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
  • 皮肤
    字号

    大乐透走势图:我的鬼眼?;?/h1> 点击:
    ?;ㄊ俏业耐尥耷锥韵?,还是一个会跳大神的小神婆。跟她在一起,每天晚上都刺激!十八岁的小神婆,和同样年轻的我,经历了常人无法理解的各种怪异。狐仙显灵,亡魂附体;百鬼夜行,骷髅夜舞;白骨抬棺,巫蛊噬心;凶坟鬼笑,山村老僵……这一切,听我慢慢说来。

    第1章 娃娃亲对象

    从记事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有个娃娃亲对象,就是我们前村谭老庄蔡神婆的女儿谭招娣。我爸妈说,我命里有关,不容易养成人。认了这门亲事,蔡神婆的法力,可以保佑我长命百岁。

    后来上了小学,跟谭招娣是同学。同学们都调皮,从小就有八卦心,经常指着谭招娣对我说:“王响,你老婆来了!”“王响,你老婆和韩晓东拉手了,你也不管管?”

    谭招娣害臊,哇地一声哭了,背起书包就回家。

    没过多久,蔡神婆提着一把锈迹斑斑的七星宝剑杀到了村办学校,站在我们班的讲台上,一手叉腰一手用宝剑指着我们全班同学,吐沫横飞地吼道:

    “哪个小王八羔子欺负我家招娣了?都给我等着,今晚就放小鬼掐死你们!”

    全班同学吓得个个发抖,有几个当场尿了裤子。第二天上课,教室里少了一半人。老师说,那些同学都被蔡神婆吓得发烧了,被父母带去了蔡神婆家里,烧香上供,赔礼道歉。

    蔡神婆很胖很魁梧,膀大腰圆,足有两百斤,站起来是一座山,蹲下来是一头牛,和水浒漫画里的母大虫顾大嫂有得一拼。

    而且蔡神婆还是个阴阳脸,左脸是白的,右脸是黑的,模样特别吓人。村里人说,她是被一个黑斑狐附体了,所以才会是这样的脸。也有人说,她是阎罗王转世,就是这样吓人。

    所以,我也很害怕蔡神婆,一看见她的脸,就觉得遇见了鬼。

    蔡神婆男人死的早,也就和谭招娣相依为命。但是蔡神婆收入高,家里很富裕,盖了两层小楼,贴了瓷砖,铺了琉璃瓦,金碧辉煌,傲视三乡五里。

    我那没出息的老爹,经常站在自家门前眺望蔡神婆家的小楼,眼神里一片贪婪,对我说道:

    “蔡神婆的家产,以后都是你的,都是你的,这亲事结的好,嘿嘿,结的好不要跟别人说??!”

    转眼到了初中,我和谭招娣还是同学。

    谭招娣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少女,细腰长腿,柳眉杏目,脸上很白净,皮肤就像剥了皮的熟鸡蛋,毫无瑕疵。她老妈的阴阳脸,没有一丝一毫影响到她。

    我跟没出息的老爹一样,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这门亲事,结的好??!待你长发及腰,嘿嘿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蔡神婆突然死了!

    消息传到我家,我老爹手里的茶杯跌在地上摔得粉碎,随后冲我吼道:“王响,快跟我去看看你丈母娘!”

    我不敢不去,跟着老爹就走。

    谭老庄距离我家,也就三里多路,穿过一片山谷就是。

    蔡神婆家里都是人,都是谭招娣的堂叔伯爷在忙碌。

    蔡神婆躺在角落的稻草上,身下垫着一床被子。谭招娣跪在一边哭,呜呜咽咽。

    我挤进人群里看了一眼,吓得哇地一声大叫,两腿一软跌坐在地!

    蔡神婆的死相太恐怖了,浑身干缩枯黑,三尺长左右,像是被雷火劈过的一段树桩,又像是火灾现场的一条死狗。

    但是她的两只眼珠子,却凸了出来,死死地盯着屋顶,似乎她的仇人就在屋顶上一样。

    而且她的眼角有血,黑色的血,擦都擦不干净,一直在流淌。

    这是蔡神婆吗?她不是个二百斤的大胖子吗,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瑟瑟发抖,心胆欲裂,要不是两腿发软无力,真想爬回家去!

    我老爹也吓得发抖,问身边的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谭招娣的堂叔伯爷们也说不清楚,各自摇头叹息,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所云。

    其实大家都知道,蔡神婆的死亡很不正常,但是谁也不敢胡乱猜测,担心惹祸上身。

    谭招娣从地上站起来,擦擦眼泪,说道:“求大家把我妈妈安葬了吧你们也别害怕,也别难过。我妈跟我说过了,这都是天意,她只有这个命?!?br />
    这一刻,我才发现谭招娣很坚强,不是我以前认为的柔弱女子。

    次日,蔡神婆被送去县城火化了,第三天落土为安。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披麻戴孝,打扮得跟大侠西门吹雪一样,白衣飘飘,一边打杂,一边默默关注着谭招娣。

    谭招娣虽然面色悲伤,但是很坚强,安排事情有条不紊,大方得体。

    葬礼结束以后,我跟老爹辞行回家,谭招娣出门相送,一直送到村后,还跟着我们一起走。

    我爹站住脚步,说道:“招娣,你就回去吧,别难过。我跟你大伯他们都说好了,你以后,跟你大伯大妈一起过。再过几年,王响不读书了,我们就把你接过来?!?br />
    “我哪都不去,就在我家呆着。我家里有屋子,有田有地有米有柴,饿不死我?!碧氛墟房醋盼业?,咬咬嘴唇,说道:“王大伯,我想跟王响,单独说几句话?!?br />
    “哦哦行行,好好?!蔽依系泵Φ阃?,转身走开了。

    我不知道谭招娣要跟我说什么,就在那儿站着,等待她开口。有风吹过,我可以闻见谭招娣的发香和体香。

    谭招娣看着远方,说道:“王响,我们是同学,却很少说话这次,谢谢你了?!?br />
    上初中以来,我和谭招娣,的确很少说话。因为娃娃亲的事,我们都害羞,刻意躲避对方。

    “不客气,应该的?!蔽宜婵谒档?。

    谭招娣扭头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不打算读书了,以后就留在家里,接替我妈的事?!?br />
    “???你要做神婆?”我吃了一惊,脱口问道。

    “不行吗?”谭招娣看着我,说道:“世上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能养活人?!?br />
    “不是不行,我觉得你不读书,可惜了而且当神婆,那不就是封建迷信吗?”我鼓起勇气说道。

    以前蔡神婆活着的时候,我可不敢这么说。要是惹恼了蔡神婆,她用封建迷信的手段整我一下,我一定吃不消。

    “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劝?!碧氛墟芬∫⊥?,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好好读书吧,尤其是学好数学”

    “数学?为什么要学好数学?”我愣了一下,更觉得莫名其妙。

    “因为因为数学很重要,你学不好,就上不了大学?!碧氛墟烦僖闪艘幌?,说道。

    我迷迷糊糊地点头:“行,我记住了我数学底子还不错?!?br />
    谭招娣微微一笑,忽然脸红,低着头,用手绞着衣角,低声问道:

    “我们是同学,也是娃娃亲,王响,你以后会跟我、跟我结婚吗?”

    听见这句话,我的心突突突地跳了起来,脸上发烫,口干舌燥,结巴着说道:“我我会?!?br />
    情窦初开的季节,那种纯真的青涩和甜蜜,难以言说。

    谭招娣脸上红晕更深,依旧低着头,说道:“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不,不会后悔!”我坚定地说道。

    “那好,到我妈妈头七的那一天,就是四天之后的六月初十晚上,你来找我。偷偷地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谭招娣说道。

    “头七?哦哦行?!蔽液锖康氐阃?,又问道:“为什么要在那天来找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那时候很纯洁,要是现在,哪个美女约我晚上相见,我肯定会想歪的。但在当时,我只觉得谭招娣找我有事,很正经的事,不是男女之间的事。

    “有很重要的事,你来了就知道你要是不来,会后悔一辈子的?!碧氛墟房醋盼?,眼神坚定,似乎要把我的心底看穿。

    第2章 上香

    我点了点头,说道:“一定来?!?br />
    谭招娣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看着谭招娣的背影,我难免困惑,她为什么要我学好数学,又为什么要我在蔡神婆的头七去找她?

    想到蔡神婆生前死后的模样,我打了一个激灵,急忙转身追上老爹,和老爹并肩而行。

    老爹问我:“招娣跟你说了什么?”

    “没、没说什么”我说。

    “没说什么,怎么说了半天?”老爹扭头看着我。

    “她说她不读书了,以后顶替她妈做神婆?!蔽宜档?。

    “什么?她要做神婆?”老爹和我一样吃惊,先瞪眼后皱眉,说道:

    “一个姑娘家,怎么做神婆?要是以后娶过门,她做神婆也蛮好的,多少赚一点,可以补贴家用”

    这没出息的老爹,眼里就只有钱!

    我心里鄙夷不已,怄气地说道:“既然娶过门可以做神婆,为什么现在不能做?现在算是实习,积累经验,以后娶过门了,经验丰富,不是赚更多?”

    老爹眨巴眨巴眼,脸上的皱纹慢慢绽开,笑得花儿一样灿烂:“咦这也是??!只要你不反对,我没意见!”

    “我干嘛要反对!以后谭神婆赚钱,我就啥也不用干了,一辈子吃香喝辣的!”我赌气地哼了一声,抬脚向我们村子走去。

    老爹又回头看了一眼蔡神婆家的小楼,这才嘿嘿一笑,快步跟上了我。听他那奸诈的笑声,似乎人家的小洋楼,已经划到了我家名下似的。

    那一年是2008年,我十七岁,谭招娣十六岁。

    不过女孩子发育早懂事也早,谭招娣看起来比我大,比我老成。而我那时候瘦长瘦长的,就像一根营养不良的豆芽菜。

    四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六月初十。

    晚饭后,我跟爹妈撒谎:“我去韩晓东家里,借一本书?!?br />
    “去吧去吧,好好读书,将来这个家,就靠你了!”老爹挥手说道。

    “靠我干什么呀,不是靠你儿媳妇跳大神挣钱,给你养老送终吗?”我心里嘀咕了一句,摸了一把手电筒,转身出门。

    当天晚上的月色,不是很好,朦朦胧胧的。

    远处有乌鸦夜啼,一声声拖得老长,哭丧一样。晚风穿过树林,又发出一阵阵呜咽之声,更是平添了几分恐怖气氛。

    我一个人走在山谷里,想到蔡神婆死后的模样,更是心里发毛,尿意蓬勃。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8-12-07
  • 省招办权威解读:高考同一批次 可同时填报多个平行志愿 2018-12-07
  • 候选企业:中国民生投资集团 2018-11-27