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11选5赚钱方法:高贵的淫娃

    点击:
    第一章

    引  子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一间投资公司,过了半年,业务基本上已经比较熟手了。因为一个建议,让公司避免了几千万的投资损失,老总开始比较器重我了,有时晚上也带我出去喝酒啊,玩啊。当然也惹来了一些妒忌,但我自己因为是新人,也比较谦虚,和同事也算处得不错。

    后来,有一天我去找老总,看见他正和一个漂亮的小姐在谈着什么,我探了一下头,刚想走开,老总就叫住了我:“健仔,进来、进来?!蔽矣肿吡私?。

    “这位楚小姐是我的新秘书,以后你可以先找她?!崩献芙樯艿?。我跟楚小姐相互打了个招呼,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位楚小姐非常的端庄高贵,长长的头发,眼睛里透出友善,但却把我摄住了。好在这半年经常跟老总出去混,好歹也见过些世面,没有失态,我叫老总签完名就离开了。

    后来,我和同事周淘就经常出差到上海、大连,终于追回了8成的欠款,回到公司后,老总很高兴,晚上拉了一班同事去吃饭,吃完饭酒喝得不够劲,老总又拉我们去了酒吧,因为楚小姐也去了,开始大家说起些三级笑话也隐晦了一些。渐渐地酒精发挥了作用,笑话也越来越荤,我是新人自然是听得多说的少了。

    楚小姐开始只是回敬一两句,后来喝了杯伏特加,只见她一饮而尽,把酒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坐:“你们都什么笑话,听我的?!彼倭硕?,“有个河南老头去饭店,问服务员,馍馍(摸摸)多少钱?服务员说,流氓!老头说:六毛就六毛,水饺(睡觉)一碗(一晚)多少钱,服务员说,不要脸。老头说:不要钱来两碗(晚)?!蓖掠质且徽笊Ф?,这笑话我以前听过,但女的说的还是第一次听,心里觉得特别奇怪。

    最好大家都七歪八倒了,准备走人,楚小姐也准备站起来,但马上就往我这边倒过来,我马上扶着她的手,那边老总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让她保持了平衡:“我送你回去吧?!薄岸??!彼偷愕阃?,老总已经把她扶住了,我就放开了手准备走人,但我分明感觉到她用两只手指在我的手腕上握了一下。

    第二天,没什么事,部室的同事聊了起来。大家天南地北,很快话题又回到了楚小姐身上?;宰校骸俺〗愕纳聿娜肥瞪彼廊?,就两盏车灯都照得老总睁不开眼了?!边溥涮瞬环骸澳忝悄腥斯饪慈思夷抢?,楚小姐有雀斑的,老总怎么会看上她?!薄袄献苤换峥瓷夏?,你是第一腿!可惜你不够人家电压高??!”辉仔反唇相讥。

    眼镜蛇顶了一下眼镜说:“你们都不了解老总,他老兄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老总的马子那么棒,你们都没见过的,索??!”大家正想问眼镜蛇老总的马子,电话响了,我拿起了电话,是楚小姐:“你过来一下?!蔽摇芭丁绷艘簧?,就站起来往外走?;宰卸锤龌祷档难凵瘢骸澳阌心牙?。?!?br />
    我来到楚小姐的房间,见她端坐在桌子的后面?!俺〗?,你找我什么事?”“老总准备叫你跟海啸股份的数?!背〗阋涣彻鹿斓纳裆??!坝质俏?,我只是个新人,怎么老叫我啃猪头骨?”“老总信你啊,还有他叫我把这个交给你?!彼低甑莨桓鲂欧?,我接过捏了一下明白是奖金还不少?!靶恍怀〗??!薄芭?,你下班的时候到车库吧?!背〗阌植钩淞艘痪?。老总也经常这么叫我们的,我以为又有什么客户要见,就答应了:“好吧?!?br />
    回到部室,大家知道我发了奖金,嚷着要我请客,我说:“今晚不行,老总又要我接客?!贝蠹矣谑怯职鸦疤饣氐匠〗隳抢?,越说越邪呼,反正比较开心。

    高贵的淫娃 第二章 温泉夜话

    到下班我来到楼低车库,一部新本田始到我身边,“上车?!笔浅〗?。老总没有在车上,我就坐在了车头,只见楚小姐换了一条长裙,只化了个淡装,跟我上午见她的时候完全变了个人,简直透出着青春的气息,淡淡的香水让我很舒服。楚小姐的车技很棒,很快我们就到了郊外,楚小姐开得更快,老板的事我从来不问的,所以一路上我们没怎么交谈。

    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温泉,这地方我来过。我们跟着一位领班进了电梯一直上了顶层,从顶层又过了个小天桥来到一幢小别墅,这里我就没来过了。别墅的大厅只开了盏暗暗的小灯,饭厅餐桌上也没有放什么东西,倒是茶厅的小桌上有一支蜡烛,领班点着了蜡烛,楚小姐说声“谢谢?!绷彀嗑统鋈チ?。

    坐下以后,我就忍不住问:“老总呢?”“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喝喝茶怎么样?”楚小姐很温柔地答到。

    “楚小姐,不是说有客人吗?”我又问了一句?!敖形页?,我没说有客人啊?!背〗阃盼倚π?,“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彼低暝诎晒裆先±床韬?,斟上茶,又拿过些小点。我心想,都准备好的,今晚肯定会发生点什么,管他呢,反正我不会吃亏。想到这我终于有底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还真香?!俺〗?,这是为什么???”“叫楚楚吧,我喜欢人家这么叫我。就为你昨晚扶了我一把?!彼纳舾诠炯蛑笔橇礁鋈??!澳闫涫得蛔淼?,我知道?!蔽夜室舛核?,她笑笑调皮极了。

    我们开始边吃边谈着,楚小姐的知识面还挺宽,天南地北胡乱扯了一顿,我们越来越投契,大家也谈了自己的经历,我才知道她真叫楚楚,在几个公司干过,有顺有不顺,是老总的朋友介绍到我们公司来的。

    吃过点心聊了一会,楚楚提议出泡温泉,我们就站了起来。楚楚很自然地拉住了我的手,我顺势把她拉到身前,抱住了她,想找她的小嘴,结果她扭过了脸,我只吻在她的脸上,我感到她脸上没有脂粉,非常的细腻。她轻轻推开了我:“先洗澡吧?!比缓笾缸欧考洌骸澳阏饧?,我这间?!奔颐欢?,就轻轻地推着我去我的房间:“听话啦?!?br />
    我进了房间,脱去衣服然后进了卫生间,看见水台上放了条泳裤,还没有开封。我就洗了澡,换上泳裤,走了出来,楚楚的门还没开,我就打量起这别墅。这别墅不大,但装修很有情趣,昏暗的灯光照在一幅国画上,画了些兰花,叶子是水墨画成的,花倒是淡淡的有点紫色。

    楚楚出来了,换了件紫色的泳衣,辉仔说的没错,身材真是可以把人杀死。她走到我跟前,又拉起我的手,我想顺势搂她的腰,被她拨开了:“我喜欢你拉住我的手?!蔽液孟蠛芴?,拉她就往大门走,“这边?!苯峁冶凰搅寺ヌ菘?,走到了下一层。原来这别墅里就有个温泉池,也不大,冒着热气。

    楚楚径直走下了池子,我被拉到了池边,有点犹豫?!跋镜?,下来吧!”楚楚见我犹豫就说到,顺势把我拉下了水。这温泉不太热也不太冷,非常的舒服。楚楚轻轻地在我脸上亲了亲,我扭过头去想回应她,结果她又躲开了。我干脆就不动了,连眼睛也闭上。感觉到她的头枕在我的肩上,我用右手换下左手拉住她的右手,左手搂住了她的肩,她非常受用,轻声的在我耳边说:“健,你真听话?!蔽腋械绞娣?,连眼睛都没有睁开,随便恩恩两声。她左手摸着我的链坠,是一匹红马:“真漂亮,谁送的,你妈妈?”“不是,是大学里的女朋友送的?!薄懊魈煳以偎湍阋惶??!背缘赖厮?。

    这链坠子确实是大学里的一位女同学送的,反正大学里大家都在恋爱,她毕业就回老家了,联系也不多,我也送了个坠子给她。她送我的坠子,我带上以后就比较顺利,所以我就一直挂着。听楚楚这么一说,我就说:“都分手了,只是这坠子挺旺我的?!?br />
    我们在温泉里泡了很久,我基本上眯着眼睛没有怎么动,楚楚讲了很多有趣的东西,我只是恩恩两声,她有时亲亲我,我也没回应,任凭她的手轻轻地抚弄我的身体,我感到很舒服,这样的恋爱我还是第一次,在大学的时候和女朋友总是很激的。渐渐地我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感到左臂有点酸,我就醒了。楚楚枕在我的左臂上睡得挺香。我仔细端详着她,长的很精致,脸上果然有点小雀斑,淡淡的。我真佩服女人的观察力,咪咪居然在平时化着装的楚楚脸上看到了。

    看着熟睡的楚楚,可爱极了,身材高高的她,躺在我的臂弯里居然是那么的娇小。嘴唇没有涂口红,非常娇嫩,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没动,我知道她醒着的,于是更加热烈,她睁开眼睛,把我推开了:“吃东西吧,我饿了?!?br />
    我们各自洗了澡,穿着睡衣又出来厅里,看见餐桌上已经摆了些菜啊、炒粉啊,就吃起来了,因为泡温泉比较容易饿,所以我们吃的挺多的?!澳阏嫦蟾鲂∠备??!薄昂寐??”“是我的就好啊?!薄翱焓悄愕牧??!蔽冶纠床还钦业慊八?,看她说的认真,我就没接下去了。吃完,我们道了晚安就各自进房睡了。

    我躺在床上,楚楚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怎么都没想清楚。泡温泉又比较困,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楚楚推醒了,我问:“几点?”“六点啦?!?br />
    我们离开了别墅,到大堂退了房,看服务员跟楚楚很熟的。又到餐厅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准备开车回市区。车刚起动,楚楚就把车刹住了,我刚想问,就看见老总和他的夫人还有女儿在车场的另一端也准备走。我心想,坏了,连老总的马子我都泡,老总还能饶了我?但又一想,是她泡我,我们根本没有干什么,再说也不一定是老总的马子,没听眼镜蛇说吗?

    等老总的宝马走了以后,楚楚才开了出来。我问她:“楚楚,真让老总碰上会怎么样?!薄盎嵩趺囱??”她反问到,一副上班的嘴脸。我心里惊叹,女人可以变得这么快,精神分裂也到不了这水平??!

     
    高贵的淫娃
    第三章

    紫兰花坠子

    回到公司还很早,其他人都没来,我们各自回到OFFICE。我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邮件,看见有一封新的,就点开看看,是一个出国的同学发来的,他也是我们公司的客户,他是家族生意,所以已经身居高位,邮件的内容是邀请我去新加坡玩,看完我退出来,看见另一封新邮件飞了过来,打开一看,只有一朵紫色的兰花。我明白是楚楚发的。

    大家陆陆续续回来了,打过招呼,又摆开了龙门阵?!白蛲砗苄腋5睦??”辉仔还是用坏坏的眼神望着我。见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咪咪说:“平时你没那么早回来的?!蔽伊成匣故且坏惚砬槎济挥?,见问不出什么,大家的话题又回到楚楚身上。他们说的和我昨晚见的简直是两个人,我好象有点介意人家评论楚楚,就说:“你们是亲身经历还是听来的?”咪咪说:“人人都这么说的啦!”“就是听的啦!”我也学着咪咪的口气?!澳悴呕乩戳教?,哪知道那么多??!”咪咪不服气说。我一听心里有底了,他们不知道我们昨天的事。眼镜蛇又推推眼镜:“有人上过了,还轮到你吗?”这时电话响,咪咪接了:“健仔,老总找你?!蔽夷闷鸬缁疤嚼献芩担骸敖∽?,你过来一下?!?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