道:“我也不知道你父亲踪迹,我儿不必担忧。”听到荀姬的话,突然间他有一丝明悟,结过玉佩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玉佩浑身漆黑,雕刻着精美的龙形图案。这个图案让嬴斐浑身一颤,嬴斐不是历史盲,他知道在古代龙乃天子事物,非一般人可以佩戴。

    忍住心里的疑惑,翻过了玉佩的另一面,玉佩正中间一个小篆书写的嬴字正中而立。

    第二章 嬴秦后裔

    【嬴】

    这个字犹如一道霹雳,在嬴斐的脑海里炸响。嬴这个姓氏尊崇无比,在华夏大地,千古无二。

    那一道道黑色洪流,自函谷关而出,奔向山东六国。灭韩、伐赵、吞魏、亡楚、诛燕、破齐。天下一统,中原大地第一次出现了中央集权的国家。

    大秦。

    大秦帝国只存在了短短十五年,但是它留给了大汉民族,华夏兴盛的基石??鄣?,车同轨、书同文,破分封设郡县,南并百越,北击匈奴。

    十五年里完成了其他王朝,几百年都完成不了的壮举。嬴斐手里拿着玉佩,浑身上下因为激动颤抖不已。

    大秦,一个让人为之向往的朝代。而他今日姓嬴,他是嬴秦的后裔,那个一统六国,被后世尊为祖龙的男人是他的祖先。

    “呼!”

    眸子里闪烁过一抹精芒,嬴姓虽然尊崇无比。但是在这个朝代却是一把犀利的杀人刀,时刻悬浮在嬴斐的头顶。

    嬴秦,刘汉,项楚,三者不死不休,灭国之恨不共戴天。嬴斐可是了解历史的,他知道每一个王朝灭国,他的后人必然会死的干干净净。

    很少有直系后人存在。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想要君临天下,受万人跪拜就需要付出有朝一日,国灭族亡的下场。

    玉佩之上腾龙图栩栩如生,这样的雕工非皇室而不得。嬴斐从玉佩上收回目光,转而盯着荀姬道:“母亲,这是?”

    嬴斐愣住了,内心深处巨大的震惊充斥,让他失去了理智的判断。这个时候,出于对母亲天然的信任,嬴斐将话题扯到了荀姬的身上。

    “我儿不必惊讶,为娘也不知此中情况,只是偶尔听你父亲提起,你乃大秦后裔。”

    “哦,孩儿明白了!”

    转身离开屋子,嬴斐神色变幻,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变得危险了起来。满世界都是箭矢,目标对准了他。

    ……

    太阳当空,正是一日正午时刻。嬴斐没有多作停留,匆忙的从家里离开了。就这么一瞬间,嬴斐已经有了想法。

    先出去看看这是西汉还是东汉,确定自己是否安全,然后在做其他。嬴斐有着一个打算,一旦如今是西汉初年,他会立即带着母亲逃亡。

    目标——三韩之地。

    西汉建国与大秦灭亡,间隔时间只有五年。老秦人与西汉王朝的仇恨已经到了一种敏感的地步,这个时候一旦爆发自己是始皇后人的消息,整个天下必将哗然。

    整个大汉王朝一定会利用举国之力追捕自己,以一己之力对抗一国,嬴斐情知,必死无疑。当然了如果是东汉末年,则是另外一说。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百年时间足以让许多人忘却。忘却刘汉江山也不过是窃取了嬴家的而已,却视大汉为正统。不过这样一来,嬴斐就可以不为身份而担忧了。

    颍川人杰地灵,自东汉建立,这里出现了无数的达官贵人。正是由于这一种近乎变态的刺激,颍州文风极盛。

    如今的颍川当真是读书人多如狗,智谋之士遍地走。嬴斐离开家门,第一次走出这个大门呼吸外界的空气。他实在是想不通,前任十年来宅着居然没有宅出病。

    街道上人来人往,在烈日下行色匆匆。这是最底层的百姓,他们一天没有闲暇时间遛狗斗鸡。一年辛辛苦苦的劳作只为了勉强糊口度日,。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