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今天陕西11选五走势图:抗战之钢铁风暴

    点击:
    穿越到抗战之前成为东北军驻北大营的一个营长。
    时间是9月12日,距离918事变只有六天的时间了。
    一个小小的营长,在南京与张学良不抵抗主义思想下,在边防参谋部命令北大营士兵决不抵抗日军,挺着死,舍生成仁,为国捐躯的命令下。姜立会按这种意志走下去吗?
    作者自定义标签:技术流、坚毅、特种兵

    ☆、1章 赤条条的来

    “突突突…..”

    披着一身迷彩服的姜立卖力地在丛林间奔跑着,军靴踩在地面溅射出污秽的泥水,如雨的子弹扫射过来,身边的灌木枝叶四散飞溅。

    姜立就地一滚,跃进前面的小河,整个人潜入河中,取出一根细线,在河里的污泥内插了两根棍子。将细线系在两根棍子中间,迅速地布置好了一道水下诡雷。

    姜立重新钻出水面,冷笑着向后看了一眼,湿漉漉地爬上对岸,消失在丛林中。

    “快追,一定不能再让他逃了!”当对岸矫健的身影消失时,这边出现了一队二十几人身穿迷彩服的职业军人,看上去训练有素,动作同样迅捷无比。

    “对岸有水迹,他逃到对岸去了?!?br />
    哗哗……

    十几名士兵陆续下水,付出了四五十人的损失,好不容易逮到这个将黑鹰包围的机会,绝对不能再让他逃了。

    再精锐的士兵涉水而过时,也不能敏锐地察觉到水下的动静。十几个人过河,走在前面的很轻易便踢到了水下的那颗细线。顿时一枚诡雷从水底弹射而起,弹出离水面两迟多高。

    “不好,诡雷!”

    在这群特种兵惊骇的目光当中,那枚诡雷轰然爆炸,这种雷诺M307的杀伤半径是二十米,范围内追击的特种兵死伤枕藉,能再度站起来的一个都没有。

    姜立透过绿叶间的缝隙,察看到这一队追兵里面已经没有威胁,不过树叶的沙沙声再次响起,是另外一队追兵闻起赶至。

    山口组也真舍得下血本,竟然舍得请两支排名在世界前十位的雇佣兵,并且还派出了山口组中的影杀战队。在这直径不超过十公里的原始丛林岛上,足以对他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真是晦气,姜立暗骂了一句,撒开脚丫子再度狂奔。

    在孤岛的四周,是巡逻的快艇与直升机,这次山口组对他下了必杀的决心,与超过两百多人的精锐在孤岛上周旋了七天,身上的弹药已经用完了,对方对于战死的所留下的武器也全部搜走,丝毫不给姜立任何机会。

    姜立将一只剥了毛的兔子生吃着,心里冷笑不已,只要逮不到他的人,他就不信这些人能一直在孤岛上这么耗着。

    咻咻咻……

    炮弹呼啸地声音响起,姜立霍然从地面弹跳而起,尼妹,运气不好喝冷水都会塞牙缝,只是听这炮弹的声音也能判断出是朝这个方向打的。这些王八蛋动用了热成相探测仪,只是身体能散发温度,便能被对方侦知个大概??蠢凑庖淮握娴氖窃诮倌烟恿?。

    不过姜立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这两个字。姜立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爆炸区域,只是对方的火力在姜立的预料之外。

    身边四周都是爆炸声与腾起的火海,燃烧弹!

    尼妹,姜立苦笑看着那四周翻涌的火海漫延过来,这次真的是死跷跷了。

    火焰灼烧着皮肤,钻心的疼痛一阵阵涌来,直到失去意识。

    砰,砰…..

    在耳边响着的是枪声,身上有些冰凉,似乎贴着地面,难道还没有死吗?

    “八嘎,支那人,死啦死啦的!”一道尖利的叫声响起,紧接着是惨叫和倒地声。

    姜立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黑影交绰下,十几个穿着土黄色军服的日本人正向几名披着蓝灰军衣的人追赶过去,枪声不绝于耳。

    贴着身体的土地十分冰凉,意识逐渐转醒。姜立发现自己竟然赤条条地躺在地面上,周围的房屋矮小,高的不过两三层,有不少还是茅屋,屋顶盖着茅草,雨后的地面有些泥泞。

    这是在哪里?姜立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在之前的孤岛之上。最近一点的建筑在月色下,有几个大字看上去像繁体字,隔着好几十米,看不太清楚,身前不远处倒伏着两具尸体。

    潮湿的风让姜立打了个寒颤,不过这种程度的冷意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一直这样裸奔下去也不是办法。

    姜立起身走到两具尸体处,有一具尸体身材只有一米六几,另外一具体形倒是跟他差不多。姜立三下五除二将这人的军衣和鞋子扒下来套在自己身上,对方穿的是皮质的军靴,姜立坐下来穿靴子的时候,发现地面上掉了个小本本,竟然写着繁体的军官证几个字。

    借着微弱的月色,姜立翻开小本本。

    上面写着东北军第7旅621团973营营长,姜立!

    竟然也叫姜立,还有个劳什子东北军营长的头衔,这姜立的枪套竟然是一把老掉牙的二十响,不过看枪把处光滑得如同镜子一样,应该是二战中被称作镜面匣子的毛瑟手枪,又叫盒子炮。德国原厂的毛瑟手枪在枪把处都有防滑的纹理。姜立是枪械专家,包括一战,二战,枪械各种军火的起源都熟悉得紧,对于二战的历史也不陌生。只是这种老古董已经十分少见,谁还会将他配戴在身上?

    嘲杂声再次接接,之前那逃走的几名蓝灰色衣服的军人竟然又逃了回来,后面是十几名日军士兵。跟二战时期的鬼子颇为相像。

    “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立思絮有些凝乱。

    “营座,你还没死,太好了,刚才日本人追得紧,才发现竟然把你给跑丢了,快逃吧,日本人杀过来了,妈了巴子,小日本追得可真紧,把奉天当成自己家了?!庇嫣永吹氖勘吹浇⒚嫔幌?。

    “营座,奉天?”姜立略微一愣,不清楚这看上去认识他的士兵在说什么,或许是在说那具已经死去的尸体,却不知此时军衣下的人已经换掉了。

    几名士兵见姜立不作声,以为他受了伤,情况紧急,拉起姜立便跑,一边跑一边还击,一直逃到旷野,枪声在野外显得分外的刺耳,那些日军士兵兴许是追得累了,在不远处骂咧了几句,收枪沿原路撤走。

    “草,这些小日本胆子也够肥的,竟然敢追到北大营来,他娘的,有本事再追,营里弟兄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能将对方淹死?!崩沤⒌哪敲勘盥钸诌值氐?。

    姜立这才发现远处一道围墙外,站着不少士兵,那大门处的牌扁上写着北大营几个字。

    ☆、2章 杀心

    “营座,你没事吧,放心,既然到了北大营,小鬼子再大的能耐也不能把咱们怎么样,只是可惜了那几个弟兄,被狗日的日本人杀了,他娘的,要不是上头严令不许跟日本人起任何冲突,老子非得宰了那些日本人不可,回了营一定得请旅座为咱们作主才是?!?br />
    想到之前被日本人偷袭的事赵铁树此时仍然愤然不平,若不是畏于上面的命令,还有之前的死鬼姜立的畏惧,赵铁树才不会任那十几个日军一路追到北大营不作任何反击,他家里四兄妹早年因为饥饿就死得只剩下他一个,还有双亲要养,不能轻易丢了军职,没了军晌可拿,用什么去奉养老父母?

    “今天是什么哪一年?”姜立吸了口气问道,士兵身上的蓝灰色军服,老掉牙的奉造七九步枪,倒霉鬼军官姜立身上的镜面匣子,还有日本追兵那土黄色的军服无不显示眼前的诡异。

    “营座,你莫不是被日本人吓糊涂了吧,今年是民国二十年八月初七啊,用官方的说法是9月12号?!绷硗庖桓錾硖灏车氖勘碜晨谒档?。

    民国二十年9月12号?姜立瞳孔紧缩,难道是穿越回到了民国时期,还是草蛋的九一八事变之前?而眼前的北大营正是奉军在奉天城赫赫有名的军营,只可惜在历史上的九一八事变中被日军不废吹灰之力给占领了。北大营一万左右将士,除了零星的抵抗,在蒋光头与张学良那个吸毒鬼的不抵抗主义严令下,直接撤至关内,与其他大多数东北军一样,将东三省的大好河山,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拱手让给了日本人。

    而现在,距离历史上的九一八事变已经只有六天!

    “我没事,刚才撞到头了,现在还犯迷糊,你们说得对,日本人肆意杀咱们的弟兄,怎么也不能让弟兄们白死?!苯⒁⊥烦こさ爻隽艘豢谄?。

    此时北大营里面大队士兵听到枪声陆续列队而出,几名士兵松了口气,红着眼睛嘶声朝为首那骑马的军官叫道:“旅座!”

    “你们是哪个团的士兵,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马上那壮年将官劈头问道。

    “旅座,我们随姜营长回去探亲,晚上回来,没想到竟然被日本人偷袭,弟兄们死了几个,姜营长也受了伤,旅座一定要为弟兄们作主?!敝敖⒗鸬暮鹤颖档?。

    “作主,作什么主?现在少帅已经带兵入关,东北易帜后蒋委员长与少帅三申五令,严禁向日本人挑衅,以免授日本人口实,借此发动战争,你们倒好,难道不知道白天回营吗,深更半夜的跑什么鬼跑,妈了巴子,要是挑起了事端,老子也保不了你们。姜立,不要以为你舅舅是黄显声老子就不敢动你,真要挑起了战争,少帅震怒,神仙都保不了你?!蓖跻哉芎尢怀筛值芈畹?,他认识姜立,是奉天警署总队黄显声的外甥,在奉天黄显声的警署总队兵力比起第7旅还要稍强,受张学良信任不亚于他的第七旅。

    姜立愤然抬头,眼看着这个北大营的军事长官,第7旅旅长王以哲,历史上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时在整个关外兵力差不多只有东北军的十分之一,可正是这悬殊的兵力却上演了一起成功的蛇吞象的经典战例,将十余万东北军赶到了关内,东北军统帅的懦弱给日军战史增添了浓重的一笔,致使东北三千万民众直接暴露在日军的铁蹄之下。

    “看什么看!”王以哲见姜立竟然敢瞪他,勃然大怒,就是黄显声也得卖他几分面子,在奉天并不是怕黄显声,更何况姜立这个小小的营长。

    “日本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今日日军偷袭于我,杀死数名士兵,就算旅座今日能忍这一口气。明日日军还能再杀别的士兵,我退一步,敌进三步,现在我军有兵有枪,还有东北数千万百姓,尚有退步的空间,等到有一天没有可退的余地,我军已经被日军逼入死角,再无反抗之能力?!苯⒀锷档?。

    “放肆!这是少帅的命令,也是蒋委员长的命令,岂是你一个小小的营长可以置疑的,就是黄显声,也没这个资格,拉下去,给我打三十军棍!”王以哲大怒,若是因为驭下不力,导至生起祸端,他如何向张学良交待?哪怕姜立背后有黄显声,王以哲也要惩戒一下这个敢当众挑衅他的刺头。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