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黑魔公主除灵异志

    点击:
    回到阔别已久的张家古宅,她的女主人居然换成了小灵的妹妹小仙进驻。这个年龄只有十三岁,外表看起来却只有十岁的小女孩,居然威胁我去帮她拯救一个吸血鬼。天??!我有没有听错,是吸血鬼噎!

    第一集难得趁着放假时回家一趟,家里缺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其实仔细想想也是理所当然,因为我是独生子嘛。

    除非我老爸老妈有外遇,或者替我添个弟弟妹妹,要不然如果还有别人的话,那恐怕不是我老眼昏花,就是我见鬼了吧。

    老实说,自从我有记忆以来,似乎就对父母的印象不大深刻。老爸老妈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勾当,几乎很少住在国内。

    就算偶尔回国的时候,也从不结伴通行,每次都是互相轮流回来探望我。

    真正最有印象的,反而是从小带大我的保姆张妈,还有年纪已经快要七十好几的老管家赵伯,两人在照料着我的起居生活。

    只不过,我这样一讲可能会造成某些错觉,让大家误以为我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

    但这绝对是个天大误会,因为真正要形容起来,我比较像是那种可怜孤儿,由于爹娘不爱,所以只好将我丢给别人照顾。

    这么一讲的话,那还挺符合当初某人替我做过的断言,也就是我天生戴着霉运。

    当然,倒霉的程度也有分很多种,大者例如国破家亡、妻离子散;中者例如人财两失、事业衰败;小的就更不必提了,举凡跌跤、掉钱、出车祸等等芝麻小事,大概通通都可以归属此类。

    但是,有别于以上三项,最可怕者应该莫过于跟地狱的煞星有所牵连。

    因为当不幸的星座笼罩在头上散发光芒之时,便注定你的人生命运已经开始朝向阴暗不幸的道路前进,而且那个终点站的名称叫做——地狱。

    放着还有好几天的连续假期不过,自找麻烦的我,竟然提起回到张家宅院的门口。虽然才离开几个星期不到,但在我的感觉来讲,却仿佛经过漫长的冬季一样。

    如果遭受诅咒的鬼屋,在寻找可怜的牺牲者,似乎不管我距离得多遥远,恶魔的触手仍旧会将我召唤回来。

    难道是一旦过惯惊险刺激、心惊胆跳的冒险生涯之后,就注定我的人生命运,已经无法回到宁静安稳的日常生活?

    带着感慨的心情,我站在由红砖灰瓦堆砌而成的外院门口,试着重新回顾对它的记忆。

    这间辽阔的张家老屋从外表看来,虽然是一栋充满了古色古香的三合院建筑,寻常人只要望上一眼,便会激发起对早期社会的古朴风情。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幻觉。

    因为只要仔细一看就会轻易发现,屋顶上空还飘荡着阵阵邪气,所以这栋老屋的真正身份,其实是窝藏着魔界女王的地狱魔宫。

    它现任的女主人姓张名小灵,是个满手血腥、视财如命、凶狠毒辣,堪称是从魔界跑到人间作乱的暴力女王。

    除灵协会虽然一直致力于消灭国内的妖魔鬼怪,却一直疏忽了最可怕的妖怪,其实就是隐藏在组织中的这个恐怖女人。

    天使般清纯可爱的绝世脸孔,以及魔鬼般曼妙无比的诱人身材,她凭借的就是这两样超级武器。

    这个外号驱妖娘娘的美少女,表面上是从事打击妖魔鬼怪的工作没错,但背地里却干起恐吓勒索、吸人鲜血的不法勾当。

    任何想要委托她除灵的人,都会被狠狠敲上一笔,最后再以跛脚的可怜命运收场。

    “你可以得罪神佛,也可以得罪恶魔,但千千万万就是不要得罪这个女人?!?br />
    这句话是我流尽鲜血、以身尝试之后,得来不易的惨痛教训。

    因为一旦得罪张小灵的下场,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十八层地狱,这女人照样会追杀到底,再把你揪出来奉还上十倍报复。

    一边联想着无意义的开场白,在踏进大门之前,我先伸手在旁边耸立的石狮身上拍了两下,算是打声招呼。

    这是由于小灵以前养的小狗——英雄,在死掉之后灵魂没有升天,反而俯身在石狮身上,变成所谓的守护灵,具有防止秽物及不法之徒入侵的结界功能。

    因此,不先跟它打声招呼的话,怕它又会不认识我,将我阻挡在外。家里有了这么好用的防御系统,只怕连警卫或是保全,大概都可以省略下来不必请了吧。

    回到家以后,我直直朝我的房间走去,原本打算先安置一下行李,再坐下休息。没想到一进房后缺忽然发现,我的床上居然有一个娇小的人影,正躺着那里沉沉酣睡。

    我好奇凑过去一瞧,那个娇小的人影竟然是小灵。

    只不过她现在的体型,不知为何又倒退回小孩子的模样,整个人大约只有剩下十、十一岁左右的年纪,外面看起来非常美丽又无比稚气。

    更夸张的是,她背后那头黑色长发,还刻意梳成卷卷的公主头,身上则穿着一袭深黑色的哥德式少女服饰,也就是俗称的GOTHIC&LOLITA,简称GOTH-LOLI的风格服装。

    那是一种在COSPLAY的变装大会上,常??梢约降穆芾蚩钍揭路?,上面有着呈现深色质感及简洁色调的严肃设计,衣服表面还缠满许多装饰用的复杂蕾丝及黑白缎带。

    这让她整个从外观看来,仿佛是一个制作精美的古典洋娃娃,让人看了会有一种冲动,忍不住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把玩一番。

    她好像不知道我回来了,仍旧睡得很沉,红润的小嘴还咬着右手的大拇指。而那张可爱稚气的脸庞则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正显示出一付天真无邪的睡容。

    尤其梦到高兴的地方,她那片小小柔软的胸脯,还会随着笑意上下起伏,给人一股非常有趣的感觉。

    老实说,面对这种诡异情形,我个人到是感到相当讶异,因为她前一阵子虽然中过一种奇怪的降头,会让人逐渐变年轻然后返老还童,最后从世上消失无踪。

    可是,我明明记得那个降头已经破解掉了啊,为何现在又会再次发作了呢?难道是当初破解得不够彻底吗?

    不管原因如何,这种恶毒的降头每隔一个小时,就会让人倒退回一岁。因此,我必须赶快把握时间,将灵气注进她的身体,好让她恢复原先的少女外貌。

    对于这种事情,一开始当然不能够硬来,因为小灵的身体已经退化成小女孩了,所以必须先做好准备运动,才能够将充满灵气的“高蛋白营养针”注入。

    我先悄悄掀开她的裙子,只见她纤细修长的双腿上,还穿着一抹白色的连身丝袜。那美好的曲线一直延伸到饱满隆起的光滑耻丘,凑近一看,宛如一座雪白山峰,非常引人遐思。

    我先伸出手指,试着在她下缘外的光洁丝袜上一阵游走;受到那股瘙痒刺激,小灵马上忍不住摩擦起双腿,还发出阵阵可爱又清脆的呻吟声。

    她的身体虽然变小了,但敏感度却也相对变得老实,我才这样作弄一会儿之后,变看到她白色丝袜的下缘,隐隐渗透出一层粘稠湿润。

    我知道时机成熟,便微笑着帮她将丝袜和小内裤褪到膝盖旁边,露出她那片可爱娇嫩的雪白花园。在那快光溜溜的小小耻丘上,一条粉红色的细小肉缝立刻呈现在我面前一览无遗。

    从那片充满禁忌的花园细缝当中,我似乎可以感觉得到,里头正散发出一股诱惑人心的欲望香气,正等着我用浓稠的营养液来加以灌溉。

    紧接着,当我打算将粗大的针筒伸进她光洁狭小的洞口时,好死不死,小灵却突然清醒过来。

    我心里一惊,立刻打算夺门而逃。因为以那小鬼的脾气,她接下来大概会将我狠狠海扁一顿,然后让我血流满面,抽出不止地趴在地上痛哭求饶。

    但出人意料之外的,小灵只是无言直视着我,同时还用淡漠的声音向我问说:“……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呃!我……我是李部啊,你是降头发过头,忘记我了吗?”

    “……原来你就是李部啊,能不能借我一根头发?!?br />
    小灵半眯着眼,冷冷地说着,随即从我头上扯下一根长长头发,然后将它塞进一个奇怪的布偶当中。

    接着,只见她将布偶反手一转,我立刻凭空摔了个倒栽葱,脑袋重重撞在地板上面,差点痛得我脑门开花。

    但小灵好像还不过瘾,再来又是反方向一掷,我马上双脚平贴在地板像在滑雪,整个人呈大字型向前冲刺,最后撞在旁边的水泥墙上,鼻子还流出了两道鲜血。

    小灵这次的法术非常怪异,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莫非这就是她修行后的成果?如果真是那样,那也未免太可怕了吧结果这样几次下来,几乎快整掉我半条老命,等到她最后过足了瘾,总算愿意松手的时候,我已经被折磨得快不成人形了。

    “够了!小灵……饶……饶了我吧……”我忍不住跪在地上,发出痛哭哀号的求救声音。

    “你说什么?小灵?”她听了却摇着可爱的小脑袋,神色淡漠地说:“你搞错了!我不是小灵,我是她妹妹,我的名字叫做小仙?!?br />
    “什么!你……你是小仙!”

    我惊讶地大叫,同时心里庆幸,还好刚才那剂“高蛋白营养针”没有真的打下去,要不然现在事情就大条了,恐怕跑到天涯海角都铁定完蛋。

    但她们两人不愧是亲生姐妹,在这个青涩时期的外表,几乎长地一模一样。不过,要是能够静下心来仔细分辨的话,似乎还是可以从她们两人身上,找出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例如,小灵的眉角是略微上扬,脸孔看起来像带着煞气,鼻子也比较高挺,表情不管任何时候都感觉非常骄傲。而小仙的眉尾则是逐渐稀疏,眼眸神色显得忧郁冷漠,表情就像对周遭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

    其实若按正常来讲,小灵老早就恢复原状了,所以外表会较为成熟好认,只是我误以为小仙是降头发作后变小的小灵,因此才会产生那么多的误会。

    但她们两姐妹在行事风格上,倒也是非常相似,也就是出手残忍。

    刚刚明明只要开口稍微解释一下,也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但她却偏偏要恶整我一番出足了气后,这才愿意表明身份。

    我望着小仙可爱稚气的脸庞,好奇地询问她今年几岁。

    哪知,她缺故意拐着弯回答我说:“再过二个月又零三天,我就满十四岁了!”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