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移动网上营业厅选号码:妙手神织

    点击:
    第一集 破甲行动

    内容简介

    本集简介:欧格里皇朝最高军事学院--喀得尔皇家军事学院最最最资深的“老”学生,古奇·凡塞斯。原本打着如意算盘就此在这所学院混吃终老,谁知一道神秘的军令,让他的梦想破碎!
    好吧!是他不该为了通过留??佳?,就把那女少校剥得精光。不过也得给他个上诉机会吧!连夜被踢出学院,连个鲜花也没献上的就被强迫毕业。
    神秘的军令、美丽的女上尉与凶巴巴的女兵。拥有让女人为之疯狂的“神之手”他该如何运用,完成困难重重的军令?

    序章故事

    故事人人爱听──不分男女老幼!

    无论是可歌可泣,波澜壮阔的伟大史诗,或是活泼动听、俏皮可爱的童话,甚至连街头巷谈,邻人私密的生活情趣……只要题材够耸动精彩,都有可能成为经典佳作。

    然而,一部能憾动人心的故事,当然少不了最重要的主角。

    这个人,或许是武技高强的绝世强者,魔法高深的大魔导士,厉害无比的召唤术士、炼金师,甚至有可能是呼风唤雨的一代枭雄……只要主角的威赫事迹说得动听、写得好看,他就有机会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

    我虽然不是拥有丰功伟迹的当代强者,也不是地位显赫的政商名流,但还是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至于世人是否爱听这个故事,甚至将它广为流传,呃……那就由听过、看过这故事的人去评断吧。

    既然要说自己的故事,那么我──古奇。凡赛斯,当然是最重要的主角!

    唔……严格来说,我原本应该是一名,喀得尔皇家军事学院的学员。

    一提起“喀得尔皇家军事学院”只要是隶属于“欧格里皇朝”的百姓官员,甚至是皇室贵族,他们的脸上都会不约而同,露出骄傲得意的神色。

    因为这所军事名校,不单是由皇朝所创办的四大名校之一,更是培育优秀军人的摇篮。

    假如能够挤进这所名校并顺利毕业,不但有机会成为欧格里皇朝禁卫军,或军政系统的一员,也是民间各大商行、公会们争相以高薪挖角,聘请他们担任私人贴身保镳,或安全顾问的对象。

    想当然而,要挤进这所名校已经很不容易,更别提入学之后,必须经过各种不同形态,非常人所能承受的严格训练;最后再通过层层严苛的测验,才能领到那张,象征军人最高荣誉的结业证书。

    于是,为了下半辈子优渥的物质生活,或为了想留下永世不朽美名,只要是生活于欧格里皇朝的有为青年,无不以进入这座梦幻学府,再想尽办法尽快拿到结业证书,进而投身沙场、报效皇室;要不然就是成为顶尖保镳,从此过着人人称羡的生活。

    只不过这种想法,与我安逸闲散的性格,可说完全背道而驰!但就某个观点来看,又符合我只想安于现状的心态。

    于是在我十二岁那年,知道有这么一所条件优渥的学校时,也和其他有为青少年一样,想尽办法挤进这所军事名校;不过当我侥幸入学之后,却拼命钻校规上的漏洞,只求能死皮赖脸地待在这里。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种严格规律但还算舒适的日子,竟然在我十九岁那年,被一道奇怪的征召密令剥夺!

    正因为这则密令,让我原本安逸快乐的生活,就这样彻底离我远去。

    我最近常常在想,假如当年没有那道密令的话,我现在应该仍待在那所军事名校,过着混吃等死的悠哉日子吧?

    此刻我正一个人坐在柔软舒适的皮革沙发上,品尝香浓醇厚的红酒,构思着下一季流行服饰的走向;可是不知怎么地,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跳出十九岁那年,具有某种指标意义的片断画面……

    第一章 调情神手

    黎明前的天空,呈现晦暗的黑蓝。

    尽管这时应该是万籁俱寂,平民百姓深眠熟睡的时刻,但在“瓦兹城”内,某个布置简陋的小房间里面,却突兀地传出慵懒的呓语轻吟。

    “亲爱的,让人家再睡一下嘛……”

    躺在床上的赤裸娇躯,紧闭着眼央求我放她一马。

    “宝贝,别睡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再来一次嘛……”

    我那拥有神奇魔力的大手,已经探向那对雪白高耸的乳球。

    可是当我充满情欲的食指,甫碰到身旁女性的粉嫩乳尖,那双原本轻闭的美眸,却犹如遭受莫大惊吓般,两眼瞬间瞪得老大,神色惊慌跳下床地尖叫道:“??!拜、拜托你别再碰我!”

    对于她过度惊吓的反应,我早就见怪不怪。于是我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露出恶作剧的捉狭的笑意道:“宝贝,看你吓成那样,好像我要强奸你似的!”

    这位长相妖艳的年轻女子,此刻站在距离床板大约五步的地方,心有余悸地看着我嗫嚅道:“亲爱的瑟肯大哥……你……你的手太恐怖了!我真想不到,你的体力竟然那么好!你知不知道,你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射了七次耶,结果你现在还想要再来一次?我……我真的不行了,求你饶过我吧……”

    “艾曼妞宝贝,别这样嘛!我们昨天不是玩得很开心吗?”

    没想到她却不以为然道:“开心?瑟肯大哥,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吧?我现在真的好后悔,昨晚怎么会遇上你这个传说中的煞星。你看……”

    她指着自己因过度高潮后瘫软无力、不听使唤,正微微发颤的修长美腿。

    看到她狼狈的模样,我挠挠头,带着虚假的歉意说道:“呃……对不起,因为你实在太漂亮,所以我忍不住想多跟你来几次?!?br />
    这时艾曼妞以哀怨的眼神看着我道:“瑟肯大哥,不管怎么说,我再也不愿跟你发生关系!如果你打算藉此收回昨晚的过夜费,我可以马上还给你,只要你现在离开这里就好?!?br />
    “不行!”

    我立刻严词拒绝道:“你难道忘了“嫖妓守则”里最大的禁忌就是:白嫖的男人不但会阳萎,更有可能因此倒楣长达七年耶!”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说到最后,她已经带着泫然欲泣的哽咽哭腔。

    老实说,我嫖妓的经验丰富到能够出一本《极乐瓦兹之嫖妓指南》所以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被她装出来的可怜模样给骗了?

    假如我动了恻隐之心,说出“那么今天到这里为止就好”之类的傻话,那我才是不折不扣的冤大头。

    看穿了她的把戏,我不但漠视她泛着泪光的明眸,还特地指着胯下高耸挺立的龙枪淫笑道:“嘿嘿嘿……宝贝,你看到它现在的样子,应该晓得要做什么吧。嗯……看在你昨晚让我尽兴的份上,我这次允许你用嘴帮我解决就好了?!?br />
    “真的吗?”

    女孩半信半疑道。

    为了下半身的幸福着想,我当下右手四指朝天,左手平举胸前,以一副信誓旦旦的严肃神情道:“我──瑟肯·比格向你保证,这次做完马上走人!”

    艾曼妞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点头道:“好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的手不能碰我身体?!?br />
    “没问题!宝贝,快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试试你那张“吸精樱唇”的精湛技巧了?!?br />
    既然我已经答应她提出的条件,所以无论她内心再怎么不愿意,表面上仍必须遵守客户至上的准则,为我提供最贴心的服务。

    这时她战战兢兢地走回床上,脸上彷佛浮现出“戒慎恐惧”的字眼,缓缓伸出玉手,握住我火烫坚硬的龙枪,动作轻柔地上下套弄着。

    我感觉她手上时轻时重的力道,宛若一张灵活的小嘴,带着挑逗意味吸吮我坚挺的龙身;而玉手纤细滑嫩的肌肤,彷佛女性下体神秘的膣壁绉褶,给我一种交合般的舒爽快感错觉。

    “喔!宝贝……真爽!”

    我半眯着眼,打从内心发出由衷的赞叹。

    不仅如此,我还将双手枕在后脑勺,故意表现出一副“无害”的君子模样,她才逐渐卸下心防,张开小巧的檀口,舔弄我敏感的龙头。

    我看得出她正强打起精神,运用起生平所学的必杀“口技”趴在我两腿之间“埋头苦干”她这么卖力的目的,不外乎想快点浇息我体内过于旺盛的欲火,然后迅速打发我离开。

    可是她大概没想到,早已身经百战的我,根本不把这些雕虫小技看在眼里。

    也因此,无论她用“吹、含、吸、舔、抠”或者“捏、揉、转、拂、扫”这些一般嫖客根本撑不过五招的必杀技,一股脑全用在我身上时,却没有出现她预想中的效果。

    她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努力,我暗紫红的龙枪依然昂首上翘,完全没有喷发的迹象;但女孩的嘴,却因过度张开运动,引发痉挛似的抽搐。

    终于,女孩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吐出沾染着甘甜津夜,呈现晶莹光亮色泽的阳物,神色萎靡地坐在床上,揉着发酸的脸颊向我讨饶。

    “瑟肯大哥,求求你快点射出来,这样对彼此都好嘛!”

    直到这时,我才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道:“宝贝,你累了吗?”

    艾曼妞先是点点头,但骤然想起什么似地,露出惊恐的神情对着我猛摇头,并飞快地转过身!

    只可惜她还来不及跳下床,那柔弱的赤裸娇躯,已经被从她背后袭来的大手拦腰一抱!

    接下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个小房间立即响起了,掺杂着兴奋与痛苦的尖锐呻吟。

    我这双能让女人欲仙欲死的手指,已经开始轻柔地弹、点、拂、扫她每一寸雪白滑嫩的肌肤;过没多久,她原本双腿紧夹的秘缝,竟不由自主地再度流出情欲的津液。

    她大概想不到,自己双腿之间那道原本应该早已淫水流尽,呈现干涸状态的幽谷秘缝,此刻却有如枯井逢甘霖般,再度引出透明的水渍。

    “不要呀……啊……救命呀……喔……”

    “宝贝,你说话口不对心喔!你看……”

    我特意从她胯下捞起那滩,达到高潮后激射而出的淫液,然后在她面前将我的食中指缓缓分开,拉出一条粘稠不断的丝线,示意她观看自己淫靡的证据。

    “别……好羞人呀……”

    她半眯着眼,并急欲推开我逐渐迫近的大手,以掩饰内心被撩起的盎然春意。

    “嘿嘿嘿,宝贝,别害羞嘛……”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