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高频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玫瑰烟斗

    点击:
    这是一群单身女性的无规则人生游戏,她们的爱恨情仇被欲望与疾病缠绕, 在心灵与肉体坠入深渊时的绝望挣扎,在放纵幽闭中无法打捞的汹涌情潮…

    第一章:月光,水一样流进梦境(1)



    “阿??!阿??!”

    阿俊浑身是血、血肉模糊,我拼命想抓住他。他满脸泪水,用无奈又无助的眼神远远望着我。我像疯了一样,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试图把他留下来。而他的身体,却慢慢飘去,
    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的泪,满头的汗,又是同一个梦。自从我亲爱的阿俊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就经常以这种可怕的方式在梦里与他相见。

    我小心翼翼地把脖子上的吊坠项链摘下来,轻轻握在手心里??醋耪馓跸盍?,我仿佛又看见了阿俊,仿佛听见他对我说:小朔,烟斗代表我,玫瑰花代表你,两样融为一体,喻指你我生死相依。

    ……

    “阿俊,你知道不知道我好想你?我一直在我们的家里等着你,等着你回来娶我。求你,快点回来吧!”

    房间里一片漆黑,犹如我的黑夜一般的世界。我对着黑夜,哭泣、祈求。然而,我听不到阿俊的任何声音,只有我的低声饮泣和喃喃自语像空气一样,在这漆黑的房间里轻轻飘浮。

    我打开床头灯,我跟阿俊那张巨幅结婚照赫然呈现在我的眼前。照片上的阿俊西装革履,帅气俊朗,正用他那迷人的微笑深情地望着我;我身穿白色婚纱,脉脉含情,羞涩地避开阿俊的目光。

    我仿佛听见阿俊对我说:“小朔,我们结婚吧。你将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爱人,也将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br />
    看着照片,我再次泪眼朦胧。阿俊,我愿意嫁给你,愿意做你一生一世的爱人??墒?,可是你在哪儿?你怎么忍得下心把我一个人丢下、说走就走了呢?

    阿俊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依旧用他那迷人的微笑深情地望着我。我下意识地紧紧握住这条吊坠项链,犹如紧紧抓住阿俊。

    我想从床上起来,可两条腿却疼得我几乎动不了。这种痛已经有几年的病史了,但只是偶尔轻微的疼。医生说,可能我在某次剧烈运动后臀部软组织受损所致,给我开了一些药,说是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现在怎么会突然疼痛加重?我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床上下来,倒了杯水,吃了几?;钛龅囊?。当我把药瓶放回抽屉里时,我又看到了那两支一模一样的钢笔。

    钢笔上面已落满灰尘。我轻轻把它们拿起来,仿佛听见母亲对我们说:“阿俊,小朔,明天你们就要上学了。妈妈送给你们每人一支英雄牌钢笔,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名牌大学?!?br />
    我把两支笔擦干净,重新放回抽屉里,转身去了洗手间??醋啪底永锏淖约?,我似乎听见阿俊站在洗手间外面大声说:“小朔,你进去已经快十分钟了,是不是又在照镜子呀?快出来吧。???不然,上学就迟到了?!?br />
    我慌忙从洗手间出来,可门口并没有阿俊。我把客厅、餐厅、厨房、卧室各个房间挨个找了一遍,仍然没有他的身影。难道说,刚才是我的幻觉吗?我明明听见阿俊在跟我说话的呀?我心有不甘地又到处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我的阿俊。

    我失望地回到卧室,怀里抱着枕头,渐入梦乡……

    古人说,西湖是“四百八十可游处,三万六千堪醉时”。西湖风景山外有山,湖中有湖,园中有园,四季景色都能使人赏心悦目:春则花柳争妍;夏则荷榴竟放;秋则桂子飘香;冬则梅花破玉、瑞雪飞瑶。

    西湖的秀丽不仅表现在她的一泓碧水,开阔处,天水相连,狭小处,水波剪影,令人美不胜收;而且表现在环抱她的群山苍翠浓郁、层层叠叠,更令人陶醉。闻名遐迩的“西湖十景”,栩栩如生的石刻雕像,香烟缭绕的名寺古刹,造型优美的宝塔高楼,令人起敬的英列碑墓。

    处处都是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完美融合,如诗、如画、如梦,有山、有水、有景。历代历朝的摩崖石刻,美伦美奂的亭台楼阁,园林寺院……

    “小朔,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沉浸在地理老师的课堂里?都已经放学了?!?

    第一章:月光,水一样流进梦境(2)

    阿俊站在我身边,奇怪地看着我。经他这么一问,我才回到现实中来。

    “是,西湖真是太美了!”

    阿俊一边帮我收拾书包,一边问我:“想去吗?”

    我立刻点头:“想!”

    “那你就要好好学习,妈的最大心愿就是咱们俩一起考上大学。如果妈的愿望真能实现,我一定带你去西湖?!?br />
    “你说话算话吗?”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阿俊,有点不敢相信他的话,我追问道,“是真的吗?”

    “当然!”阿俊帮我把书包挎在肩上,“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话不算话了?”

    我想了想,阿俊是没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我伸出小手指,高兴地对他说:“那你跟我拉勾,好吧?”

    “好!”

    阿俊也伸出小手指,我俩异口同声地说:“拉勾上当,一百年不许变?!?br />
    我和阿俊高高兴兴回到家里。以前我习惯在吃完晚饭以后才开始写作业,但从那天开始,我要求写完作业再吃饭。妈一头雾水地看着我,又看看阿俊,不知我在搞什么名堂。阿俊附在妈的耳边,低声嘀咕几句。

    妈立刻眉开眼笑地说:“只要我的女儿、儿子一起考上大学,别说想去西湖,就是想去西藏,或者别的任何地方,妈都大力支持?!?br />
    “可是妈,你又要供我们上大学,又要给我们旅游的费用,你有那么多的钱吗?”

    听了我的话,妈莞尔一笑:“小朔,这个你不必担心。妈的钱呢,不仅供得起你和阿俊上大学、旅游,还够你们将来结婚用的。等你们自己能挣钱的时候,我就不管了。你放心吧,???”

    结婚?呵呵?我和阿俊谁会先结婚呀?他会跟谁结婚?我呢?我会跟谁结婚?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吗?不,我不跟别人结婚,我要跟妈、跟阿俊三个人永远生活在一起。

    见我在发呆,妈又说:“小朔,马上就要上中学了,你不能像现在这样整天想着玩。你看阿俊,整天书不离手,手不离书的。你的理想不是要当作家吗?那就得多看一些书?!?br />
    我觉得妈说得有道理。我对妈说:“妈,你等着瞧吧。现在是阿俊总拿第一名,我最好成绩才排第三。但到了中学以后,可就指不定谁比谁好了呢?”

    妈高兴地说:“哎哟!我们家小朔这么有决心,这可太好了。阿俊,你跟小朔写作业吧,妈再去做个菜,做个小朔爱吃的冬瓜虾仁?!?br />
    阿俊冲我伸出大姆指,鼓励我说:“小朔,我相信,只要你肯努力,肯定会比我学得好!”

    “当然!”我自信地说,“咱俩比赛吧?”

    “好!一言为定?!?br />
    我和阿俊再次伸出小手指,异口同声地说:“拉勾上当,一百年不许变?!?br />
    ……

    我突然睁开眼睛,听见自己在说“拉勾上当,一百年不许变”,并且,我的小手指伸出来,正在等着拉勾。

    我现在经常梦见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不知道阿俊会不会跟我一样,也在情不自禁地回忆过去?

    我慢慢从床上起来,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冲了个热水澡以后,还是觉得头沉。我重新回到卧室,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再次渐入梦乡……

    阿俊兴奋地跑进来,大声说道:“妈,小朔,你们快来看?!?br />
    我先从房间里跑出来,一把从阿俊手里夺过大学录取通知书,高兴地说:“祝贺你!”

    “怎么了?”妈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激动地说,“是不是阿俊也考上大学了?”

    “是!”我抢着说,“妈,阿俊和我是同一所大学!只不过不在同一个系,他是建筑设计?!?br />
    “很好!你们俩一个学文,一个学理?!甭柩劾锷磷爬峄?,把我和阿俊搂在怀里,“孩子,妈为你们骄傲!”

    又可以跟阿俊一起上学放学,我很开心。我突然想起,妈曾答应等我,等我和阿俊考上大学就让我们一起出去游玩的事。

    我对妈说:“妈,我和阿俊都已经拿到录取通知书了。现在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呢,还记不记得你老人家答应过我的事呀?”

    第一章:月光,水一样流进梦境(3)

    “怎么会不记得?以为妈老糊涂了?”妈嗔怪地看着我,“明天妈就让阿俊陪你一起去旅游。既然你将来想当作家,那就要多走走。妈供你在国内游,等将来你自己挣钱以后,就可以去国外游。怎么样?第一站想去哪儿?”

    “妈真好!我的第一站嘛,当然是西湖了?!?

    “好。阿俊啊,现在你就去买票,明天跟小朔一起去西湖玩。以后呢,你多留意一点,看看我们家未来的女作家都应该去哪些地方?!?br />
    “谢谢妈!”

    我和阿俊忽然一起说道:“妈,您跟我们一起去吧,好不好?”

    “不。苏州杭州我都去过。再说,妈现在老了,哪儿都不想去,你们去吧,???”

    ……

    电话铃声突然大作,毫不客气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惊魂未定地抓起电话,颤抖着说:“阿俊,是你吗?”

    原来是wrong number。再也睡不着,我两眼望着天花板,突发奇想:阿俊会不会一个人去西湖了?那次去西湖,我不想回来,阿俊答应我,他还会带我去的?;蛐?,他在那里等我呢?

    想到这里,我立刻起床,收拾行李。然后迅速赶往火车站,坐上了开往杭州的列车。由于下铺票已经售完,我又心急如焚等不到明天,所以就买了张中铺票。我担心爬上爬下地腿受不了,想调一张下铺。

    我找到列车长,把我腿疼这一情况跟她讲了一遍。她为难地说,已经没有下铺了。但她答应我,她想办法争取给我调一个。就在我请求列车长帮助的时候,从我身边经过的一个女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大约有二十六七岁,面容憔悴,头发有些蓬乱,淡黄色卷发,似乎已经几天没梳洗过了,衣服也显得有些不干净。整体给人的感觉很不清爽,她的漂亮跟她的邋遢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我跟在此女子后边,一直走回到座位上。我停下她也停了下来。原来她和我同车厢,而且就在我下铺。我坐在此女子旁边,毫无表情地望着窗外,远处的青山绿水、美景佳境,不能给我带来丝毫的快乐。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