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十一选五16注万能码:方士的炼金攻略

    点击:
    中国方士有太极两仪、五行八卦的思想,有火炼、水炼,理论精深。
    西方炼金术有哲人石、有万应灵药,有焙烧炉、升华炉、蒸馏炉、融合炉、溶解炉、凝固炉等等,操作精细。
    如果一个中国的天才方士,穿越到了一个魔法大陆,有中国的方士的精深理论,加上炼金术士的精细操作,将会造就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葛征乃是中土方士第一门派葛门的杰出弟子,一次意外让他来到了神秘的星炼世界。
    有了高深的方士理论为基础,他学习起炼金术来自然事半功倍,在与大陆上唯一的封号炼金术师的“切磋”中,他很快成为了与封号炼金术师一样强大的存在。
    奥妙的炼金术方程式中,一个个神秘的符号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解码过程纷繁复杂,考验着炼金术士的智慧。
    神秘的双解方程式,来历不明的石板方程式,在异世大陆上,向你展现一个绝对与众不同的炼金术世界!

    第一卷 方士的异界初体验

    第001章 葛门方士

    梆梆梆!

    三声梆子响,武场东北角上的日冕影子终于缩成了一个小圆点。葛远颌下的长髯无风自动,飘向了武场正面那座山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焦虑。

    日当正午,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难道两百年了,葛门都没能有一个弟子通过这最终的考核,下山行走吗?

    葛门源远流长,创自于晋代大名鼎鼎的方士葛洪,乃是中土丹修的第一门派。尽管门徒不多,但是历代能够下山行走的葛门弟子,无一不是在丹鼎界独领风骚的人物。

    “丹”这个词,并不是山下俗人所领会的就是一颗药丸那么简单。丹道内含广泛,分为内外两道:内丹就是方士自己本身的修炼,高深者修炼成金丹、元婴。外丹几乎包括了一切非自身修炼项目,丹药、法器、法阵、灵咒、口诀几乎都包含在内,所以修真界又名丹鼎界。

    外人并不知道,能够下山风光的葛门弟子,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要在一天的时间内闯过这“九冕玄关”绝不是一般的天才所能够做到的,必须是绝顶的天才。

    九冕玄关的出口就是这座山洞,入口在另外一座山峰上,其中共有九轮金冕,每一轮上刻着一道丹术难题,要解开这些难题并不是最困难的,困难在于,要在一天之内,连解九道难题??梢?,丹术不比其他,一颗“丹”,耗时短的也要在炉中炼制几十天,长的甚至要几十年。要想在一天之内解决这些难题,那不但要精通丹道,更重要的是要不拘泥于形式,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这样走捷径的后果是,成果虽然达到了金冕的要求,但是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缺陷,比方说质量问题。

    不过,这是葛门先辈们想出来的一个考验弟子对丹道精髓领悟的办法:只有能找到捷径的人,才算是对丹道有了自己的独特的见解,才有资格代表葛门下山行走。

    没有通过这道玄关,就算是下山收徒弟的师傅,也不能随意报上自己葛门的名号。

    葛远正是这一代葛门宗主,一天之前进入九冕玄关的人,正是他的三弟子,最顽劣也是最有天资的一个。如果他都不能在一天之内闯过这九冕玄关,这一代葛门恐怕又无人能够出现在尘世中了。

    葛远叹了口气,他实则对这个顽劣不堪的徒弟期望极高,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失望。葛远微微摇了摇头,正要宣布弟子闯关失败,突然从山洞中传来一个声音:“师傅!”

    那山洞也是前辈丹道大师的作品,从葛征入洞开始,已经自动计时,此时一天的时间刚好结束,洞口那一扇石门正在缓缓落下,这万斤断龙石落下,也就宣布葛征闯关失败,这一辈子就要清苦的呆在山上修行了。

    葛征大不甘心,山下花花世界,山上默默岁月,两相比较,葛征本已经疲惫不堪的身躯陡然气力大增,一个飘行贴着地面擦了出去,眼前光明大放,身后听得“嘭”的一声沉闷,那断龙巨石已经落下来了。

    “师傅!”葛征飞奔上了武场,葛远也是激动不已,胡子都跟着嘴唇一颤一颤,双手攥在一起,喃喃道:“好、好,这么多年的心血终于没有白费,这个臭小子还算争气……”

    这徒弟颇让他头大,从小顽劣不堪不服管教,捉弄师兄,欺压师弟,撵的满山鸟兽到处乱窜,乃是人兽共尊的山中一霸。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小祖宗赶下山去了?!备鹪端闪艘豢谄?,即完成了先辈心愿,又能把这祸害赶出门去,葛远心中畅快。

    那葛征飞奔而来,眼中含泪,扑通一声跪在葛远面前,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葛远也不禁眼眶湿润老怀安慰:毕竟二十年的师徒啊,这一分别,还真是有些不舍。

    “师傅,师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骨肉。请师傅一定帮我照看好,等徒儿在山下攒下一份家业,定会回来风光迎娶师妹……”

    葛远大怒,还以为这家伙是报答自己二十年教养之恩才磕着三个响头,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事!

    葛征这一辈,只有一名女弟子,就是宗主葛远的亲生女儿葛莹,其实门中弟子大多不姓葛,只是入了山门就改了葛姓。

    葛门一向不禁大欲,甚至还鼓励弟子双修,以晋级龙虎大道。葛洪所著的《抱朴子》中还专门有讲述房中之术的部分,更不要说门下弟子都要精习“十势三十法”了。葛远气的是这一对小祖宗瞒得自己好苦,今日若不是他要下山,日后再也隐瞒不住,恐怕还不会对自己道明。

    等葛远反应过来,葛征早已经跑远了,他天资过人,一身丹道修为不在师尊之下,葛远不过稍失先机,已经追之不及。

    武场旁一条羊肠小道,一直通到半山腰上,那里一道峭壁自中央隆隆分开成两道石崖,石崖当中便是山门。只见葛征灵巧的一闪,不等山门完全打开,已经从石崖缝中钻了出去。有人出去之后,石崖立刻开始闭合。

    葛远咬牙切齿,这小畜牲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的,自己分明看到女儿还是白璧之身,臂上守宫砂殷红如血。

    葛远环视一周,只见武场周围众弟子大都强忍着笑意,心中便明白这些家伙们对此事早已经心知肚明,唯独瞒着自己这个师傅,登时好不着恼: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他一挥手:“都给我滚回去!”

    葛征出了山门,嘴上衔着一支草根,一步三摇的走在山路上。他的肤色略为发黑,乃是终日在山上捉狐撵兔被晒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闪烁有神,鼻子挺直,唇形方正,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阳刚之气,绝不似那些生长在城市中的温室花朵。只是仔细看去,眼角上翘,机灵中透着一丝狡猾,英俊中带着一分顽劣。想想这些年在山中的清苦岁月,葛征就有些后怕,还好从那里逃了出来,只是不能带着师妹一同畅游天下,未免有些遗憾。

    葛征不愧是这一代葛门中最杰出的弟子,为了与师妹偷成好事而不被师傅发现,他特意炼制了一炉“固砂丹”,每十日服一粒,守宫砂就不会脱落,结果师傅一时大意,竟被他蒙混至今日,连外孙都有了。

    “咦,那是什么?”在葛征侧前方不远处,一团淡金色的光球在草灌树丛中跳动。葛征一身本事,当真是半分惧怕都没有,反而兴致勃勃地追了过去。那淡金色的光球一路滚动一路变大,等到葛征到了跟前,已经足有半人高低了。

    葛征心中暗喜,这山中被葛门前辈下了封灵诀,山门周围三百里乃是禁地,出不去进不来,不但现代化的雷达搜索找不到半点痕迹,山中的灵气也不会外泄。千百年来,山中积攒的灵气充沛,常有一些草木之精、鸟兽之灵修练成形,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收服之后,对修练大有帮助。

    葛征横行山中十几年,也不曾有这等机缘,今天遇上了,说什么也不能放走。当下,只见葛征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并指一点,凌空划了一道“摄灵符”,低喝一声:“收!”

    一道青朦朦的光芒罩向那淡金色的光球。

    没想到那光球陡然之间变得极大,不但轻松吞食掉了摄灵符,甚至还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一瞬间从人与符的元神关联将葛征扯向了光球。

    葛征大吃一惊,待要挣扎却已经来不及了。他一时大意,万万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有如此古怪。那股力量与绝大无比,就算是葛征全神戒备也不是对手,当下毫无悬念的被扯进了金光。

    金光吞噬了葛征,迅速缩小,又在草尖上滚动了一阵,倏的一下消失不见。好象根本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葛门中。

    “咣当!”葛远狠狠的将门关上,随手打上了一道符咒,将女儿葛莹牢牢锁在屋内。葛莹锤着木门哭道:“爹,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葛远恨恨道:“那个小畜生别回来!要是他敢回来,我一定打断他的狗腿!”他却不知道,自己最杰出的弟子,可能真的永远也回不来了。

    ……

    帕拉切尔苏斯是公认的星空下第一炼金术士,三大陆炼金术工会总顾问,唯一活着的封号匠师。在星炼世界,神器是神的专利,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打造出一件神器,因此准神器就成了人类炼金术士成就的顶点,而星炼世界中三分之一的准神器都是出自这位大师之手。

    一件装备,只要打上了大师“火焰圣手”的徽章,哪怕是一件破铜烂铁,也能卖个天价。

    不仅如此,帕拉切尔苏斯彻底改变了星炼世界人们心目中炼金术士阴森古怪的形象,他温文尔雅,就好像学院中最受学员们爱戴的导师。他彬彬有礼,就算是最古板的绅士也挑不出他的毛病。他乐善好施,三大陆的灾难捐款名单上,总有他的名字。

    然而今天,和气的白胡子老头却暴跳如雷,承受着星炼世界第一炼金术士火山爆发怒火的对象,可怜的匍匐在地上,用毛绒绒的双爪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松鼠尾巴一样肥大的两只耳朵耷拉下来,盖住了它将近一半的身体。

    没错,帕拉切尔苏斯阁下正在教训的,就是他的亲手炼制出来的这头可爱的魔炼宠物,芳名豆豆。

    “半袋子的黑泽九籽草、整颗的裂齿鱼龙眼睛、两公斤犀头狂蛇的蛇胆……这都是最顶尖的空间系炼金术材料,全都被你糟蹋了,你真是太过分了,太猖狂了,太不把我这个主人的话放在眼里了,你、你、你给我听清楚,从今以后再也不许靠近我的实验室十米范围,否则永远不许吃哈密果!”

    “呜呜呜……”豆豆小姐摇晃着自己的耳朵,委屈的看着白胡子老头。帕拉切尔苏斯怒气冲冲道:“你还不服气?”豆豆示威性的向老头张了张爪子,然后又朝外面指了指,紧接着一蹦一跳的从窗口钻了出去。帕拉切尔苏斯大怒,他误会了豆豆小姐的意思,以为豆豆小姐邀请他出去“单挑”。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