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爱情这把刀

    点击:
    未婚夫意外死亡。
    唐惊程亲眼目睹偷情全过程和未婚夫血淋淋的尸体,因此患上植物性精神紊乱,时时会有过激举动。
    她带着未婚夫的骨灰去完成一个人的“蜜月”旅行。
    旅行途中邂逅一陌生男子。
    为报复未婚夫偷情,她借酒劲主动献身陌生男子。
    一夜厮缠,他让她如愿以偿,她却失身失心。
    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她才知,陌生男子另有骇人身份,未婚夫的车祸也并非意外。
    种种牵扯和隐情,一切都成了迷局。
    他是下棋之人,她却只是局中一颗棋子。
    可惜棋局缜密,他算对了所有人和事,是否能够算对自己的心?

    001 亡魂,蜜月之旅

    惊程完成最后一件作品的时候云凌已经进入秋季,工作室门口的银杏树都黄了,叶子落了一地。

    她衔着烟站在阳台上,将已经关机数月的手机重新装上电池,一开机里面的未接电话和短信蜂拥而至,其中有个号码联系她最勤快。

    惊程大概点了点,在她与外界断绝联系的三个月里面,这个号码一共给她打了七百多通电话,发了将近四百条短信。

    短信内容大同小异,只是称谓上有些变化。

    比如:

    “师母,您别躲着了,躲也没有用,既然我已经怀了邱老师的孩子,那邱老师的遗产我肯定是要分的?!?br />
    “程姐,你这么一直躲着有意义吗我们见个面吧?!?br />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承认是我介入了你和邱老师的婚姻,可现在邱老师已经不在了,我肚子里的骨肉如今是邱家唯一的血脉”

    “唐惊程,有种你躲一辈子,不过等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你手里握的邱家遗产全得给我乖乖吐出来”

    惊程叼着半截烟索性一屁股坐到了阳台上,手机里的短信她逐条删除,足足删了一个多小时,天色渐暗的时候她接到虞欢喜打来的电话。

    “姑奶奶诶,您终于肯接我电话了你知不道我这几个月都快急死了,打你电话关机,去敲你工作室的门也没人应,怎么样作品都完成了吗下个月的展览没问题吧”作为经纪人和策展方的虞欢喜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惊程将烟掐在地上,不说话。

    虞欢喜听着她在电话那头轻微的呼吸声,叹一口气:“抱歉,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逼你,毕竟邱老师才去世三个月,可展览举办在即,我想邱老师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展览告吹对吧”

    “对”惊程终于冒了一点声音出来,“所以我熬了三个月把作品都完成了,接下来的事你来处理?!?br />
    “你呢你干嘛”

    “我要去趟云南腾冲?!?br />
    这是当初邱启冠承诺给她的蜜月之旅,说好结婚之后他会抽时间陪她出去玩一趟,如今虽然他人已不在世,甚至还无端冒了一个小三和私生子出来,可惊程还是想单独去完成这场承诺。

    “去旅行啊旅行好啊,这时候出去散散心对你的病也有好处?!庇莼断哺胶?,惊程冷笑一声,挂了电话。

    毫无准备,说走就走。

    第二天惊程便从云凌飞往昆明,隔日再坐大巴抵达腾冲。

    惊程的目的地是腾冲县的和顺古镇,古镇在山里,需要坐车绕一段山路。

    时近黄昏,惊程搭乘的那辆小巴在颠簸不平的山道上行驶着,一路车速很快,她坐在最后排只觉得胃里一阵阵恶心,只能拧了半片药吞下去。

    无奈药性来得没那么快,她至少还得忍受十分钟才能睡着,这会儿工夫对她来讲都是煎熬,于是便开了车窗让外头凛冽的山风钻进来。

    惊程恣意地朝窗外呼了一口气,正觉心口舒坦之时,旁边那女孩就不乐意了。

    “真讨厌,这么冷开什么窗”不由分说,“砰”地将车窗合了。

    惊程的呼吸仿佛一下子被人掐掉,她急迫地又去开窗,那女孩再关,如此反复了几次,女孩开始抱怨。

    “操,什么素质”声音挺大,摆明了就是骂给惊程听。

    惊程也不恼,笑滋滋地盯着她的腹胯看了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嗯,你拿什么操”,随之也“砰”一声,又将车窗堂而皇之地开了起来。

    外头的冷风飕飕往车里灌,那女孩就傻眼了,大概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毛病”女孩嘀咕一声,背了包从位置上往外挤,可由于座椅之间的间距太小,挤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惊程的包挤到了地上。

    女孩很不情愿地把包捡起来往椅子上一甩,“啪啪啪”几声,包里掉出来好几盒东西。

    可能是动静闹得太大了吧,前排游客都回头看她们,自然也看到了掉在地上的东西。

    花花绿绿,大概有五六盒,都是不同牌子和尺寸的避孕套。

    002 冷漠,令人发指

    这下女孩可彻底傻眼了,脸涨得通红,闷头就溜了。

    惊程却丝毫不在意,慢悠悠地弯下腰去捡避孕套。

    车厢里开始传出议论声,这也正常,一个独自出游的女人,行李里却装了这么多避孕套,怎么可能不令人遐想。

    这么一来坐惊程斜对面睡了一路的男人也醒了,他将二郎腿放下去,睁眼刚好看到惊程将最后两盒套子装进包里。

    众目睽睽之下,她捡避孕套的表情寡淡得令人发指。

    惊程捡完后重新在椅子上坐好,迷迷糊糊间只觉山风刮脸,小巴拐了个弯,夕阳的光线突然刺眼起来。

    她的眼睛忍受不了强光,睁睁合合,睫毛随着车速颠啊颠,竟就那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只是梦里仍旧不太平,还是那副老场景,在某个瓢泼大雨的夜里,自己站在一辆车子外面,里头座椅上跪着两具交缠的身体,女人的手掌被摁在玻璃上,指腹变形泛出青白,骨节分明,像是痛到极致时的无声嘶喊。

    惊程跑过去用力拍车窗,可是里面的人不愿意停,一切还在继续,车身颠震,越发激烈,她哭喊着去拉车门,门从里面被锁上了,任凭她怎么拉都拉不开。

    就在绝望之时梦里的画面突然一转,车门被她拉开了,视线里却是漫天漫地的血

    惊程记得那场雨下了整整三天。

    “邱启冠”她一下子被吓醒了,睁开眼看到窗外连绵的山峰,这才察觉出自己又做了噩梦,汗津津的身子

    虚脱了似的瘫在椅子上,却听到一窜剧烈声响,像是重物滚落悬崖,带着一大片山石一同翻滚下去。

    小巴急促又拉长的刹车声随之响了起来,惊程的身子因为惯性被猛烈甩出去,额头磕到前排椅子上。

    这回是彻底醒了。

    她捂着被磕疼的额头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只听到车里有游客喊:“出车祸啦前面那辆大巴侧翻了”

    一时之间车里炸开了锅,一大波游客开始往外涌。

    “快去看看”都是一群准备下车看热闹的人,惊程也跟着去了,不过她没看热闹的心情,只是不想独自呆在车里而已。

    至于她是如何被人群推搡着走到崖边的,她自己也不清楚,只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山路底下大约三四米的地方是一片乱石堆砌的山腰子,大巴侧翻滚到那上面,车身旁边都是一同滚下来的山石,窗玻璃被砸开了,有受伤的游客血淋淋地从里面爬出来这是惊程站在崖边看到的场景,眼里一片血光,脑中又浮现出那个雨夜的画面。

    一时之间半山腰上全是哭喊和嚎叫声,刚才还很清透的山涧空气很快染了血腥气。

    “能不能搭把手”混乱间惊程听到似乎有人在跟她说话,声音还挺好听,磁性干脆,总算把她从呆滞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说话的男人便是刚才坐惊程斜对面的那位,此时他正挂在崖壁上,用劲顶着一个伤者往上托。

    惊程那时就站在崖边,感觉自己的脚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

    “啊”她潜意识地叫出声,往后缩了半步,这才看到鞋面上摁了一个血手印。

    “姑娘,愣着干嘛,拉他一把啊”

    磁性声音的男主人又将满脸血糊糊的伤者往上抬了抬,而伤者的手已经死死缠上惊程的脚踝

    003 车祸,血管被割开

    惊程只觉胃里狂恶心,整个人像是一下子扎进了冰水里,她不敢再去看伤者的脸,视线偏了一下,却刚好看到崖壁上沾的粘稠血浆正沿着石头缝往下淌,鲜红的液体被夕阳照得越发透亮。

    “我快顶不住了,你倒是拉一把呀”底下托着的男人又嚷了一声,惊程身子一抖,居然真鬼使神差地把那伤者从崖上拉了上来。

    拉上来的伤者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濒临休克,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了惊程身上,好在托他的那男人很快从崖边爬了上来,将伤者平躺放到路边。

    惊程整个人已经处于一种游离状态,傻愣愣地看着那伤者的一侧脖子。

    脖子上老大一条被划拉开的血口子,皮肉外翻,此时正突突往外冒着血,就这一小会儿功夫脖子和衣服上已经糊了一大片。

    “翻车的时候玻璃割到了血管,得赶紧给他包扎一下?!蹦腥硕紫氯ゲ榭瓷丝?,语气平稳,似乎这血糊糊的模样对他丝毫构不成影响。

    可怜惊程已经面色惨淡,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客气地把她拽下去。

    惊程整个人一个踉跄,几乎是半跪到伤者身旁。

    “你还有气儿吗有气儿的话给我捂着,我去车里拿药包?!?br />
    一时半会儿惊程没听懂他的意思。

    那男人见惊程估计是吓傻了,也顾不上太多,一把抓过她的手直接按到了伤者的脖子上,就是那块被玻璃割得皮肉外翻的地方。

    “这边过去一点就是颈动脉了,好姑娘你振作一点,给我捂着,捂紧这是救人命你知道吗”男人的声音平稳中带着一点威慑力,沾着血的宽厚手掌盖在惊程的手背上,死死抓着她的五指往伤口上扣。

    惊程能够感觉到自己掌下一**猩热的血正往外涌,穿过她的手指缝溢出来

    她的思绪在那会儿是完全断片的,唯独记得自己抬头看了那男人一眼,夕阳的余晖在那一秒似乎变得更加刺眼,惊程微微眯着眼睛,看到那男人肃挺的眉峰和轮廓刚毅的下巴。

    “好样的,我去车里拿药包,就这样摁住不能松”男人突然起身走了,把惊程一个人撂下捂住那条血口子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