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排列五500期连线走势图:执爱不悟

    点击:
    她是被婚姻背叛的年轻女子,家中有重病在床的弟弟。
    他是权势裹身的医药大亨,家中有无法生育的妻子。
    冥冥中的安排,相遇再相知,渐渐情难自抑。
    她一次次向他表白心迹,他却一次次拒绝回应。
    除夕雪夜,她借着酒劲闯入他怀里。
    “乔安明,我只要一夜,一夜可不可以?”
    “不可以,这不是游戏!相信我,酒醒后你会庆幸我没有碰你!”
    “你是这么想的?好,那我们试试……”
    她在心里跟魔鬼做交易,她愿意用这一夜去换一世,
    可惜她终究高估自己,有些东西,一旦交出去,便无法再赎回。
    只是她却不知,这个男人早已对她上瘾……

    隐忍大叔VS小妖精的故事,爆发之后的爱念一发而不可收拾!
    ——————————————————————————————————
    我不喝酒,不抽烟,连咖啡都很少喝,所有可能让我上瘾的东西,我都不碰,可唯碰了杜箬!
    她如一剂慢性毒药,渗入骨髓,让我再难戒掉!

    ☆、001 激烈奋战

    都说杜箬长了一副天使的面孔,妖精的灵魂,这种女人,注定没人疼!

    杜箬开门,眼前一片香艳场景,高跟鞋,丝袜,和领带散了一地,像扫荡过后的战场,从玄关一直蔓延到房门口。

    虚掩的卧室里有低吟声传出:“浩,嗯…你轻…轻点……啊…”

    杜箬不禁眉头一挑,舌头伸出来轻抵前唇莞尔一笑:“哇欧,想不到姜浩这厮这么勇猛?!?br />
    随即将行李箱竖在门口,推开卧室虚掩的房门走进去……

    床上两具交缠的身体正奋力激战,听到脚步声都抬头看了一眼,一下子就天下大乱。

    徐晓雅推开身上的姜浩,胡乱拉了被子盖住自己,而姜浩被徐晓雅一推,整个人咕噜滚到了地板上,两人都惊魂未定,脸上还带着激战遗留的红晕。

    杜箬觉得,那场景是她活到25岁见过的最滑稽,最刺激的场景,若她不是姜浩的妻子,按她的性子她肯定能当场就笑喷过去,可是现在不行,目睹自己的丈夫当面偷.腥,她得摆出架势。

    姜浩定定神,冲杜箬吼:“你进来怎么不敲房门?”

    杜箬却不恼,气定神闲地走到床前娇滴滴回答:“亲爱的,这是我家,我进自己的卧室还需要敲门吗?”

    “你…”姜浩面如菜色,你了半天一个字也讲不出来,只能缩着身体爬到床上杀气腾腾地看着床前的杜箬。

    杜箬冷哼一声,打开床柜的抽屉拿了一份文件出来,床上两人见她那皮肉都笑着的神情,也摸不透她接下来会怎样,只是死死盯着不说话。

    杜箬却突然压低身体靠近姜浩的脸,嘴角上扬,形成一道好看的美人?。骸敖?,你白天拍她爹马屁,晚上还得伺候她,这日夜兼顾的,不亏是有志青年?!?br />
    姜浩刚见到杜箬的时候还有点心虚,因为毕竟被她抓奸在床,可现在见她这副嘲弄讥讽的样子心里就直泛堵。

    这天底下,当场抓到丈夫偷腥的妻子,估计也只有她杜箬一人可以做到如此镇定不怒。

    姜浩心里开始不舒服,带着一点男人偏执的骄傲和愚蠢的大男子主义,挥着手赶杜箬出去。

    “滚,滚出去…”

    “行,我就回来拿份文件,所以我现在麻溜地滚,你们继续,继续…”杜箬嗔笑着往外走,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恶作剧地补了一句:“别替她遮了,充其量不过B CUP,亏你看得上,真是难为了?!?br />
    徐晓雅一时没听明白,待反应过来立刻气得七窍都冒烟!

    “杜箬,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姜浩操了手边的闹钟朝她砸过来,杜箬敏捷地向后跳了几步,躲闪着跑了出去。

    一阵轻狂的笑骂声随着她飘走的身影滞留在空气里:“姜副职,您费力,我替您把门关好…”

    “滚,滚……”

    又有重物砸过来,撞在门上又很快落于地板上,随着门外一阵脆烈的关门声,这栋公寓重新归于平静。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杜箬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姜浩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之前几次他们还不至于如此嚣张,只是一起吃个饭,牵个手,可这一次,直接就被她抓奸在床。

    前两次,杜箬还会质问姜浩几声,背地里再暗自垂几滴泪,可是这一次,除了心里隐隐钝痛之外,似乎真的没有要哭的欲望。

    ☆、002 渐渐疏远

    杜箬与姜浩结婚两年,有过甜蜜期,但激情渐渐被生活的无奈和人性的自私所消磨,感情越来越淡,矛盾越来越多,最近半年更是冷战不断,慢慢的就疏远了。

    她也想过他们的婚姻会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没有想过最终导致裂痕的原因竟然是姜浩有了外遇。

    徐晓雅是区招商局局长的千金,姜浩为了自己的仕途与她接近,杜箬可以理解,但是她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何他要用他们的婚姻当筹码,是不是人性的贪欲真的可以抵消这么多年的感情?

    杜箬摇头,她不是不懂,这几年当医药销售,见惯太多权欲和利益的交易,所以她当然明白姜浩的心思,但是事情真的临到自己头上,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一个相恋四年,结婚两年的男人,一段跨越她整个青春岁月的感情,杜箬不禁嘲讽,婚姻算什么?不过是那张纸那本证书,感情算什么?

    白痴,感情算个P!

    杜箬憋着一口气拖着行李箱走进电梯,家有妖精,她没地方可以待,只能自己滚蛋!

    路上行人稀少,虽还未入冬,桐城已经降了第一场冷空气,就在杜箬拖着行李箱独自在街头闲逛的时候,死党郑小冉的电话却适时打过来。

    “杜箬,你出差回来没?”

    “刚回来,你在哪儿呢?那边怎么那么吵?”

    “一个学弟新开了间酒吧,今天试营业,所以找大伙出来乐乐,你也过来吧,反正那学弟你也认识?!?br />
    “有酒吗?”杜箬二话未问,只关心这一句。

    “丫的,酒吧不卖酒难道卖奶粉??!赶紧过来吧,帮你备着呢!”

    “行,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现在就过去?!倍朋杩嗌恍?,按了电话招手拦车。

    郑小冉发过来的地址是桐城有名的酒吧街,门口一溜豪车。

    杜箬看了眼自己身上黑漆漆的工作装,胸口还别着公司的胸牌,往酒吧门口一站俨然弃妇的模样,这等妆容,哪里好去见人!

    于是拖着行李箱往地下停车场走,在停车场转了一圈,最后在角落一辆黑色的宾利前停下。

    就这吧,宾利的车窗镜面够大,换衣服看得比较清楚,想着杜箬便开始一件件地脱身上的套装,很快就只剩胸/衣和底/裤……

    乔安明没来桐城之前就听说过这里的酒吧街生猛,艳遇,一/夜/情是天天上演的事,可是这当场脱衣服的戏码他还是有点扛不住,至少对他这种年纪的男人来说,是有些过了。

    他其实很少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只是客户盛情难却,他便只能过来玩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将手机落在包间,待上车之后才发现,于是叫司机小张折回去拿,他便独自一人坐在车后座等。

    就这么等的几分钟功夫,让他白白看了一场脱衣秀。

    车窗贴的是进口光膜,所以外面的人看不见车里,但车里的人却能将外面的事物一览无遗。

    女人的身材极好,皮肤白皙,即使在停车场黯淡的光线下也好像泛着一层细腻的光。

    评论到这,乔安明才觉悟自己是一个偷窥者,但他没有任何的局促与不安,只是用手指轻敲着膝盖,安静享受窗外的香艳景致。

    ☆、003 意犹未尽

    杜箬换好衣服还不忘在车窗上哈了一口气,用袖子擦了几下,硬是把车窗当了镜子,将脑后束成髻的头发散下来,五指随意在发间抓了几下,一头蓬松妖媚的头发便垂到了胸口,做完这一切,再从化妆包里掏出口红涂上,将脸贴近车窗,轻抿红唇,摆了一个迷人的笑容。

    那一笑,乔安明倒是看清楚了,是个美女,五官精致,且很年轻,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孩居然来这夜店做这种工作!

    乔安明坐在车里,看着她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冷眉不禁拧了起来,最后再看着杜箬拖着行李箱走出去的背影,才意识到心里有些失落,像是意犹未尽,心留余悸。

    待杜箬走远,乔安明才开了车门走出去,在车旁捡起了那枚很小的金属胸牌,他看到杜箬刚走过来的时候穿的是职业套装,所以这胸牌应该是她换衣服的时候掉下的吧。

    “同洲药业,杜箬……”他默念着胸牌上的名字,嘴角不自觉上扬,同洲药业他当然熟悉,因为正是刚被他收购的那家药企,世界真是小,他刚来桐城居然就碰到了即将成为他员工的女人!

    司机拿了手机过来,见乔安明站在车前。

    “小张,桐城的娱乐业这么兴旺,怎么夜店的小姐都是兼职?”

    “???乔总,您指的是,什么意思?”小张不明所以,愣愣地看着乔安明不知如何回答。

    “没事了,走吧?!鼻前裁髅菩α艘簧?,将那枚胸牌放进口袋,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杜箬拖着行李箱走出停车场,兜里的手机却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不禁秀眉微皱。

    “妈,我刚出差回来,小凡做手术的钱我在凑呢…姜浩啊…姜浩好歹也是个小官,待遇还不错,问他凑点应该还是能凑得出来的,你别急,我…我刚到家呢,先挂了,凑好钱给你电话……”

    杜箬一口气讲完,心虚得急忙按了挂机键。

    小凡是杜箬的弟弟,很小就得了白血病,这几年反复化疗,她所有的收入几乎都贴了娘家,但弟弟的身体依旧不见好,好不容易得到匹配的骨髓,所以手术迫在眉睫。

    至于手术费,保守估计是三十万,之前她也跟姜浩提过钱的事,当时被姜浩一口回绝,如今他佳人在怀,更不会管杜箬的死活。

    你大爷的,杜箬脑中又浮现姜浩和徐晓雅在床上的场景,恨骂一声,觉得夜里的风更加冷起来。

    因为是新开的酒吧,所以客人不是很多。

    杜箬直接去了包间,推开门就见郑小冉从人堆里跳出来冲她吼:“杜美人,你可算到了。怎么还拖着行李箱???直接从车站过来的?”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