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体彩排三走势图带连线:黑金道

    点击:
    小说通过一个贫穷、猥琐、落魄的古惑仔张红安的奋斗历程,形象地展示了争取财富不是通过在社会打打杀杀获取的,而是只有走正途,依靠智慧才能最终合法地拥有财富。小说主人公安子原本是一个落魄街头,靠敲诈勒索为生的小痞子。九年前他曾经救助过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孩子————小银子。随后,他被黑道老大寸板骗去成州抢劫,事败后寸板为灭口将小银子绑走,而安子却因此入狱四年……

    黑金道

    作者: 雾满拦江     

    第一章 围捕寸板(1)

    第一章:

    1)

    接到寸板的电话,安子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大哥,你知不知道,我在里边整整蹲了四年啊,刚刚出来没两天,就为了成州宾馆那点小事。"

    说这句话的时候,安子穿了件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夹克衫,一只手打着手机,另一只手摆弄一个烧烤桶,桶下面开了两个口,一个添煤球,一个用纸壳子往里边扇风,每扇一下都冒起浓浓的黑烟,呛得安子鼻涕眼泪直流。安子很是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得了这种营生,呛人不说,又挣不了几个钱,太掉价了。他一边听着寸板讲话,一边拿破纸壳扇着风,眼睛紧盯在一个路过的穿露脐衫的女孩子的丰盈臀部,眼皮随着女孩臀部的扭动一颤一颤。

    电话那头,寸板一听就乐了:"你妈的,才这两天你瞎嘀咕啥你?都怪你当时不听我的话,我让你吓唬吓唬那个保安,谁知道你真的一家伙捅了进去--出来了就好。你过来吧,还是到成州,这回保证不是上回那回事了,不骗你。"

    "不骗我?你不骗我才怪!"安子心里嘀咕了一声,那个女孩分明是发现了他在偷看,故意又把屁股用力的扭了一下,他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吹了声口哨。四年的监狱生活让他性格变了许多,这要是搁在四年前,他肯定已经冲了上去,最不济也要拧那个骚妞的屁股蛋子一下,先过把干瘾再说??墒窍衷凇衷谒道锟湛杖缫?,最主要的是他正接着寸板的电话,他真的有点怕了这个寸板,一听寸板的声音皮肉就禁不住哆嗦。

    安子害怕寸板,是因为上一回的事儿,上一回寸板把他给坑惨了。

    上一回,还是四年前的事了,那天安子正带着小银子逛街,小银子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任性又调皮,走路时嫌高跟鞋硌脚,一定要让安子背着她走。安子把她背上,让她两只手臂搂住自己的脖子,后面两只圆鼓鼓的小乳房紧贴在他的背上,搞得安子两腿上的肌肉一阵紧似一阵,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看路边有块不算太脏的草坪,身体就势歪倒,把小银子按在身下,一只手揉搓着小银子的乳房,他特别喜欢揉搓小银子的乳房,就象两只弹性十足的小皮球,手指捏上去能够感觉到一种被强力弹开的味道。

    正捏得舒服的时候,安子的手机响了,安子心里很是气恼,拿到耳边:"谁呀他妈的,这个时候打电话,也不说看看什么时候。"电话里有个声音在喊:"喂,喂喂,是不是张红安?"安子说:"我是,你谁呀?"那边说:"安子,你他妈的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寸板??!"安子先是怔了怔,突然狂喜的大叫起来:"大哥,是你??!"

    寸板是公认的大哥,一点没错。他这个人脾气好,不爱说话,说个字都是很有份量的,在道上鼎鼎大名。几年前,寸板和一个叫张风鸣的朋友合伙开了家保健品专卖店,生意做得很火,挣了几百万不止。正在风风火火的时候,两人却因为帐目上的原因闹起了纠纷,先是吵闹,后来就翻了脸。

    寸板在在当地的朋友众多,都是愿意为寸板卖命的小兄弟,张凤鸣招惹不起,就连夜离开去了西安,但是帐目的事情仍然未搞清楚,寸板咽不下这口气,带着几个兄弟追到西安,找到了张凤鸣,要回了四十万的欠帐。但是当寸板返回的时候,在机场突然被西安当地的警察抓住,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支手枪,害得寸板蹲了一段时间的大牢。

    寸板出狱后一周,就在路上截住了张凤鸣,他对准张凤鸣那张惊恐的脸连开七枪,张凤鸣当场毙命。

    血案发生,寸板携女友竹子销声匿迹。道上的朋友传说,寸板去了成州。

    没多久,这个消息就由寸板本人证实了。他从成州打电话给安子,说他现在的事业做得很大,听得安子羡慕不已,一个劲的说:"大哥,你发起来了,就这么把兄弟给忘了?"每次安子对着手机这么说的时候,就听到寸板一阵哈哈大笑,顺手收了线。

    但是今天这个电话里,寸板终于给了安子一个答复:"安子,你来成州找我,我有些事情摆弄不开,求着你了。"

    安子顿时有些受宠若惊,顺手推开趴在他后背上的小银子:"别打岔,这说正事呢--大哥,不是跟你说,你那么说话我可真受不起,有什么事情大哥你吩咐一句吧,成州怎么了?我看谁敢欺负咱哥们儿!"

    寸板苦笑道:"谁敢?谁不敢才对,大哥我在成州一个人闯,谁见了大哥不踹两脚有罪啊。就上半年,有个姓候的家电老板进货款不足,从我这儿拿了四十万,说好一个月就还,这都半年了,我去找他要,他跟我说我要是有本事就砍了他,钱一分也不还。"

    "什么?"安子吃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谁啊,这么凶,姓候是不是?大哥,他有什么势力敢这么狂?"

    寸板叹了口气:"姓候的倒是不见得有什么势力,关键是大哥我手边没人啊,所以他才敢跟我牛。"安子听了这话,气得咬牙切齿:"大哥,你是我大哥,姓候的这样对你,跟欺负我有什么两样?大哥你先别急,等我带几个哥们赶过去,教训教训他。"寸板急忙劝阻他:"安子你别胡闹,咱们是正经生意人,有毒的不吃,犯法的不做--你就一个人过来就行了,能走得开吧?"安子当即保证道:"放心好了大哥,我今天晚上就上火车,明天一早就到。"

    围捕寸板(2)

    2)

    气愤愤的挂了电话,安子越想心里越有气:“我大哥,寸板!”他气呼呼的对小银子说道:“让人欺负,让人欺负??!”

    小银子却说了句话:“安子哥,你还是别去弈州的好?!闭饣案崭账低?,安子猛回身,啪的一个大嘴吧子抽在小银子的脸上:“滚!你他妈给我滚!我大哥有事你竟不让我去,安的是什么心?”

    这还是他第一次动手打小银子。小银子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掉:“安子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寸板他的为人……”安子平静的眼神转过去,看着小银子:“嗯,我大哥的为人怎么样???”小银子被他的冷煞的面孔吓呆了,急忙后退了两步:“安子哥,我想……我想……”安子仍然是平静的问道:“想什么?”小银子一咬牙,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安子哥,我想跟你一起去?!卑沧硬恍嫉钠沉怂谎郏骸澳闵俨艉?,该干啥干啥去?!彼低?,他胎腿就要走。

    小银子却不知哪来的胆量,上前拦住了他:“安子哥,你走了,我又会让别人欺负的,我就跟着你了,你去什么地方,我就跟着你去什么地方?!?br />
    安子厌恶的皱皱眉:“告诉你少掺合你就少掺合得了,你好好在家里呆着等我,最多两三天我就回来了?!?br />
    可是小银子却说了一句话:“安子哥,人家寸板老大可是走到哪里都把竹子带在身边的?!?br />
    安子烦透了,摆了摆手:“去去去,你能跟人家竹子姐比吗?”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其实却已经动了心。按理来说,讨帐要债,象这种动刀子轮棍子的事,跟上个小银子是非常碍事的??衫洗蟠绨寮热荒芴焯彀阎褡哟谏肀?,他带上个小银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银子这么懂事,跟竹子做个伴也不错。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安子的脑袋还是摇个不停,一直到小银子哭得满脸是泪,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再三哀求,他这才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小银子确实不能跟寸板的女人竹子相比,竹子是西安电影艺术学院的学生,跟了寸板之前还拍过一部电影,如果不是遇到了寸板,被寸板用毒品把她弄上了手,现在她多半已经成了偶像派女名星。而小银子不过是在大金狮夜总会登登台,唱支歌,替真正的歌手当陪衬。尽管如此,安子内心里还是真的舍不得跟小银子分开,

    他和小银子认识,也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

    还是半年前时候的事了,那天晚上安子心情不好——他很少有心情好的时候——跟几个小哥们儿喝了点酒,出了饭馆顺手叫了辆出租,临下车时朝司机借了点钱,那个司机干瘦干瘦,满脸苦相,象刚刚死了爹一样,开始时还嘟嘟囔囔的唠叨一堆废话,什么生意不好做了,什么钱难挣了,什么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了,罗罗嗦嗦说个没完,后来安子火了,下车抄起块砖头照车窗上砸了一下,那死爹模样的司机一下子老实了,乖乖的借给了安子一百块。

    有了钱,安子就觉得裤裆里鼓鼓囊囊的,想找个妞松松骨泄泄火,真是想磕睡就有人给送枕头,刚走到卡拉丽夜总会大门不远的地方,一个比公园里的猴子还要瘦的家伙凑了上来:“安子哥,这么晚了还逛呢?”

    “你他妈的管得着吗?”安子白了那家伙一眼,认出这家伙姓邱,原来也是道的一个狠角,打起架来不要命,脑子瓜子又灵活,后来捣腾假酒挣了点钱,也风光了几天,天天西装革履的拿着个比他的脑袋还要大的大哥大,一遇到人跟他打招呼就抄起大哥大连声喂喂喂,很有派头的。那段日子连寸板见了他都恭敬的管他叫“邱哥”。但是“邱哥”不争气,可能是钱太多烧得慌,竟然吸上了料子,成了一个人见人厌的料子鬼。

    “料子”这玩艺又叫白粉,四号,海洛因,怎么叫都行,总之不是个好东西。安子特别害怕这个玩艺儿,人一旦沾上这个玩艺儿,那就算是彻底的毁了?!扒窀纭弊源诱瓷狭献又?,生意也不做了,商店也不开了,车卖了,房卖了,老婆跟人跑了,挣来的钱全给了毒贩子,最终落魄得游魂一样,整天没精打彩,一撅不振。他的命运已经注定,迟早会因为吸毒过量横死街头,所以安子一见他就烦:“去去去,滚你妈的一边去,没看这烦着呢吧?!?br />
    “邱哥”被安子一推,差一点跌倒,他涎着脸又凑上前来:“安子哥,想不想要个妞玩玩,不骗你,我表妹现在正在家里呢,她高中还没毕业,女中学生啊,绝对的水嫩,安子哥要不要尝尝鲜?”

    安子狐疑的扫了他一眼:“别你妈的跟我瞎扯,你表妹?骗谁啊,还女中学生呢,你知道女中学生的逼是横的还是竖的?别是你老妈吧?”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