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体育11选五遗漏:奥法重生

    点击: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科兰堡图书馆》管理员,大破灭之中被冰封的[双魂者]珈蓝,在[书籍莱安]的月光照耀下,意外的从[寒冰灵柩]之中复苏了!
    “这位女同学,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星辰大陆?不是科瓦雷大陆吗?”
    “那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代?[天启1714年]?不是[曙光2014年]吗?”
    “咦?女同学你也是一位奥法师么?你是魔法师?那是什么?”
    “什么?火系魔法师?金系、木系……?这不是[塑能系]-[元素子学派]么?防护系、咒法系……那里去了?”
    “天??!刚才跑过去的那个会冒烟的构装体是什么?地精蒸汽机车?难道古代的高等地精文明复苏了么?”
    好吧,珈蓝发现自己所知道的世界,已经在大破灭之中被埋葬到地下……等会!那岂不是说各国的金精矿、秘银坑、皇室宝库……还有传说中巨龙秘藏都成了无主之物?

    第一卷 来自一千七百年前的男人

    第1章 科魔大学的恐怖传说

    白日的喧嚣正从[科兰邦]的大地上褪去,[书籍莱安]淡蓝色的月光温柔的抚慰着《科兰邦公立魔法大学》静寂的校园,除了一些充当教职员办公场所的古堡之中,还闪烁着或明或暗的魔法灯光,这座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院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以下《科兰邦公立魔法大学》简称《科魔大学》。)

    一名巡夜人手中的牛眼提灯浑黄的光芒,在学院大博物馆的楼道间,漫不经心的来回扫荡,嘴里不时嘟囔的抱怨着什么,显然是对临时增加的巡夜任务十分的不满。

    半个月前,《科魔大学》的考古系师生,从[星辰大陆]南方,[吉拉哥洲]的[科兰邦],临海的[海墙山脉]山脚下,著名的古代[科兰堡]遗址中,发现并开启了一处密室,发掘出了一块[曙光时代]遗留下来的[恒冰],里面隐约冰封着一只看不清形体的古代类人生物,这一发现顿时轰动了整个[星辰大陆]的学术界。

    由于以现今的魔法技术,还无法确保强行融化[恒冰]后,是否能够阻止这只被冰封的古代类人生物的遗体急速腐坏,所以暂且将之安置在了《科魔大学》的古代文物大博物馆中,等待[星辰大陆]七大洲的学者们赶来共同参与研究后再做处理。

    这一决定,却给《科魔大学》的可怜巡夜人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学院安保部不得不紧急制定了一份巡守计划,彻夜交叉巡查,以确保这块珍贵古代[恒冰]的安全。

    可是领着微薄薪水的巡夜人们无法理解,有谁会对一块长五米,宽四米,厚三米的大冰块感兴趣?

    好吧,就算有那个笨贼对这大冰块充满了好奇,可他要怎么将这块重达几十吨的大家伙搬走?

    也只有那些整天待在实验室或是图书馆里的疯子,才会觉得这块大冰块是贵重的珍宝吧?

    就算有好奇心强的学生,想弄一点冰块回去做一碗古代刨冰尝尝,可这块叫做[恒冰]的东西,据说比钢铁还要坚硬,不要说用刨冰机刨下冰渣来了,就是拿最锋利的刀具来进行切割,也无法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有什么必要安排这么多人来?;に陌踩??

    当然,校方的高层领导,是不会理解巡夜人们郁闷的心情的,似乎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校方对此次学术交流会的重视,昭显出对七大洲各大名校学者的尊重。

    “该死的,明天可就是秋季主月[书籍莱安]升起的第十五天,《科魔大学》建校两百周年学园祭,山姆大爷还得去搭建舞台、清扫礼堂、布置会场……有好多好多活儿要干,现在却让可怜的山姆在这里?;ふ饪榇蟊??”

    巡夜人生气的抱怨着:“山姆大爷明天一定要向这些该死的官僚辞职,拿着耗子的薪水,却让我干蛮牛的活儿……呃,或许应该等到月底发薪的时候再辞职?现在去,那些剥削者一定会扣掉山姆大爷这半个月的薪水……这次山姆大爷一定要辞职,谁也拦不住我!”

    山姆一边断断续续的念叨着已经念叨了十几年的决定,一边将牛眼提灯往那块大冰块上扫了扫,雪白中透着蔚蓝的[恒冰]在灯光的照耀下美丽的无以复加,像一块宝石般折射出炫目的光芒来。

    可是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它只是一块冰块而已,如果是宝石,也许山姆还能偷偷敲下一小块来,到葛朗西老头那里去换上几枚银吉姆,好好到[渔人新娘]去畅饮几杯没有掺太多海水的咸麦藻酒。

    “嘀嗒!嘀嗒!嘀嗒……”

    一阵若有若无的细微声响,在大博物馆空旷的空间之中回荡,顿时打断了山姆的唠叨,他停下脚步,疑惑的侧耳倾听了一会,自嘲的摇了摇头,准备离开这座摆放了各种古怪物品,看上去有些阴森恐怖的地方。

    “嘀嗒!嘀嗒!嘀嗒……”

    山姆的脚步再度定住,他猛的回身用牛眼提灯照去,大声喝问:“是谁在那?出来!臭小子们!博物馆可不是你们玩练胆游戏的地方!”

    可是空无一物的博物馆里什么也没有出现,墙壁上悬挂的古代肖像油画里的人物,似乎正在用它们死人一般的阴森笑容,嘲讽山姆的大惊小怪。

    “咕噜……”

    山姆有些惊恐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手中的提灯慌乱的四下晃动,每一座有历史的学院都会有其专属的恐怖传说,《科魔大学》自然也不例外。

    例如隔壁大图书馆里的午夜学者、大礼堂的亡魂派对、解剖实验室的滴血手术台、鉴定系二楼东头女厕所的学号1683男学员,还有学院中那颗据说有一千年历史的泡桐树上悬挂的二十三个殉情幽魂……

    什么?

    你问“殉情”这种情侣之间的游戏为什么会出现单数?

    听说是因为一名亡灵系女学徒,干掉了玩弄并抛弃她的学长和插足的情敌,并把他们挂在了泡桐树上,然后顺便用一根棺材钉和自己的舌头把自己也悬挂了上去……亡灵才知道她怎么在悬空的状态下,在自己的舌头上钉上棺材钉把自己吊死的!

    好吧,这不重要……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仿佛鲜血溅落的声音越来越快,渲染出一丝死亡的气氛,惊恐的山姆不断告诉自己那些只是虚假的传说,但是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各种恐怖的画面,颤抖的手导致牛眼提灯的光芒乱晃,不经意间扫过了那块恒冰,幽蓝色的冰面上一张模糊的人脸一闪而过!

    “啊……”

    山姆用出生以来最大的肺活量撕心裂肺的嚎叫了一声,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热乎乎的液体顿时湿润了他的裤裆,在大博物馆的黑白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了一滩抽象的痕迹。

    也不知是从那里浮现出来的勇气,山姆神勇的以四肢落地的姿势,用惊人的速度爬出了大博物馆,临走的时候还没有忘记拖走那只能够给他带来一丝丝安全感的牛眼提灯。

    连滚带爬逃出了大博物馆的山姆,只觉得那个血液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始终回荡在自己耳边,好像就在自己身后,而且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吓破了胆的山姆凄厉的惨叫着,发疯的奔跑在空旷的校园中,呼唤着其他的巡夜人同伴来搭救自己,可是理论上应该足足有十几人的巡夜队伍,却一个人都不见踪影!

    “他们一定是被恒冰幽灵杀死吃掉了!只剩下我……只剩下我……”

    最后一丝理智崩溃了的神勇山姆,一路狂奔的逃离了学院,据说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第二天,当巡夜中途溜号睡觉去了的其他巡夜人们得知这个消息时,一对在校园中幽会的小情侣,脸色发青的声称他们昨晚在大博物馆附近,“亲眼目睹”了一只“独眼哀嚎女妖”吃掉了巡夜人山姆!

    并且这对亲眼目睹“案发现场”的小情侣,绘声绘色的描述了“独眼哀嚎女妖”模样,她的脸上长了一只像牛眼提灯灯罩那么巨大的眼珠,而且还会射出能融化人体的死亡之光!

    令人震惊的是,那块珍贵的[恒冰]一夜之间不翼而飞,并且在大博物馆的地面上找到了一滩液体,经过炼金系教授的化验,发现的确来自于那名叫山姆的巡夜人!

    这似乎应征了那对小情侣的言辞,他们甚至推断,那只突然出现的“独眼哀嚎女妖”,肯定是被冰封在那块[恒冰]之中的古代不知名类人生物,在半夜的时候逃离了[恒冰]的禁锢,吃掉了可怜的巡夜人!

    一名微不足道的低贱巡夜人,还不足以引起校方的同情,但是准备借建校两百周年学园祭的机会,召开的七大洲魔法学术研讨会,却因为重要古代文物[恒冰]的失踪而夭折,这简直就是《科魔大学》建校以来最大的耻辱!

    为了掩盖掉这个耻辱,校方不得不紧急做出了处理,一边修改了研讨会主内容,更改为《古科兰堡探索及文献整理》,一边对那两名目击者进行了封口处理,同时严重处罚了学院安保部,解除了利用职权往安保部安置亲戚的安保部长职务。

    所谓的“封口处理”当然不是校方丧心病狂的进行了杀人灭口,因为在不久之后,《科魔大学》的学生们之中,悄然流传起了一个新的恐怖传说:大博物馆的哀嚎女妖……

    而在这件恐怖传说的背后,没人知道的是,就在可怜的山姆逃走之后,一道从大博物馆天窗照射下来的月光,正好落在了那块[恒冰]上!

    理论上万年不化的[恒冰],却在[天启历1714年]秋季主月[书籍莱安],那淡蓝色清冷的月光照耀下,开始迅速的融化,那可怕的“嘀嗒”声,正是被搁置在展示台上的[恒冰]融化后流淌下来的冰水。

    第2章 书籍莱安的眷顾

    珈蓝能感觉到源自[书籍莱安]的奥能潮汐正在体内磅礴的涌动,这让他阴冷而僵化的躯体,逐渐从沉睡中醒来。

    缓缓睁开眼睛,黑宝石一般的双眼闪过一抹淡蓝色的光辉,珈蓝慢慢的爬了起来,全身仿佛灰骨骷髅似的“嘁哩喀喳”响个不停。

    活动了下僵化的脖子,骨节发出“咔吧!咔吧!”的脆响,珈蓝舒爽的轻轻哼了一声。

    [这是哪里?]

    有些茫然的打量着四周,记忆中熟悉的书架变成了堆满各种“杂物”的置物架,似乎连屋子的空间格局也变的也不太一样了。

    [我不是在阅览室整理书架么?]

    珈蓝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记忆渐渐复苏,他突然惊觉过来,不由张开嘴惊呼,但嗓子里只发出了一声低哑的“呃……”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