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陕西11选五最高遗漏:诡店

    点击:
    在网上买到了便宜东西,不要以为你真的占了便宜。
    因为那东西,说不定是死人的。
    年中促的时候,贪便宜花9块9在网上买了个某米手环,
    戴上之后……

    ☆、第1章:死人手环

    年中促的时候,我在某宝闲逛,无意中发现有家店铺的某米手环只要9块9,还包邮,不过需要抢。

    正好倒计时还有一分钟,我决定试试手气。

    在还有十秒的时候,我用鼠标一直在那里点,那个灰色的按钮刚一变红,我一下子就点进去了。

    居然抢到了?

    这运气,好得简直让人都不敢相信!

    因为店家跟我是同城的,所以第二天快递就到了。

    把手环戴在手上,顿时就感觉自己的逼格被拔高了不少。虽然只花了我九块九,但我还是得检验一下这某米手环到底能不能用。

    我下载了个APP,在连接成功之后,把某米手环戴在了手上,然后拿上了健身卡,准备去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测试一下。

    在跑步机上跑了1个小时,跑步机显示我跑了12.53公里,消耗了689千卡的热量。某米手环测出来的数据是我跑了12.56公里,消耗了687千卡的热量。

    和跑步机测出来的差别不大,这某米手环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赶紧截了图,并把左手横在了腹部,给某米手环来了个特写,顺便把我的八块腹肌也给照了进去,然后把截图和照片一起发了个朋友圈。

    八块腹肌配某米手环,是力量与科技的完美结合。这样的逼,并不是谁都有实力装出来的。

    装完了逼,我才发现手腕上出现了一些红印子。我用手在那血红色的环带上一抹,才发现这玩意儿刚一沾上我的汗水,居然就开始掉色了。

    只用了9块9,掉色就掉色吧!反正我都是用来装逼的。

    除了检测运动量之外,某米手环还可以检测睡眠数据。跑完步之后,我又练了大半个小时的器械。练完我回家洗了个澡,然后重新把某米手环戴在了手上,并在APP中设定了一下。

    平时我都得费一会儿手机才睡得着的,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运动量比较大,把自己给累着了,反正一躺到床上,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醒来,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打开了APP,想看看我的睡眠质量到底怎么样?昨晚共睡眠4小时31分,深度睡眠1小时18分。

    现在都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昨晚我不到十点就睡了。随便怎么算,我的睡眠时间都有10个小时??!而且,昨晚我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直到醒来,都没出现过那种半睡眠状态,也没做梦什么的??蠢?,这9块9的玩意儿,还是不靠谱??!

    昨晚睡得这么香,怎么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呢?难道是睡久了的原因?有些迷迷糊糊的我,把手伸向了床头柜,准备拿衣服穿上。

    床头柜上的衣服刚一拿到眼前,我立马就给吓了一跳。床头柜上摆的衣服,不是我的,是一件带着血渍的病号服。

    还好这是白天,我租的这房子采光又比较好,要是在晚上,床头柜上出现这玩意儿,还不得把我吓死???

    我没得罪谁???这是谁在恶作剧?

    这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有人通过微信给我发了个信息。

    “死人的东西你也戴!”

    我那微信胡七八糟的加了一些人,给我发消息这位,网名叫幽幽,在记忆中,我好像从没跟她聊过。

    “什么死人的东西?”我问。

    幽幽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照片上有一只惨白的手,像是死人的,那手腕上戴着某米手环,血红色的,跟我戴着的这个一模一样。而且那人的手腕上,也有红印儿。

    照片只照了那死人的手,不过能看到他的半截衣袖。那衣袖是病号服的衣袖,跟我床头柜上出现的这件看上去是一样的。

    那衣袖的袖口处,有三滴血渍,我赶紧拿起病号服比对了起来,没想到这件病号服的袖口处也有三滴血渍。血渍的大小,形状,跟照片里是一模一样的,只是颜色看上去,要稍微淡那么一点儿。

    死人的东西,哪里还能戴在手上???我赶紧动起了手,想把手环取下来。

    幽幽又给我发了条信息来。

    “别取,取了谁都救不了你?!?br />
    “你到底是谁?病号服是不是你放到我床头柜上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信我,我没办法帮你?!?br />
    说完这话之后,幽幽便不再理我了。

    我这房子是租的,租下之后又没换锁。在我前面,不知道有好多任租客,因此有人手上有这套房子的钥匙,完全是有可能的。我甚至怀疑,整我的那人,说不定就是幽幽。

    幽幽就是一个网名,她的头像是一束红色马蹄莲。从资料上看,幽幽是个女的,不过微信上的资料,那是可以随便填的,没任何的参考价值。

    我把某米手环和那病号服一起拿出了门,丢进了垃圾桶里。

    本来我想找个人来把锁芯给换了,但转念一想,那在暗地里整我的家伙,说不定晚上还会来。于是,我去整了个微型摄像头,安在了房间里。

    不管是不是幽幽,今晚我都要把那人揪住。

    晚上的时候,我早早的躺在了床上,不过并没有睡着,而是在那里装睡。我一直守到了十二点,并没什么动静。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想着反正有摄像头,于是就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醒来,不仅那病号服回到了床头柜上,而且那某米手环,居然又重新戴回到了我的手腕上。

    到底是谁干的?那人昨晚肯定又来了。

    我赶紧打开了电脑,调出了监控视频。

    凌晨一点的时候,我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径直向着摄像头走了过来。我的嘴是歪着的,脸也是扭曲着的,眼睛瞪得很大,就像处于极度惊恐之中。

    我伸出了手,露出了一个让自己后背都有些发凉的微笑,然后按了一下摄像头的开关,整个画面,一下子就变黑了。

    难道是我自己梦游,去把那丢掉的某米手环和病号服捡回来的?之前那病号服,也是我自己梦游跑出去拿回来的?可是,我以前从没梦游过???

    莫非,昨天早上某米手环关于我睡眠状态的检测是对的,我前晚真的只睡了四个多小时,其余的时间,我都去梦游去了?在梦游的时候,我虽然自己以为是在睡觉,但我的身体在动??!因此,某米手环在记录的时候,肯定不会把那算成是睡眠时间。

    如此一来,我晚上十点睡觉,早上八点半才醒来,睡眠时间却只有4小时31分,就能够解释得通了。

    昨晚睡着之前的事,一点一滴我都记得,睡着之后,留下的只有一片空白。我为什么会梦游?为什么会去把某米手环和带着血渍的病号服找回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幽幽,幽幽那里肯定有线索。

    我在微信上给幽幽发了条信息,她没有回我。

    我想把某米手环从手腕上取下来,可因为幽幽说过不能取,我有些拿不准。想着反正这玩意儿都在自己的手腕上戴了这么久了,多戴一会儿也没什么影响。所以,我决定在弄清楚之前,暂时先不取。

    晚上八点过的时候,手机“?!钡南炝艘簧?,幽幽通过微信,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九点半,穿上病号服,在104医院大门口等我?!?br />
    “为什么不能取某米手环?为什么要穿那病号服?”我问。

    我一直等到了九点,幽幽都没有再回我。

    这个幽幽,到底是什么人?她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九点半了,104医院,我是去,还是不去?

    ☆、第2章:104医院

    104医院?那医院曾经辉煌过,当时还是市里唯一的一所三甲医院。不过半年前,因为设施陈旧,竞争不过那些新兴医院,在一夜之间,104医院就破产了,还被废弃了。

    我有健身的习惯,身体素质那还是相当可以的,就算幽幽是个男的,要抢我什么的,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大不了出门的时候,我放一把水果刀在兜里,以防万一。

    幽幽是唯一的线索,我必须去看看。

    晚上九点半,我戴着某米手环,拿着病号服,站在了104医院的大门口。

    本来,幽幽是让我穿着这病号服的,但我觉得晦气,而且这病号服上有一股浓浓的混着消毒水的臭味,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所以我没穿。

    有一个穿着运动装,扎着马尾辫,看上去很阳光的漂亮女孩向着我这边来了。

    难道,这女孩就是幽幽?

    那女孩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病号服,又在我手腕上的某米手环上扫了一眼,然后问:“不是让你把病号服穿在身上吗?怎么不穿?你难道真的不想要你的小命了?”

    现在不是应该心跳的时候,但一看到幽幽,我这小心脏,却不自觉的跳了起来。幽幽这样的女孩,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所以我直接给看呆了。

    “快把病号服穿上!”幽幽瞪了我一眼,用命令的语气对着我说道。

    “为什么要穿???这玩意儿臭烘烘的?;褂?,你约我来这里,咱们到底是要干什么???”我问。

    幽幽冷着一张脸跟我说,这手环是有人从它前主人的尸体上偷出来的,死人的便宜是占不得的。这手环戴在谁的手上,它的前主人就会缠着谁。

    死人的东西,丢是丢不掉的,就算拿去丢掉了,它也会重新回来。要想处理掉这手环,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它前主人的尸体,然后物归原主,把这某米手环,戴回到他的手上。

    这手环前主人的尸体,就在104医院的住院楼里。正是因为那尸体的存在,所以104医院才会在一夜之间宣布破产,然后被废弃了。

    至于那病号服,幽幽并没有解释太多,她只是让我穿上。说我要是不穿,这住院楼,进得去,出不来。

    幽幽带着我来到了住院楼的大门口,告诉我说,我只能自己进去?;褂芯褪?,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去坐那电梯。只要不坐电梯,我就会没事。

    在即将走进住院楼大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那张照片,于是问幽幽是怎么一回事。幽幽说,到了该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把那手环物归原主,戴回到那尸体的手腕上。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