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狐媚缠身

    点击:
    第一卷 本卷简介

    百年一遇的奇花开放,十万妖山洞府主人疯狂争夺。
    慕容雪鸯脱颖而出,赢得奇宝归,但恰逢神仙打架,天劫降临。
    妖狐被迫转身成人,从此後,妖界少了绝世妖王,人界却多了风流公子。
    慕容雪鸯挽救妖神性命,获传神修术。
    他能否凭此重回妖界?能否成为盖世妖神?
    一切谜团,尽在《狐媚缠身》

    第一卷 第01章 玉鸯仙人

    云英宗正统十四年,小皇帝在司礼监太监王岗怂恿下,兴兵二十万,御驾亲征,与蛮族决战于天木堡外。

    时正秋季,万物肃杀,大雨连下三日,将蛮荒之地的草原,都变成了一片泥泞。

    战火厮杀中,日月无光,天地阴沉,犹如人间地狱一般。

    但就在离天木堡不足二十里的十万妖山中,却依旧如往常般平静,妖兽的生活,往往与人类不同,他们吸食天地灵气,虽然也有生老病死,却活的自在。

    十万妖山,虽然与人族、蛮族交界,可就算是妖兽猎人,也没办法进入妖山的核心,在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中,有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始终被云雾和妖气笼罩着。

    秋季的山脉,翠绿早就不再,金黄和红色的树叶,覆盖了绝大部分地方,各种果实在这时候成型,让喜食浆果的妖兽欢呼雀跃。

    但用不了多久,冬天的苦寒会将这里笼罩,大多数的山头上,都会有厚厚的积雪,冰封季节将会持续几个月,如果没能在此前找到御寒的地方,许多妖兽都将死去。

    这也是天理循环,上天给了你最好的,必然也将剥夺更多。

    但哪怕是三九寒冬,在十万妖山里,依旧有三十六个地方不被苦寒侵袭,这三十六个地方,始终四季如春,如若是妖兽的天堂。

    那就是妖圣座下的三十六洞府,每个洞府,都有一位妖灵坐镇,这三十六洞府蕴积天地灵气,各有仙宝坐镇,在此地修炼,往往事半功倍。

    所以开了神智的妖兽,往往喜欢躲在各大洞府的周围,期待着洞府内,能够露出哪怕一丝的灵气,也足够它们补充进内丹,甚至跃升妖品。

    玉鸯灵仙谷便是妖兽们最喜欢呆的地方。

    这里有壁立千仞,光滑的石壁突然高耸,直至千尺尽头,才突然有了平缓。虽然是秋天,可春花依旧开的烂漫,在洞府内隐隐流出的宝气滋润下,朵朵娇艳欲滴。

    在山花的尽头,有一脉冒着云雾般白气的泉水,顺着石壁淌下,在山谷底,竟形成了一湾温泉,先是进了洞府,不知再隔了多久,又缓缓流出山谷外。

    整个洞府,都是用白玉所筑,高达数丈的洞府之门,更是整块白玉雕琢,上面雕刻着江水千古流,散发弄扁舟。洞府门上有银色流苏装饰,每当风吹过,流苏上多达千只银铃会一起响起,声音悦耳,随风飘荡百里。

    妖兽们最爱聚在玉鸯仙府之外,但这洞府的主人喜静厌吵,所以那些上品的妖兽,只敢三三两两坐在洞府外的松林里,低声细语的说话,渴了饿了吃几口浆果,偶尔也下水泡泡温泉,这日子倒也过的舒爽。

    不过今天却显得格外热闹,连往日少见的四品妖兽都出来不少,特别是一个白发长须的老人,坐在温泉畔,身边围了不少低等妖兽,正听他说话。

    这老人原是玉鸯山上的一只云龟兽,前几年有幸见到玉鸯洞府主人,受他点拨几句,竟然从三品妖兽晋升到了四品。这在别的妖兽看来,可是天大的难关呢,上了四品就能幻化人形,再修炼内丹时就大有裨益。故云龟兽一直对洞府主人感恩戴德,每逢大日子,必到洞府外来叩谢。

    这许多妖兽,也唯有云龟兽有这等好运,其他人就算想见一眼洞府主人,都是难上青天。

    “伯爹,玉鸯仙人是什么模样?”

    一只小凤蝶细声问道,“可是象你这样,长须飘飘?”

    “象我?可算是折杀我了?!?br />
    被众人成为伯爹的云龟兽居然脸红,“你们可知这天下男子有谁最???有谁最受女子倾慕?有谁的才学最惊艳?又有谁一身仙术飘逸出尘,被尊为三十六洞府之首?”

    “难道……就是这玉鸯仙人?”

    凤蝶儿不敢置信,飘落在云龟兽的肩膀上。

    “几年前,我还只是三品灵龟兽,便有幸见了仙人一面。仙人哪是人间该有的模样,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白衣玉带,明眸丹唇,简直就是一尊玉人儿。小老儿活了百年,可没见过哪个男子,竟可以俊到这种程度?!?br />
    “但玉鸯仙人应该灵修了许多年?!?br />
    “可不是么?”

    云龟兽一拍大腿,倒把肩膀上的凤蝶儿一震,“要不怎么说是仙人呢,咱要不是亲眼所见,可不敢相信这样俊俏的小哥儿,竟然已经修到了七品?!?br />
    “七品呵!”

    “七品……”

    一群妖兽窃窃私语,眼中露出倾慕的神情。

    妖兽修炼,过了五品方可称灵,这已经是万中无一的运气了,而七品之灵,简直稀少到如沙漠中的金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要是能陪在这样的人身边,那也不枉我……我们修炼一世?!?br />
    凤蝶儿轻轻细语,话未说完,脸却红了。

    “小凤蝶儿思春咯?!?br />
    有粗咧的妖兽大叫。

    一伙妖兽都笑起来,把凤蝶儿臊的,只往伯爹身后躲。灵龟兽却不让她躲,侧着身子对她说:“小凤蝶儿,且将你的芳心收起来吧,玉鸯仙人身边的女子,那可也是天上有地下无的仙子呢,保管你看一眼,连眼睛都不舍的眨?!?br />
    “伯爹夸口了吧,小凤蝶儿也是这五里妖山中最俊的,也不比那些仙子差呢?!?br />
    有后生抱不平,却被人觑穿,是早就对凤蝶儿有意思,众人又是一阵取笑。

    云龟兽屈指道:“仙人身边,有美女无数,最得宠的是三个仙子。其一叫做晴眠月,模样冰清玉洁,出尘不染,还有一身的好舞艺,听说跳起舞时,就连天边的云彩都会跟着动;其二名叫紫罗儿,是跟着仙人时间最长也最受宠爱,对仙人衷情无比,日日相伴;其三叫灵卿儿,却是个调皮捣蛋的小仙子,最爱在仙人静心时捣乱,可仙人对她也宠的很,从来不肯半点指责?!?br />
    “那这三位仙子姐姐,哪一个最漂亮呢?”

    凤蝶儿痴痴问。

    “三个仙子都有倾城倾国的美色,但要说最美么……”

    云龟兽轻捻长须,故作高深道,“我以为就是晴眠月了,那仪容,那姿态,那身段软的就像是水一样,谁望了她一眼,眼光就像是生牢在她身上,再也拔不出来了?!?br />
    “哼!”

    一个红色的影子突然从云龟兽头上掠过,还重重敲打了一下,“死乌龟,死乌龟!”

    声音犹在,这红光却如电一般,窜入紧闭的玉鸯仙府,再也不见了。

    “谁?”

    “大胆!”

    一帮妖兽都跳将起来,云龟兽怎么也是这里的长辈,居然敢对他如此无理,妖兽们可不是真的吃浆果长大的。

    “罪过罪过!”

    云龟兽自己却苦着脸,摸摸脑袋,压低声音道,“都噤声吧,小老儿今天多话了,刚才那红光,不是灵卿儿小仙子,又是谁……”

    一群妖兽听闻此言,顿时低头就座不敢多话,刚才云龟兽居然说灵卿儿不如晴眠月漂亮,也难怪小仙子生气起来。

    只是……这生气的时候,灵卿儿的声音也如此动听,简直比洞府流苏上的银铃声,也要好听百倍呢。

    众妖兽口中的玉鸯仙人,此时就在紧闭门户的玉鸯洞府内。这洞府内外,竟有天差之别,才一踏入,便能感知到空气中漂浮的灵气,而走不到三步,就能看见有仙气蕴结的玉佩或者玉剑嵌在墙上。这洞府内,也是亭台楼阁一应俱全,而温泉在此间九曲三湾,变作了贯穿其中的玉带河。

    慕容雪鸯斜靠在柔软皮裘卧榻上,他这卧榻却是一叶小舟,正悠悠飘荡在玉带河面上。卧榻之侧,只着薄纱的美姬,正剥着葡萄,殷情伺候着。这美姬就是众妖口中的紫罗儿,她身着紫色透明薄纱,将一身细嫩如雪的肌肤半遮半露,却有一双弹性十足的长腿从薄纱里穿出来,贴在慕容雪鸯的身上。

    那男人的手也不安分,早就伸进薄纱,握在紫罗儿的丰臀上,紫罗儿剥一粒葡萄,慕容雪鸯的手便揉搓一记,才吃了不到五粒,紫罗儿已经面红耳赤,浑身软的如能捏出水来。

    “公子,不可这样?!?br />
    紫罗儿娇嗔道,“过会灵卿儿就进来了?!?br />
    “可不已经来了么?!?br />
    慕容雪鸯还是揉着那处滑腻,也不顾灵卿儿化成的红光已经飞近。

    “气死我了?!?br />
    灵卿儿噗通一声跳上了船,却不顾扁舟四处摇晃,眼见着就会侧翻。

    “??!”

    紫罗儿猝不及防,从卧榻上翻滚下来,便朝烫手的温泉落下去。

    慕容雪鸯微微一笑,双手中指朝两边一弹,有股大力涌出,竟将整艘扁舟都浮空在温泉上。紫罗儿也被这力托举,有些花容失色的再坐回软榻。

    “死卿儿,胡冲乱撞的,也没点定性?”

    紫罗儿噘嘴,在灵卿儿的臀上拍了一把,“哈,这小丫头,怎也变得这么丰润了?!?br />
    灵卿儿白了紫罗儿一眼,两人各自省的,自家公子最爱这一处丰臀,所以有些法力的她们,就让自己的美臀更丰润滑腻一些,也好讨公子欢心。

    就在两个女人相互娇嗔时,慕容雪鸯已经慵懒的从软榻上坐起,他撸撸长发,将披散的黑发收到身后,用流苏银带扎起来,一时之间,满堂竟因慕容雪鸯露出的面孔而熠熠生辉。

    虽然是众妖心中地位无上的仙人,亦是妖圣座下三十六洞府的首席,慕容雪鸯看上去却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眸如星辉,唇如点漆,一身白色素袍,裸着足,面孔温润如玉,又俊俏的令人难以相信,人间竟有这样绝色的男子。和他相比起来,甚至连旁边的两个绝世美女,也相形失了颜色。

    若是真要挑些毛病,慕容雪鸯的眼睛略微狭长了些,但在眉目间,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气。

    难怪紫罗儿曾说过,公子如果做了女人,怕全天下的女人都要被夺走风采。

    慕容雪鸯看灵卿儿还是生气模样,笑着伸手,托着她下巴问道:“谁惹小灵子了?这般不开心?!?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